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債王警告美國債務風險:特朗普從來不還債 破產了好幾次

2019年05月22日     9,261     檢舉

華爾街見聞 / 陶旖潔

「新債王」Jeff Gundlach最近頻繁在媒體上露面。5月17ri,DoubleLine Capital又發布了一場新債王參與出席的活動視頻。

在這場5月7日的對話中,Jeff Gundlach、Quill intelligence創始人Danielle DiMartino Booth與DoubleLine Capital 副CIO Jeff Sherman進行了長達一個半小時的討論。Gundlach提示了美國政府的債務危機,抨擊了在政治壓力下善變的美聯儲。

「我已經有六七年沒有談論過國家債務問題了。」Gundlach表示,自己在2012、2013年左右就說過,「我們正在去往地獄的路上」。而現在美國有了一位喜愛債務的總統,「他從來不還債,破產了好幾次」。

新債王稱,美國的赤字會像里根時期一樣爆發。2018年美國的債務規模已經超過了名義GDP,意味著如果不是債務增長,美國去年的經濟是負增長。

新債王表示,美國政府堅持要求降息,把市場推到了「陰陽分界」。他援引了美國副總統彭斯此前接受CNBC採訪時的表態,彭斯當時稱,美國經濟在在持續增長中「看不到任何通脹跡象」,美聯儲應該考慮降息,「不只是不要加息」。

特朗普在4月30日也曾直接表示,重啟QE還不夠,美聯儲應該降息100個基點。新債王稱,彭斯在CNBC的採訪是他見過的「最尷尬」的採訪之一。

Gundlach和Booth都對屈服於政治力量的美聯儲頗有微詞。Booth直言,那個擁有「自由意志」的鮑威爾,已經被同化了,成為了一個普通的中央銀行家,「基本上就是耶倫」。

「鮑威爾從,我們以為的嚴謹、合理、務實,突然之間就變成了不知道是什麼(立場)。」Gundlach稱,在去年四季度,量化緊縮達到最高水平、每個月縮表500億美元時,市場暴跌至技術性熊市,鮑威爾馬上就轉換了立場。「你知道今天有很多瘋狂的事情,紐約有31種性別身份,其中有一種是『性別流動』,也就是你可以在短期內改變你的性別立場。鮑威爾,他的政策就是流動的。他不標榜自己是鷹派或者鴿派,他某一周可能是其中的一種,但過幾周他又變成另一種。」

Gundlach還表示,中央銀行的刺激政策「把水攪渾」,因此利率的上升變得和下降一樣容易。「有些主流經濟學家認為,我們乾脆走上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的老路算了。」

他仍然建議做多債市波動性。股票和的債券最近的波動性都接近歷史低位,Gundlach提到,長債利率已經多年維持在穩定的水平,10年期美債的利率基本上和五年前無二。「我認為是時候『極其大力』地押注,股票已經晚了,還可以押注類似美林公債波動率指數(MOVE Index)這樣的跟蹤美債波動性的產品。」

與近期在其他場合的表態類似,新債王對美國經濟的表現態度相當謹慎。對於一季度高速增長的GDP,他仍然心存顧慮,尤其是消費借貸。「『借貸是件好事,因為這顯示消費者對未來充滿信心』?它其實顯示消費者的狀態不佳。」Gundlach認為,儲蓄率的下降、貸款的上升,並不是經濟健康強勁的體現。

關於公司債市場的風險,市場對於BBB級債券(投資級債券中評級最低的債券)降級風險的擔憂已有多時,新債王指出,如果評級公司再也無法忽視惡化的槓桿指標,下調評級令BBB級債券變身「墮落天使」,相關公司岌岌可危,接近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