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向美國的經濟命脈下手,中國也將受益?

2018年09月14日     2,539     檢舉

原創 匯通網

自從二戰重塑世界格局之後,美國逐漸成長為世界第一大強國,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美國是驕傲的,那什麼值得驕傲呢?民主制度、普世價值觀,經濟力量、科技創新能力、軍事力量,好萊塢所代表的文化影響力。。。無疑,這些都值得驕傲,甚至其中任何一項,其實都可以單獨拎出來說道說道。

那麼,不由得讓人想一想,這些驕傲的背後是什麼力量在支撐?

可以毫無疑問的告訴你——美元霸權!也就是美元支付體系。

為什麼是這個邏輯,在前幾天我寫「世界上哪個國家能夠制約美國的霸權主義行為?」一文中有做闡述,包括美國的三大戰略(石油、糧食、美元)其實也都是基於美元支付體系之上。

就舉一個例子,美國為什麼可以不靠一兵一卒狂卷世界財富。喬布斯的一個構想變成產品後每一件可以為蘋果公司帶來2000人民幣的收益,而中國人掙的是血汗錢,消耗的是中國的資源,污染的是中國的環境,最後只能從每件蘋果產品中拿到200元人民幣。

所以這樣下來,可以說美國人通過向全世界輸出美元,就建立了一個金融殖民帝國。美國印鈔機嘩啦啦的聲音也就是捲走世界財富的「催命符」。

有多可怕呢?曾曝光「水門事件」的鮑勃-伍德沃德在新書曾描述過,特朗普在與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前主任蓋瑞-柯恩討論減少美國債務問題時表示,「只管按下印鈔機—印錢就行了。」同時還提到特朗普之前提出了一個從最近的利率上升中賺錢的想法。「我們應該去借一大筆錢,持有,然後賣掉它來賺錢。」當然這一段已經被白宮否認,具體真假可能永遠也無法考證了。

當然,也有人說什麼石油、糧食、美元都是浮雲,美國的底牌是軍事強大。誠然有這麼因素,但軍事體系的建立無疑是最耗錢的,沒錢真的啥都是空談。所以軍事是輔助,其中的美元體系才是核心。

這一點,當然歐盟也發現了。

這不,北京時間周三,歐洲委員會主席容克在斯特拉斯堡的歐洲議會講話中提到,歐元應該同美元抗衡一樣作為儲備貨幣。

容克認為:「每年歐盟只有2%的商品進口來源於美國,但歐盟每年支付的80%能源進口費用(價值大約3000億歐元)都是用美元計價。不僅如此,歐洲公司以美元而非歐元計價購買歐洲飛機是荒謬可笑的,一切都必須改變。」

容克之所以急於強調歐元在國際上的主權地位,是因為他想限制歐盟企業對美國銀行清算體系的依賴。在這一觀點上,德國外長馬斯和其意見相同。

「要加強歐洲的自主權,我們必須建立起一個足以讓布魯塞爾的金融操作獨立於華盛頓的系統,即獨立於美國的SWIFT體系。」德國外長馬斯號召道。

目前SWIFT已經將2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11000多家金融機構聯繫起來,SWIFT的使用是銀行結算安全、可靠、標準化的保障。

建立獨立清算體系也好,增加外儲也罷,本質上其實都是去美元。

當然,美元霸權已是世界共識,包括中國、俄羅斯、歐盟28個成員國、非洲至少14國,以及伊朗、委內瑞拉、印尼、馬來西亞、泰國、巴基斯坦、吉爾吉斯、土耳其、卡達、阿聯、印度在內,全球至少55個國家或紛紛加入了去美元化的隊列中。各個國家或拋美債,或增儲黃金,或相互建立本幣結算機制。

不過據消息,這套SWIFT系統的信息源並不是共享的,所以誰掌控了數據交換中心誰就擁有實際控制權,而且有證據表明美國確實有較大實權。所以歐盟的野心能否實現我們以觀後效。

但是,與之對應的,咱們中國的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就是CIPS。目前CIPS共有31家直接參與者,752家間接參與者,其中亞洲572家(含境內303家),歐洲93家,北美洲25家,大洋洲17家,南美洲17家,非洲28家。雖然目前CIPS規模並不能與美元支付抗衡,但是相較於SWIFT,咱們的CIPS掌握在自己手中,已經逐步顯威力了。

延伸閱讀:容克:美國自私 歐盟應聯手中國 推歐元拉非洲

北京晨報

在歐洲議會發表年度《盟情咨文》

歐洲聯盟委員會主席讓—克洛德·容克12日在歐洲議會發表年度《盟情咨文》,呼籲歐盟成員國在移民潮、英國「脫歐」等挑戰面前克服分歧、加強團結,借美國「退出」多個多邊機制之機,讓歐盟在國際事務中發揮領導力。

容克:美國自私 歐盟應聯手中國 推歐元拉非洲

改規則利「同聲」

容克在法國東北部城市斯特拉斯堡的歐洲議會總部發表年度《盟情咨文》。容克現年63歲,1995年至2003年任歐盟創始國之一盧森堡的首相,2014年11月1日就職歐委會主席,5年任期即將進入最後一年。

容克在演講中說:「無論何時,歐洲只要團結一致發聲,都能用我方立場影響他人……地緣政治形勢成就眼下的『歐洲時刻』:歐洲實現獨立自主的時候已經到來。」

容克沒有直接提及美國政策。路透社以容克助手為消息源報道,容克口中的「地緣政治形勢」指的是美國政府在國際事務中的表現顯示它退回到「自私的單邊主義」道路;容克認為歐盟可藉此機會與中國、日本等其他國家合作、發展「多邊」機制。

為增強歐盟在對外政策領域「團結髮聲」能力,容克建議進一步降低歐盟決策表決機制中「全體一致」原則的適用比例,代之以「特定多數」原則;擴大適用「特定多數」原則「不是針對所有領域,而是在特定領域,包括人權事務和文職人員特派團事務」。

「特定多數」表決機制意味著通過某項決策時,要求55%以上的歐盟成員國、合計65%以上的歐盟人口同意。當前,擁有絕大部分決策和立法權的歐盟理事會(即部長理事會)就涉及共同外交和安全政策等敏感和重大議題表決時採用「全體一致」原則,即需要全體成員國一致同意才能通過決策,往往因為各國立場難以協調導致決策「難產」。

推歐元拉非洲

作為發揮歐盟「領導力」措施,容克呼籲歐盟增強歐元作為國際貨幣的地位,以抗衡美元。

「歐元才20歲,雖然遭遇非議,但已歷經風霜,現在是全世界使用範圍第二廣泛的貨幣,60個國家以不同方式把本國貨幣與歐元掛鉤。但我們應該讓我們的單一貨幣在國際舞台上充分發揮作用。」

容克提及,歐盟當前進口能源僅2%左右來自美國,付款時卻有80%以美元結算。這種情況堪稱「荒唐」。「所以,今年年底前,歐委會將就增強歐元國際地位提交倡議。歐元理應成為一個煥然一新、更獨立自主的歐洲的臉面和工具。」

容克特別提出要加大歐盟對非洲投資、拉近歐非關係,甚至稱兩個大洲為「雙胞胎」。

容克說:「非洲不需要救濟,它需要真正、平等的合作夥伴關係。歐洲同樣需要這種關係……」

他提議歐洲與非洲建立「可持續和就業聯盟」,展望這一合作機制今後5年可為非洲提供1000萬個就業崗位。他還提出,可以考慮把歐盟與非洲各國分別簽訂的多份貿易協定合併發展為「洲對洲的自由貿易協定」。

談「脫歐」求團結

英國2016年經公民投票決定退出歐盟,是容克任期內歐盟遭遇的最大挑戰之一。英國正在就明年3月29日正式「脫歐」後英歐關係框架與歐盟展開艱難談判。

容克在演講中避免談及「脫歐」談判中諸多敏感議題,但申明歐盟方三項談判原則:

首先,「英國政府必須明白,『脫歐』後不再享受歐盟成員國的特權,不再是歐洲單一市場成員,更不可能隨你所願、選擇性保留這個市場的某一部分規則」;其次,歐盟將堅定支持成員國愛爾蘭的立場,避免英國「脫歐」後北愛爾蘭地區和愛爾蘭之間重現「硬邊界」;再者,英國正式「脫歐」後,會是歐盟「非常親密的鄰居和合作夥伴」,而非「普通第三國」。

妨礙容克「歐洲團結」願景的另一大難題是2015年以來從中東和非洲國家大批湧入歐洲的非法移民。容克強調「積極面」:採取控制措施後,進入地中海東部沿岸地區的非法移民人數已經減少97%,登陸地中海中部沿岸地區的非法移民減少80%。

不過,他承認,歐盟成員國還沒有辦法平衡「各自領土上必須承擔的責任」和「維持沒有內部邊界的申根區所需的團結」;他重申「本人堅定反對內部邊界」。

據新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