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決說不!我們國家堅持做的這件大事,令西方的企圖落空了

2019年03月17日     17,292     檢舉

在美版知乎「Quora」上,有外國網友提問:「為什麼中國不爆發街頭革命?」

上海一位留學生貼出了兩張照片作為回應,一張是浦東在上世紀90年代的樣子,一張是在2010年前後的。

許多外國網友在這個回復下評論:「我們的國家什麼時候能這樣發展,城市能變得這麼漂亮?」

本文是復旦大學張維為教授,在日前一檔電視節目上講述的一個故事。他借這個故事,討論了中國的發展模式問題。內容很深刻,我們一起來看。

演講者 | 張維為 文 | 觀察者網韓京霏整理 原文有刪減

張維為:2007年我在德國參加過一個論壇,主講中國崛起,講完之後就有互動。有一位歐洲學者就問我:你認為中國什麼時候可以實現民主化?

我就問他,我說你的民主化這個概念怎麼界定?

他有點不耐煩,說:這很簡單,一人一票,政黨輪替。還補充了一句:至少我們歐洲的價值觀是這樣的。

我跟他說,你是否知道我們中國人也有自己的價值觀?舉一個例子,我們經常講實事求是,英文叫做seeking truth from facts,從事實中尋找真理。我們從事實中找了半天,就是沒有找到一個發展中國家,可以通過您講的這種形式的民主化,變成一個現代化的國家。

然後我很客氣地建議,你們覺得有的話,可以提供一個這樣的例子。我走了一百多個國家,講話比較有底氣。

其中一個學者說印度。那麼我就問他了,我說你去過嗎?他說沒有。我說我去過兩次(而且後來又去了兩次),而且是從北到南,從東到西。

以我自己的感覺,印度恐怕比中國落後至少20年,甚至30年。我在孟買和加爾各答兩個城市看到的貧困,比我在中國過去20年看到的加在一起都要多,貧困比比皆是。

另外一位學者說波札那。我問他去過沒有,答案是沒有去過。我說我去過。當時那個國家人口才170多萬,而且實行了西方民主制度,也沒有出大的動亂。這個國家資源非常豐富,有鑽石礦,民族成分也是比較單一的,但即使有這麼好的條件,這個國家還是一個比較落後的國家。而且當時由於愛滋病的失控,當地人均壽命降到了不到40歲。

我說你們還有沒有例子?又有人說哥斯大黎加。你也會注意,西方很長一段時間內,一講到西方民主在發展中國家,就老講這三個國家:印度、波札那、哥斯大黎加。

我又問他去過沒有?他說沒有去過。我去過。那是一個小國,人口才400多萬,多數人都是歐洲移民。但是總體給你感覺還是一個相當落後的國家。城市裡大片的貧民窟,20%左右的人口還是處於赤貧狀態。

哥斯大黎加首都聖何塞

我就感嘆,西方很多國家,包括他們很多學者,津津樂道的就是這麼幾個國家,就算他們認為採用西方民主制度,在發展中國家也做得比較成功了。但是以中國人的眼光、視角、標準審視一下,這個離成功的標準還很遠。

然後我就問他們:你們還有什麼其他例子嗎?我看沒有人舉例子了,我說,我給你們舉幾個例子。沒有做好的可以舉10個、20個、30個,你們需要的話。

我簡單談了一下菲律賓,還有美國黑人在非洲創立的所謂民主國家賴比瑞亞(Liberia),還有美國家門口的海地,我說確實是都沒有做好。

我覺得,中國沒有採用西方模式或者西方推薦的模式,而是堅持自己的一整套做法,堅持中國模式,做得遠遠比這些國家成功得多。

那麼我就想總結一下中國模式有哪些特點,用這個機會跟大家一起來探討。

我把中國模式歸納為八個特點,一一作簡單介紹。

第一是實踐理性。

中國人比較務實,我們整個改革開放的指導思想是實事求是,是「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不搞本本主義。

我們非常明確,從一開始就要借鑑人類文明創造的一切成果,逐步探索出一條適合中國民情、國情的成功之路。

我們在對事實的檢驗中發現:發展中國家在實現現代化方面,蘇聯模式沒有成功,西方模式也沒有成功。所以我們決定大膽探索自己的路,我們今天叫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這個哲學觀上的差別太重要了。你仔細比較西方模式和中國模式下的發展路徑,一般西方主導的改革都是從「修.憲」開始的,修改憲法,修改法律,修改有關的規定,最後才落實到具體的行動。

中國做法正好相反,中國一般是從試驗開始的,先試驗,逐步在小範圍內試點,試點成功再推廣,然後再制定有關的規定、法律。

我回頭看這40年,實踐理性最大的好處,就是使中國成功地避免了一個又一個的政治和經濟陷阱。特別是避免了休克療法、全盤私有化、金融危機,還有各種各樣的偽民主化……這些真正的陷阱。萬一中國不幸陷入的話,那就糟了。

第二是有為政府。

作為「文明型國家」,中國有著完全不同的歷史傳承。中國在過去2000多年的歷史長河中,大部分情況下都有統一的執政集團,所以「文明型國家」是一種「百國之和」。

領導這樣國家的執政團體,只能代表人民的整體利益,而不是像西方那樣代表部分人利益。

你看整個世界,特別是發展中國家,凡是採用了西方模式的發展中國家,它們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繆爾達爾所說的「軟政府」問題。政府的執行力非常弱,被各種既得利益綁架,政客沒完沒了地扯皮,最後連修一條路的共識都達不成。結果是,現代化的事業舉步維艱,人民生活遲遲得不到改善,更不要說趕超西方國家了。

瑞典經濟學家繆爾達爾在其《亞洲的戲劇》一書中提出了「軟政府」的概念

中國這樣的比較有為的政府,應該說解決了這個問題。所以在過去數十年中,中國完成了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工業革命和社會革命,而且與西方同步進入了信息社會,甚至在不少領域內走在世界的前列。

第三點就是穩定優先。

作為「文明型國家」,「百國之和」的國家,我們人口眾多,人均資源有限,這容易導致因為資源問題的紛爭,容易造成不穩定。

我們巨大的版圖,又有著比一般國家複雜百倍的地域文化差異和民族文化差異,稍微處理不當,就容易引起各種矛盾甚至衝突。

所以,中國穩定同時還受到了西方的威脅,包括境內境外的敵對勢力、分裂勢力,他們期盼著各種獨立,期盼中國會像前蘇聯、前南斯拉夫那樣解體。

當然有黨的堅強領導,有中國人源遠流長的這種「大一統」情結,實際上中國已經或者說正在迅速地形成世界最大的統一市場,所有這一切都會使西方這種企圖落空。

那麼反過來看,一個「文明型國家」有自己非常了不起的文化傳承,只要你保持國家穩定,執行比較開明的政策,人民就會通過勤勞致富,豐衣足食。

因為中國人有勤勞奮鬥的傳統。華人到海外也有著一樣的精神。只要有穩定的環境,比較開明的政策,他就富裕起來了。

中國文化把「太平」和「盛世」是連在一起的,只有中國穩定了,發展了,很多問題在發展的過程中可以得到逐步地解決。

第四點是民生為大。

中國歷史上有數千年的民本傳統。所謂「民為邦本,本固邦寧」的古訓,也就是說,人民是國家的基石。而民生問題解決得好壞,決定一個國家的命運和前途。

所以在過去漫長的自然經濟情況下,「人人有飯吃」,一直是中國歷代政府面臨的頭等大事。

改革開放初期,我們最大的壓力也是如何解決這麼多人口的吃飯問題,包括我們後邊提出的「溫飽」、「小康」、「全面小康」,乃至今天講的「兩個一百年」,實際上背後都體現著這種民本思想,是這種思想的延續和發展。

中國過去40年的一條重要經驗,如果放在國際範圍內來看的話,就是一個發展中國家,一定要以民生為大,把消除貧困、改善民生當作核心的人權來推動。因為貧困,特別是赤貧,本身就損害了人起碼的尊嚴和權利。

從這樣的理念出發,中國大力推進民生的改善,而且在消除貧困方面,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績。而西方模式遲遲解決不了這個問題,大量的人力、財力、物力都被政客用來搞政治。所以非洲人有個說法叫做「大象打架,草地遭殃」,弄得民不聊生。

第五點是漸進改革。

對於中國這樣一個人口眾多、地域遼闊、情況複雜的國家,我覺得這是特別重要的。因為決策者面臨的信息不足,這是最大的挑戰。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中央政府一般比較注意「發揮條條塊塊的積極性」,比較鼓勵進行各種各樣的試驗,試驗成功了再推廣。我們一些傳統的智慧,比方說「摸著石頭過河」、「欲速而不達」等等,實際上在我們改革中也得到了體現。

我這裡要補充一句,這裡指的漸進是宏觀戰略上的,並不是說速度就一定慢。比方說我們對外開放是從建立四個沿海特區開始的,這個從宏觀來講,是一個漸進,是試驗。但從微觀講,這四個特區是中央一作決定,下邊就開始做了。所以體現了我們中國模式的速度和效率。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