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父無犬女,反美親中的薩拉即將登場,杜特爾特為她全程保駕護航

資訊     2021年05月21日

2021年4月,菲律賓政府的外交天平,似乎悄然發生傾斜,這種傾斜的原因,很可能與一顆政壇新星的命運緊密相關。

她,就是該國現任總統的女兒,薩拉·杜特爾特。

虎父無犬女,反美親中的薩拉即將登場,杜特爾特為她全程保駕護航

4月初,一度被謠傳死亡的杜特爾特總統,從新加坡治病後,就很少公開露面,更沒有談及中菲關係。這讓菲律賓軍政兩屆的親美派,找到了最好的表演空間。菲律賓國防部長洛倫扎納興奮不已,為美菲第36屆「肩並肩」軍事演習到處竄動,大肆吹捧所謂美菲關係堅如磐石。

一股反華妖風,在菲律賓政壇重新吹起。據說,不少菲律賓政壇親美官員,已經對杜特爾特攤牌,要求他必須對南海的中國漁船施加壓力。

虎父無犬女,反美親中的薩拉即將登場,杜特爾特為她全程保駕護航

山雨欲來風滿樓。杜特爾特擔任總統的數年中,始終努力在中美之間保持平衡,不僅曾大罵過歐巴馬,甚至還威脅過要結束美軍駐菲的歷史。但現在,他為什麼始終保持少見的沉默?人們分析,其中很大原因和其女兒薩拉·杜特爾特有關。

無論作為父親,還是作為政治領導人,杜特爾特都不願意在權力交接前過度發聲,影響薩拉的政治前途。因為薩拉將有可能衝擊下一屆總統,更有可能影響菲律賓的未來。

薩拉為何如此重要?作為強人之女,她繼承了父親什麼樣的財富?而她對中國態度又是如何?讓我們共同揭秘菲律賓政壇故事,了解薩拉·杜特爾特其人。

虎父無犬女,反美親中的薩拉即將登場,杜特爾特為她全程保駕護航

菲律賓,是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傳統軍事同盟,從二戰之前持續到現在的關係,可謂根深蒂固。因此,親美立場,在菲律賓擁有廣闊的政治市場。尤其當美國將目標重新收回到亞太地區,將遏制中國崛起作為要務時,菲律賓更是成為美國眼中打頭陣的小兄弟。為此,美國不想看到會玩平衡的菲律賓,不想看見杜特爾特這樣的政治強人,而是希望菲律賓出現一邊倒的政府,能聽命美國、對抗中國。

對此,杜特爾特家族並沒有讓美國滿意。

且不說杜特爾特本人對美國向來有看法,其女兒薩拉·杜特爾特也同中國走得很近。

2020年,新冠病毒襲擊了中國武漢,我國政府當機立斷,採用舉世罕見的封城措施,避免了疫情蔓延。當中華民族共同應對嚴峻挑戰時,部分西方媒體、政客乃至領導人,不僅不支持我國,反而紛紛跳出來挑撥離間,破壞我國形象。但在菲律賓,身為達沃市市長的薩拉·杜特爾特,並沒有上當,反而高調會見了中國駐菲律賓大使黃溪連。在會見中,薩拉說,她非常欽佩中國政府和人民應對疫情的勇敢態度和積極舉措,對疫情帶來的問題感同身受,如果中國需要,她願意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她相信,中國一定能戰勝當前的疫情,她對此充滿了信心。

虎父無犬女,反美親中的薩拉即將登場,杜特爾特為她全程保駕護航

薩拉在這次會見中的表態,破解了外界謠言,對試圖挑撥中國和周邊國家關係的國際造謠勢力,給予了事實上的回擊。

其實,這已不是薩拉第一次向我國示好。

2017年5月1日,中國海軍的遠航訪問編隊抵達菲律賓,其中包括新型主戰艦艇「長春艦」和「荊州艦」,全部向菲律賓當地民眾加以開放。這一天,薩拉·杜特爾身著紅裙,登上長春艦參觀。她在編隊指揮官沈浩少將的全程陪同下,走進了駕駛室了解如何操縱艦艇,走進官兵餐廳,感受海上生活。隨後,她還參觀了對空飛彈發射系統、魚雷發射系統等武器裝置。

虎父無犬女,反美親中的薩拉即將登場,杜特爾特為她全程保駕護航

參觀結束後,薩拉向媒體表示,這次是她第一次登上中國軍艦,對中國海軍產生了深刻印象。作為達沃市市長,她深知達沃和中國聯繫密切。希望這次中國海軍的訪問,能將中菲關係變得更好。對於現有的分歧,她也主張通過對話來加以化解。

虎父無犬女,反美親中的薩拉即將登場,杜特爾特為她全程保駕護航

走下中國軍艦一年多之後,2018年11月,薩拉·杜特爾特親自率團,來到我國福建省晉江市訪問。其間,這兩座中菲城市正式簽署了協議,締結為友好城市,開通了直航班機。

薩拉說,在菲律賓,人們都知道,90%的華人華僑都從福建來,而福建赴菲的華人華僑,90%都來自晉江。今天,達沃市最大的華人華僑社團,同樣來自晉江。在不斷的交流合作中,兩座城市結下了深厚友誼,而在「一帶一路」的建設藍圖中,兩座城市將會更好地交流往來,推動文化、旅遊、經貿、醫療、技術等方面的合作。

2019年3月15日,薩拉再次帶隊來到晉江。邀請當地經貿代表團對達沃市開展友好訪問,加快雙方多個項目的合作落地,還提出邀請代表團參加達沃建市82周年紀念活動。

虎父無犬女,反美親中的薩拉即將登場,杜特爾特為她全程保駕護航

可以肯定,薩拉對中國的訪問,既是出自於發展本地經濟利益的考慮,也同樣出自於對其父杜特爾特外交理念的貫徹執行。杜特爾特一貫主張應該平衡對待中美,不能像少數國家那樣,喪失自己應有的原則立場,一味跟隨美國的指揮棒旋轉。這對父女深知,面對強大的中國,如果像以前的總統阿基諾三世那樣搞對抗、搞造謠,絕不會是菲律賓的幸事。反之,只有搞好鄰居關係,坐下來談合作、談發展,才能對人民和祖國有利,也能對家族的影響力有利。

虎父無犬女,反美親中的薩拉即將登場,杜特爾特為她全程保駕護航

虎父焉能無虎女。杜特爾特自己是一個充滿傳奇色彩的人物,而他的女兒又是如何走上從政道路並保持清醒頭腦的?

薩拉·杜特爾特,是杜特爾特的大女兒。1978年,她出生在菲律賓棉蘭老島上,成為杜特爾特家族的新一代成員。

大學期間,她在菲律賓聖佩德羅大學就讀,曾想當優秀的兒科醫生。後卻由於各種原因,成為本國電視台的訪談節目主持人。同時,她也曾接過父親的律袍,做過律師。但是,她畢竟是杜特爾特家的女兒。這個家族,在達沃市執掌政權已經數十年。薩拉的爺爺、杜特爾特的父親,曾擔任達沃省長20年。杜特爾特自己也先後擔任了22年市長。

而薩拉成熟起來後,進入政界,就成為了她的宿命。由於菲律賓法律有規定,擔任一個城市的市長,任期最多兩屆,杜特爾特在達沃市的努力經營建設,必須要找到最可靠的接班人才能延續。於是,他說服女兒,正式加入了自己的政治陣營。

2007年,在當地市民的大力支持下,薩拉毫無懸念地當選為達沃市副市長,正式成為杜特爾特的幫手。2010年,她又以20萬票的巨大優勢,將競選對手遠遠甩到身後,成為了達沃市市長,杜特爾特則順理成章地擔任了副市長。在這種「父女輪流」的運作下,杜特爾特對達沃市的改革,才得以延續。

薩拉上任不久後,達沃市發生了嚴重的洪水災害,許多民眾無家可歸。薩拉親臨一線指揮救災,而當她得知當地警察局官員還在強拆民房時,血氣方剛的她乾脆對其揮拳相向,予以阻攔。這個行動雖然引發了很大爭議,但卻獲得了老百姓的支持。隨後,脾氣火爆的薩拉,再次並上演了父女共同抨擊軍演的一幕。

虎父無犬女,反美親中的薩拉即將登場,杜特爾特為她全程保駕護航

2011年9月12日,作為菲律賓第三大城市達沃市的女市長,薩拉·杜特爾特就公開表示,菲美的軍事演習,已經在當地遭到了許多社會團體的反對。所謂「肩並肩」的軍演,總是會給達沃市帶來各種麻煩,引發各種混亂,卻看不到任何利益。她希望,這樣的軍演,最好離達沃市越遠越好。

當薩拉發表此番反美演講時,她身後的副市長,正是父親杜特爾特。聆聽著女兒高調的話語,驕傲的姿態,仿佛看到當年的自己,杜特爾特內心必然感到驕傲。

薩拉不僅嚴厲抨擊軍演,對自己的約束也非常嚴格。2014年,她剛結束了第一次市長任期不久,由於超速駕駛,被當地交警發現。停車之後,交警發現駕駛員是前任市長,感到不知所措。但薩拉大方地表示,必須要按照規定,將自己的駕照吊銷,而且應該罰款。她幾乎是「逼」著交警,完成了這些手續。這種秉公執法的原則立場,讓薩拉贏得了更多的民眾支持。

不過,杜特爾特沒想到,女兒的強勢,很快就輪到自己頭上。

2015年,民間要求杜特爾特參選菲律賓總統的聲浪此起彼伏。杜特爾特自己還有所猶豫。不料,薩拉突然以板寸形象示人,讓年輕時向來桀驁難馴的杜特爾特也吃了一驚。薩拉表示,自己這個舉動是削髮請願,為了提請父親能參選總統。在女兒的激勵之下,杜特爾特終於成功入主總統府。薩拉則再次成為市長,致力於達沃市的改革,包括推行禁毒、嚴厲反腐,還組織成立了新政黨,取代了與父親政治意見不同的原眾議院議長。

虎父無犬女,反美親中的薩拉即將登場,杜特爾特為她全程保駕護航

2016年9月,達沃市發生了恐怖襲擊。懷有三胞胎身孕的薩拉,不斷在各地忙碌奔走,調動安保力量,調查事件真相。由於她操勞過度,三胞胎中的兩胎不幸流產,而第三胎終於在2017年3月出生,她給孩子起了個小名,叫「石頭魚」。這種魚,是一種雖然小但卻帶著毒刺的魚類,莎拉對媒體意味深長地解釋說,在海底世界競爭,想要成為最大的威脅,並不一定是最大的魚類。

虎父無犬女,反美親中的薩拉即將登場,杜特爾特為她全程保駕護航

同樣,想要成為菲律賓總統,你也不一定必須是男人。菲律賓已經誕生過多位女總統,包括阿基諾夫人、阿羅若夫人等,民眾對女總統也持有正面的看法。由於菲律賓憲法規定,總統只能擔任6年,不得連任,杜特爾特的許多支持者,都希望莎拉能參加下一屆總統競選。

莎拉個人的能力、素養、個性魅力,也讓父親看重,並曾提到過,女兒是下屆總統最合適的候選人。這既是因為杜特爾特希望反毒、反腐和平衡對外關係的執政理念獲得延續,也是由於他在位期間的改革,影響了不少既得利益者,曾經歷過多次暗殺事件。為了退位總統後後失去安全保護,必須做出積極安排。

虎父無犬女,反美親中的薩拉即將登場,杜特爾特為她全程保駕護航

考慮到2022年薩拉很有可能參加菲律賓總統選舉,現在的杜特爾特必須適當低調,避免刺激到反對派,更避免不夠謹慎的言行,會動搖薩拉在菲律賓民眾心目中的形象。畢竟,菲律賓長期是西方殖民地,很多普通民眾還是信任美國的。

但最新民調顯示,菲律賓民眾也給予薩拉27%的競選支持率。那麼,是否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會像當初信任杜特爾特那樣,選擇為薩拉投下一票?我們將繼續見證這個國家的政治變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