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子才刪微信,成年人只是不再講話

情感男人     2019年07月08日

1

上周日,我們家全員大掃除過程中,翻出來幾本厚厚的相冊。

好奇心讓我放下手中的工具,拉開椅子就坐下來開始翻相冊。

相冊記錄的都是些最值得銘記的記憶,給人以最簡單直接的衝擊。

翻著翻著,有一張照片從夾層里掉了出來。

我撿起來照片,看著上邊的那兩個人抱得緊緊的,笑得一臉燦爛,我突然很恍惚。

碰巧媽媽聽見動靜,就順勢過來看看情況。

「這不是青青麼,好久不見她來家裡玩了,什麼時候喊她過來吃飯啊。」

「再說吧,最近大家都有些忙。」

我隨便打著哈哈敷衍過去,草草地收拾好相冊,繼續投入打掃中。

小孩子才刪微信,成年人只是不再講話

(截自電影《陽光姐妹淘》)

其實,我們已經好久沒有聯繫過了。

記不清上一次是什麼時候一起吃的飯,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有下一次見面的機會。

突然發現,成年人的離開都是悄無聲息的,沒有大張旗鼓地說再見。

投射到微信上最直觀的表現就是,沒有刪除,也沒有拉黑。

只是時間仿佛靜止在那個微信對話框,從此再也沒有講話。

2

青青是我的初中同學、高中同學,可以說我的青春就是和她綁在一起的。

放學以後兩個人手拉手去冷飲店點一杯檸檬水,加上滿滿的冰塊,吸管互用也毫不介意;

生日的時候去對方家裡玩,每次都因為推辭不過對方媽媽的熱情,最後帶著打包好的小零食回家;

知道我喜歡一個男孩的心思,她也不會戳破,只是默默地陪著我繞過大半個校園等著和他偶遇。

我能想像到的最親密的關係,就是別人找不到你的時候,會第一時間來詢問我,而我每一次都知道。

而我和青青的關係,就是這樣。

記得以前有一個好友程度測試表,裡邊包括很多內容:

雙方都見過對方家長,兩個人睡過同一張床,兩個人穿過同一件衣服,等等。

我們只有一項不滿足,就是認識時間不夠十年。

你當時很不以為然,說反正我們會是一輩子的朋友,時間不是問題。

年輕的時候真的很喜歡說一輩子。

後來發現,太多一輩子只是一陣子。

小孩子才刪微信,成年人只是不再講話

(截自日劇《親密姐妹》)

後來,我和青青我們分別在兩個不同的城市,我們的距離,也開始無形的疏遠。

明明大一軍訓的時候,我們還在商量假期去哪玩。

可真正到了假期,我問你具體的時間安排,你說這幾天有點忙,過幾天再好好商量。

我答應著說好,結果一直等到了開學也沒有等到你的消息。

我們的聯繫越來越少,費盡力氣找的幾個共同話題,也總是聊過幾句就尷尬收場。

相反的是,你的動態里和別人一起吃飯、玩耍、聚會的照片越來越多。

艾特不同的人,表白不同的姐妹。

我有一種預感失去的恐慌,也有一種被背叛的失落。

3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那個每天陪在你身邊的人,成為了只能透過虛幻的朋友圈,才能了解一些近況的過客。

很難以置信,曾經上廁所都要一起的兩個人,現在只是朋友圈的點贊之交。

我們最後的一次聊天停留在三年前,我發了一個親親的表情,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我們一直很有默契,我一個眼神你就知道我想要說什麼,你一個動作我就知道你下一步要做什麼。

然而我們之間最後的默契是,你沒有回覆我,我也沒有再給你發信息,就這樣做了簡短而又粗糙的告別。

可能是因為不知道要如何挑起話頭,可能是因為在等對方先開口,可能是覺得習慣了沒有對方的生活。

總之,我們就這樣走散了。

有人告訴我,要習慣抱團熱鬧,要習慣分道揚鑣。

其實道理我都懂,我只是不甘心那個會走的人是你。

小孩子才刪微信,成年人只是不再講話

(截自日劇《四重奏》)

想來想去,只想到一個答案:我們都長大了。

有了新的生活,做著新鮮的事情,認識新奇的朋友,被新填滿的我們很難抽空去抓住舊時的舊人舊事。

看著聯繫列表里一個個熟悉而陌生的備註,才能無比真實的感受到舊友的漸行漸遠。

成長的代價,就是教會我們負重前行。

不過,我依然很感謝你的出現,讓我在那段熱愛幻想又心懷叛逆的時間裡有人可依靠。

你一直都很重要,重要到連出現和消失都讓我感謝。

所以不必為離別痛哭流涕,更要緊的是馬不停蹄朝著明天出發。

我們都會在人生的不同軌道,邂逅新的人一起同行。

願我們都能腳下生風,各自燦爛。

如若有緣,江湖一定會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