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事件撕開美國面紗:從全球霸權到猙獰帝國

2019年05月22日     13,771     檢舉

本周一,就在美國宣布對華為禁令推遲90天實施之際,美國國土安全部警告稱,中國製造的無人機可能正在向中國製造商發送敏感飛行數據。美國會不會因此對總部同樣位於深圳的大疆公司採取措施,頗受關注。

自2018年4月16日美國商務部宣布「在未來7年內禁止中興通訊向美國企業購買敏感產品」以來,中美經貿爭端不斷。

2018年7月6日,美國開始對首批價值34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25%的關稅,標誌著21世紀世界頭兩號經濟大國之間的貿易戰正式打響。

同年9月24日起,美國對從中國進口的約2000億美元商品加征10%的關稅;今年5月10日,這一稅率被上調至25%。

美方更威脅將在6月24日公眾聽證階段結束後,擇機對價值約3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產品加征25%的關稅。

特朗普一再揚言,美國每年能從美中貿易里(額外)收穫超過1000億美元的關稅,可以向美國的農場主購買大量的農產品,然後以人道援助方式運給貧窮和飽受飢餓的國家。

如果這一切付諸實施,則意味著全球經濟一體化的時代告一段落,下一個時代的主題會是帝國體系在經濟上畫地為牢嗎?

全球霸權

霸權不同於霸權主義,就如同帝國不同於帝國主義一樣。

霸權意味著國際關係中的一種全面優勢,並依據這種優勢創建的國際秩序。霸權主義則是指大國壓迫、支配、干涉和顛覆他國,不尊重他國的獨立和主權的行為。

在過去幾十年,美國更多地呈現出霸權的一面,並通過維護經濟全球化的基本秩序,而達到世界經濟的發展。

經濟全球化促進經濟增長的原理非常簡單:通過市場在全球範圍內配置資源,讓資源利用的效率最大化,從而達到全球範圍內的帕累托最優。

在實踐中就會表現為世界經濟的普遍發展。而在既有的經濟結構中,作為霸權的美國可以通過對貨幣、金融機構、大宗商品、貿易規則、高新技術的壟斷,實現超額的利潤。這可以被視為霸權因維護經濟全球化而獲得的紅利。

不僅如此,在過去的數十年間,為了打造一個統一的全球市場,美國不停地宣揚各種全球性理念,包括民主化、市場化、自由化、開放化等等。

大多數理念都可以歸結為某種「化」,這並不是文字巧合,而是意味著美國在推行自己的理念來改變諸多文化傳統,所有其他的文明在美國文明面前只有「歸化」這唯一的道路。

就這樣,美國獲得了世界上其他國家從未擁有過的軟權力。

在許多非西方國家,不僅精英階層完全融入美國和西方主導的全球一體化進程,美國的文化、風格和習俗也在公眾中流傳開來。

同時,美國成為全世界移民的理想之國。美國人在國內就可以接觸到來自世界各地的文化和人們。不遺餘力地推行全球化,不但把這個世界變成美國的世界,也把美國變成了世界的美國。

難以為繼

不過,帕累托最優還是有自己的極限的:一旦全球資源的市場配置已經實現,效率已經提到最高,那麼經濟的進一步成長也就不再可能了。

近十年以來全球經濟速度顯著放緩,是發生在中國這個全球最後開放的大市場加入WTO之後,絕不是時間上的巧合,而是世界經濟發展的最後空間已被用盡之後的必然結果。

而且從歷史進程來看,全球化並非是一個線性前進的過程,而是一個波動過程。

特別是在國際貿易領域:當比較利益的潛力巨大,全球化紅利充足時,全球經濟社會一體化的潮流就會興起;當比較利益的潛力耗盡,紅利用盡時,逆向的全球分化就不可避免,直到分化所造成的經濟落差帶來新的比價利益潛力上升到足以推動另一輪全球化。

當全球化高歌猛進之時,美國的霸權紅利(貨幣回流、商品進入、高素質移民、壓倒性國際權力)就不難獲得,其他國家也樂於接受這個霸權體系。但當全球化本身所帶來的經濟效益下降時,其他國家對這個霸權體系就不買帳了,美國自己的霸權收益也開始下降。

美國不能不意識到,全球霸權也是有邊界的,這個邊界,就是霸權維繫的代價開始大於霸權所能帶來的收益,即當擴張也無法帶來霸權代價和霸權收益的平衡時。

霸權還是帝國?

9·11事件之後,當全球化開始放緩時,美國向外擴張的勢頭反而抬頭。

這不難理解,正是因為霸權體系維繫世界秩序的能力也在下降,原本可以自動運行的國際體系,現在不得不使用更多的武力。也是在9·11事件之後,關於美國是否是一個「帝國」的爭論再起。

就在美國入侵伊拉克之後兩個月,時任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院長約瑟夫·奈教授就在《外交事務》上稱,「受人尊敬的分析家們,無論是偏左還是偏右的,都開始將 『美利堅帝國』作為21世紀的主流敘述。」

美國國家利益研究中心總裁西梅什也發文說,「不管美國是否將自己看成帝國,在許多外國人看來,美國看上去越來越像帝國。他們也把華盛頓作為帝國來對待」。

在美國的政治光譜上,左派批判美國的帝國和帝國主義,認為這是對和平和國際道德的冒犯。而右派則鼓勵美國作為一個帝國的政策選擇,認為這是解決美國國內和國際危機的必要途徑。

但無論哪一派,都認為美國確實存在著一個「帝國化」進程。

帝國和霸權有什麼不同呢?

其實,從內在的組織形式來看,沒什麼不同,都是政治軍事上的統一與經濟文化上的多元並存的一種政治統治形態。只不過,從外部視角來看,帝國是完全為本國利益服務的,而霸權則兼有維護全球公益的色彩。

在9·11事件之後十幾年的時間裡,美國正是在霸權和帝國這兩種選擇面前徘徊不定,直到特朗普上台。

從全球霸權到普通帝國

特朗普代表了一種新的美國形象,令許多人感覺不適。因為多年來人們習慣了美國作為一個秩序維護者的全球霸權的存在,而不是一個秩序破壞者的普通帝國的存在。

美國曾經是世界歷史上最成功的全球霸權。而特朗普上台後,正在從這一位置上大踏步後退:退出擬議中的TPP,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退出人權委員會,現在則很可能退出WTO。

但要知道,退出絕不是後退,而是進攻。實質上,美國從全球霸權逐漸轉化為普通帝國的過程,將讓全世界付出代價,世界有可能在這個過程中分崩離析和重新整合。

美國為什麼選擇成為一個普通帝國,而不是全球霸權?按照特朗普的解釋,因為後者的代價太大了。

多年前,特朗普在一次採訪中談到,美國已經厭倦了總是被別人占便宜。如果他當選總統,會從那些占美國便宜的國家那裡賺到更多的錢。

什麼叫占便宜?其實就是世界霸主需要付出的代價。美國需要自掏腰包去盧安達、象牙海岸、海地、科威特擊敗搗亂分子,維護正常的國際秩序。美國每年向全世界窮國輸出各種各樣的援助,也是全球霸主需要負上的責任。

權力越大,責任越大,恰恰是美國電影中教給全世界的準則。

但當霸權視角轉換為帝國視角時,這些「公益性」的霸權行為就是典型的「出力不討好」了:美國付出如此巨大的代價,卻引來恐怖主義的進攻,反美主義的泛濫。

至於其推行的經濟全球化所帶來的好處,都被美國精英階層吞沒了。普通美國人承受了霸權的代價,卻難以享受霸權的成果。甚至還導致本國經濟在其他國家經濟的競爭下不斷破產。

更重要的是,在現實中,由於經濟全球化的背景存在,精英階層與其他階層的國內矛盾會被巧妙地轉移為美國和整個世界的矛盾。這就是為什麼左派和右派實際上都在接受美國的「帝國化」現實的原因。

帝國的後果

當美國的國內矛盾被美國與世界的矛盾替換後,美國整體的社會取向就開始發生重大變化。美國是一個民主國家,特朗普的當選足以說明這種政治取向切實存在。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