與李錦記百年相殺,三代苦守只為一碗最完美的蚝油

2017年07月30日     檢舉

江湖之中,

沒有輸贏,

只有生死。

榮甡 VS 李錦記

來澳門之前,

我以為這裡只有「澳門風雲」。

來了之後才知道,

繁華舊夢,幾多悲歡。

與李錦記百年相殺,三代苦守只為一碗最完美的蚝油
贊助商鏈接

1902年,一個平常的清晨,

忙碌的十六浦碼頭。

漁船滿載歸航,

岸上人聲吵嚷。

與李錦記百年相殺,三代苦守只為一碗最完美的蚝油

一筐筐一網網的魚蝦蟹貝,

瀑布般傾瀉而下,

在甲板上熱鬧翻騰。

與李錦記百年相殺,三代苦守只為一碗最完美的蚝油

眾人都瞪大了眼睛,

扒拉最新鮮的貨色。

一個粗糲晦暗的貝殼滾出,

贊助商鏈接

讓取貨的夥計不禁叫出聲:

「呀,蚝!」

與李錦記百年相殺,三代苦守只為一碗最完美的蚝油

澳門盛產肥美碩大的生蚝,

它舊稱濠鏡澳、濠江,

「濠」便是「蚝」演化而來。

而碼頭外不遠處的大街上,

新興的蚝油產業順勢而起,

形成四大家族鼎立的局面:

榮甡、李錦記、福泰興、合勝隆。

1888年,

珠海水鄉來的李錦裳,

請人在店鋪上寫下「李錦記」招牌,

還號稱蚝油的發明者本尊。

與李錦記百年相殺,三代苦守只為一碗最完美的蚝油
贊助商鏈接

而僅一街角之隔的旁邊,

澳門本地人開的「榮甡「蚝油莊,

卻因占盡天時地利,

後來居上,門庭若市,

成了行業里的「龍頭」老大。

與李錦記百年相殺,三代苦守只為一碗最完美的蚝油

既生瑜,何生亮。

兩強相遇,

一場世紀廝殺,

便在所難逃。

財大氣粗的「榮甡」在淺灘上

開設自己的生蚝養殖場,

對蚝的質量嚴格把關,

只有肉質厚實、甜美鮮嫩的蚝,

才有資格做成「榮甡」蚝油。

與李錦記百年相殺,三代苦守只為一碗最完美的蚝油
贊助商鏈接

在製作工藝上,

「榮甡」更是不惜下血本。

每每到了熬油的時候,

店子裡的強壯夥計們便一齊上陣,

燒起柴火,架起大鍋,

用猛火將生蚝煮出蚝水。

與李錦記百年相殺,三代苦守只為一碗最完美的蚝油

鮮美的蚝水慢慢熬煮,

隨著木柴的燃盡添入厚柴,

以保證火候恰到好處。

整個過程需要夥計們輪流看守,

十幾個小時不間斷地攪拌、加火,

容不得半點差池,

如此,才能熬成一鍋粘稠的蚝油。

與李錦記百年相殺,三代苦守只為一碗最完美的蚝油
贊助商鏈接

上好的蚝油,

色澤鮮亮,滋味醇厚。

100多斤的生蚝,

每次只產2斤蚝油,

因而被尊為「海底牛奶」。

與李錦記百年相殺,三代苦守只為一碗最完美的蚝油

據傳當年客居澳門的孫中山,

對「榮甡」也讚不絕口,

回到南京後仍對它念念不忘,

還專門千里迢迢地派人,

到「榮甡」購買蚝油再給他寄回去。

與李錦記百年相殺,三代苦守只為一碗最完美的蚝油
贊助商鏈接

1934年,

進入第二代的「榮甡」蚝油,

被澳門政府派送到葡萄牙,

參加世博會展覽,

迎來榮耀巔峰,一時風光無限。

與李錦記百年相殺,三代苦守只為一碗最完美的蚝油

誰成想,百年後的今天,

竟沒幾人識得當年名噪一時的「榮甡」了。

有華人的地方,就只剩下「李錦記」。

與李錦記百年相殺,三代苦守只為一碗最完美的蚝油
贊助商鏈接

風靡一時的「李錦記」廣告

1946年,

「李錦記」的總部遷至香港。

藉由貿易自由港,

將蚝油出口海外,

大跨步走出國門。

與李錦記百年相殺,三代苦守只為一碗最完美的蚝油

「李錦記」傳人

上世紀80年代,

更是甩掉「偶像包袱」,

摒棄費工費料的傳統製法,

開設十一條自動化流水線,

實現蚝油大批量、多品種生產。

調查顯示,

「李錦記」在美國醬油調料市場份額中

能占到88%,

在日本醬油調料市場也排到第二。

與李錦記百年相殺,三代苦守只為一碗最完美的蚝油
贊助商鏈接

澳門李錦記總店老店員威叔

而這邊廂,

傳到第三代的「榮甡」,

依舊不緊不慢,不慌不忙,

堅持用最古老——炭火煮蚝油。

仿佛外界的一切紛擾,

都與之無關。

與李錦記百年相殺,三代苦守只為一碗最完美的蚝油

掌店的是第三代傳人曾溥洲,

大家都管他叫「曾伯」。

看他氣定神閒煮蚝油的樣子,

頗有幾分葉問的味道。

與李錦記百年相殺,三代苦守只為一碗最完美的蚝油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