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個國家個個都有對華野心,且不可僅僅認為它們只是美國的幫凶

2017年07月31日     1210     檢舉

如果把這些國家看作美國的幫凶,一方面,等於主動給它們找了個靠山,導致對付它們時投鼠忌器,放不開手腳,這正是它們求之不得的事情;另一方面,相當於掩蓋了它們自身的惡行,把一切都歸於美國,忽略了它們自身的惡意。

第一軍情評論員:天中狼哥

中國周邊從來不缺少奇葩的國家,印度、日本、韓國、越南等國就是其中突出的代表。針對中國搞事情製造麻煩是它們共同的特點,它們還有一個相似之處,那就是每逢與中國鬧事兒總要拉上美國,搞搞演習、談談合作,藉以對中國施壓。國內有不少人因此把它們看作是美國遏制中國的幫凶,這是一種明顯的誤判,對這些國家來說,抵制中國完全是它們基於自身的需要和既定的戰略,它們本身就是真兇。

顧名思義,幫凶或者走狗是為主子效力的,只能按照主子的意圖行事。但我們看印度、日本、韓國、越南等國家的對華行為,固然有著某些美國因素,但本質上來說,抵制中國是它們自身內生的國家需求。

這幾個國家個個都有對華野心,且不可僅僅認為它們只是美國的幫凶

日本:不甘心淪為中國身邊的二流國家

日本自不必說,中日關係幾百年的歷史表明,扳倒中國稱霸東亞是它的一貫立場。日本是中國一衣帶水的鄰邦,同時也是一衣帶血的鄰邦,要論兇殘,給中國帶來深重災難的國家非日本莫屬。近代以來中國的再次崛起進程,都是被日本的侵略打斷的。二戰後,日本軍國主義受到抵制,但軍國主義的罪行的根源並沒有遭到徹底清算,它一直潛藏在「和平主義」的外衣下,時刻蠢蠢欲動,隨時死灰復燃,日本妄圖恢復近代以來主宰東亞的迷夢一直就沒有放棄過,實力一經恢復,就提出所謂亞洲發展的「雁陣型模式」,充分暴露出重新主導東亞的野心。新世紀中日實力的消長讓日本感到不安和焦慮。在一些日本人看來,只有抵制和打斷中國崛起,日本的圖謀才有可能實現,因此,日本從來就不掩飾與中國對抗的企圖。因為日本決不甘心淪為中國身邊的二流國家,對抗中國是日本要做世界大國的戰略需要。

這幾個國家個個都有對華野心,且不可僅僅認為它們只是美國的幫凶

印度:55年前的慘敗只是讓它有所收斂

印度是一個被國內嚴重輕視和低估的國家,國內一些人習慣把印度看作不入流的「阿三」。就是這個阿三,它從英國主子殖民統治下獲得獨立後,就完全繼承了舊主子的思想和做派。看看印度的所為,打著「不結盟盟主」的名義,行著侵略擴張之實,悄然控制了除巴基斯坦之外的南亞國家,建立起自己的勢力範圍,並把擴張的魔爪伸向中國。中國關注自身的崛起,但同時也要看到,國際社會關於印度崛起的論調一點都不低。在雙重崛起背景下,中印地緣戰略競爭難以避免。1962年中印邊境之戰,中國把印度稱霸的野心打得灰頭土臉。但這次失敗只是讓印度有所收斂,卻從未放棄對中國領土主權的覬覦。豢養達賴集團,圖謀在西藏給中國製造麻煩,大舉增兵中印邊境,不斷向中國領土滲透,直到製造近期的越界對峙事件。可以說,中印領土爭端不解決,印度就始終不會放棄對中國的敵視。

毫無疑問,日本和印度作為中國周邊兩個地區性大國,抵制中國崛起是它們共同的需求,中國崛起必須邁過這兩個國家製造的坎。

這幾個國家個個都有對華野心,且不可僅僅認為它們只是美國的幫凶

越南:挾美自重,妄想從中國身上撕下塊肉吃

與中國相比,越南雖然是一個小國,它的實力還根本不足與中國對抗。但這個國家國小鬼大,野心超出其實力。中越雖然陸地邊界已經劃定,但海上爭端卻難以解決。越南是侵占我國南海島礁與海洋權益最多的國家,一直妄圖把吃到嘴裡的肉消化掉,因此,它把好不容易趕走的美國鬼子請回來,不是要做美國的幫凶或走狗,而是基於對抗中國的需要,挾美自重,妄想從中國身上撕下塊肉吃。

這幾個國家個個都有對華野心,且不可僅僅認為它們只是美國的幫凶

韓國:半島民族的自大心態讓它難以正確對待歷史

韓國的情況有點特殊,很多人因為韓國軍事上受美國控制,就認為它反華是因應美國的需要,成為美國的幫凶和走狗。其實,這是忽略了韓國反華的自身需求。從中國與朝鮮半島關係的歷史來看,蕃屬關係儘管在很長時期保護了朝鮮半島,特別是中國數次直接出兵幫助朝鮮半島免受日本的侵略。但對這種歷史,自認為宇宙無敵的韓國人從骨子裡是排斥的,半島民族的自大心態讓其無法正確對待歷史,從思想文化深處來說,韓國對中國是抗拒的。另外,韓國不少人認為中國當年出兵朝鮮導致了半島分裂,認為中國包庇和縱容朝鮮,導致半島局勢惡化。韓國在上個世紀末悄然霸占了蘇岩礁後,對於中韓領海劃界提出過份主張,對中國越界捕撈的漁民一向採取強硬措施,韓國國內不少勢力還對中國東北部分領土存在覬覦心態。因此,即使沒有美國這個因素,中韓矛盾也會客觀存在。

國際關係的歷史表明,存在領土爭端的國家之間很難建立起真正正常的關係,這幾個國家與中國的領土、海洋權益爭端決定了它們反華的立場。不能僅僅因為它們與美國的關係,就忽略了矛盾的本質。

到底是幫凶走狗還是真兇瘋狗,要運用矛盾分析法來來看。這些國家與中國的矛盾並不從屬於中美矛盾,而是獨立的存在。是因為它們與中國的矛盾,才尋求與美國站在一起遏制中國,而不是出於配合美國遏制中國的需要才產生與中國的矛盾,這一點要有清醒的認識。

只有認清了矛盾的性質,才能做出正確的對策決策。因為對待幫凶走狗與對待真兇瘋狗的策略是有區別的,對前者應該以遏制其主人靠山為主,也就是說中美關係只要不出大亂子,幫凶與走狗就翻不起大浪;而對真兇與瘋狗,要針對其本身發力,只有解決了與它們自身的矛盾,才能讓其馴服老實。

把這些國家看作幫凶,一方面,等於主動給它們找了個靠山,導致對付它們時我們投鼠忌器,放不開手腳,這正是它們求之不得的事情;另一方面,相當於掩蓋了它們自身的惡行,把一切都歸於美國,忽略了它們自身的惡意。

認清了這些國家的真兇面目,把它們與中國的矛盾獨立出來,有助於我們在戰略上採取針對性的有效措施,集中精力應對它們帶來麻煩和挑釁。必要時,不用瞻前顧後,直接對它們出手,徹底解決它們與中國的矛盾,才能還中國周邊一個清靜的世界。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