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貨幣戰悄然大逆轉!人民幣重磅出擊

資訊     2021年06月13日

2020年是世界的轉折年、是中國的轉勢年、是中美易勢轉折年。十年二十年後回望2020年,我們將會發現,這一年太重要了,對中國來說,就像是1949建立新中國、1978改革開放一樣的重要轉折年。

2021年,是轉折年後的第一年,將會有很多大事發生!戰友們如果讀了占豪(微信公眾號:占豪)前面的文章,應該會注意到最近中美經濟數據的一個重要對比細節:

一、2021年1季度,中國GDP增長高達18.3%,但4月份的CPI卻只有0.9%,3月份更是低至0.4%。

二、2021年1季度美國經濟雖然年化增長達到了6.4%,但按中國的同比增長幅度卻遠低於這一數字,更重要的是到了4月份美國的CPI高達4.2%,以美國的經濟增速看,這已經是嚴重的通脹了。

由上述數據我們可以看出,中國經濟好得超過預期,而美國的通脹增速也快於預期。正是基於這樣的背景,占豪(微信公眾號:占豪)才在之前提前給出兩個判斷:一是美國不久就會和中國展開貿易談判;二是美國為了抑制通脹不得不向中國妥協,取消特朗普政府強加的中國商品輸美關稅。

話音未落,美國貿易代表戴琦就與中國副總理劉鶴通了電話,貿易談判不久應該就會開始,之前的判斷已經印證了一個,我們等著第二個驗證。

中美貨幣戰悄然大逆轉!人民幣重磅出擊

拜登:都是你把事情搞砸的!

我們都知道,特朗普去年在疫情肆虐的背景下「救市」印鈔2萬多億美元。拜登更狠,上台兩個月就印鈔3萬億美元。兩位美國總統一年時間,印鈔5萬億。短期內增加這麼大流動性,必然帶來通脹。過去,美國印鈔全球通脹,現在情況卻不同了,拜登剛剛發了3萬多億美元,結果別人還沒大通脹,美國自己先頂不住通脹了,4月份CPI高達4.2%。

那麼,為什麼這次全球沒有大通脹,中國甚至通脹率非常低,這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的?美國放水不是全球通脹而美國獨善其身嗎?怎麼現在反了?

這其中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中國的作用!

美國過去是怎麼做到美聯儲放水而其他國家通脹的?主要通過兩個邏輯:

一、美元大放水,首先會大幅推高初級產品的價格,包括原油、天然氣、鐵礦石、煤炭等等初級產品都會價格大漲,因為這些初級產品的價格主要是由華爾街的資本家控制的,他們會拚命炒作加速出擊產品價格上漲,爾後從初級商品炒作中獲得第一層重磅利益。

初級產品價格上漲,如果製造業沒有技術、品牌等提高產品附加值的能力,那麼品牌方就不會大幅提高製造廠家的產品價格,於是初級產品上漲會大幅擠壓加工製造業的利潤,製造業就會不掙錢。

與此同時,由於生產資料的價格上漲,市場上各種商品、服務的價格都會因為初級產品價格上漲而上漲。如此邏輯下,美國通過放水獲得大筆利益,相關國家卻只能得到通脹。

中美貨幣戰悄然大逆轉!人民幣重磅出擊

二、美元大放水,為了避免自己貨幣升值導致資本的流出,相關國家不得不也跟著印鈔釋放流動性,市場貨幣增加而商品沒有跟著增加,通脹會加劇。

這兩個原因,會導致美聯儲放水其他國家通脹。那麼,過去美聯儲放水美國為什麼通脹不嚴重呢?原因很簡單,美元釋放的流動性會大規模進入資本市場推高資產價格,大量流動性在資本市場裡,並沒有在消費市場流通。與此同時,美元的堅挺會讓美國從全球進口更多質優價廉的商品。由於美元的購買力,美國通脹壓力往往不會很大。

然而,這一次情況卻不同了。什麼不同了?中國的產業升級了、供給側改革了,相比過去,中國製造的技術含量更高了,競爭力更強了,初級產品在商品中的成本占比也大幅下降。

在這種情況下,雖然華爾街依然可以從初級產品的價格上漲中獲利,但中國卻可以通過出口產品漲價來獲得補償。換句話說,中國現在出口的商品技術含量大幅提升,那麼中國所獲得經濟利益也就更多。美元大放水對中國影響越來越小。

像包括東協在內的很多發展中國家,現在是與中國經濟捆綁,中國經濟穩定,也就穩定了相關國家的經濟。結果可好,美聯儲倒是釋放了大量流動性,但中國央行面對美元大放水卻紋絲不動,貨幣政策該怎樣就怎樣,根本不做太多調整。

然而,雖然貨幣政策不調整,但人民幣的匯率卻做了調整,人民幣兌美元從2020年的5月底到今年5月底,1年時間從7.17漲到6.36,升值了12.7%。人民幣大幅升值12.7%,當然讓人民幣採購大宗商品的成本降低了,這相當於人民幣在國際上的購買力提升了,反映到國內當然是通脹壓力變小。

可能有人會說,那過去為啥不用這一招呢?因為,過去中國市場吸引力還不夠,貨幣升值過多會抑制外資流入投資,同時可能導致資本外流,還會導致出口下降,這三點使得過去我們無法用升值來對抗大宗商品上漲。

中美貨幣戰悄然大逆轉!人民幣重磅出擊

那麼,這一輪人民幣為什麼大幅升值?原因有兩個:

一、全球疫情肆虐的背景下,全球市場都遭到了嚴重破壞,中國的市場吸引力使得人民幣升值也不影響資本流入,恰恰相反,人民幣的升值恰恰是資本大規模流入的證明。如今,中國已是全球第一大投資國,大量資金源源不斷湧入中國。

二、全球疫情背景下,中國出口不但沒有下降,反而大幅增長,也就是說中國製造的競爭力大幅提升,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就可以在匯率上放開手腳,用匯率的升值來對沖大宗商品的上漲。

面對美元大規模釋放流動性所帶來的通脹壓力,人民幣是以升值來實現對沖的,這意味著美國購買中國商品的成本提升了。不但中國一國對美出口價格上漲,與中國聯繫緊密的國家由於匯率更加盯緊人民幣,所以他們出口美國的商品價格也提升了,在這種情況下,當然通脹就留在了美國。

據消息透露,中國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長周誠君上月在莫干山會議上表示,人民幣國際化條件下,我們管不了人民幣匯率,中國中央銀行最終要放棄匯率目標,人民幣匯率是全球所有市場主體對人民幣的偏好、預期和交易決定的。人民幣對美元在中長期內將持續對美元升值。這既是中國經濟持續增長、人民幣相對購買力不斷提高的結果,也是美聯儲搞量化寬鬆和不斷擴表的後果之一。

周誠君的表態意味著什麼呢?意味著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將進入長期升值的周期。所謂放棄人民幣匯率管理為什麼就一定是升值呢?道理很簡單:一是人民幣的購買力本來就比美元強,根據購買力平價計算,中國GDP早在2014年10月就超過美國了。那麼,現在人民幣不再進行匯率管理,升值預期是必然的。二是中國經濟的持續發展帶來了國際市場的信心,大量資金會流入中國,這也必然會導致人民幣升值。三是中國在貿易領域所具有的優勢決定了,人民幣國際化的速度不久將加快,很多與中國貿易的國家都會用人民幣進行交易,他們對中國出口獲得的人民幣必然投資到中國來,也必然會帶來人民幣的升值。

如果戰友們還記得,占豪(微信公眾號:占豪)幾年前就說過,人民幣兌美元長期是必然升值的,這一輪貶值周期是為了保出口,最低大概能到7.2:1。最終,人民幣兌美元的貶值逼近7.2後就掉頭向下,現在已經到了6.36。可以預見,未來人民幣兌美元會持續升值,這個周期將持續至少一二十年。當然,這個過程中,那些投機人民幣升值的資金會被中國央行剿滅,這一點中國央行已經發出過警告,不要對人民幣的匯率進行投機。

中美貨幣戰悄然大逆轉!人民幣重磅出擊

根據「蒙代爾不可能三角」的原理,一個國家央行,在固定匯率或保持匯率穩定、貨幣政策獨立性及跨境資本自由流動三者之間,只能同時選擇兩個目標,必須放棄一個。過去,我們選擇了保持匯率穩定和貨幣政策獨立性,那麼跨境資本流動就無法實現,所以我國的貨幣是不能自由兌換的。隨著數字人民幣推出,人民幣必然加快推進匯率的自由兌換和資本的跨境流動。在這種情況下,在匯率穩定和貨幣政策獨立性之間中國央行必須選擇放棄其中之一。毫無疑問,中國央行會保留貨幣政策的獨立性,那麼匯率的穩定就會被放棄,人民幣也必然在未來升值。

我們在匯率上已經非常自信了,這才有了現在準備放棄匯率穩定。那麼,為什麼中國在匯率上現在更加自信了?甚至已經自信到真正和美元掰腕子了?在占豪(微信公眾號:占豪)看來,有三個根本原因,尤其是第三個原因最為重要:

一、中國抗疫取得成功,而全球則陷入泥潭

占豪在《定基四篇(點擊藍字查閱)》中強調了2020年是轉折年,那麼2021年這個轉折後的第一年中發生的大事就特別多。譬如,3月18日到19日中美高層戰略對話,中國高調與美國攤牌了,這就是一個非常大的事,是戰略性攤牌。

中美戰略上攤牌了,具體微觀層面就必然會有更多大攤牌,這其中就包括匯率的攤牌,所以央行準備放棄匯率的穩定,允許人民幣持續升值。中國這次人民幣升值,是人民幣和美元的戰略攤牌,其直接後果之一就是讓美元的流動性首先反噬美國自己。中國之所以在匯率上如此自信,最根本的原因之一就是中國在抗疫上率先取得成功,與此同時全球則陷入了疫情泥潭。

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國經濟增長強勁,中國出口強勁,中國出口不再怕人民幣升值,在人民幣升值的背景下全球對中國市場的依賴加深了,所以人民幣在匯率上更加自信了。

二、中國經濟模式的轉變與金融體系的加速完善

2020年7月,中國宣布開啟以經濟內循環為主、內環循環相互促進的發展新格局。這一戰略調整,其意義不亞於改革開放。中國之所以開啟經濟內循環,一方面是國際形勢的影響,外需市場已經見頂,這使得外需已經無法驅動我國經濟增長;另一方面,中國經濟發展到了這個階段,中國消費能力大幅提升使得14億人的市場成了我國經濟可持續發展的最重要驅動力,在這種情況下,我國轉發展方式以內需為主。

內需為主的發展方式,也必然改變我國的金融體系。試想,我國內需大幅增長,意味著中國市場將大量消耗中國製造,我國經濟的內循環會把我國創造的經濟利益留在國內。在這種背景下,人民幣長期升值就意味著人民幣購買全球資源成本的降低。從這一點上來說,人民幣也必然是長期升值趨勢。

三、中國產業升級持續加速所取得的巨大成果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產業升級是一個一個領域逐漸擴展並加速的,在這個過程中我國利用外需拉動投資,經濟呈現高速發展狀態。但是,經歷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外需的天花板已經出來了,4萬億的經濟刺激後到了2015年,我國經濟已步入中等收入國家行列,GDP也超過了10萬億美元,達到了美國GDP的57.9%。但是,隨著人口紅利衰減,中國經濟發展進入了新階段,有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風險,主要經濟指標之間的聯動性出現背離,經濟增長持續下行與CPI持續低位運行,居民收入有所增加而企業利潤率下降,消費上升而投資下降,等等。

中美貨幣戰悄然大逆轉!人民幣重磅出擊

中國經濟的狀態,既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滯脹,也並非通縮形態,與此同時貨幣調控的效果也在下降,投資拉動經濟增長變得更加困難,一些地方投資收益比竟然開始低於1。在舊的經濟形態顯現疲態的同時,像「網際網路+」這樣的新經濟卻顯得生機勃勃增長很快。中國經濟,本質上還是結構性的問題。由於我國經濟改革開放後已經歷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長,人民收入水平和消費水平都在提升,但產品供給側並未跟上市場需求。比較典型的例子是,2014年我國海外消費超萬億,到海外各種排隊買商品,甚至日本品牌中國製造的馬桶蓋都組團購買······因此,當時中國經濟的突出矛盾,其表象是速度問題,根子則是結構問題,關鍵已不是需求側,而是供給側。所謂供給側的問題,最核心的就是我國供給體系總體是中低端產品過剩,而中高端的產品供給不足。如此,我國從2015年從供給側入手,展開結構性調整,通過提高產品的品質來達到增加中高端產品供給的目的,從而推動經濟的可持續發展。

如今,6年時間過去了,我國在這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也正是基於我國供給側的改革,我國在2020年借疫情爆發之際,順勢由外需拉動的經濟模式,轉為以經濟內循環為主、內外循環相互促進的發展新格局。中國供給側改革、產業實現了大升級,不但沒有影響我國出口,反而在2021年1季度出現了外貿增長29.2%的良好局面,這一切都是產業升級的功勞。

來源:占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