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夫婚前買的那套房,你送給我當婚房吧」「和我說沒用」

2019年06月15日     6,293     檢舉

導讀:現實生活中,真是因為有太多的人在結婚的時候,把婆家給的彩禮一分不剩的留給自家兄弟,所以才有越來越多的男人不再願意和家裡有兄弟的女人交往……

1

現在的人都很現實,尤其是在男人的眼裡,娶的老婆不是獨生女,家裡有兄弟,而且老婆的兄弟還是那種不學無術好吃懶做等著被人供著養著的那是萬萬不能接受的……

當然也有一些有兄弟的女人她們自己並不是人們眼中的扶弟魔,但是她們卻被父母逼迫著為了自己的兄弟去做一些她們很不願意的事情,就像《歡樂頌》裡面的樊勝美一樣,當然樊勝美是因為自己不夠堅強,一邊又一遍的被父母壓榨剝削,所以女人要想擺脫被父母壓榨剝削,其實也很簡單,讓自己變得足夠堅強就是了。

2

劉雨的出身不是很好,在一個偏遠的農村,不過她自己卻很努力,一個女孩子最後考上了名牌大學,成為了她老家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考上名牌的女大學生,然後大學四年的努力也讓她很輕鬆的在大城市裡找到一份很不錯的工作,收入也很好。

而且她每個月也會按時給家裡打錢,雖然她也知道自己父母很重男輕女,她寄回去的錢肯定被父母全部交給那不學無術的弟弟揮霍了,不過劉雨卻沒有抱怨什麼,她既然把錢交給了父母,父母想怎麼花是他們的自由,她管不著也不想管,父母愛怎麼就怎麼樣吧,她盡到自己的那份義務就行了。

不過,讓劉雨沒想到的是,她沒結婚之前,父母還挺收斂的,雖然也經常找她要錢,但是卻也有個限度,可是等她和丈夫結婚之後,父母就變得更加的談的無厭了。

劉雨每個月給自己父母兩千塊錢,他們卻嫌少,甚至還想劉雨除了每個月給他們拿兩千生活費,還要給她弟弟拿兩千。

劉雨當然不願意,她給父母拿錢是做為女兒的義務,而叫她給弟弟拿錢她可沒有那樣的義務,而且她也不欠自己弟弟,所以劉雨就很委婉的拒絕了。

3

不過她的父母卻並不甘心,總是找各種藉口在劉雨哪裡摳錢,能摳一點是一點,這雖然讓劉雨不厭其煩,可是她也沒太在意,只要父母不是太過分,她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結果讓她沒想到的是,父母和弟弟居然把注意打到她丈夫婚前買的那套房子,而且劉雨的弟弟還很囂張的直接對劉雨說「姐,姐夫婚前買的那套房,你送我當婚房吧,放在那裡沒人住,也怪可惜的……」劉雨聽了當時就有些無語,她也明白自己弟弟的算計,不過她不會上當,而是很平和的對弟弟說,「那房子是你姐夫的婚前財產,和我沒一點關係,你想要房子和我說沒用,你去找你姐夫談吧,我幫不了你……」

4

可是劉雨這樣的解釋並能不讓她弟弟滿意,他弟弟就堅持叫劉雨把房子送給他,還對劉雨說,他不管那麼多,他只想要那套房子,不管怎樣劉雨必須把房子拿到手然後送給他。

這就讓劉雨很是火大,本來她就對自己的弟弟很不感冒,甚至有一些厭惡,如果彼此不撕破臉皮還能相安無事,結果她弟弟卻得寸進尺,不知好歹,所以她也就沒再客氣,狠狠的數落了自己弟弟一頓,對方則是氣急敗壞的撂下一句狠話就摔門而去。

不過劉雨也不在意,她為父母弟弟也做了很多事了,但是什麼事都想找她,她也不可能答應……

總結:女人應該把自己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這一點其實很多人都有相似的觀點,人應該自愛才能得到別人的愛,女人不愛自己又怎麼奢望讓別人愛你了,所以女人首先需要自愛,把自己放在第一位,這一點不管你是經營愛情還是經營婚姻都是如此,因為愛自己才會更多的為自己考慮,才不會被很多不必要的東西所束縛,雖然這種做法有些太自私,可是自私一點能讓自己過得更幸福,那我為什麼不自私一點了,我又不是聖人,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我為自己而活,為自己而私有什麼不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