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準備加息: 美國或將萬億美元赤字風險轉嫁給「玻璃七國」

2018年09月08日     23,229     檢舉

原創 BWC中文網

近3個多以來,隨著美聯儲持續不斷的發出加息強音,再加上經濟數據向好,美元勢頭漸起,這種強音在本周五晚(9月7日)美國強勁的就業報告公布後,美聯儲高官再次發出加息最強音。

達拉斯聯儲主席Robert Kaplan表示,「在未來的9-12個月,我們應該加息至少三次,也許是四次,今天這份工作報告中的所有內容都重新堅定了我的觀點」。

圖片來源Quartz

《華爾街日報》也對此分析表示,這份非農報告中薪資的增長凸顯了勞動力市場的緊張狀態,這鞏固了9月會議上美聯儲會今年第三次加息的預期,也增加了12月的再次加息的可能性。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表示,貨幣政策仍有不確定性,但加息的理由是堅實的,這一態度也得到了美聯儲貨幣政策委員會FOMC成員的普遍支持。

這意味著自2008年次貸危機以來,美聯儲印鈔機幾乎晝夜不停地運轉製造出大量美元流向全球後,在結束量化寬鬆後短短三年內,美元加息次數將急速上升到9次,而根據加息點陣圖顯示,更為鷹派的預計是,本輪美元強周期將持續至2020年,累計加息或將達到至少15次,最終利率或將接近於4%。

美聯儲點陣圖明顯是提高了加息預期

不過,我們也多次強調,根據現在的美國經濟戰略,美聯儲的「鴿派」或者「鷹派」已經不再那麼重要。重要的是,等待鮑威爾的不僅是市場慌亂,更是一場世界範圍內的美元荒。

如此一來,那些外債高企(大多以借入美元為主)、外儲薄弱及高通脹威脅的經濟體都將不斷陷入美元荒(美元融資成本變貴及市場上的美元回流美國)模式。

圖片來源KINGAFP

說到底,這更像是美元精心炮製了收割這些市場投資者財富的過程,也是美國經濟將每年近萬億美元赤字和高達21萬億美元債務風險轉嫁給多個市場的進程。

比如,我們近期多次經調的,比如,阿根廷、土耳其、巴西、印尼、印度、越南及巴基斯坦的經濟堪稱「玻璃七國」。

圖片來源timesofisrael

由於這些市場過去高度依賴美元投資,本國實際的貨幣積蓄又少之又少,美元升息前後的過程中,美元資本紛紛撤離,最終這些市場則會不斷上演流動性停滯的困頓景象。而這背後的邏輯是,當國際美元流動性開始回流美國市場及美國的製造業和基礎設施建設形成了產能之後,美國對世界商品的供給依存度就會開始下降,萬億美元赤字就會開始好轉。

圖片來源AFP

那時,全面的美元荒時代就會隨著美聯儲不斷的貨幣緊縮政策變得更加嚴重,而據與我們有聯繫的經濟學家預計,這個過程估計還需要一年半左右時間。

而正是在這些背景下,目前,包括日本、印度、俄羅斯、土耳其等多個美債持有者也在同時開始在持續的大舉拋售美債,而這對美國這個以發行美元赤字發展經濟的國家來說,如果同時再結合主要債僅持有者也一起開始減持美債,這無疑會動搖其經濟復甦的根本邏輯。

也將衝擊美元地位,而這也會進一步加快美聯儲加息的進程,而結果就是美元回流的速度可能會加快,而在這個過程中,像上面「玻璃七國」市場中所面臨的美元荒現象也就會變得更加明顯。(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