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只有后妃40多人,為何會全世界有1600萬人後代?

2019年06月15日     822     檢舉

偉大領袖毛主席對成吉思汗的評介是正確而客觀的,也是精闢和到位的。他將成吉思汗稱了作「一代天驕」,但又說他「只識彎弓射大雕」,這話中的意思很清楚,成吉思汗作為軍事上的天才是沒的可說的,但是治理國家的能力還是非常欠缺的。事實也是如此。在成吉思汗征戰的一生里,幾乎沒有敗績,但他在為政方面除了創立「蒙古文字」和頒布蒙古最早的法典《札撒大典》,以及創立軍政合一的領戶分封,幾乎沒有什麼值得一提的,而他身後的元帝國也就那麼回事。甚至,成吉思汗走在哪裡便會把戰爭帶到哪裡,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毀滅者瘋狂殘酷的屠殺者,但並不影響全世界人民對他的崇拜。

美國五星上將麥克阿瑟是國中人熟知的,他在朝鮮戰場讓美國人真正變成了「紙老虎」,丟盡臉面,但這並不影響他對成吉思汗的認可與崇拜。他赤裸裸、誇張並且飽含軍人激情地說:「如果有關戰爭的記載都從歷史上抹掉,只留下成吉思汗戰鬥情況的詳細記載,且被保存得很好,那麼軍人將仍然擁有無窮無盡的財富。從那些記載中,軍人可以獲得有用的知識,塑造一支用於未來戰爭的軍隊。那位令人驚異的領袖(成吉思汗)的成功使歷史上大多數指揮官的成就黯然失色……他渡江河、翻高山,攻克城池,滅亡國家,摧毀整個文明。在戰場上,他的部隊運用得如此迅速和巧妙,橫掃千軍如卷席,無數次打敗了數量上占壓倒優勢的敵人。」

這段話把麥克阿瑟作為一個將軍的尚武情懷表現得淋漓盡致,也許正是這個原因,勇猛的成吉思汗同樣成了那些沒有像麥克阿瑟一樣成為將軍的平凡人們的嚮往,他們均以爭當成吉思汗的後代而倍感自豪甚至榮幸。由此,一個龐大而驚人的數字出現在了人們的眼前——1600萬——這個世界上有1600萬人是成吉思汗的後代!為了鼓吹這一神話並且為其找到科學的依據,這些人不但把成吉思汗塑成了全世界最成功的「播種者」,而且還請來了現在科技的手段「DNA」。

他們聲稱,成吉思汗率領的蒙古騎兵將中國版圖擴張至歷史最大,同時也使其子孫在歐亞兩洲的土地上繁衍,現在全球至少有1600萬男性與成吉思汗有血緣關係。甚至,英倫三島也有可能有他的子孫,其中還包括英國皇室家族。原因是,成吉思汗王國的版圖在13世紀橫跨蒙古至阿富汗,並延伸至俄羅斯和伊朗。蒙古大軍每攻占一處城市都會進行大屠殺,士兵可以大肆搜刮財物,將掠來的美女獻給成吉思汗,讓他洩慾或當他的嬪妃。因而,成吉思汗擁有不少混血兒子,這些兒子身上都帶有他的超級染色體。(詳見人民網奇雲《1600萬男人是成吉思汗後裔》)

我們現在不說這件事本身是否可笑,只要看看這件事的起源就會知道它有多麼滑稽。最早是英國倫敦街頭的一家餐館老闆,發現倫敦地區有許多蒙古族人,而這些人經常炫耀自己是成吉思汗的子孫,他靈機一動:成吉思汗去世這麼多年了,為什麼還在人們的心中有如此高的威望?為什麼就不能藉助這一先天的優勢為餐館做個宣傳呢?於是,他在餐館裡打出「成吉思汗子孫可以免費就餐」的廣告。但連他也沒想到的是,他的這個廣告會引來了無數人的興趣,甚至連名牌大學人類遺傳學教授、著名作家、政客都被卷了進來,這些人如同滾滾洪流,一下子就在全世界範圍內卷出了一個「1600萬」的概念。

對於「DNA」的問題筆者不是太懂,但筆者認為「DNA」如果能檢測出父系的根系,而它同樣可以找到母系的血脈。這就像沒有女性男性是不可能單獨生出孩子繁衍後代的。所以,「DNA」如果沒有這方面的功能,那麼它一定是騙人的。但讓人不可思議的是,「1600萬」人壓根就對自己的「母系遺傳」沒有任何興趣。而成吉思汗這架世界上最優秀成最成功的「播種機」如果失去了女性,即使著著再強大的功能也是白搭。現在,就讓我們一起來看一看成吉思汗的女人們。

作為男人成吉思汗肯定是好色的,關於女人的問題,他有一句名言是這麼說的:「男子最大之樂事,在於壓服亂眾,戰勝敵人,奪取其所有的一切,騎其駿馬,納其美貌之妻妾。」在戰爭中,他也是這麼做的。然而,僅憑這一點就說他是一個純粹的好色之徒,分明有失公允。

成吉思汗9歲時,他的父親也速該想為成吉思汗找一個老婆,並瞧上了鄰近部落一位首領的女兒孛兒貼。也速該在為成吉思汗定親後,把成吉思汗留在了女方的家裡,自己獨自一人回家。但在回家的路上卻被塔塔爾的毒死,成吉思汗因此淪為奴隸,後幾經周折才與孛兒貼成婚。孛兒帖是成吉思汗的正宮皇后,聰慧賢明,輔佐成吉思汗奠定蒙古帝國基業,在成吉思汗的心中有著很高的地位。

另據記載,成吉思汗一共有后妃40多人,並同時冊立數位皇后。她們分居在四個斡兒朵(原意為氈帳,後指宮室)中。每個斡兒朵排名第一位的,既是該斡兒朵的首領,其餘后妃按實際地位排名。所有后妃中,又以第一斡兒朵的正妻孛兒帖地位最高。(詳見中國民族網六月雪《成吉思汗的后妃妻妾》)而這仿佛還沒有傳說中的漢族皇帝三宮六院七十二妃多呢。

人類的繁衍當然有著「子子孫孫無窮匱也」的意思,但要把一個近千年以前的人的子孫精確到某一個數字分明是不可能的事,所以,那「1600萬」人的問題不過是人們茶餘飯後的一點談資而已。然而,人們也應該在這種笑談間看到,正是那些已經或者正在興奮認地成吉思汗為「爹」的人們,透露出了這樣一種信息:即使到了現在,世界上仍然有很多人對武力的崇拜近於狂熱。這,的確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