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女人經歷的越多,話就越少

Feeling 情感     2019年12月24日

一個女人經歷得越多,話就越少。生活的重壓之下,已經不需要更多的言語去傾訴,去辯駁,去表白。

只想在最短的時間內,又好又快地完成當天應該要完成的任務,然後,看著自己所愛的人,平安、健康、喜樂。讓那個深愛自己的人,安心、放心。

一個女人經歷的越多,話就越少

經歷過了,也就懂得了。

不經歷風雨,怎麼見彩虹。一個女人,在沒有經歷過任何苦難的時候,往往十分矯情,覺得很多事情都是想當然。譬如,男友照顧自己,是應當的;父母體貼自己,是應當的;朋友幫助自己,是應當的。一旦別人未能達到自己的預期,便是各種不滿意,甚至牢騷滿腹,把好好的一段關係處得十分緊張。

人生中,除了生死都是小事。能夠真正讀懂這句話的人,並不是隨口說說那樣輕鬆,必定是經歷過了生離死別的考驗。 以此為分界點,人生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青蘭是家中的長女,兩個妹妹都在廣州定居。為了讓父母有個依靠,她選擇了留在老家,成家立業,以便讓父母身邊有個人照顧。

也正是出於這種考慮,結婚後的青蘭很多時候,都是和父母同住,孩子也由自己的爸媽帶著,自己和老公只管上好 班,其他,啥事也不用管了。

很快,兒子就上小學了,每天接送孩子,也由青蘭的父親負責,她只是晚上回來多了一個輔導作業的任務。青蘭覺得這樣的日子過得簡單又踏實,她很是知足。

可是,厄運卻突然降臨。一向來身體都比較好的父親,口中長了一個潰瘍,在連續治療三個月都沒有任何起色的情況下,轉入了省城一家大型醫院,診斷結果卻令全家人都驚呆了,居然是口腔癌晚期。

父親親耳聽到了醫生的診斷,在短暫的情緒失控之後,馬上鎮定下來。要求青蘭和丈夫一定要嚴守秘密,不能讓母親知道真心。

在醫生的安排下,很快安排就手術。青蘭帶著恍惚的深情,以及忐忑不安的心情,陪在父親身邊。手術整整做了十五個小時,當父親身上插滿管子從手術室里被推出來的時候,青蘭感覺到,父親這是在鬼門關走了一遭。

術後的恢復,比青蘭預期中要好很多。父親很堅強,康復也很快,手術很成功;一個月之後的複查,也現實情況良好。此後,每三個月,青蘭就要帶著父親到省城複查 一次。每一次出發之前,青蘭都總是在祈禱著,祈禱著父親沒事。

轉眼,距離父親手術已經過去了一年,在最近的一次檢查中,醫生對父親的病情康復,給予了很高的評價,並標明,父親恢復得很好。

在這一年中,青蘭一改往日的小姐脾氣,對待父親和母親愈發和顏悅色。性情也不再什麼急躁。每每周末,就不再像往常一樣,要麼加班,要麼和老公一起帶著孩子出去玩。現在,她更多的是為父母親洗手作羹湯,或者,帶著父母親一起出門遊玩。

父母在,人生尚有來處;父母去,人生只有歸途。經歷過了父親的這次重病,青蘭也才深刻地領悟到了這句話的真正含義。父母老去的速度,總是大大超過了我們賺錢的速度。可如果,我們總是藉口很忙很忙,也許,此生,就在真的很難再有和他們單獨相處的機會了。

一個女人經歷的越多,話就越少

不再苛責他人,凡事多從自身找原因。

這個世界上,沒有兩片相同的樹葉;這個世界上,更沒有人能夠與你感同身受。不管是在工作中的同事,還是生活中的朋友,你做得再好,都會有人不理解,甚至對著干。為此,很多人常常十分煩惱,如何才能與他人相處得愉快。

那些經歷過人生重重苦難的女人,往往就多了一份寬容,多了一份包容,凡事都只問自己是不是已經盡心了,已經盡了全力了,而不是怨天尤人,更不會把矛頭對著他人,揪著別人的差錯,久久都不願意放過。

英子是個單親媽媽,早在幾年前,很少出來跟朋友們玩,主要還是自卑在作祟。她總是覺得,別人都是帶著有色眼鏡看自己,哪怕是玩得很好的朋友,人家也會種種看不起。譬如,拼車,因為自己沒錢買車,每次都是坐朋友家的車子去,就會讓英子覺得特別沒面子。

後來,英子在一次體檢中查出了宮頸癌前病變,亟需做手術。可為了不讓父母操心,她選擇了一個人住院。而需要家屬簽字同意手術的時候,她鼓起勇氣,給閨蜜打了一個電話。英子很暖心的是,雖然好久都沒有聯繫了,但是閨蜜還是很快就感到了醫院,還特地請兩天假,陪她做手術。

手術之後,打了麻醉的英子動彈不得,閨蜜就按照護士的要求,不停地給她按摩。這讓英子很是感動,她覺得自己此前對待朋友,是不是太過敏感了,但凡她們在情緒上有一點點未能顧及到自己,就往不好的方面去想,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

出院之後的英子,對人對事都熱情了許多。她終於明白,這個世界上,總還是有人在悄悄地愛著自己。不管曾經受過怎樣的傷害,不管還有多少人對自己存有惡意,都不足以成為自己對這個世界滿懷憤恨,甚至也以惡意相待的理由。一直做那個善良的自己,一個做那個溫暖他人的人,一切自然都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有出其不意的溫暖。

一個女人經歷的越多,話就越少

不再抱怨真愛難尋,只問自己是否學會了愛自己。

這個世界,說到底,都只是屬於自己的,與他人無關,無外部世界無關。我們尋尋覓覓,想要尋找到那個可以與自己相愛一生的人,那個願意守護自己、願意包容自己的人,很多時候,是需要我們自己首先學會愛自己。

美林是個很上進、很愛家的人,可是因為長期在鄉下上班,每周只能回家一次,客觀上,也就疏於對丈夫與孩子的照顧。為此,她工作更加努力,想要通過好好表現,做出業績,爭取早日進城。

美林的努力,大家都看在眼裡,十分敬佩。可是她的丈夫卻很是不屑。每到周末,美林回到家中,又是忙著搞衛生,又是想方設法抽出時間來陪伴丈夫和孩子,想要一家三口其樂融融。

可美林的滿腔熱情換來的卻是丈夫冷冰冰的臉色。每到周末,他就跟著他的一幫所謂朋友,不是到某個農家樂打牌,就是到某個賓館打牌,總之,就是不留一丁點時間給美林。美林很是納悶,很是難過,但卻也不忍心責備丈夫。畢竟,自己沒在家的日子,都是他在盡心盡力帶著孩子。

就算是一種補償吧,美林覺得,讓丈夫有屬於他自己的空間,也不是一件壞事。於是,每每丈夫很晚回家,她都亮著燈等他,可她想要和丈夫好好說說話時,丈夫卻仍舊是一臉的不耐煩。

直到丈夫提出起訴離婚,美林也仍然弄不清楚,倆個人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直到離婚後,前夫很快地再婚,美林才明白,自己整個都被他算計了。

原來,前夫早就有了外遇,打牌只是藉口,他的那一幫朋友,都在幫著他說謊,因為,在他的鼓吹下,他的朋友們都相信了,美林只是一個工作狂,根本不顧家。

美林在這段婚姻中,只是收穫了一個孩子,她有過憤恨,有過埋怨。離婚於她而言,是人生的一次大地震,為此,她好多年都無法走出這個陰影。

只是,幸好有兒子的 陪伴,在與兒子朝夕相處的日日夜夜,她也獲得了前進的動力。就算是孤兒寡母,也盡力讓日子過得溫馨一點,再溫馨一點。

一個女人經歷的越多,話就越少

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身為女人,誰願意成為無堅不摧的「女漢子」呢?可是,生活往往由不得人選擇,意外和明天,你永遠都不知道,哪一個更先到來。

就坦然地接受生命給予的一切吧。經歷過了人生的大苦大難,也就看透人間的人情冷暖,也就多了幾淡定從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