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實錄:中國不堪一擊?美國中央情報局在韓戰中的致命錯誤

歷史     2021年06月01日

一、

1945年8月,美國軍隊進入朝鮮南部,蘇聯軍隊進入朝鮮北部,分別接受日軍投降,並以朝鮮半島上北緯38度線作為美國和蘇聯軍事占領區的臨時分界線。

朝鮮從此分裂為南北兩部分。

「歐洲第一」歷來是美國的國策,歐洲是美國立足全球戰略的基石。

當時,冷戰格局已經形成,歐洲對美國來說變得更加重要,尤其是西歐,因為西歐是遏制蘇聯的前沿。

美國在亞洲更加注重菲律賓,中東,以及日本,台灣和韓國都被劃在美國的太平洋防線外面了。

三八線對美國最重要的意義就是,它可以防止蘇聯借對日作戰,從而控制整個朝鮮半島。

雖然韓國不重要,但出於全球戰略接政治考慮,美國向韓國李承晚政府提供了軍事和經濟方面的援助。。

1949年,美國從南韓撤軍,這標誌著美國在亞洲基本完成了以收縮力量和防線為特徵的戰略調整。

韓戰爆發之前,美國最少在朝鮮進行了兩年的特工行動。最高峰時期,該行動最少涉及了兩千名滲透進入朝鮮的特工。

當時,中央情報局認為: 「戰爭不可能在亞洲爆發,只能在將來的某個時間發生在歐洲,而且任何戰爭必將涉及到美國與蘇聯之間的全面對抗;目前威脅美國遠東利益的主要危險是共產黨的 顛覆活動」。

中央情報局的觀點得到了美國政府的認同,美國國務院,陸軍部和中央情報局都認為在武器裝備和軍隊數量等軍事力量方面,韓國對朝鮮有絕對的優勢。

這是中央情報局在朝鮮的第一次重大失誤。

1950年6月25日,朝鮮人民軍進攻韓國,韓戰爆發。

間諜實錄:中國不堪一擊?美國中央情報局在韓戰中的致命錯誤

二、

1950年6月26日,美國遠東軍司令麥克阿瑟向美國總統杜魯門報告:1.南韓軍隊已無力防守漢城,隨時都會崩潰;2.美國隨屬人員正在撤離朝鮮。

6月30日,杜魯門下令:從日本派遣兩個師赴朝參戰,同時對朝鮮北部實行海上封鎖。

美國以聯合國的名義,糾集了英國、法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紐西蘭、比利時、荷蘭、土耳其、希臘、泰國、菲律賓、盧森堡、哥倫比亞、衣索比亞和南非15個國家出兵參戰。

坐鎮東京的麥克阿瑟被任命為聯合國軍總司令,美國第8集團軍司令沃爾頓·沃克成為朝鮮戰場上的軍事指揮官。

為扭轉被動局面,美軍準備在仁川實施登陸。由於仁川的潮汐落差很大,中央情報局派遣特工多次潛入仁川地區偵察,同時了解朝鮮人民軍的駐軍部署、火力配置。

9月15日,麥克阿瑟親自指揮兩萬五千名名美軍在仁川登陸,十三天後美軍攻占漢城,腹背受敵的朝鮮人民軍,撤回三八線以北。

美國在仁川登陸前後的擔憂始終都是針對蘇聯的。美國擔心在歐洲駐紮了20個精銳師團的蘇聯,正在通過韓戰聲東擊西,意圖在歐洲動手。

中央情報局的情報似乎證明了這種擔憂:捷克斯洛伐克那些生產消費品的工廠轉型為軍工廠產,蘇聯的米格—15 戰鬥機出現在匈牙利,東方國家集團粉碎了國內反對派。中央情報局斷定,蘇聯將於1952年前後完成發動全面戰爭的準備。

10月3日,中國外交部長周恩來召見印度駐華大使潘尼迦,請他捎話給美國政府:「美國軍隊正企圖越過『三八線』,擴大戰爭。美國軍隊果真如此做的話,我們不能坐視不顧,我們要管。」

堅信自己判斷的中央情報局認為「潘尼迦是共產黨的走狗,他的話不可信。」美國政府也認為中國的警告是一種「虛張聲勢」。

10月5日,中央情報局情局獲得知,有三個師的中國部隊進入朝鮮。這個情況依舊沒有引起中央情報局在內的美國軍政機關警惕,他們認為「中國人不堪一擊」。

10月9日,美、英、韓國軍隊越過「三八線」。

即便中國政府多次警告美國,美軍的先頭部隊捕獲了少量志願軍戰俘,中央情報局,以及麥克阿瑟麾下的美國軍事情報機構都認為中國「說大話、嚇唬人」。

叼著玉米芯菸斗的麥克阿瑟得意洋洋,他向美軍發誓,兩個月後,大家就可以回國歡度聖誕節了。

當時,美國估計中國有三種參戰的方式:1.為保護邊境和鴨綠江水電設施的安全而戰;2.為從戰略上鉗制和削弱美國的軍力,打一場有限規模的消耗戰;3.為把「聯合國」軍趕出朝鮮半島。

中央情報局和軍事情報機構認為第1種可能性最大,因為中國只有陸軍,空軍和海軍還沒有建立,此外,戰爭會危及中國共產黨的存在。從軍事角度看,7、8、9 月份是最有利的干預時機,中國失去了參戰的最佳時機。

事實是,中國給了中央情報局一記響亮的耳光。

1950年10月25日,中國政府正式派遣中國人民志願軍入朝作戰。到11月25日內,痛擊了美國和韓軍軍隊,重創美軍第1騎兵師,並殲滅韓國第6師大部。

志願軍入朝作戰讓麥克阿瑟對部下的承諾變成一句空話。

即便到了這個時候,中央情報局和美軍情報機構依舊摸不清對志願軍的底細,它估計「在北韓的中國軍隊只有 3~5 萬人」。

幾名戰俘被中央情報局空運到漢城,等待他們的是測謊器審訊,中央情報局最終得出志願軍規模在九萬人左右的結論。即便如此,中央情報局依舊不相信志願軍會直接參戰。

11月8日,中央情報局總算清醒了一些,它向美國政府提交了標題為《國家情報預測——中國干預北 朝鮮的程度和目的以及中國的能力和意圖》的報告,報告認為中國派出志願軍「是一種目標有限的過渡性軍事行動」,如能擊退聯合國軍,它將追求更大的優勢,否則就把美軍拖在朝鮮;如果中國本土受到攻擊,它將全力以赴地將美軍趕出朝鮮半島。

其實,中央情報局一直都在以事後諸葛亮的姿態看待看中國是否出兵。中央情報局前局長希倫科特說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當記者問他:「既然中央情報局事先知道情況,為何沒有警告白宮? 美軍為何遭到突然伏擊?」希倫科特便顧左右而言他了。

有關中朝邊界軍事形勢第一手資料的關鍵人物是一名中央情報局特工,他是一名前國民黨高級官員。

1950 年夏天,他被派往中國大陸,他根據實地觀察,相當精確地計算出駐紮在中朝邊境沿線的志願軍的人數和駐地。他向上級彙報,中國軍隊即將於1950年 11月跨過鴨綠江。

太晚了,1950年11月,志願軍已經發起了第二次戰役。

不相信志願軍會跨過鴨綠江,直接參戰,這是美國中央情報局在朝鮮犯的第二個錯誤,這個錯誤導致了美軍損失慘重。

間諜實錄:中國不堪一擊?美國中央情報局在韓戰中的致命錯誤

三、

1951年,中央情報局的一份分析報告頗有見地。

這份關於志願軍的報告說: 中國軍隊有著巨大的人力資源,在戰場兵力對比上占有壓倒優勢;中國 軍隊剛剛打敗蔣介石的國民黨軍隊,有著豐富的作戰經驗和一往無前的犧牲 精神,這支軍隊吃苦耐勞,擅長夜戰和山地作戰,其戰鬥力相當強大;中國 軍隊的弱點是,戰術比較單調和死板,後勤供給和運輸能力差,特別是在美 國空軍的轟炸下,中國軍隊所得到的物資補給充其量不到其最低需求的 30 %;沒有制空權和制海權,在陸戰中缺少火炮和彈藥,在火炮、坦克等方面 的火力遠遠不及美軍。中央情報局特別指出,中國人民志願軍的武器裝備很差, 有 30 年代日本和德國製造的、還有蘇聯在二戰中淘汰下來的破爛貨,不僅質 量差,而且數量不足;從各方面得到的情報表明,蘇聯對中國軍隊的支持「並不是很大方的」,「遠非盡心盡力」;蘇聯並非希望中國打贏,至少不希望馬上打贏,「蘇聯不希望中國強大起來。蘇聯所願意看到的結果是:中國和美國在韓戰中兩敗俱傷。」

——————

何楚舞:軍事小說家。已出版《野槍》《黃金彈殼》《流彈的故鄉》《捍衛者》《我的抗美援朝》等作品。《最寒冷的冬天Ⅲ :血戰長津湖》榮獲第五屆中國圖書勢力榜年度十大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