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權不容仲裁:五年前的南海仲裁案,中國表現如何?

資訊     2021年06月09日

2021-04-28

近年來中國綜合國力的提升,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無論是軍事、經濟、科技等領域,我們都已經位居世界前列。

再加上中國遼闊的版圖和巨大的人口體量,同時又是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敢單獨跟中國叫板的國家少之又少,即使是有,很多時候也是它背後的「主子」美國挑唆的。

主權不容仲裁:五年前的南海仲裁案,中國表現如何?

但這些年人們似乎對我們的國家有些誤解,認為我們的外交策略永遠都是「抗議」和「譴責」,特別是從2020年至今,除了外交部發言人的言辭越來越激烈,被西方和某些賣國賊罵成「戰狼外交」(注意!這個詞是個貶義詞)外,並沒有什麼改變。

其實這大錯特錯。如果我們願意仔細去了解那些曾向中國挑事的國家的下場,就會發現:中國的回應,一直是十分有力的!無論是從心態上還是物力上。

歡迎來到貓爺的漁場,本期我們就和大家聊聊從2013年開始,由菲律賓發起的針對中國的「南海仲裁」案到底是怎麼回事,看看中國是怎樣回應「跳樑小丑」的。

希望觀眾朋友們能多多點贊、評論支持貓爺,謝謝大家啦。

主權不容仲裁:五年前的南海仲裁案,中國表現如何?

釣魚島

2010年,中國首次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僅僅兩年後,中日就爆發了釣魚島爭端,日本政府甚至號召全體國民「捐錢」購買釣魚島,日本的這種行為實在是難以理解,如果你真的認為釣魚島是你們的,那你們怎麼不直接聲明「釣魚島是日本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怎麼不派兵進駐釣魚島?這就說明從一開始,日本人心裡就是沒底的。

在釣魚島事件愈演愈烈的時候,中國國內掀起了一陣抵制日貨的狂潮,雖然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損失,但從國家層面上來看,中國其實自2012年以後已經在事實上掌控了釣魚島。

特別是在2020年,中國海警在釣魚島巡邏的時間已經達到了三百三十天以上,他日本要是真有膽量,怎麼不來驅逐中國海警?

2017年薩德事件,中國的經濟制裁直接摧毀了樂天在中國的市場,三星從此以後在中國「人間蒸發」,這些給韓國造成的經濟損失是不可估量的。

主權不容仲裁:五年前的南海仲裁案,中國表現如何?

黃岩島

2013年由菲律賓提起的「南海仲裁」,則是由「黃岩島爭端」引起的。

其實,菲律賓早已對於黃岩島覬覦已久,他們對黃岩島的非分之想,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就已經開始了,但礙於實力上的巨大差距,菲律賓不可能從中國這裡虎口拔牙,奪走黃岩島。

何況,從一切能找到的歷史文獻、資料中,都無法找到黃岩島屬於或曾經屬於菲律賓的證據,菲律賓對黃岩島提出「主權要求」,純粹是無稽之談。

而在2012年-2013年雙方「拉鋸」近一年後,最終的結果只是「菲律賓外交部承認:中國已實際控制了黃岩島,菲方船隻無法進駐該海域」。

但即使是這樣,菲律賓依然不死心,它在美國人的挑唆下,居然將中國告上了法庭,揭開了「南海仲裁」的帷幕。

主權不容仲裁:五年前的南海仲裁案,中國表現如何?

聯合國

2013年1月2日,菲律賓將其與中國之間的南海爭議單方面提交《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以下簡稱《公約》)附件七所規定的仲裁程序,挑戰中國「南海斷續線」的法律效力,希望仲裁庭認可其在南海200海里專屬經濟區內的資源開採權等。

對此,中方拒絕參與菲方提出的仲裁,並於2014年12月7日發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關於菲律賓共和國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轄權問題的立場文件》,對仲裁庭的管轄權提出質疑。

仲裁庭於2015年4月初做出決定,同意考慮中方的反對意見,並宣布於2015年7月7日至13日就管轄權問題舉行口頭聽證會。

菲律賓政府對這場聽證會很重視,派了由行政、司法和立法三部門組成的高級代表團奔赴海牙。菲律賓此舉顯然是想通過國際仲裁將其非法侵占的部分南沙島礁變成「合法」。

主權不容仲裁:五年前的南海仲裁案,中國表現如何?

2013年1月21日,在菲律賓提交國際仲裁的前一天,菲外交部在給中國駐菲大使馬克卿的照會中提出,希望中國停止對美濟礁、東門礁、南薰礁、渚碧礁、黃岩島、赤瓜礁、華陽礁和永暑礁的占領,以及在這些島礁上的行動。

照會中稱:「中國(對這些島礁)的占領和建築活動侵犯了菲律賓的主權。」

按菲外交部的說法,這些島礁有些處在菲律賓的大陸架之上,另一些則位於菲律賓的專屬經濟區之內。因此他們企圖通過國際仲裁取得所謂行使《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賦予其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的權利。

2015年6月份,菲律賓政府還計劃將一張三百年前(他們自稱)的菲律賓地圖提交給仲裁庭,以證明早在三個世紀之前,黃岩島就已經是菲律賓領土的一部分了。

這張地圖在2014年10月,被菲律賓商人梅爾·維拉地在拍賣行以170500英磅買下。後於2015年6月12日慶祝菲律賓獨立節時,親自將地圖獻給阿基諾總統。

此後,菲律賓政府便計劃將這張「古董」提交給仲裁庭,以證明他們對黃岩島的主權是合法的。

主權不容仲裁:五年前的南海仲裁案,中國表現如何?

可菲律賓的這些行為在中國看來並沒有什麼實際意義。因為中國在2014年12月7日,就對外發表了關於「菲律賓提出的南海仲裁管轄權」問題的立場:中國不認可、不接受、不參與菲律賓提出的仲裁。

我們的邏輯也很簡單,菲律賓在黃岩島等南海多個島礁上向中國提出的所有要求,全都涉及到了這些「島礁」的歸屬問題,而他們卻在歸屬問題尚未確定的情況下,直接憑藉《公約》中的規定認為中國在南海的一系列行動是「非法」的,所以我們不認。

很快,負責此次仲裁的海牙國際法庭(位於荷蘭)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他們要求菲律賓先提交一個「口頭辯論」,來確定到底要不要「開庭」。

主權不容仲裁:五年前的南海仲裁案,中國表現如何?

海牙國際法庭

菲律賓政府對此次答辯非常重視,他們專門派了一支由三十五名政府精英組成的高級代表團前往海牙,其中包括外交部長、總檢察官、參議院議長、眾議院議長、兩名大理院法官、司法部長和國防部長等,全是阿基諾內閣的高級閣員。

但在法庭上,他們的辯論內容依舊跳過了「主權問題」,他們認為南海已超出了中國的海域範圍,中國無權行使「歷史性權利」;「九段線」缺乏歷史依據;中國的造島工程等行為已經嚴重影響到了菲律賓的海洋權利等等。

這些辯論依舊像之前一樣,只是「空中樓閣」,對中國而言既沒有說服力,也沒有殺傷力。

主權不容仲裁:五年前的南海仲裁案,中國表現如何?

海牙國際法庭

2015年10月29日,海牙國際法庭決定受理此次裁決,2016年7月12日,法庭宣判菲律賓「勝訴」。

可是菲律賓贏了嗎?顯然沒有。

因為此次仲裁從頭到尾,中方沒有派一個人參加,法庭上只有法官和菲律賓代表團,菲律賓從頭到尾都在跟空氣鬥智斗勇。

更滑稽的是,我們都知道如果雙方打官司,從來都是「敗訴」的一方出錢。但由於「南海仲裁」中國沒有參加,菲律賓被迫出了雙份錢,最後只獲得了一個「精神勝利」,簡直是魯迅書中的阿Q本人。

接下來我們要說的,就是:為什麼連菲律賓這樣的國家,都敢如此招惹中國?因為,南海仲裁的本質,其實就是一場披著仲裁外衣的「政治鬧劇」罷了,而菲律賓背後站的,就是「時刻以反華為己任」的美國。

主權不容仲裁:五年前的南海仲裁案,中國表現如何?

菲律賓之所以會將南海爭議提交國際仲裁,與美國重返亞太戰略是有著直接聯繫的。

美國《國家利益》雜誌特約編輯卡本特分析認為:美國想要通過干預中國與鄰國的南海爭議來達到制衡中國的目的……「最具挑釁的做法是支持菲律賓及其對南海爭議島礁的聲索(發聲、索取)」。

當時任國務卿的希拉蕊甚至向菲律賓和越南保證,如果南海爭議惡化為武裝衝突,美國將對他們伸出援手。

然而,當菲越兩國真正要求美國在軍事上予以援助時,美國卻宣稱在南海爭議中保持中立(美國老傳統了)。

卡本特認為,美國這一表態導致菲律賓「將中菲南海爭議提交國際仲裁」。而後美國在此問題上不僅沒有保持沉默,反而高調地表示支持菲律賓的做法。

主權不容仲裁:五年前的南海仲裁案,中國表現如何?

克里

2013年10月10日,在汶萊舉行的東亞峰會上,美國國務卿克里當著包括中國總理李克強在內的多國領導人的面聲稱,「支持菲律賓採取的仲裁策略及其領土聲索。」

他還說:「所有聲索國均有責任闡明其聲索並使其符合國際法,他們可以採取仲裁或者其他和平談判的方式解決問題。」

2014年3月6日至7日,美菲在華盛頓舉行第四屆美菲雙邊戰略會談時,在一份聯合聲明中強調:「根據《公約》記載的國際海洋法指出,南海的領海聲索應根據陸地的延伸狀況而定。」雙方重申關於南海的國際爭端應遵循國際法及通過外交或其他和平手段,例如國際仲裁等方法來解決。

此後,美國又做出了一系列「聲援」菲律賓的舉動,但最終並沒有讓菲律賓在仲裁上占到任何便宜。

畢竟,這個世界上的法律都是五常定的,中國作為一個主權國家沒有任何國際組織,包括聯合國都不能對中國做出任何「判決」。

還是那句話:我們沒簽過字的紙,就是廁所里的屎!

參考文獻:

《論中菲南海仲裁案之「無效性」》高聖惕

《南海仲裁案:美菲聯手打輿論戰》李金明

《南海仲裁案中「歷史性權利主張」的不可裁決性》張祖興

《黃岩島背後的南海博弈》李強強 宋佳

《黃岩島"激變"——解讀黃岩島事件:中國未來博弈新策略》潘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