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智庫:美軍打不贏中國 可能還會被牽著鼻子走

2019年06月15日     40,689     檢舉

[環球時報報道 特約記者 李強 本報記者 劉揚]海灣戰爭以來,美軍在歷次局部戰爭都取得了成功。而按照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的一份最新報告,目前美國的戰爭方式用來對付中國和俄羅斯已經「不靈了」。不過這個報告並沒有明確給出美國需要的戰爭方式,而是像它的題目那樣反覆說為什麼美國需要新的戰爭方式。換句話說,整個報告都是在渲染中俄威脅。

「可能是對手選擇時間和地點」

美國「軍事」網站12日報道稱,根據「新美國安全中心」的最新研究報告,五角大樓計劃發展用來突破俄羅斯或中國的複雜防禦網絡的武器和戰略是在浪費時間,可能導致美國軍隊在未來戰場上失敗。

報道稱,美國國防部2018年的《國防戰略報告》已經讓美國軍隊制訂新的戰爭計劃,旨在打敗美國兩個實力相當的對手——俄羅斯和中國。五角大樓正在將其許多現代化工作和作戰概念的重點放在打敗先進的反介入/區域拒止(A2/AD)網絡上——從複雜的防空系統到破壞GPS和軍事通信的複雜干擾武器——這些系統由這兩個對手開發,以降低美國攻擊的有效性。而按照「新美國安全中心」國防計劃高級研究員克里斯多福·多爾蒂的說法,這是一個錯誤。他最新發布的題為《為什麼美國需要一種新的戰爭方式》的報告稱:「A2/AD帶來的挑戰,導致美國國防部門的許多人錯誤地將其視為中國和俄羅斯的行動重心。」如果目標是打敗敵人的A2/AD能力,那麼「你是專注於錯誤的事情」。多爾蒂表示:「當你參加一場有人手持盾牌的戰鬥時,你不會把所有時間都放在用你的劍砍他們的盾牌……你應該努力找到繞過盾牌的方法。」

報告指出,五角大樓目前的戰爭方式「在與俄羅斯或中國的戰爭中並不能真正奏效」。美軍方領導人長期以來一直相信一句話——「在我們選擇的時間和地點與他們作戰」,多爾蒂認為這種說法即便之前有效,對中國和俄羅斯這樣的對手來說也會越來越沒有效果。「這些擁有巨大軍事能力的大國,如果美國和這兩個大國之一爆發戰爭,很可能是他們選擇時間和地點。」

美國當前戰爭方式是什麼

那麼,在作者眼裡,美國目前的戰爭方式究竟是什麼樣呢?報告稱,目前美國的戰爭方式被一些人稱為「沙漠風暴模式」,主要對付像伊拉克或南斯拉夫那樣的對手,他們缺乏頂級傳統軍隊和核武器。

該報告認為,當前的美國戰爭方式包括以下特徵:為和平時期的塑造行動維持前沿存在;通過「靈活的威懾行動」增加危機期間的存在;依靠來自戰區盟友、夥伴和其他國家的飛越權和通道,利用本土和其他戰區的庇護,在沒有敵人攻擊威脅的情況下部署部隊;在數周或數月內在戰區建立和維持遠征部隊,並在陸地和海上基地以及靠近敵方領土的集結地點集結部隊;為戰鬥空間進行廣泛的情報準備。

當條件具備後,在美國選擇的時間和地點開始進攻行動,攻擊對方的政權目標和指揮、控制、通信、計算機、情報、監視和偵察系統(C4ISR)。然後,在整個戰區建立航空航天、信息和海上優勢。攻擊對手的防禦部隊和關鍵基礎設施,以削弱其部隊的實力,削弱其戰鬥意志,並系統地破壞對手政權及其軍隊的凝聚力。一旦敵軍人數大大減少,戰鬥力降低並發生混亂就進行地面行動。將精確火力與快速機動相結合,通過信息優勢、非常安全的後勤線路以及最低限度傷亡人數,來消滅敵軍並控制關鍵地域。利用其他施壓方式(外交、信息和經濟方式)進一步擴大優勢。

報告稱,這種遠征戰模型在第一次海灣戰爭中被證明是極其有效的,1999年對南聯盟、2001年針對塔利班、2003年針對伊拉克和2011年針對利比亞的戰爭使用了這一概念的各種「變種」。

多爾蒂表示,在海灣戰爭中,美軍非常有效地進入並建立了部隊,以消滅伊拉克的防空系統,然後按照自己的時間表實施作戰。但對中國或俄羅斯來說,這種做法太慢了。

新戰爭方式還沒定論

報告表示,對於習慣於美國軍事優勢及其防止重大戰爭能力的幾代美國人來說,大國之間發生武裝衝突的想法似乎極不可能,認為擁有世界上最昂貴武裝力量的美國可能會打輸這樣一場戰爭的想法似乎是絕對荒謬的。然而,發生戰爭並且美國最終失敗的可能性「是真實的,並且在不斷增加」。

報告稱,中國和俄羅斯花了將近20年時間研究當前的美國戰爭方式。中俄一直在制定新戰略並開發新的概念和武器,以便在戰爭中打敗對手。他們利用時間和地理優勢來彌補他們與美國的相對弱勢,並集中發展新型作戰概念和新武器,以攻擊美國軍事行動中的脆弱節點。這些戰略和概念的目標是創造一種看上去合理的制勝理論,即中俄避免與對手進行「公平鬥爭」,從而可能在地區戰爭中擊敗美國及其盟國和夥伴。中俄這些戰略,曾經看起來難以置信或遙不可及,但目前已開始取得成效。他們正在改變關鍵地區的軍事平衡,「美國軍方在戰場上沒有上天註定的勝利權」。

報告稱,美國需要一種新的戰爭方式,這種方式不是以歷史上的國家力量對比為基礎,而是要適應與擁有強大軍隊和大量非軍事力量的大國進行長期競爭。中俄所構成的挑戰既現實又艱難,但美國軍事思想家過去曾遭遇過類似挑戰。前幾代美國軍事專業人員贏得了針對納粹德國和日本的兩線全球戰爭,在核毀滅的陰影下建立了大國競爭和軍事威懾框架,並開發出最終確定美國軍事優勢的技術和概念,從冷戰後期一直沿用到今天。

不過,美國應該選擇什麼方式對付中俄,報告並沒有給出明確答案。報告認為需要聚焦於以下4點:在對手選擇的時間和地點進行有效戰鬥;更加重視信息戰;在沒有安全庇護的情況下作戰;在沒有某一領域優勢的情況下,找出打敗敵人侵略的方法。

一位中國軍事專家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這個報告實際上是在反覆渲染中俄的軍事威脅,大談中俄的「侵略」。不過現實是美國採取咄咄逼人的戰略對中俄施壓。就中俄和美國軍事實力對比以及所實施的戰略來看,中俄不會以軍力主動挑戰美國,更不可能「侵略」美國。在這方面,該報告無疑是在顛倒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