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老爹是乞丐,不讓他參加自己的婚禮,豈料他卻坐著豪車來砸場了

2019年03月17日     8,912     檢舉

在鬧市街口,常年能見一名穿著破爛、匍匐乞討的老人。無論嚴寒酷夏,它都似座雕像於那一動不動。

遠遠的,丁恆鑠望向他,眉頭不由自主的皺了起來,臉頰火辣辣的疼,因為那是生他養他的父親。

這時,一名年約三十來歲,打扮時尚的女子從商場走了出來,挽著他的手說:」恆鑠,發什麼愣呢?走吧,陪我去前面那條街逛逛。」

丁恆鑠急忙拉住她的手,慌張道:「別……時候不早了,我們回家吧。」

傅繡倩悶悶不樂:「剛從家裡出來,怎麼突然就要回去?恆鑠啊,我們後天就結婚了,還有很多東西要買啊,就前面有個乞丐的那條街,很快就買好了。」

不待丁恆鑠拒絕,傅繡倩推著他便走,一邊走一邊道:」喜糖、菸酒、紅包……,哎呀,這些都還沒準備呢,原來結婚這麼麻煩啊。」

當他們路過乞丐身前時,那乞丐突然抬起頭來,用沙啞的聲音問道:「姑娘,等一下,你是要結婚了嗎?」

傅繡倩怔了怔,拉住大步向前走的丁恆鑠,回身望向乞丐,滿面笑容:「是啊,就後天,怎麼呢?」

老老乞丐眼中閃過一抹驚訝,而後問道:「在什麼地方擺宴席吶?」

傅繡倩本是心直口快的人,又因是喜事,脫口便說:「就前面那個酒店……」

話未完,丁恆鑠打斷道:「別跟不認識的人說話,快走了。」

「等等……」傅繡倩訝然道:「咦,恆鑠,我發現你跟他長得有點像呢。」回首時,卻發現老乞丐眼角有淚溢出,頓時疑惑不已,她急忙從兜里掏出20元放在他面前的破碗里,安撫道:「老伯,你這是怎麼了呢,如我有說錯話請你別介意啊。」

老乞丐搖了搖頭,目光一直停留在丁恆鑠身上,顫聲問:「終身大事,你家人可知?」

丁恆鑠聳了聳肩,說:「我同事好友都知我是個孤兒,該通知誰,這些事就不勞你操心了。」說完,拉著傅繡倩便走。

望著那漸行漸遠的背影,老乞丐哭得撕心裂肺,路過的行人看見這一幕皆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多少年,他沒有跟兒子一起吃過飯了;多少年,他沒有回過家了,保守估計,至少也有8年了吧,現在甚至連與他說句話都成了一種奢望。他手握成拳,不停的捶擊著地面,任鮮血直流也絲毫感覺不到疼痛,而這一切,歸根結底,只因他身有殘疾,終日乞討被最親的人嫌棄了。

既然這身髒臭讓你厭惡,那我便換身行頭出現在你的婚禮上吧!

這日,老乞丐西裝革履的坐在一輛豪華車上,行至酒店門口後,大搖大擺的下了車,在兒子驚訝的目光中拄著拐杖一瘸一拐的走了進去。

他本以為這樣能讓兒子對自己刮目相看,可剛坐定,就收到兒子發來一條簡訊——今天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日子,我不希望出任何差錯。如果你希望我幸福,如果你還顧忌我的尊嚴,請馬上離開,算我求你了。

看到兒子的簡訊,他如遭雷轟般佇在原地,直到儀式開始,主持人宏亮的聲音在舞台上響起,才將他拉回神來。

——原來,無論我如何改變,在你心裡我始終是最卑憐的人!憤怒的吶喊終在一聲長嘆後消失得無影無終。

驀地,他站立起身,徑直走向舞台正中,從滔滔不絕的主持人手中搶過話筒。而後,拿著拐杖將主持人趕下了台,頓時,全場沸騰不已,這是來砸場的?

回身,他望向高堂之位只有女方的父母,兒子正焦急的使著眼色,他淒涼一笑,拿著話筒便說:「請大家不要驚慌,我並無惡意,只是有幾句話憋在心裡很久很久了,我怕再不說,以我現在的年齡以後就很難有機會說了。」

而後,他用沙啞的聲音緩緩說道:「我年輕時是一個打石匠,因一次意外被從山上滾落的大石砸過,雖撿回一條命,卻傷了一腿,也因此體弱無力,拿根拐杖都吃力。三十多年前,妻子難產離世,留下尚在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兒子,我沒文化又無技能,為了生存,只能行乞,如此,便是半輩子時間。

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兒子長大成人了,漸漸的,他開始嫌我髒、嫌我臭、嫌我為了討錢,整日卑躬曲膝。唉……像我這樣的人,何來尊嚴之說,尊嚴可不能解決溫飽,尊嚴又怎能供他讀書、供他吃穿、供他出人頭地。

是啊,他沒讓我失望,最終走出了大山溝里,成為了城裡人。可是,我們最終也變成了陌生人。」

老乞丐仰首閉眼,嘴唇微微顫抖,繼續說道:「兒吶,你小時候爸沒嫌過你髒,沒嫌過你臭,沒嫌你是個累贅,為何現在你要嫌棄我呢?

兒吶,我多懷念那些貧窮的過往,一床破棉被裹著你、裹著我,雖然身體冰冷,可心卻是暖和的!

兒吶,我多想再聽你叫我一聲爸,可是我明白,你怕別人知道你有一個做乞丐的父親,你會顏面無存,恐怕這輩子是再也聽不到了。所以,我會選擇離開……

兒吶,若有一天你回到老家,發現我不在了,記得打開書桌下面的抽屜,卡的密碼是你的生日。

兒吶,讓你見笑了,外面的車和司機都是租的,身上穿的衣服也是租的。罷了,只要你過得好,一切便好。」

說完,他放下話筒,拄著拐杖向酒店大門口邁去,那消瘦孤單的身影讓全場的人內心揪疼,甚至窒息。

卻在這時,他突然停步,全身顫抖不停!

「爸,爸……對不起。」

老乞丐遲疑的轉身,卻見丁恆鑠淚流滿面的跪在舞台正中,重複道:「爸,對不起 ,我的自卑、自尊讓我放棄了最親的人,你能原諒我嗎?」

兒媳傅繡倩也挨著丁恆鑠並肩跪著,「爸,回來吧,給恆鑠一個彌補過錯的機會,好嗎?」

莫名所以,老乞丐突然扔下拐杖,坐在地上,捂著臉號啕大哭,只因那一聲久違的「爸」。哭完,他擦乾淚水,望著那空空如也的高堂之位,臉上露出激動的笑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