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美國優先」的代價:外國對美直接投資近四年來首次轉負

2018年09月26日     1,753     檢舉

華爾街見聞 / 祁月

多年以來,美國一直都是全世界最大的海外直接投資目標國。然而,特朗普高調推行的「美國優先」戰略似乎非但沒能吸引更多海外直接投資,反而令其罕見地變成了負數。

國際投資組織(OFII)最新發布的報告顯示,今年第二季度,美國的外國直接投資(FDI)為負82億美元。這至少是2015年初以來首次出現負值。

美國的外國直接投資曾經在2015年和2016年連續打破新的歷史最高記錄,每一年都接近萬億美元。雖然2017年的數據同比銳減了40%,但依然是以往十四年中的第四高記錄。

顯然,今年的情況很可能會惡化了。按照OFII的說法,美國二季度FDI之所以變成負數,是因為「高到不同尋常的資產拋售和交易」,有多達1000億美元的對美投資已經將所有權轉移到了海外。

OFII直言不諱地評論稱:

隨著跨國公司對潛在投資按下了暫停按鈕,上述數據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被看作是海外投資者對特朗普政府的進口關稅及其他貿易舉措的回應。

通常來說,外國公司出於很多理由投資美國,包括該國擁有世界最大市場之一,穩定的監管制度,能夠使企業輕鬆進入美國市場的穩固堅實的基礎設施,世界一流的研究型大學等。

美國能否繼續保持全世界最具吸引力的投資國家的地位,主要取決於宏觀經濟的發展和不斷變化的金融環境。

美國各界表達擔憂

儘管特朗普政府推出了大規模減稅、基建投資等措施,但貿易政策顯然傷害了一些外國企業投資美國的信心。

美國國際事務及外交政策研究領域最權威、影響力最大的學術雜誌之一《外交》(Foreign Affairs)在兩個月之前發文指出:

今年以來,美國及海外的跨國投資公司對美國的凈投資額幾乎降至零,這是一項可以權衡特朗普政府的貿易衝突政策所造成的損失的早期指標。

企業對美投資減少將傷害到美國的長期收入增長,減少高薪就業崗位的數量,並反過來加強企業將投資轉移出美國的趨勢。這種轉變將使得世界經濟陷入更大的不穩定當中。

與投機性資金或者情緒指標不同,企業的投資決策必須考慮十年、二十年或者三十年的時限,一旦作出,將很難逆轉。

考慮到減稅等諸多因素原本應該推動美國今年的外國直接投資出現增長,事實上的這種下降就更加令人擔憂了。作為全球經濟走向後美國時代的一個早期指標,流入美國的外國直接投資特別是凈投資的變動是值得關注的。

種種跡象表明,特朗普對待全球化的處理方法比很多人意識到的還要快。

美聯儲主席Jerome Powell也表達了對貿易環境變動對投資的影響的擔憂。他在周二的參議院聽證會上指出,關稅是導致公司推遲資本支出決策的主要因素,「雖然還沒有看到數據,但我們已經聽到越來越多擔心實際資本支出計劃暫時擱置的聲音。」

中國對美投資

中美互為重要的投資夥伴。以往數年,來自中國的投資大規模湧入美國市場,從2014年到2016年,投資額幾乎翻了兩番。

中國商務部的統計顯示,截至2017年,中國企業對美國直接投資從2003年的0.65億美元增長至2016年的169.8億美元。

然而,早在去年,中國對美投資的規模就下降了。也就是說,中國投資者對美國資產的熱情甚至在貿易緊張局勢加劇之前就已經開始減弱了。美國商務部數據顯示,中國對美投資從2016年的404億美元降至去年的395億美元。

中國商務部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中國對美直接投資存量約670億美元。

這種趨勢早已顯露跡象。華爾街見聞曾援引榮鼎諮詢(Rhodium Group)的報告提及,今年前5個月,中國針對美國開展的併購和綠地投資等直接投資金額同比狂降92%,只有18億美元,創七年多最低水平。

儘管有一些交易因數額驚人而顯得頗為引人矚目,但對於美國而言,中國並不是美國的大型海外直接投資來源國,在去年美國4萬多億美元的外國直接投資中,中國的投資占比還不到1%。

華爾街日報認為,中國對美投資下滑的主要原因有兩個:一個是兩國貿易摩擦加劇,另一個是去年美國的外國直接投資總額增加,使得中國的投資份額相對縮水。其他原因包括中國企業作出的對外投資調整。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在9月24日發布的《關於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中方立場》白皮書中指出,美國政府的經濟民族主義政策不僅使美國在貿易領域付出了代價,在投資領域引發的消極後果也開始顯現。「不斷升級的經貿摩擦使企業信心不穩,在投資上持觀望態度。」

白皮書指出,2017年新一屆美國政府上任以來,在「美國優先」的口號下,拋棄相互尊重、平等協商等國際交往基本準則,實行單邊主義、保護主義和經濟霸權主義,利用不斷加征關稅等手段進行經濟恫嚇,試圖採取極限施壓方法將自身利益訴求強加於中國。

白皮書指出,美國濫用「國家安全審查」,阻礙中國企業在美正常投資活動。從半個多世紀的立法過程看,美國對外國投資實施安全審查的主線就是收緊法規政策,擴大監管隊伍和審查範圍,近期特別針對中國強化了審查和限制。

白皮書稱,2013—2015年,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共審查39個經濟體的387起交易,被審查的中國企業投資交易共74起,占19%,連續三年位居被審查數量國別榜首。從近年來美國否決和阻止中國企業投資的數據來看,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對華投資審查範圍已從半導體、金融行業擴大至豬飼養等食品加工業。

白皮書稱,中方願意在平等、互利前提下,與美國重啟雙邊投資協定談判,適時啟動雙邊自貿協定談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