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雙殺」對手的日本F-35老飛行員,竟死於給美軍讓路?

2019年06月13日     3,354     檢舉

禎察軍情室

日本航空自衛隊F-35A失事事件,距今已經兩個月了。在本月10日,空自官方終於發表了事故初步調查結果、以及防止再次發生類似事故的報告。儘管兩個月以來的打撈僅獲得了部分殘骸碎片和飛行員遺體的一部分,但關鍵的飛行記錄儀數據仍未能取得,使得這份報告也只能從地面指揮部分的記錄進行推定。

也不能說美日各方沒盡力,但摔的位置太不湊巧,加上過後這地兒還趕上海底地震,實在也撈不出什麼有用的東西

報告包含了事發時戰機的航跡、高度與無線電通訊記錄。根據記錄以及此前所發布的事故消息顯示,F-35A四機編隊在當日18時59分從三澤基地起飛,飛赴青森以東外海135千米處31500英尺高度的空域,進行空戰對抗訓練。

至19時25分時,由41歲的3等空佐細見彰里(飛行時間3200小時,改裝F-35A飛行時間60小時)駕駛的,呼號為21的8705號機報告,在模擬空戰中已經取得兩架「擊落」戰果,隨後開始緩慢向左轉彎。接近19時26分時,地面管制命令該機下降高度,避讓一架途徑附近,東北-西南航向,高度約為37000英尺的美軍飛機(這空域管制範圍可夠大的,高度差5500英尺都要避讓)。

由於美軍擁有在日本空域的實際最高通行權,即使在進行複雜訓練科目,狀態急劇變化的空自戰鬥機,接到指令後也不得不進行避讓

細見回答「是,了解」,當即以約900千米的時速開始邊左轉邊下降高度。19時26分15秒左右,該飛機已下降至約15500英尺,地面指示該機繼續向左轉向遠離美軍機航線(這美軍機航線所需凈空範圍也太大了),此時飛機下降時速升至約1100千米並劇烈左轉,隨後飛行員回答「好的,Knock it off(訓練中止)」,約15秒後(19時26分30秒),該機航跡在空管雷達上消失,無線電聯絡中斷。

然後就這麼死無全屍了

如前文所說,由於至今未能獲得飛行記錄儀數據,飛行員也隨機喪生,所以空自的一切分析均只能依據通訊記錄和雷達航跡進行推斷。值得注意的是,在報告中提到,在19時26分15秒,飛行員回答「好的,Knock it off」時的聲音仍然較為平靜(日文原文「落ち著いた聲」),也就是說至少在在失去聯絡15秒前,飛行員仍然處於意識清醒狀態。

至少基地飛行管制人員表示沒有聽出異樣情況

據此,空自官方推斷的第一可能性,仍為飛行員在下降過程中出現飛行錯覺導致墜海。考慮到該機在接到第一個避讓美軍機的命令(接近19時26分)後,在15~20秒內下降了16000英尺,下降動作非常劇烈;而在地面發出「繼續左轉避讓命令」後,該機雖然仍正常執行了左轉指示,但伴隨著左轉,下降率也同時變大,隨後失聯。

從垂直軌跡可以看出,在19時26分15秒前後接到第二個避讓命令後,該機的下降率進一步增大

依據這些要素猜測,飛行員的想法可能是在15500英尺繼續左轉避讓的同時,打算拉杆改平。但從水平航跡圖上看,飛機在接到第一道避讓命令前,就已經在向左轉向,由於接到第一道避讓命令後隨即進入了較為劇烈的俯衝(20秒內下降16000英尺/4877米,可能是老飛行員的自信使然,也可能是從F-4EJ改裝過來後,在電傳的F-35A上仍保留了較為粗暴的操作習慣所致),導致飛機在帶有俯角的同時還帶有較大的向左坡度,也就是俯衝姿態不正。

在飛機下降至15500英尺時,地面第二次要求飛機左轉遠離美軍機航路,此時飛行員直接向左壓杆後再拉杆——如果此前飛機的姿態是標準俯衝,這一操作會將飛機向左改出;但由於此時該機俯衝姿態已經不正,加之飛行員很可能對飛機姿態判斷產生了錯覺,因此這一動作反而會使機頭進一步指向垂直向下方向,最終墜入海中。

筆者認為,空自發布的這張圖上所推斷的飛行狀態,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儘管已經有此推斷,但由於並不知機上飛控設備作用情況,所以空自仍在報告中表示,雖然飛行員因大過載昏迷,或飛機設備故障等其他原因的可能性較低;然而鑒於飛機墜海前最後15秒的無線電通信中實際已無聯絡,且1000英尺以下高度處於地面雷達盲區,因而無從得知最後這1000英尺中的情況,故此仍不能徹底排除以上兩種原因的可能性。

既然事故原因不好說得太死,空自的對應措施也只好兩條腿走路。一方面加強如何防止飛行員出現飛行錯覺的教育,強化在空間感訓練裝置和飛行模擬器上的訓練;一方面,空自也加強了飛行員的抗過載訓練,同時對現有F-35A戰機的發動機、飛控及電子設備進行特別檢查,防止飛行時出現重大故障。

在1000英尺(約300米)以下的超低空空域,管制雷達就存在盲區了

加強地面模擬器訓練也是一個辦法(圖為美國盧克空軍基地內的F-35A飛行模擬器)

無論如何,在短期內仍然無法徹底打撈飛機殘骸的情況下,空自官方必須得給事故一個大差不差的結論,以使得現有的F-35A能恢復飛行。這次事故後長達兩個月的停飛,已經嚴重拖後了日本第一個F-35飛行隊——第302飛行隊(該部共接裝13架,墜毀1架)的戰鬥力生成進度。

畢竟至今未能交付部隊的空自第14架F-35A——714號機在完成工廠首飛後,也歇了兩個多月了(圖:@hashitakaha)

所以無論事故仍有多少未查清的詳細情況,在亞太周邊形勢飛速變化的今天,已經沒有多少時間留給空自繼續停飛F-35A,徹底調查事故詳情了。作為絕對的「新質戰鬥力」,航空自衛隊的F-35戰鬥力形成情況是檢驗日本防衛建設成果的重要一環,不能再拖了。

畢竟海對岸的那幫傢伙們手裡也有......同款四代機啊!

身處「東亞怪物房」,空自新一代裝備戰鬥力生成的腳步確實慢不得。今年上半年,空自各部隊的訓練強度相比往年有明顯提升,哪怕是此前在試飛期間廣泛被外界質疑,問題多多的C-2運輸機,也在今年1月13日飛赴千葉縣習志野演習場,開始與C-1與C-130H共同參與陸上自衛隊的傘降訓練。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