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首都每年下沉25厘米,市內13條河流卻無水可用,禍首竟是荷蘭

資訊     2021年06月02日

這裡是印尼首都雅加達的一座清真寺,這個清真寺已經廢棄很久

原因就是海水已經沒過這座建築的下方

在2001年時,清真寺所處的區域還是大片的陸地

印尼首都每年下沉25厘米,市內13條河流卻無水可用,禍首竟是荷蘭

如今的景象就像一個警告信號,時刻提醒著雅加達的居民們

這座首都城市正在慢慢地下沉

印尼首都每年下沉25厘米,市內13條河流卻無水可用,禍首竟是荷蘭

雅加達和其他很多沿海城市一樣,一直面臨著海平面上升的問題

雅加達的下沉已經持續了數十年

這些藍色區域就是1970以來,雅加達的下沉程度

顏色越深代表下沉越深,可以看到,這座城市的北部地區正在慢慢沉入海底

陸地以大約每年25厘米的速度下沉

印尼首都每年下沉25厘米,市內13條河流卻無水可用,禍首竟是荷蘭

很多住在海邊的居民都已經被迫搬離,但雅加達內陸的1000萬居民也面臨著危險

根據科學預測,到2050年,雅加達的大部分地區和數百萬房屋

都會被海水淹沒

印尼首都每年下沉25厘米,市內13條河流卻無水可用,禍首竟是荷蘭

這種下沉跟雅加達所處的地理位置也有關係,雅加達坐落在沿海低地的平原上

有13條河流從這座城市流過,而雅加達真正下沉的原因

卻是這裡的大多數居民沒有足夠的水資源

很難想像,13條河流經過的城市卻缺乏水資源

實際上這些水源大部分都不幹凈,所以人們只能深挖抽取地下水

由於淡水需求量實在太大,儲藏地下水的岩石層縫隙中的水都被抽干

這就導致了土壤被壓實然後塌陷,地下水上方的陸地也隨之下沉

印尼首都每年下沉25厘米,市內13條河流卻無水可用,禍首竟是荷蘭

來自大自然的降雨會補充土壤中的水分,這也是水循環的一部分

可隨著雅加達近年來的快速發展,城市被鋼筋混凝土覆蓋

雨水不會很好地滲入土壤,這樣的惡性循環一直持續到今天

造成這種惡果的就是人類自己

印尼首都每年下沉25厘米,市內13條河流卻無水可用,禍首竟是荷蘭

現在每當漲潮和雨季來臨時,離海邊近的居民都需要暫時搬離

早在2007年,雅加達就經歷了一次嚴重的洪災

暴風雨和漲潮導致城市中的河流泛濫,一共有80人死於這場災難

印尼首都每年下沉25厘米,市內13條河流卻無水可用,禍首竟是荷蘭

漁夫老馬就因為陸地下沉而失去了自己的家園

他現在只能睡在自己的漁船上

而另一位漁民,也在這些年來不停地重建自己的房子

印尼首都每年下沉25厘米,市內13條河流卻無水可用,禍首竟是荷蘭

如今雅加達面臨著兩難抉擇,如果要阻止陸地繼續下沉

那他們就必須停止抽取地下水,但這樣做他們就沒法得到乾淨的淡水

印尼首都每年下沉25厘米,市內13條河流卻無水可用,禍首竟是荷蘭

1600年,歐洲列強在世界範圍內進行殖民統治

就是在那時荷蘭人接管了港口城市雅加達

當時雅加達的居民大都是中國人、印度人和阿拉伯人

印尼首都每年下沉25厘米,市內13條河流卻無水可用,禍首竟是荷蘭

荷蘭殖民者將原先的城市推平,以荷蘭的建築風格重建了城市

並將雅加達改名為巴達維亞,這些建築緊挨著城市裡的運河

殖民者的重建讓雅加達的水路和公路網絡更加發達

但從上方看來,這種城市網絡也有著副作用

這些網格狀的布局將城市分割成很多小塊,又有運河將城市分為東西兩部分

印尼首都每年下沉25厘米,市內13條河流卻無水可用,禍首竟是荷蘭

每個區塊之間的橋樑很少,這是因為當時荷蘭殖民者人數不多

而且在有意控制當地人口,不同的區塊集中居住著不同國家的人

這樣會方便管理和統治,這種模式持續了一個世紀

印尼首都每年下沉25厘米,市內13條河流卻無水可用,禍首竟是荷蘭

直到18世紀中期,荷蘭人對運河疏於管理和維護,運河情況開始惡化

地震造成的沉積物阻礙了河水流動,運河裡的水逐漸變成了死水

這就導致了水質受到污染,很多介水疾病也就開始順著運河傳播

印尼首都每年下沉25厘米,市內13條河流卻無水可用,禍首竟是荷蘭

這時比較富有的荷蘭人就開始向城市南部遷移

他們在那裡建立了新的殖民行政中心

然後依舊對城市北部的水污染和疾病不聞不問

印尼首都每年下沉25厘米,市內13條河流卻無水可用,禍首竟是荷蘭

在19世紀後期,荷蘭人開發了第一個集中式供水系統

通過管道將淡水送到每個房屋

但是這些管道只覆蓋了荷蘭人居住的地區,原住民根本享受不到這種待遇

印尼首都每年下沉25厘米,市內13條河流卻無水可用,禍首竟是荷蘭

他們一部分人只能依靠街頭小販來取水

但大多數人,只能被迫在已經被污染的運河中取水

這種情況持續了數十年

最終殖民者只在一些公共場所設立了供水系統

印尼首都每年下沉25厘米,市內13條河流卻無水可用,禍首竟是荷蘭

在1949年,經過武裝衝突,荷蘭人終於離開了印尼,並承認了印尼的獨立

他們給這座城市留下的,只有被污染的水源

印尼獨立之後的幾十年,雅加達人口激增,人們需要更多的住房和街道

印尼首都每年下沉25厘米,市內13條河流卻無水可用,禍首竟是荷蘭

所以城市規模也在迅速擴大,但它的水利設施依舊沒有得到改善

在1959年雅加達只能給12%的居民供水

而到2015年,這個數字也只提到了40%

得不到自來水的居民只能抽取地下水,雅加達也就因此持續下沉

印尼首都每年下沉25厘米,市內13條河流卻無水可用,禍首竟是荷蘭

在2019年,印尼政府甚至開始考慮遷都,可是雅加達的市民卻沒法說走就走

他們還是每天都遭受著陸地下沉的威脅

印尼首都每年下沉25厘米,市內13條河流卻無水可用,禍首竟是荷蘭

印尼政府在2014年出台了一個項目,他們和荷蘭建築公司合作

計劃重建和加固120公里的海堤,目的是阻止海水在陸地下沉時淹沒土地

但是直到今日,只有10公里的海堤得到了加固

印尼政府和荷蘭公司的行事效率可見一斑

印尼首都每年下沉25厘米,市內13條河流卻無水可用,禍首竟是荷蘭

而且這種方法本身就是治標不治本,這個項目甚至還包括一個耗資400億美元的計劃

建造一堵38公里長的牆,形狀像一隻大鳥

來保護雅加達的海岸免收洪水襲擊

這個畫大餅的計劃需要30年時間才能完成,到那時雅加達已經消失一大半了

印尼首都每年下沉25厘米,市內13條河流卻無水可用,禍首竟是荷蘭

在政府找到替代方案之前,雅加達市民只能繼續抽取地下水

其實陸地下沉的問題不只存在於雅加達,東京、上海、曼谷這種大城市都經歷過

而且它們都有效地阻止了陸地下沉,希望印尼政府也可以借鑑成功先例

印尼首都每年下沉25厘米,市內13條河流卻無水可用,禍首竟是荷蘭

如今雅加達的市民非常不安,他們都害怕失去這片世代居住的土地

不想被迫流離失所,也希望印尼政府能從根源上解決問題

那就是居民的生活用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