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傾舉國之力圍剿華為,任正非只放出一句話

2019年05月20日     18,253     檢舉

美國傾舉國之力圍剿華為,任正非只放出一句話

中美由貿易戰迅速擴大到科技戰,現在美國國內的鷹派正推動中美「新冷戰」。當前局面是,無論我們是否願意,都必須面對這一挑戰,沒有任何退縮的空間和以退縮換取對方讓步的機會。

毛主席說過,以綏靖求和平則和平亡,以鬥爭求和平則和平存。現在,美國強加給中國貿易戰、科技戰,中國只有華山一條路:與發起對中國經濟侵略的美國斗下去,斗出一片新天地!

與美國鬥爭不是中國所願意的,中國更加主張互利合作,通過合作獲得共贏。中國對美國霸權之位沒有任何覬覦的願望,霸權根本不是中國的文化價值觀,早在2000多年前的秦朝滅亡,霸權思維已經被中華政治文化所拋棄。

所以,中國不會去挑戰美國霸權。但是,美國要打擊中國也並未完全擔心中國挑戰其霸權,而是因為中國的發展被美國認為構成了對其霸權的威脅。美國的看法是,如果中國繼續發展,不管中國是否成為霸權國家,美國的霸權國家地位就沒有了。這是美國把中國作為最高戰略競爭對手的根本原因所在。

然而,對中國來說,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是14億中國人民的願望,這一願望已經延續一個多世紀好幾代人,這種願力之強大決定了,任何力量都不能與之抗衡,否則都必然被踩在腳下,哪怕那是個霸權國家。過去,中國不惹事不怕事,現在中國更加不惹事不怕事!這就是中國當下非常明確的立場和態度。

這一次,美國如此與中國較勁,在筆者看來,從美國視角本質是美國精英對霸權不斷沒去的焦慮。這種焦慮,讓其2010年開始遏制中國,到現在特朗普時代完全歇斯底里。然而,這種歇斯底里就能留住霸權嗎?恰恰相反,只能讓霸權散去得更快!

之所以這麼判斷,筆者有兩個層面的邏輯:

一、道義的喪失。

我們知道,美國在小布希時期就開始不太讓人滿意了,單邊主義帶來的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讓世界對美國的道義制高點產生了懷疑,特別是因此又引發了全球金融危機之後,美國所謂的民主、人權、自由的遮羞布已經快蓋不住了。

為了修復這一形象,美國推出了一個黑人總統歐巴馬,用有色人種成為美國總統來拉近與世界的距離。歐巴馬上台伊始就打出「傾聽世界」的旗幟,目的就是想與世界重新建立良好的互動機制,達到一呼百應的效果。

當然,當2009年歐巴馬訪華試圖推動G2失敗後,美國也就傾聽完了全世界,並且開始了遏制中國的戰略步驟。然而,正所謂事與願違,美國剛開始搞「亞太再平衡」,結果持續數月的「占領華爾街」運動就開始。被逼無奈,在「占領華爾街運動」開始向世界蔓延後,美國藉機搞出了個「阿拉伯之春」運動,危機就這樣被轉嫁。

美國本來想順勢拿下敘利亞,結果被普京給攪黃了。接著,為了報復普京和牽制俄羅斯,美國又引爆了烏克蘭的街頭革命,美俄徹底交惡。2015年9月30日,普京作為反擊出兵敘利亞,讓美國在中東擴張計劃再次泡湯,美俄一直保持戰略對抗狀態。到了特朗普時代,他本來計劃與俄羅斯聯手共同遏制中國,結果因美國反對力量太大而無法緩和美俄關係。這一系列的事件,讓美國一直無法騰出手全力對付中國。

而在特朗普上台後,美國就什麼道義也不再講了,美國優先、隨便退群與撕毀協議、說話做事出爾反爾、翻臉比翻書還快,這一切的一切都讓美國徹底失去道義支撐。考慮到進入21世紀後美國長期的單邊主義政策,現在的美國又徹底被特朗普貼上了不講道義、沒有信用的標籤,所以現在的世界雖說並非所有國家都站在中國一邊,但大家苦美國久矣卻是有共鳴的!

一個世界領導者,如果失去了道德制高點,哪怕他再強也不長久。因為,哪怕其他國家表面上聽命與他,但事實上誰都不會與其交心合作,這就必然導致領導者失去民心民意基礎,從而導致經濟運行效率大幅降低,並最終最終加速沒落。

已經失去道德制高點的美國,不長久了!

二、經濟支撐的喪失。

在筆者看來,美國對華為進行技術封鎖完全是一個霸權國家與一家公司在賭未來。雖說,美國打擊華為根本目的是打擊中國,但考慮到中美並未形成全面對抗,所以打擊華為依然是美國政府對企業層面的行為。

那麼,這一事件本質上就是,美國在試圖利用打擊華為來達到打擊中國的目的,從而保住美國的科技霸權地位,並據此進一步維繫美國的全球霸權地位。

然而,從戰略邏輯上說,一個國家竟然會認為把一家科技公司搞垮就能搞垮一個世界性大國,無論如何都是荒誕可笑且不可能實現的。試想,如果中國認為幹掉蘋果或幹掉高通就能幹掉美國,那該會有多少人笑掉大牙?然而,現在的美國竟然認為,只要把華為幹掉中國科技就垮掉了,這難道不夠荒誕嗎?

更讓人覺得荒誕得可笑的是,美國和華為豪賭的籌碼,竟然是美國科技產業本身!更直白說,特朗普政府是拿美國最高端的整個 ICT 產業(信息通信技術)來打擊一家中國科技公司。這話可能有人覺得誇張,但現實推演一下卻著實如此。

我們知道,中國在ICT領域雖然落後於美國,但中國起步並不晚,我國第一台計算機是1958年研製成功的,建國後我國電子信息產業也是有發展的,只是由於技術底子薄再加上市場需求弱,發展慢而已,但技術積累是有的。改革開放好,特別是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在中國ICT產業逐漸被激活後,國家非常重視,所以發展得很快。現在,ICT產業中我國唯一也就是在晶片領域還處於落後狀態,的實際上也是除了美國之外的第二梯隊了,與歐洲、日本、韓國這些國家是各有優勢,並非一無是處。

更為重要的是,相比這些國家,中國在ICT領域具有一些其他國家不具備的優勢,那就是中國是ICT產品的製造中心。譬如,全世界90%以上的手機是中國製造的,中國智慧型手機品牌只用了數年時間就占據了全球市場份額的一半,蘋果90%上的手機是中國製造的······中國還是全球PC的製造中心,也是通信設備的製造中心(全球四大通信設備供應商中國占據其二,另外兩家是歐洲的諾基亞和愛立信)。

可以毫不誇張地說,中國大陸是除了晶片之外電子製造業中心。另外,東亞的中國台灣的台積電、聯發科是晶片製造非常強大的企業,而日本、韓國也是電子製造業強國。事實上,美國除了晶片之外,在電子製造領域早已被邊緣化。在ICT領域,美國只是掌握了最上游的晶片設計和部分晶片製造的絕對領先能力。

基於這種原因,美國的科技產業化很大程度上需要靠東亞特別是中國來實現,失去中國這個全球ICT製造業中心,美國的科技轉化能力將會面臨非常嚴重的問題。所以,美國敢制裁華為,卻不敢輕易直接脫離中國這個ICT製造業的中心就是這個道理。最簡單的,蘋果手機90%以上由中國大陸製造,而要遷移這些製造產能至少需要6到8年時間才能完成,中美真的完全撕破臉不再進行貿易往來,蘋果立刻就休剋死,如此美股也會崩盤。所以,美國沒有選擇與中國徹底撕破臉,而是試圖選擇扼死華為來達到遏制中國科技進步的目的。

但是,這麼做的風險不知道特朗普政府做了怎樣的評估,還是就因為特朗普要以商業思維進行戰略冒險。對美國來說,這其中最大的風險是,如果華為真的在美國封鎖中不但扛住了,而且研發出了與美國晶片競爭的產品,到那時美國將會很快被搶走市場。

我們知道,中國每年進口晶片2000億美元,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從美國進口的,而僅僅華為就向美國每年採購110億美元的零部件,美國如此對待華為所付出的絕非110億美元的代價那麼小,因為這直接讓一些美國企業遭到重創,其損失肯定超過110億美元。

美國在晶片頂端對中國ICT產業利潤構成擠壓(高通、博通等晶片企業),在產品端又以品牌和科技實力再次擠壓中國利潤(如蘋果手機賺走大部分利潤),說白了中國就是美國科技產品轉化成利潤的轉化器,美國在未來至少5年都是不能失去中國這個製造環節(事實上美國要講產業鏈轉移非常困難,美國國內根本並,其他地方只有東南亞和印度,但各方面都把成熟)。

在這種情況下,美國也就只能對準華為來賭博了。但問題是,一旦華為晶片取得大突破,在高壓下借中國市場能力和中國政府的資源支撐,在晶片領域全面突破,對美國晶片形成大面積替代能力,那意味著美國將失去中國製造這個科技轉化器。試想,如果能從華為買到更便宜性能更好的晶片,誰還會買美國的晶片?

那麼,華為到底有沒有這個能力呢?

這兩天不僅僅華為致員工的一封信和海思總裁致員工的一封信能窺斑見豹,任正非在剛剛接受日本記者提問是更是說得明確。在海思的公開信中,海思總裁何庭波寫道,「我們實際上在多年前已經預見到這一天,我們確實準備了後備計劃。」並稱壓在保險櫃的備胎一天轉正。

而在5月19日任正非接受日經新聞的記者採訪時表示,華為不需要美國晶片,華為將據研發自己的晶片。他還指出,即使高通和其他美國供應商不向華為出售晶片,華為也「沒問題」,因為「我們已經為此做好了準備」。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