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回去看望母親,看見母親顫顫巍巍的雙手,我給弟妹一個耳光

2019年06月16日     5,100     檢舉

(文章來源網友投稿,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生活,往往被假象蒙蔽著我們的雙眼。

我有一個弟弟。作為姐姐,從小就被家人教導凡事都要讓著弟弟,什麼時候都是他出於優先地位,甚至早上上廁所也得他先。與其說是尊老愛幼,不如說是重男輕女,父母對弟弟的溺愛,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高中的時候,父母由於生病去世了,父親的突然離世對我的打擊十分的巨大,家裡由於醫治父親把積蓄花的七七八八,還欠了家裡親戚不少人情外債,我從沒覺得所以一方有難,八方支援是理所當然的,別人幫你是情分,不幫你是本分。由於經濟原因,我高中讀完就沒有再繼續上學了,家裡的意思是因為我是姐姐,要幫忙撐起這個家以及供弟弟上學。我也無所怨言,在親戚的介紹下,我到了一家公司任職,雖然很辛苦,但是待遇還算可以。

後來弟弟也大學順利畢業了,因著我們這麼多年的關心和照顧,弟弟很多時候做事都只考慮到了他自己,根本不會顧慮到別人的想法。這些我們雖看在眼裡,但也從不敢對他責備一句,誰讓他現在是家裡唯一的男人呢!

唯一一次母親對弟弟發脾氣,還是在一年前,那時弟弟帶回來了一個女朋友,非要和她結婚。第一次見面女方給我們的印象就不是很好,但是弟弟固執己見,堅持要娶她進門。我雖然一百個不同意,但是架不住母親率先「叛變」,我不好說什麼,畢竟我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除了給他倆籌備婚事,哪裡還敢反對呢?

婚後,弟弟弟媳和我的母親同住,他們從不交生活費,卻總是要求母親買各種好吃的做給他們吃。母親每天除了伺候他們倆,還得去附近的小工廠做工,一個月一千多塊都得「養活」著他們,我心疼母親,每個月總是給幾百塊她讓她自己去買點好吃的,但她都拿來貼弟弟一家了,我就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什麼都看不見。

我勸過母親分灶不分家,可是母親卻總是不同意,而我還落了個挑撥離間的罵名。上個月,母親不小心扭傷了手腕,我帶著母親是跌打鋪包紮一下,弟弟弟媳卻從不知情母親受傷的事情,我打電話給罵了弟弟幾句,母親卻說是故意不告訴弟弟的,我衝著母親大喊:你就這麼慣吧,遲早慣出事!到家後,我叮囑弟弟一定要把母親照顧好,不能再讓她做家務了,當時他們答應得可爽快了。

可第二天,我回娘家去看望母親,卻發現完全不是那麼回事。我回家的時候,發現門沒關,就直接推門進去,那個時候是大中午的,我發現地上怎麼濕漉漉的,像是拖地拖不幹凈,我到廚房看了一眼,發現母親正在做飯,顫顫巍巍的雙手根本顛不了勺,只能用一隻手幹活。我拉住母親的手擼起衣袖湊近看,才發現她的手腫得更厲害了,這個時候弟媳剛好從房門走出來,打著呵欠問我母親:中午吃什麼啊?我一聽直接氣炸了,上去就給她一個巴掌,讓她清醒清醒。弟媳不幹了,大聲嚷嚷說被婆家欺負了,弟弟聞聲也從房間起來,看見他老婆受欺負了就直接寵我嚷嚷,我上去就想揍弟弟,但是被我母親攔住了。

我拉著母親就想讓她跟我回我的家,母親卻表示這才是她的家,她哪都不想去。這讓我十分的氣憤。我該怎麼辦?才能說服我的父母跟我離開這個地方,讓我弟弟真正獨立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