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是兩個盜賊,被李世民收編,卻成絕世名將,為中國打下千萬疆土

2019年01月14日     15,401     檢舉

正所謂英雄不問出處,一個合格的帝王,都善於在出身低微的人群選拔出純金,而唐太宗李世民極善於此道。在他手下,曾有不少將領做過「賊」,其中最著名的「賊」有兩個——李勣和蘇定方。

說到李勣,或許很多人表示很陌生,但若要說到他的另一個名字,或許很多人都會如雷貫耳。李勣在被李淵賜姓前,實際名為徐懋功,在小說《隋唐演義》中,名字被改成徐茂公。

與小說中那個神機妙算的軍師不同,李勣是個謹慎與果敢並存的悍將。李勣本出身於一個樂善好施的富豪之家,到了隋末大亂時,卻走上了打家劫舍的道路。他參加了翟讓的瓦崗軍,在宋、鄭兩地靠打劫過往客商為生。對於這樣一段經歷,李勣曾毫不諱言道:「我就是一個狡賊」。也就是說,他是以搶劫起家,才慢慢走上了名將之路。

與李勣一樣,蘇定方也出身於民間。一開始,蘇定方是地方團練,負責保護鄉里。由於天下局勢大壞,他也走上了打家劫舍的道路,後來才先後投靠竇建德和劉黑闥。

然而誰又知道,這兩位有污點的將領,最終卻受到了李世民的任用,最終走上了民族英雄的道路。

相比於蘇定方,李勣投靠唐朝較早,因此很快成為李淵、李世民父子所信任的將領。而蘇定方卻在主公劉黑闥被打敗後,選擇解甲歸田,以種田也業。但時湊巧的是,唐太宗李世民卻讓原本毫無交集的兩人,在同一場戰鬥中建立了聯繫,那就是攻滅塞北強國東突厥的定襄之戰。

此戰中,李世民從田間拔擢了蘇定方,讓他做李靖的前鋒。貞觀四年(630年)二月初八,蘇定方冒著風雪,帶200持弩騎兵潛入東突厥統治者——頡利可汗的老巢,發動突然襲擊。由於猝不及防,數萬突厥人竟被蘇定方200人殺得大敗。而在另一邊,李勣率軍堵住了頡利可汗的歸路,並將之俘獲。就這樣,在蘇定方和李勣的聯手下,東突厥滅亡。

然而事物的發展是難以預料的,蘇定方在漠北立下大功,卻沒有受到李世民的更多重用,被閒置了起來,直到永徽年間才被重新啟用。而李勣卻在各大戰場上,繼續發揮著光彩。

貞觀十五年(641年)十一月,李勣再次出征漠北,這一次的敵人是新任漠北霸主——薛延陀。結果李勣一戰敗敵,薛延陀數萬人被殺,從此一蹶不振。貞觀十九年(645年)二月,李勣隨李世民出征高句麗,他率領大軍一路勢如破竹,攻陷了十多座城市,斬首數萬人。

唐太宗死後,唐朝的對外戰場不再是李勣一人的獨角戲,天賦異稟的蘇定方也加入進來。

永徽六年(655年),蘇定方隨程咬金突襲西突厥。雖然是副將,但蘇定方勇猛果敢,最終大敗敵軍。此戰後,唐高宗對蘇定方刮目相看,他將其任命為伊麗道行軍總管,專門負責殲滅西突厥。公元658年,蘇定方率部追擊敵酋阿史那賀魯,並一直追到今天烏茲別克境內,最終俘獲賀魯以及40萬突厥人,不能改將唐朝的疆域西擴至裏海。由此,唐朝國土空前廣大。

顯慶四年(659年),蘇定方再次西征,捕獲敵酋都曼可汗,並親自將他押送到洛陽,獻俘於唐高宗面前。唐高宗在嘉獎蘇定方的同時,又交給他一個艱巨的任務——跨海滅掉百濟國(今天韓國南部)。

公元660年,蘇定方被任命為神丘道行軍大總管,率兵數萬從山東出發,跨海進攻百濟,此戰號稱為古代版的諾曼第登陸。此戰中,蘇定方在百濟灘頭消滅敵軍主力,一口氣攻陷敵軍王城,俘獲百濟國王。就這樣,蘇定方在5年內滅三國,擒三萬,立下了不世之功,而他也進爵為邢國公。

百濟滅亡後,就該滅它的盟友——高句麗了。而這一任務,又由李勣來承擔。公元666年,唐高宗命李勣為遼東道行軍大總管,契苾何力、薛仁貴、新羅王金春秋皆受其節制。經過兩年的奮戰,唐軍最終合圍高句麗都城——平壤。一個月後,高句麗人開城投降,高麗王被俘。至此,唐朝的疆域到達極盛,西到裏海,東到朝鮮半島,國土之大,天下無匹。

李勣生於公元594年,去世於669年;蘇定方生於公元592年,去世於667年,兩人基本是同齡人。同時,他們的經歷大體相仿,都經歷了大唐開國的艱難和唐高宗時期的軍容鼎盛。此外,兩人都善於與外族作戰,皆為大唐開疆拓土建立巨大功勳。在兩人聯手下,滅掉了東突厥、薛延陀、高句麗、百濟、西突厥等大國,將中亞、漠北以及朝鮮半島全部納入中國版圖,其功勳天日可鑑。

只可惜在評價上,李勣比蘇定方要高,而且也早早地進入了凌煙閣。等蘇定方進凌煙閣時,已經是數十年後的事。連唐高宗都嘆息,蘇定方可惜。更可氣的是,在小說中蘇定方更被無良作者汙衊為奸臣,實在是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