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高貴的女人,很靜氣

Life 哲學     2020年01月20日

真正高貴的女人,很靜氣。從眾多的女人之中,脫穎而出,

不再是那個婆婆媽媽的女人,也不是頭髮長見識短的女人。

真正高貴的女人,很靜氣

靜,是一種氣質,是美到老的秘籍。

一個女人,靜坐一隅,任由風來風去,不在乎有沒有下雨,也不因為窗外的風景變化而驚喜,當然也沒有一絲憂傷。臉上的表情很平靜,若有所思,也有所悟。這樣的女人,氣質慢慢浮現,讓人眼前一亮,似乎穿越到了某個年代。

曾經看過一段視頻,一個女人帶著兩個孩子逃難,到了一個小村莊,向一戶農家乞討食物。農家沒有什麼好吃的,就施捨了幾個紅薯。女人輕輕說,「謝謝。」然後農家的男主人就脫口而說,「一看,你就是大戶家的女人。」女人是什麼身份,又沒有寫著臉上,衣服也很舊了,怎麼就能看出是大戶人家的女人呢?

後來,我看到街上有女人穿著旗袍從街上走過,再回想視頻里的女人,忽然有所感悟。原來,視頻里的女人,穿著一身舊旗袍,但很乾凈,和別人說話,也不失禮數,不因人生的落魄而焦躁不安。而我在街上看到的女人,也穿著旗袍,但很造謠,說話的聲音很大,怎麼也體現不出高貴,也沒有氣質。

真正高貴的女人,是有氣質的,高貴的氣質伴隨一生。隨著年齡的變老,氣質反而更加凸顯,讓人覺得是一種成熟的美,即便到了徐徐老矣的年紀,也就有一種富貴相,言行舉止之中,有青春的氣息,依舊活得有盼頭。

靜,是一種語言,此處無聲勝有聲

古話說,「靜坐常思己過,閒談莫論人非。」但是很多女人,在我們的印象中,總是聒噪的,喜歡說一堆廢話,遇到什麼事情,都大驚小怪。三個女人一台戲,可以把一件小事說一天。

高貴的女人,不是無話可說,而是把很多的話,都留在心中,很少和人傾訴。她知道,別人不懂自己,說什麼,都是廢話,別人會覺得她是一個怨婦。在一些大眾場合,她總是那個很安靜的人,微笑著,聽別人說,明白了就輕輕點頭,不明白就一笑而過。

在家裡,遇事了,不責備男人,反而願意努力幫助男人積極面對困境。行動是最好的語言,一次愛的行動,可以溫暖男人的心,是告訴男人,這輩子都在一起,風風雨雨不分離。那些喜歡責備的女人,總是把家庭弄得一團糟,最後一家人都筋疲力盡。

靜是一種語言。比方說,男人累了,女人給他一個擁抱,彼此依靠在一起,什麼都不說,安靜到可以聽到彼此的心跳,所有的疲憊都在那一刻消散;心中太苦了,就給自己一段獨處的時光,在安靜中蓄力,似乎可以聽到「心靈的吶喊」。

高貴的女人,不怎麼愛說話,從來不嘮叨。但懂得她的人,從一個眼神、一個手勢、一次行動,就可以讀懂女人的心,所有的聲音,是心靈的聲音。

真正高貴的女人,很靜氣

靜,是一種心境,人心本無染,心靜自然清。

每個人的心,本來都是乾淨純潔的,就像一張白紙。只是後來,有的人心變了,變成了五顏六色。心越狹隘的人,心的顏色越複雜;心越陰暗的人,心的顏色越深。有智慧的女人,心中沒有煩惱,就像一縷清風,緩緩拂過臉頰,正所謂「心靜自然涼」。

這是一個物慾橫流的社會,每個人都在嚮往富裕的生活,都喜歡腰纏萬貫。一個家庭,房子買了一套就希望買第二套,從小城到大城市,從來都不能隨遇而安。一顆心,總是想著遠方的幸福,看遠方的風景,喜歡未來有更多的錢,希望以後地位顯赫。

高貴的女人,心境是寬廣的,即便有了「顏色」,也會慢慢淡去,就像一滴墨汁,融入了大海,就蕩然無存了。心是安靜的,就像一條溪流,清澈見底,水窪里,也有五顏六色,那是大自然的顏色,是從未被污染的顏色。

靜,是一種善良,潤物細無聲。

一個女人,學會了安靜,是善良的。在家裡很安靜,那是學會了用心去理解家裡的每個人,讓家庭更加溫馨。當一家人圍著熱騰騰的飯菜,慢慢品嘗,氣氛是和諧的。

和別人相處很安靜,那是對別人的尊重。少說多聽,別人才願意傾訴,才會說真話,建立了人與人的信任。當別人說完了,心情就好多了,這樣的善良,是滋潤了別人的心田。

高貴的女人,是善良的,願意幫助別人,不索取回報,用自己的愛去打動別人。這樣的女人,學會了包容,懂得了寬恕別人的罪過,也懂得為自己贖罪。所謂「善有善報」,幫助了別人,心靈得到了安靜,就是最大的善報。

真正高貴的女人,很靜氣

靜,是一種活法,越安靜,越貴氣。

作家周國平說:「人生最好的境界是豐富安靜:安靜是因為擺脫了外界浮名浮利的誘惑,豐富是因為擁有了內在精神世界的寶藏。」

真正有靜氣的女人,不是刻意去表現自己,而是養成了一種安靜的習慣,每天都是安安靜靜過日子,守住一顆安靜的心,不因活得精彩而炫耀,不因沒有出息而妄自菲薄。

真正有靜氣的女人,就像一隻高貴的天鵝,在靜謐的風景里嬉戲,陪伴著自己的愛人,幸福地享受時光。不求富貴,只求心安。

真正有靜氣的女人,是一道百看不厭的風景,隱隱約約之中,有高山流水遇知音的喜悅,有遠近高低各不同的神奇。

一個女人,越安靜,越高貴,在安靜的時光里,過平心靜氣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