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中國制裁後又遭新疆棉企起訴,鄭國恩已成過街老鼠,還妄稱「北京已絕望」

資訊     2021年06月02日
遭中國制裁後又遭新疆棉企起訴,鄭國恩已成過街老鼠,還妄稱「北京已絕望」

近期以來,針對新疆乃至整個中國棉紡業的政治打壓風起雲湧

據天山網4月9日報道,新疆喀什中級人民法院於4月2日受理了一樁特殊的案件,案件起訴方為新疆莎車雄鷹紡織公司,被告方則是德國著名反華學者阿德里安·曾茲,也就是此前被中國外交部宣布制裁的鄭國恩。報道稱,雄鷹公司的負責人起訴鄭國恩撰文捏造和歪曲事實,嚴重損害了公司名譽,對公司造成嚴重經濟損失,要求法院判決鄭國恩停止侵害、消除影響,並恢復公司名譽、賠禮道歉,還要求賠償企業損失。

另據《南華早報》4月12日報道,反華學者鄭國恩於當天接受採訪,稱其直至目前仍未就此案接收到來自中國方面的聯繫。鄭國恩大言不慚地表示,針對其本人的制裁和訴訟,說明了「北京已經變得非常絕望」。報道中提到,此前鄭國恩曾針對中國新疆等地區進行大規模的造謠,為西方國家利用BCI打擊中國紡織業提供了輿論彈藥。3月份,中國對歐洲部分機構和人士實施了制裁,鄭國恩名列其中。

遭中國制裁後又遭新疆棉企起訴,鄭國恩已成過街老鼠,還妄稱「北京已絕望」

圖為鄭國恩

據了解,鄭國恩出身德國一家神學院,是一名基要主義者,思想天然保守和排斥外部事物。隨後鄭國恩在美國和歐洲部分勢力的有心引導下成為一名極右翼分子,即尖銳排斥和攻擊所有外部事物。本世紀初,鄭國恩開始「研究」此前從未踏足過的中國,屢屢編造和炮製各種聳人聽聞的涉華謠言來博取眼球,最終因近些年來歐洲政治傾向急劇右轉化,而成為西方各大媒體的座上賓。

遭中國制裁後又遭新疆棉企起訴,鄭國恩已成過街老鼠,還妄稱「北京已絕望」

在新疆棉花事件中帶頭站隊的H&M成為了西方政治操弄的第一個犧牲品

在中美阿拉斯加對話結束後不久,出於種種原因,美國方面選擇操控受其資助的非政府組織BCI,通過標準認證等方式,試圖通過打擊新疆棉花的方式進而打擊中國紡織業。在這一過程中,鄭國恩炮製的「新疆強迫勞動」的言論成為了美國和BCI為自己幾乎不加掩飾的政治操弄所能夠蒙上的唯一一層遮羞布。有分析指出,棉紡業目前已經形成了以中國為核心的國際分工體系,美國真實的目的,是試圖違背其一直以來所主張的自由貿易精神,以政治手段來達成少部分反華勢力的個人意志,將中國從棉紡業的國際產業鏈之中剝離出去。

在2020年12月15日的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汪文斌介紹了鄭國恩炮製虛假報告的手法。首先是數據造假,如修改數據或者採取片面數據等;其次是無中生有,捏造各種謠言來攻擊中國;第三是妄加揣測,認為中國對於新疆的管理就等同於「強制節育」、「強迫勞動」等;第四是玩弄數字遊戲,將某一地區的數據與其他地區的數據進行橫向或者縱向比較,從而「得出並證明」新疆「強制節育」和「強迫勞動」。

遭中國制裁後又遭新疆棉企起訴,鄭國恩已成過街老鼠,還妄稱「北京已絕望」

圖為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

汪文斌還提到了鄭國恩在相應的報告中採取的另一種造謠方式,即圖片造假。鄭國恩引用了一張新疆當地婦女前往醫院體檢的報道照片,稱是對其進行「強制節育」;還引用了新疆吐魯番市一所行政機構辦公大樓的照片,妄言是所謂的「拘留中心」。汪文斌引用媒體的話對鄭國恩做了總結:見風使舵、毫無操守、異想天開的「學術」投機者、失信者、夢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