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奧面見普京,給個大消息 中國一京

2019年05月18日     112,653     檢舉

5月14日,美國國務卿蓬胖子到達了俄羅斯著名城市索契,在苦等了3個小時後,終於和普京見上了一面。在以往這位世界超級大國的國務卿只有讓人等他的份,德國一國總理默克爾大媽想和他見過面還得等4個多小時呢,可是現在到了普京這裡也收了脾氣,多了耐心。

事實證明蓬胖子的耐心沒有白白浪費,在兩人經過了1.5個小時的會面後,雙方同時宣布:俄羅斯願意與美國全面恢復關係。

這個消息傳出來之後,俄羅斯和美國國內是個什麼樣的反應問號暫時還沒看到,不過在咱們國內倒是有好多人內心隱隱生出了不安(也有公開生出的)。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不安呢?其實這源於目前中美俄之間的大三角關係。

問號看到過很多人把中美俄之間的關係比喻成三國時期的三足鼎立,而現在中美俄之間的三足鼎立,弱勢的兩方是中俄,美國是強的那方,長期以來在美國的戰略擠壓下,中俄之間的共同利益越來越多,關係也越來越密切,大有聯手抗美之勢。

而現在俄美一旦修復關係,在這個三角關係中很有可能實現反轉,於是美聯俄抗中成了一些人擔心的一種可能。當然啦,這裡面再加上一些長期在中俄關係中攪混水的勢力的推波助瀾,於是這種擔心就更加被放大了。

那麼俄美之間全面修復關係後形成的新關係究竟會怎麼樣?會對中國產生什麼影響呢?今天的文章問號就給大家聊一聊我的一家之言。

一、已經糟的不能再糟的俄美關係

俄羅斯和美國的關係在最近幾年一直是狂奔在沒有最糟只有更糟的路上,從政治、經濟、軍事等各個方面已經到了非常危險的邊緣。本來特朗普上台後有一套自己的操作手法,他這套手法還真是可以說成是「聯俄抗中」,可惜的是胳膊拗不過大腿,在現實面前俄美關係不但沒有絲毫改善,反而加速度滑向谷底,以至於兩國領導人見面都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這在國際政治中是非常罕見的,所有說現在的俄美關係只能用一句話來形容「糟的不能再糟」,再糟會怎麼樣?就只有戰爭了。

二、俄美修復關係的難度比天高比海深

你要說中美修復關係我信,要說俄美修復關係問號是一絲絲都不信的,為什麼呢?因為這裡面盤根錯節的利益太多了,就像一個已經徹底打結的毛線團,想理順已經不可能了。

這麼多年美國一個勁兒的逼俄羅斯,俄羅斯就一個勁兒的閃展騰挪,一番折騰下來俄羅斯還所獲頗豐,現在在敘利亞、伊朗、委內瑞拉等等很多地方俄美之間都是針尖對麥芒的存在,你說改善關係吧,一些表面上的事情倒也可以改善,可是這些觸及根本利益的地方,怎麼改善呢?

我們就說敘利亞吧,是美國讓渡利益給俄羅斯呢?還是俄羅斯放棄辛辛苦苦打下來的基地呢?

特朗普倒是準備從敘利亞撤軍過,結果呢?到現在沒有下文了吧?撤軍都撤不出來還想利益讓渡?美國國內會第一時間啟動彈劾程序,通俄門就可以坐實了。

反過來俄羅斯更不可能了,好不容易打下來的敘利亞,給了老美,未來用不了多久再換個總統上來跟我翻臉怎麼辦?換句話說,就是不換總統特朗普自己就不翻臉了?敘利亞對俄羅斯來說是塊戰略要地,事關國家的生死存亡,讓出去那就等於是半自殺。

所以這些關鍵事件兩國都不可能互退半步,不,一個腳尖都不行,所以談修復關係,從何談起呢?或者說談了點不關痛癢的事情又有什麼用呢?

三、俄羅斯為什麼想和美國修復關係

不但俄羅斯想,基本上只要美國點頭,沒有一個國家不想,就拿伊朗來說吧,美國現在轉頭說:我不那麼強詞奪理了,咱們還在「伊核協議」框架內做好朋友吧,伊朗也會馬上願意。

這種願意是因為權衡利弊的結果,美國比所有的國家都強,誰都不願意有這麼個強勁的對手天天折騰自己,所以和美國針鋒相對都是不得已的,如果有機會,又不損害自己的國家利益,俄羅斯當然會願意修復關係,這時候說不願意的都是傻子。

至於能不能修復,修復到什麼程度,那都是後面的事情,至少現在面對美國伸出來的橄欖枝沒有不接住並且說幾句好聽的場面話的人。

四、美國為什麼想和俄羅斯修復關係

估計有些人第一時間給出答案是:聯俄抗中,那是不可能的。因為美國現在連聯俄都做不到,就更別提抗中了,所以美國現在的想法沒那麼不切實際,當然心裡可以有這樣的美好願望,心裡想想誰也阻擋不了。

美國現在之所以想和俄羅斯改善關係,特朗普是一次次衝破各種阻力去做這件事,還是想的在各個關鍵事件中能說服俄羅斯讓步,比如敘利亞、比如委內瑞拉、比如伊朗,這些事情可比聯俄抗中更務實。

有朋友就要問了,你前面不說俄羅斯不可能讓步了嗎?是啊,俄羅斯是不可能讓,但是美國也想努把力呀,搞政治的都不會輕易放棄任何可能,更是時刻想把不可能變成可能,所以俄羅斯怎麼想和美國怎麼想完全是兩碼事兒。

其實特朗普之所以這麼不顧國內阻力堅持要和俄羅斯改善關係,最主要一個原因也與美國實力下降有著最直接的關係,不是實力下降用得著和俄羅斯談嗎?在敘利亞直接乾了,在委內瑞拉直接推了,在伊朗直接炸了。

而現在呢,在敘利亞被人給乾了,在委內瑞拉被人給推出來了,在伊朗就更不用說了,不談特朗普能解決問題嗎?不談就是眼看著美國將不再是美國。雖然談也不一定有啥好結果,但是試試總是要試試的,這就是特朗普的想法。

五、中俄關係要捋順

從新中國建立到現在70年的時間,中國的國家戰略設計一直都是務實而獨立的,中俄美之間的三角關係對我們來說只是現階段的歷史機遇,是順勢而為的選擇。

而這種選擇對中國的戰略來說是錦上添花,俄羅斯在不在敘利亞中國的利益也在那裡,俄羅斯幫不幫馬杜羅中國的利益也還在那裡,在伊朗,在其他的地方,中國都用中國的方式在和當地國家加深著聯繫。有俄羅斯的時候我們有一種方法,沒有俄羅斯的時候我們有另外的方法。

反過來中國對俄羅斯卻是雪中送炭,沒有中國的支持俄羅斯早就倒在和美國直接較量的半路上了,聯美對於俄羅斯來說等於將自己的生殺大權交給了美國人。

所以現在的中俄關係是中國可以沒有俄羅斯,可俄羅斯不能沒有中國,這個關係捋順之後所有的問題都會迎刃而解。

所以未來的俄美新關係會是什麼關係呢?這個問題應該是美國人絞盡腦汁,俄羅斯人冷眼旁觀的,而對中國人來說其實它愛是什麼關係是什麼關係,都影響不了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