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位偉大的科學家,藍眼睛高鼻樑,卻是地地道道的中國人

資訊     2021年06月02日

本世紀初,生活在新疆的青少年大多都認識這樣一個人,他頭髮微卷,有著一雙藍色的眼睛和高聳的鼻樑,他輾轉於新疆各個縣市為青少年們授課,他的課生動有趣、深入淺出,很多青少年也因此而受到影響,在未來的人生道路上投入了祖國的科學發展事業之中,他有著一個地地道道的中國名字,卻又常常被不明就裡的人誤認為是「老外」,他就是李憶祖。

李憶祖是我國一位偉大的地質科學家,從外貌特徵上來講,他的確是一個「老外」,但骨子裡卻是一個真真正正的中國人,他不喜歡被別人稱為「老外」,每當被人喊做「老外專家」時,他都會耐心地進行解釋:「我不是老外,我是中國人」。那麼李憶祖到底是誰呢?這還要從1938年說起,那一年李憶祖降生了。

他是位偉大的科學家,藍眼睛高鼻樑,卻是地地道道的中國人

1938年的天津,一個美國男嬰誕生了,對於這個男嬰而言,這一天可以說是不幸的,也可以說是幸運的。

不幸的是,他的父母在他出生的當月便離開了中國,並且因為某種原因而未能帶上他,幸運的是,一對好心的中國夫婦收養了他,並且視如己出,還給他起了一個極具中國特色的名字「李憶祖」。

一般而言,一個外貌特徵與中國人相差甚遠的美國男孩,要在異國他鄉成長,所面臨的困難可想而知,但這一切並沒有在李憶祖的人生中出現,因為養父母對他視如己出的關愛,李憶祖健康快樂地成長了起來,逐漸長大的李憶祖,除了外貌特徵與旁人差異較大以外,骨子裡已經成為了一個地地道道的中國人,他熱愛生他養他的這片土地,他熱愛這裡的風土人情,他熱愛他的祖國,中國。

他是位偉大的科學家,藍眼睛高鼻樑,卻是地地道道的中國人

懷著對祖國的熱愛,李憶祖考取了北京地質大學的地質測量與找礦專業,並以優異的成績取得了畢業證書。

要知道,在上世紀六十年代,一個大學畢業生如果能夠被分配在北京的機關工作,那是一件令人無比羨慕的事情,而李憶祖就得到了這樣的機會。然而,李憶祖的朋友們還來不及羨慕,就直接變為了震驚與不可思議,李憶祖毅然拒絕了北京的工作,主動要求前往西北地區從事地質工作。

要知道,那個時候前往西北地區從事地質工作與現在前往西北地區從事地質工作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因為上世紀六十年代的西北,不僅條件艱苦,而且地質工作幾近空白。然而就在大家為李憶祖的選擇感到震驚時,他的決定卻得到了他父母的大力支持,於是李憶祖動身前往了西北。

他是位偉大的科學家,藍眼睛高鼻樑,卻是地地道道的中國人

李憶祖在祖國西北的地質勘探工作一干就是20多年,在這20年中,他的足跡踏遍了天山、崑崙山以及阿爾泰山,西北地區的所有煤礦資料都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腦海中。

有幾次,艱苦的工作環境與困難重重的地質勘探差點奪去了李憶祖的生命,但他最終還是挺了過來,毫無疑問,李憶祖對於祖國的西北地質工作做出了傑出的貢獻。及至上世紀八十年代,結束了西北地質工作的李憶祖被調往新疆烏魯木齊教育局進行工作,在那裡工作了十餘年後,李憶祖退休了。按理說,一生奔波勞碌、無私奉獻,退休了應該享享清福了,可是李憶祖並沒有這麼做,他也根本閒不住,於是他開始了義務講學,這就是我們開始所說的,本世紀初的新疆青少年大多知道李憶祖的原因。

他是位偉大的科學家,藍眼睛高鼻樑,卻是地地道道的中國人

李憶祖的課並不僅僅局限於地質領域,他的課程涉及範圍很廣,從地質到天文、從地理到環境,讓數十萬的青少年感受到了科學的魅力。

李憶祖在新疆地區的義務授課持續了9年之久,足跡涉及56個縣市,聽課人數超過了30萬。在授課的過程中,有些人不明就裡,認為這是一個外國專家,當李憶祖聽到這樣的說法後,總是會告訴他們:「我不是老外,我是外裔,但我是中國人」,是啊,李憶祖是中國人,這與他的眼睛是什麼顏色,鼻樑是否高聳並無關係。

​「用自己所學的知識回報祖國」這是李憶祖堅持了一生的信念,正是在這種信念的驅動下,李憶祖才能夠主動選擇去西北工作,才能一干就是20餘年,正是在這種信念的驅動下,這位偉大的科學家才能在退休之後放棄安逸的生活,而選擇用自己的知識和經驗去培育祖國的下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