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幫派、混幣圈的江湖新貴:與崩牙駒稱兄道弟,攜八麻袋鈔票潛逃

資訊     2021年06月09日

2021-04-08

近日,馬來西亞警方發起鵜鶘3.0行動,目標直指江湖新貴廖順喜。

廖順喜年僅33歲,身兼「尼基幫」首領和雲尊集團董事長。

建幫派、混幣圈的江湖新貴:與崩牙駒稱兄道弟,攜八麻袋鈔票潛逃

馬來西亞總警長丹斯里阿都哈密稱,廖順喜與海外江湖勢力關節密切,包括前澳門教父崩牙駒、亞洲毒王謝志樂、香港和勝和、大圈幫、台島竹聯幫等;旗下雲尊集團經營傳銷、區塊鏈積累大量財富,資產逾10億令吉(約合15.8億人民幣)。

建幫派、混幣圈的江湖新貴:與崩牙駒稱兄道弟,攜八麻袋鈔票潛逃

3月20至28日,馬方出動數百名阿SIR,直搗雲尊集團總部,配合70次突擊,查扣包括勞斯萊斯、賓利在內的50輛豪車(價值逾1500萬令吉),存款與各類現鈔近500萬令吉,另有48名「尼基幫」涉案成員被捕。

而廖順喜在事發前一周就收到線人報信,將數億令吉的現金裝進八個麻袋,搭快艇進入公海、潛逃到印尼棉蘭。

建幫派、混幣圈的江湖新貴:與崩牙駒稱兄道弟,攜八麻袋鈔票潛逃

圍繞廖順喜的爭議歷來頗多,除了是一位擁有「拿督斯里」頭銜的年輕「慈善家」,還有傳銷、幣圈和濃厚的江湖色彩,廖順喜在大馬國內勢力也不可小覷、堪稱打通黑白,2014年綁架香港商人、2017年毆打警衛隊、2019年率眾砸酒吧,在坊間可謂早有威名。

長相帥氣的廖順喜脾氣火爆,33歲的他有過包括傷人、群毆、威脅、勒索在內的12項前科。

建幫派、混幣圈的江湖新貴:與崩牙駒稱兄道弟,攜八麻袋鈔票潛逃

廖順喜1988年出生於馬來西亞華人新村,家境普通。父親是裝修工人,母親是家庭主婦,下面還有兩弟一妹。高中畢業便走入社會,做過商場售貨員(賣數位相機、服裝)、交警隊拖車員、財務後勤、酒吧服務生、執法隊協勤……林林總總,不一而足,反正就是放蕩不羈愛自由、幹什麼都不長久。

此前一直籍籍無名,進入幣圈迎來轉機。廖順喜自稱22歲時接觸一種名叫MBI的虛擬幣,並在兩年後攢下第一桶金。後來,廖順喜遇到了自己的「導師」張健,邁上人生快車道。

建幫派、混幣圈的江湖新貴:與崩牙駒稱兄道弟,攜八麻袋鈔票潛逃

張健原名宋密秋,黑龍江五常人,於2012年開始搞一種叫「雲數貿」的傳銷,2013年被武漢警方通緝,同年張健外逃東南亞,在傳銷合法的馬來西亞繼續做「雲數貿」。來到異國,張健很注意結交朋友,與年輕的廖順喜一見如故,後廖順喜惹事進了局子、張健花錢將廖順喜保釋出來,兩人關係更加牢固、將廖順喜倚為左膀右臂,與後來的滿星雲董事賴彩雲、並稱張健的「左青龍、右白虎」。

有了張健的平台,廖順喜開始與菠菜老闆、幫派頭目越走越近,在江湖上冒頭起事。

建幫派、混幣圈的江湖新貴:與崩牙駒稱兄道弟,攜八麻袋鈔票潛逃

2014年初,廖順喜冒充阿SIR,與10多名同夥當街將包括一名香港人在內的3名商人綁架,禁錮8個小時,其間電擊、木棒毆打、脫褲驗尿,並搶走超過5萬令吉的財物。

2014年底,張健在泰國普吉島落網後,便將手下業務悉數交給幾個得力幹將。2015年7月,廖順喜在「雲數貿」原址成立雲尊集團和順喜愛心團隊,並通過結交名流、慈善捐助進行包裝推廣。同年,廖順喜從彭亨蘇丹手裡獲得「拿督斯里」勛銜,在馬來西亞「拿督斯里」是可以買的,價格一般約合15萬人民幣,此後、廖順喜又幫兩個弟弟弄了「拿督」和「拿督斯里」頭銜。

建幫派、混幣圈的江湖新貴:與崩牙駒稱兄道弟,攜八麻袋鈔票潛逃

2016年初,廖順喜認識了一名李姓比特幣投資人,開始將區塊鏈業務引入雲尊集團。雲尊集團以慈善捐助的名義,很快將觸角伸到16個國家。同時,廖順喜也開始在官府發展人脈,通過送錢、送車、邀請兼職等收買眼線。

2017年10月,雪蘭莪州南天宮九皇廟門口,廖順喜因座駕阻礙交通與志願警衛團人員發生爭執,當眾對三名警衛團員進行掌摑毆打,聲稱要召見警衛團長給予交待,否則「見一個打一個」、並勒令旁觀者刪除所拍照片,引髮網民熱議。

建幫派、混幣圈的江湖新貴:與崩牙駒稱兄道弟,攜八麻袋鈔票潛逃

令人意外的是、三名被打者都同意和解,據稱廖順喜於法庭當場給了每人2000令吉的和解費。

此後,廖順喜的商務活動越來越高調,還組建了以自己英文名NICKY命名的幫派「尼基幫」(NICKY GANG)。

建幫派、混幣圈的江湖新貴:與崩牙駒稱兄道弟,攜八麻袋鈔票潛逃

2018年4月,廖順喜在澳門漁人碼頭舉辦千人生日宴,全球洪門聯盟總會長劉會進現場送了他一尊關公像。

2018年5月,崩牙駒宣布在柬埔寨發布「洪幣」、並成立虛擬幣交易所,2億美元的洪幣1分鐘搶購一空,廖順喜被認為是崩牙駒的合作夥伴和「洪幣」的承銷人之一。

建幫派、混幣圈的江湖新貴:與崩牙駒稱兄道弟,攜八麻袋鈔票潛逃

2019年1月,廖順喜在澳門被授為世界洪門歷史文化協會副會長,崩牙駒親自授牌,14K元老陳惠敏、司徒美堂之孫司徒忠在旁見證。

2019年5月,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ScottGarden酒吧,廖順喜一行與另一撥私會黨因為爭奪女伴發生衝突,疑酒吧老闆偏袒一方,吹雞60餘名口罩男,手持木棒、鐵棍,趕走正在消費的客人、然後對著店內設施家具一通猛砸、滿地狼藉,造成直接財務損失20餘萬令吉。阿SIR認為廖順喜是幕後主持者,不過事後法庭意外撤銷控狀、廖順喜也不用接受審判。

建幫派、混幣圈的江湖新貴:與崩牙駒稱兄道弟,攜八麻袋鈔票潛逃

2019年9月,廖順喜又帶團隊拜會洪門五聖山,與洪門全球聯盟總會長劉會進商討柬埔寨投資事宜。

除了虛擬幣雲尊幣之外,廖順喜的雲尊集團還在2020年7月推出了名叫「小喜小熊」的資金互助盤,吸收會員玩一款《國寶熊貓》遊戲、通過養熊貓來接入雲尊集團的虛擬幣交易,之後不斷曝出有「小喜小熊」會員受騙。

建幫派、混幣圈的江湖新貴:與崩牙駒稱兄道弟,攜八麻袋鈔票潛逃

廖順喜因與張健關係一直飽受詬病,張健在2016年被發紅色通緝令,2017年6月、從印尼引渡回國。

「小喜小熊」推出幾個月後便陷入危機,被稱為是韭菜盤,雲尊集團長期以來深陷詐騙、傳銷、洗錢傳聞,表面風光的廖順喜,終於在大馬警方發出通緝令之後跌落神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