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中英香港談判,鐵娘子步步緊逼,鄧小平霸氣回擊

歷史     2021年06月01日

1982年9月,柴契爾夫人在結束了與小平同志的談話後走出了人民大會堂。

柴契爾夫人原本面色平靜,還是一個雍容華貴又精明強幹的形象,然而在走下人民大會堂的樓梯時,她還是暴露出了內心的不平靜,在人民大會堂的台階上摔了舉世矚目的一跤。

儘管她很快就站了起來,並且鎮靜地對身邊的人說:「我沒事」,但還是被一個手快的記者拍下了一張照片。

這張照片也成為了柴契爾夫人一生中最狼狽的一張照片。

1982中英香港談判,鐵娘子步步緊逼,鄧小平霸氣回擊

圖|柴契爾夫人摔倒畫面

1982年9月24日雙方領導人的會面,是中英兩國關於香港問題談判的開始。

柴契爾夫人這一摔,仿佛也摔掉了英國人在中國面前的驕傲自大,昭示著這一次談判必然會更多地按照中國規劃的路線走下去,中國也將如自己所願收回香港。

但是這條路並不好走,正如傅高義教授在自己的巨著《鄧小平時代》中所描述的那樣,中英兩國關於香港的談判足足進行了22輪。

其間雙方各有讓步,但中方在香港主權問題上一步不退的態度,也給了英國人迎頭痛擊。

特別是在雙方領導人會晤的過程中,小平同志的堅定也讓素有「鐵娘子」之稱的柴契爾色變。

1982中英香港談判,鐵娘子步步緊逼,鄧小平霸氣回擊

圖|《鄧小平時代》傅高義著

筆者在此為諸位略論中英兩國關於香港談判的過程,希望能夠通過一些細節的放大,向大家展現我國領導人在領土問題上寸步不讓的堅定態度。

1949年新中國成立之後,我國就一直對仍屬於外國勢力管轄的領土保持高度關注。

但由於當時我國的實力還不強盛,外加中國始終希望通過談判解決問題,所以我國儘管宣布不接受舊社會時期的所有不平等條約,也沒有優先對港澳地區下手,而是先著手整頓國內經濟政治。

1978年,以小平同志為首的我國第二代領導人覺得時機已經基本成熟,於是在第十一屆三中全會上將實現祖國統一作為新時期的三大任務之一提出。

這一任務和目標針對香港和澳門的意味相當明顯。英國方面立即對這一態度做出了反應,1979年3月26日時任香港總督麥理浩就訪問了中國,目標是了解1997年後中國對香港地位的態度。

1982中英香港談判,鐵娘子步步緊逼,鄧小平霸氣回擊

圖|十三屆三中全會舊照

為什麼是1997年呢?

這是因為在有關香港的三個不平等條約中,1898年簽訂的《展拓香港界址專條》規定將深圳以南的約230塊島嶼,總計975.1平方公里的土地租借給英國,租期為99年。

那為什麼大部分人在香港回歸的時候,都說香港闊別了祖國一百五十年呢?

這是因為早在1842年簽訂的《南京條約》中,香港島就被割讓給了英國。

1979年,麥理浩來到北京後,在3月29日受到了小平同志的接見,以「影響香港未來的繁榮」為要挾,提出了英國方面的條件:希望中國不要反對港英政府批出超過1997年的土地契約。

小平同志當即嚴詞拒絕了這一說法。

1982中英香港談判,鐵娘子步步緊逼,鄧小平霸氣回擊

圖|麥理浩(中)

以港英政府的無賴程度,若是同意了這一條件,毫無疑問在實質上還是將香港置於英國人的控制之下,中國政府最多有一個名義上的所有權。

小平同志明確:「不會傷害繼續投資人的利益」,從根本上否決了對方的提議。

小平同志會見麥理浩也成為了香港問題提上兩國日程的標誌。

這次會談結束後不久,英國向中國遞交了一份《關於香港新界土地契約的問題的備忘錄》,這份《備忘錄》中英國的態度是十分曖昧的,既表達了英國不想通過談判解決問題,又暗含了取消管治權期限的意思在裡面。

英國政府「貼心」地表示中國不必答覆,實際上就是想讓中國默認其中的觀點。然而中國政府非常明白「禮尚往來」之道,毫不含糊並且非常迅速給出了自己的答覆:奉勸英方不要採取所建議的行動。

1982中英香港談判,鐵娘子步步緊逼,鄧小平霸氣回擊

圖|小平同志會見英國外交大臣卡林頓(右)

在1981年會見英國外交大臣卡林頓的時候,小平同志在重申中國政府在主權上面的決心後,講述出了自己的「一國兩制」構想,以此回答了對方關於如何繼續保持香港繁榮和穩定的多番提問。

小平同志堅定地說:「這是中國政府正式的立場,告訴香港的投資者,放心好了。」

一年後會見英國首相希思的時候,他又重申了一遍維護香港作為自由港和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決心,並提出了「港人治港」的構想。

也在這一年,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一條規定了:「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

這已經是從法律角度對於香港回歸後的地位和政策進行了規定,也昭示了中國在香港問題上的決心和立場。

1982中英香港談判,鐵娘子步步緊逼,鄧小平霸氣回擊

圖|1974年,英國時任首相愛德華·希思與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合影

中國領導人在香港問題上沒有給自己留任何後退的餘地。

小平同志曾經做過一個類比:如果中國政府不能完全收回香港主權,在中國人眼裡新中國無異於晚清政府,而談判的人就是李鴻章。

這是現階段任何一個中國官員都承擔不起的「歷史罪人」的角色。

然而,以柴契爾夫人為首的英國人仍然認為,中國在香港問題上提出的所有要求都不過是談判的籌碼而已。

柴契爾夫人被前蘇聯戲稱為「鐵娘子」,她自己也接受了這個稱號,認為當時英國就需要這樣一個「鐵娘子」。

1982中英香港談判,鐵娘子步步緊逼,鄧小平霸氣回擊

圖|柴契爾夫人舊照

她在從政期間打敗了大量男性成為英國首相,這也讓柴契爾積累了無與倫比的自信心,這是對她自己口才的,也是對英國實力的信心。

當時的英國雖然已經從「日不落帝國」的神壇上跌落,但仍舊擁有相當強橫的軍事實力。當全世界都質疑英國的強大時,英國用1982年馬島戰爭的勝利證明了這一點。

這也讓英國人對本國的實力重拾了自信。在柴契爾看來,英國的勝利是她個人的堅定意志和英國海軍的實力共同作用下的結果。

而既然她和英國皇家海軍依然可以出兵打敗阿根廷獲得馬島主權,也一樣能在香港問題上取得令自己滿意的結果。

在柴契爾夫人對自己和對英國軍隊實力的信心之下,1982年出訪中國之前,她定下了一個中英談判的基調:「如果英國表現出放棄香港主權的姿態,我們將喪失香港的未來。」

圖|英國與阿根廷馬島戰爭

英國人的期待是將主權問題擱置不談,只談「管理權」問題,而這顯然與中國方面的談判思想背道而馳,小平同志在正式談判開始之前通過英國多位政客傳遞給英國政府的決心顯然被他們忽略了。

1982年7月28日,英國外交部提交了一份特別的報告——《香港未來的特別研究報告》,在這份報告中,英國人對於談判結果的最好期待是:在中國人允許的情況下,繼續保持對香港的管理。

此時中方已經堅決表達出必須承認中國對香港的主權的態度,英國的這個「最好期待」無異於痴人說夢。

然而馬島戰爭之後膨脹的英國人堅持認為自己可以達成這個結果,並以這份報告為核心制定了一系列計劃。

不得不承認的一點是,這一系列計劃還是很完善的,其中提出了針對中方不同態度的五種預案。

1982中英香港談判,鐵娘子步步緊逼,鄧小平霸氣回擊

圖|小平同志與柴契爾夫人正在交談

其中「最壞的打算」是中國提出主權問題不可以談判,根據英國外交部的計劃,在這種情況下英國要力壓中方必須接受關於主權問題的談判,否則拒絕談論其他細節問題。

進行了充分準備之後,1982年9月22日柴契爾夫人訪華。兩天後,兩國關於香港主權問題的會談正式開始。

正如她一生之中大部分面對談判對手的時候一樣,柴契爾夫人在一開始就擺出了強硬的姿態,並聲稱如果中方不接受英國對香港的管理權,就將對香港的信心產生災難性的影響。

殊不知,面前這位個子不高的中國領導人表現出的態度比她還要強硬。

小平同志採用分離辯證法的方式,用幾個問題拆解了「英國對香港的管理是香港繁榮的基礎」這一觀點,並藉此向柴契爾闡明「一國兩制」政策。

1982中英香港談判,鐵娘子步步緊逼,鄧小平霸氣回擊

圖|小平同志與柴契爾夫人

儘管柴契爾也是談判桌上的高手,但小平同志如同山嶽一般堅定而堅實的態度讓她著實有些無從下手。

每當柴契爾談到所謂的「管理權」問題,他都會相當堅決地表示「中國在主權問題上沒有迴旋餘地」,甚至說「這不是一個可以討論的問題」。

他說:

「如果十五年後還不收回香港,人民就沒有理由信任我們,任何中國政府都應該自動退出舞台。」

在中共中央內部,絕對捍衛中國對香港的主權這一共識早在柴契爾夫人訪華之前就達成了。英國方面做了功課,我們自然也會做,而且做得更加全面。

在柴契爾訪華一周前,小平同志就明確指出,對香港各界人士都要說清楚,香港一定要收回,不要抱有其他幻想。

1982中英香港談判,鐵娘子步步緊逼,鄧小平霸氣回擊

圖|80年代的香港老照片

中國方面的最壞設想是:如果無法達成談判,中國將對收回香港的時間和方式都做新的考量。

顯然,英國外交部「最壞的打算」並沒有考慮到這一步,他們完全沒想到中方的態度如此強硬。柴契爾被迫打出了英國人的底牌——馬島大捷。

她暗示,如果有需要英軍會再次開赴太平洋,以非和平的方式保證英國對香港的繼續控制。

結果小平同志的一句話,就讓柴契爾夫人再也維持不住臉色的鎮定。他說:「中國人窮是窮一點,但打仗是不怕死的!」

後來柴契爾夫人曾經用「生硬粗暴」這個詞形容與小平同志的交鋒,儘管有英國官員圓場稱她只是誇張,但顯然能看出,小平同志一步不退,或者說中國人一步不退給這位「鐵娘子」留下了多麼深刻的印象,甚至可以說是「陰影」,不然她也不會用這麼不禮貌的詞彙。

1982中英香港談判,鐵娘子步步緊逼,鄧小平霸氣回擊

圖|70、80年代,中國老照片

「中國人窮」在當時是一個普遍的認知。

畢竟當時中國也不過是一個建國才三十幾年的國家,在之前經歷了長達一個世紀的戰爭,在成立之後又經歷過三年自然災害等艱難時期,改革開放也才剛剛開始,還沒有見到成效,所以經濟水平確實不怎麼樣。

後半句「打仗是不怕死的」,才是真正的「殺手鐧」。

從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軍隊就給世界上的絕大多數國家留下了深刻印象。

1952年韓戰上足有20個國家參戰,中國面對的是以美國為主的「聯合國軍」,英國百年歷史的王牌炮兵營就是在那兒被我軍全殲的;1969年珍寶島自衛反擊戰,中國又與另一個超級大國蘇聯硬撼了一下。

馬島大捷?與韓戰相比又如何!

1982中英香港談判,鐵娘子步步緊逼,鄧小平霸氣回擊

圖|韓戰油畫

這句話落地後不久,小平同志又說出了另一句擲地有聲的話:若雙方無法通過談判的方式就香港問題達成滿意的協議,中國將單方面宣布自己的政策。

這句話既是表現了中國人不怕與英國一戰的恆心,也是對香港主權問題的再次肯定和強調。

儘管柴契爾夫人攜著馬島戰爭的血氣而來,但在歷經土地革命戰爭、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的小平同志看來,這又算是什麼呢?

中國有句古話叫做「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英方多次以香港繁榮要挾中國在主權問題上做出讓步,小平同志怎麼可能任由她要挾中國而不還以顏色。

在談判桌上,小平同志拋出了中國的另一張底牌,這張底牌只需要小平同志的一句話,卻讓柴契爾不得不放棄了以香港繁榮要挾中國的打算。這句話是:「毛主席早就料到這一天了。」

1982中英香港談判,鐵娘子步步緊逼,鄧小平霸氣回擊

圖|毛主席舊照

這句話聽起來沒頭沒尾,但中英雙方的領導人都很明白這指向的是香港的命脈之一——淡水。

20世紀60年代時,香港在供水方面出現了極大的危機,到了1963年的時候香港的限制性供水措施已經到了一個現代人難以接受的程度:每四天供水一次,每次四個小時。

所謂遠水不解近渴,英國能提供給香港的只有海水淡化技術,用這種方式製造的淡水是極其昂貴的,絕大部分香港普通居民都享受不到這種待遇。

這一情況引起了中共中央的極大重視,毛主席表示:全力為香港修渠引水!

在英國控制下的香港,原本不是很想和大陸合作解決供水問題,因為水在任何一座城市都是最重要的資源之一,如果被「其他勢力」掌控的話,對這座城市來說無疑是將安全系在了「外面」。

1982中英香港談判,鐵娘子步步緊逼,鄧小平霸氣回擊

圖|周總理舊照

然而香港當時面臨的缺水問題實在是太嚴重了,不得不與中共中央協商。後來在周總理親自操刀指揮之下,東江-深圳供水工程建設完畢,解決了香港淡水的燃眉之急。

對於中國大陸來說,香港一直是我們的一部分,所有的香港居民都是我們的同胞,我們是不忍同胞受苦才花大力氣在短時間內修建了水利工程。

因此在英國人多次炫耀香港繁榮是英國的「功勞」的情況下,我們也不得不提醒一下對方:香港的關鍵問題還是中國人自己解決的,中國有能力讓香港發展得更好,英國還是別總在自己臉上貼金了!

在英國官員的回憶錄里提到,柴契爾夫人原本想要迫使中國同意英國在1997年後繼續管理香港,並認為自己的底線是給予中國名義上的主權。

1982中英香港談判,鐵娘子步步緊逼,鄧小平霸氣回擊

圖|人民大會堂近照

然而面對小平同志的強硬態度,她不得不一退再退。

所謂的「國際條約」已經不能成為英國人的利器,兩人的談判最終是小平同志獲得了決定性的勝利,他迫使柴契爾接受了中國的建議。

接下來發生的就是舉世矚目的一幕:柴契爾夫人在人民大會堂的台階上摔倒。

這是一個誰也沒有想到會發生的插曲,當時柴契爾夫人接受了一名記者的提問從而分了神,結果腳下一滑導致膝蓋著地。

這一片段後來在香港電視上反覆播出。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政客,應付記者的提問對柴契爾來說應當是駕輕就熟的,為什麼會分神到摔了一跤的程度呢?

1982中英香港談判,鐵娘子步步緊逼,鄧小平霸氣回擊

圖|柴契爾夫人在人民大會堂台階上摔倒

想必當時令她分神的不只有記者的提問,還有和小平同志交鋒時他所表現出的強硬態度,以及一句句出乎她意料而震撼她的話語吧。

在這次會談之後的簡短聲明中,中英都表示希望通過外交途徑對香港前途提出合理的解決方式。

令人印象深刻的並不是這一則例行公事的聲明,而是新華社在其背後的補充:「中國政府關於收回整個香港地區的主權的立場是明確的、眾所周知的。」

這句話,再次向全世界強調了中國政府在香港問題上一步不退的強硬態度。

自1982年10月到來年2月,中英就香港問題展開了五輪「秘密嗟商」,此後又展開了多輪談判。

1982中英香港談判,鐵娘子步步緊逼,鄧小平霸氣回擊

圖|小平同志

這多次嗟商和談判的具體內容我們不得而知,但我們能夠從後來的資料中得知,即便是在柴契爾敗於小平同志之後,英國人仍然抱著一絲分化「主權」和「治權」的幻想。

參與嗟商的人回憶,當時中國要求明確主權,但英國死活不幹。

中英的分歧從中國初期的公報形容雙方會談是「有益的和有建設性的」,在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內卻取消了這一說法,直到1983年10月的公報中才又恢復了這兩個形容詞就能看出。

期間香港市民也聲援了自己的祖國。

在英國人始終想要「治權」的消息傳到香港之後,香港出現了市民搶購食品,擠兌外幣的狂潮,港幣兌美元的價值一跌再跌,港府被迫宣布了新的港幣發行制度。

1982中英香港談判,鐵娘子步步緊逼,鄧小平霸氣回擊

圖|英國前首相希思

1983年6月,時任國務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傳達了小平同志關於談判的最新指示,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談判日期要設限,屆時如果英國人還要拖下去,我們將單方面宣布收回香港的方案。

9月10日,在會見英國首相希思時,小平同志強硬表示希望柴契爾不要把路走絕了,以及「比較順當地交接對各方面都有好處」。

在中國一而再、再而三的強硬表態之下,柴契爾終於回應稱在中國建議基礎上討論。對方態度的改變我們從公報詞彙的變化中就能夠得知,1983年末中國人已經在談判桌上取得了優勢,度過了最艱難的時期。

在1983年12月第七輪會談結束後,公報稱「會談已經進入了新階段」。「新階段」的含義很快由英國外相賀維揭示而出。

1984年4月賀維訪問北京後又飛到了香港,在那裡他宣布英國放棄97年之後對香港的主權。在聲明中他還特別指出:「要達成一份在1997年之後仍然由英國管制的協議是不切實際的幻想。」

1982中英香港談判,鐵娘子步步緊逼,鄧小平霸氣回擊

圖|英國前外相賀維

當年九月,中英雙方終於在北京草簽了一份事關香港前途的「聯合聲明」。儘管此後仍舊有多輪談判,但最受人關注也是最重要的主權問題徹徹底底被我們自己保護了下來。

在此之後,中英之間最大的分歧應當是香港駐軍問題。英國方面甚至不惜鼓動香港輿論反對駐軍,並且在談判中直接表示「中國有責任保護香港,但不見得非得駐軍不可」。

英國方面可能沒有想到,在事關主權完整的所有問題上中國人都一步不會讓。小平同志再次讓所有人都見識到了他的強硬,最終這一問題還是按照中國方案解決了。

在中英香港問題談判的整個過程中,所有參與談判的中國官員都秉持著一個信念,這個信念可以用當初讓柴契爾夫人色變的那句話來概括:「中國人窮是窮一點,但打仗是不怕死的!」

在談判的前十年里,中國就與蘇聯、印度、越南都發生過武裝衝突甚至是局部戰爭,中方在領土主權上從未退讓一步,更是讓所有來犯者都嘗到了中國軍隊的厲害。

1982中英香港談判,鐵娘子步步緊逼,鄧小平霸氣回擊

圖|小平同志舊照

如果英國人想做下一個「來犯者」,中國也同樣不會有絲毫畏懼。

現在我們看來,這句話除了鐵骨錚錚的意志之外,也頗有一些「光腳不怕穿鞋的」意思在裡面。對於當時的我們來說,國家的貧窮確實是一個劣勢,我們只能用自己鋼鐵般的意志去彌補。

如今的中國則大不一樣了,雖然我們依然是一個發展中國家,不再像以前那麼窮了,但擺在所有中國人面前的還有一個艱巨的歷史任務——台灣。

希望在這個歷史任務的進程推進到我們面前的時候,所有中國人還能用當年的氣魄說出一句話:「中國人就算沒那麼窮了,打仗依然是不怕死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