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買了新車,弟弟接走不還,母親說我那麼能掙,送弟弟個車怎麼了

2019年03月18日     3,499     檢舉

回想起成長的這麼多年,我無比感謝我一路走過來遇到的恩師們,他們教給我如何正確的看待這個世界,也是一路支持我讀書,我才有了如今的成就。我是個女孩,而這個身份,在我那重男輕女的家庭里可以稱得上是一種災難,在家鄉多少本該很優秀的女孩子因為家長的觀念,最後草草嫁人,一生就這麼過來了,打打工帶帶孩子,這就是他們認為人生的歸宿。

女兒生來就是要嫁人的,即使再有本事也是為別人作嫁衣,父母從小也就是這麼想的。即使從小時候我就總被人夸聰明,可爺爺卻總是嘆息,說要是我是個男孩就好了。我有一個比我小三歲的弟弟,從小他就是家裡的寵兒,我無比羨慕父母對他的關懷,可又無能為力。弟弟長大些後,每次我看著他碗里大塊的肉,他甚至把碗捂得更近,不講理的說道:"這是我的,你不得吃!"這樣的日子我的童年少年時期屢見不鮮,我也早已經習慣,在這個家裡,我從沒有被當做過是一個正常的人。

那時候鎮上來了個算命的師傅,爺爺高興的拉著弟弟去算了命,結果得到的結果卻讓他很失望。那時候我讀初中,在家裡一絲的話語權都沒有,但在學校我是許多人眼中羨慕的對象,都羨慕我好像不怎麼用學習,卻可以輕易的考到第一。爺爺回來之後又拉著我也出去,說也讓那算命的看看,我到底有多能耐,而他的目的僅僅是為了驗證那算命的到底是瞎說還是真有點本事。

算命的給我測了八字之後對爺爺說,以後我的命很好,而且會離開這個窮山村,是要進大城市當大人物的。我至今記得爺爺那表情,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自己就離開了。算命的又跟我說,讓我堅持下去,以後日子就好過了,等脫離了這個家也不必有愧疚,反正我本也不屬於這裡。

這些年,在上學期間,明明我的成績優異,而且幾乎都是靠著獎學金支撐我的生活和學費,沒用什麼家裡的錢。可家裡還是幾次逼迫著我,讓我開始回去相親,該把自己嫁出去就嫁出去,每一次都是我轟轟烈烈的對抗,但好在都抵抗成功了。我知道,他們是想在我身上撈最後一筆油水。

直到後來,我在幫父母去醫院拿化驗單的時候竟發現父母的血型都是B型,而我是A型血,我才終於明白,我不但是個女孩,還是個領養來的女孩啊,怪不得他們如此的急迫,也想起當時那算命的說的那句反正你本就不屬於那個家到底是什麼意思。

在外面這些年,即使從學校出來是精英,可在社會上摸爬滾打依舊是殘酷的。我一直沒有戳破和家裡那層關係,最起碼他們也照顧了那麼多年,不把我逼的太狠,我也不會去做那個不孝順的人。

直到後來,我買了輛車。而弟弟那時候要結婚,就說開我的車,也算顯的有面,我也同意了,把車借給了他。可我沒想到,這一借,竟還是有借無還了。弟弟結婚之後怎麼也不把車給我,那天在家裡我在找弟弟要車,母親卻停下了手裡的東西,說我這個當姐姐的,現在那麼能掙錢,送弟弟輛車都不行,何況我還沒結婚,急著要那車幹什麼。

我沒有跟母親爭論,只撂下一句狠話,我對母親說,如果弟弟要那個車,可以,我送給他,但以後我也和這個家毫無瓜葛了。母親又嘟囔的說了我一通,我實在聽不下去,轉過身來怒吼道:"我是你們親生的嗎?那輛車還給你們,我們再不相欠!"說完,拿起東西,我走出來家門,竟覺得心情無比的輕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