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斥資4萬億,全力打造「第二條黃河」,印度為何舉雙手反對?

資訊     2021年06月21日

黃河一直都被我國民眾譽為母親河,從全國角度來看,我國的水資源分布並不均勻,南多北少。沿海地區多梅雨季節,降水頻繁,但西南地區卻長期乾旱,降水量少。因此我國政府積極採取措施,例如建造了著名的南水北調工程,造福一方民眾。除此之外,還有一項被稱作「第二條黃河」的、耗費4萬億巨資工程的推出,讓印度都為之跳腳,它就是紅旗河工程。那為何印度不樂意其建成呢?

新來的朋友記得點個關注,既方便瀏覽往期文章和視頻,又可接收最新消息。

中國斥資4萬億,全力打造「第二條黃河」,印度為何舉雙手反對?

一、西北地區的水資源問題

西北地區,深入內陸,屬於溫帶大陸性氣候。遠離海洋,又因為大陸上各種地形的阻擋,導致來自太平洋的豐富水汽或濕潤氣團難以成功抵達,降水量自然不太可觀,所以自然環境並不適合水稻等農作物生長。同時水源不足,不宜居,不利於建設城市發展經濟。為了減少我國區域發展的差距,政府耗費大量資金與物力,積極推動西部各方面的建設。

而在大自然難以發揮作用之時,人工降水或運水就成為獲得水資源的有效途徑。為解決水資源較為缺乏,導致的水資源分配不均問題,我國推出南水北調等工程,解決西北地區的水資源需求問題 ,並取得重大成效。但單靠一個調水工程治標不治本,並不能在根本上改變西北地區缺水的現狀。

中國斥資4萬億,全力打造「第二條黃河」,印度為何舉雙手反對?

二、「第二條黃河」方案的提出

因此早在八年前,就有引水入疆的初步構想,並在三年後,也就是2016年形成初步方案,也就是現在所謂的「第二條黃河」方案(全稱叫「紅旗河西部調水方案」)。該方案其實就是將青藏高原東南部地區豐富的水資源,利用管道等基礎設施運轉調往到缺水的西北地區,說白了跟南水北調有異曲同工之妙。

計劃最先從我國雅魯藏布江開始,沿著青藏高原的周邊地區鋪設管道,再經過黃河流域,如渭河、汾河等,經過初期的人工干預與疏導流入劉家峽水庫,最後抵達西北缺水地區。據調研,該計劃將耗資4萬億元,正式建成後,預計年調水量可達600億立方米,相當於黃河的流量,因此才被稱為「第二條黃河」。

中國斥資4萬億,全力打造「第二條黃河」,印度為何舉雙手反對?

除了能解決西北地區的水資源問題,它還能為我國增添超過20萬平方公里的綠洲,改善西北地區的生態環境。並形成面積可達兩億畝的灌區、有機牧場,以及一條長達1千公里的內陸運河,從根本上改變中國整體的生態現狀。「紅旗河西部調水方案」的調水路線,採用「遇山則繞」的建造方式,完美避開我國生態系統較為脆弱的地區,一方面不會損耗山體,另一方面又大大降低建造隊伍的施工難度,建成後全程可實現自流,塞上江南的設想終能實現。

中國斥資4萬億,全力打造「第二條黃河」,印度為何舉雙手反對?

三、印度再次跳腳,方案卻有實施困難

印度,在聽聞我國這個「第二條黃河計劃」後,便再次急得跳腳,不出意外地對工程進行阻擾,並在國際上表達自己的強烈不滿。印度方面認為要是該項目建成會改變印度河的源頭水質,甚至還會對其境內東北地區的灌溉水源產生難以挽回的影響,畢印度只有一條恆河承擔所有印度民眾的日常用水。

中國斥資4萬億,全力打造「第二條黃河」,印度為何舉雙手反對?

但這種擔憂是完全沒有事實依據的,沒有理論支撐。印度是典型的熱帶季風氣候,降水量呈明顯的季節性。由於該氣候降水極不穩定,因此也多旱澇災害。我國在雅魯藏布江修建水利工程,不但不會威脅到印度的用水問題,反而會起到一個很好的調節水量的作用,避免印度受到各種因降水導致的自然災害,同時還可能帶動該項目周邊地區的經濟發展。

更何況我國水利工程師,建造時使用的是分段建造的施工方式,並不會影響或者對雅魯藏布江的水源造成破壞,因此印度的說法根本沒有可信程度。而對於我們中國來說,我們在自己境內修建利國利民的水利工程,印度完全沒有資格指手畫腳。

但是,不得不說的是,因為地形、地貌、資金、技術等因素的影響,「第二條黃河」方案的落實存在著很大的困難。

中國斥資4萬億,全力打造「第二條黃河」,印度為何舉雙手反對?

首先該項目的最初建造地在高原地區,而最終結點的地勢卻較為平坦,高度差可達1千多米。而且有些建造路段,因地勢影響坡度較大,還有可能被山脈阻礙既定路線。要是想解決這些問題,必須得鑿穿擋路山脈,還得不斷調節路段之間的聯繫,難度可想而知。

想要做到「自流」的預期,難度也較大。畢竟這個工程需要橫跨大半個中國,這就需要水位差。換種方式說,在建造時必須保證有足夠高的水位,那就需要鑿山打隧道。但在山脈中實現,難比登天。由於地質活動不可避免,在山脈中打隧道,就會有很大的幾率打出涌水。一旦打出涌水,就必須換地方,再次進行挖掘。這種施工,不僅耗時耗資耗力,更會對沿途原本就脆弱的生態環境造成二次傷害。

中國斥資4萬億,全力打造「第二條黃河」,印度為何舉雙手反對?

其次是項目的建造成本,雅魯藏布江流域由於地質構造較為複雜,且位於地震帶上,地質活動頻繁,因此地質災害頻發,時常會有較為強烈的地震發生,不利於工程實施。這也對水利設施的抗震度有著較高的要求,因此建造成本也較大,甚至可能會超出預期。

此外,項目完成之後的價值也是需要衡量和考慮的。國家開展的每一項工程項目,背後的投資、收益、獲利方式等因素都要考慮。例如南水北調工程,它的水價就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在無數設施轉運後,它的水價自然比使用地下水、湖水等的水價稍高。「第二條黃河」的後期也是如此,這些水資源能否真的投入使用?投入使用後的水價定價?後期維修的價格?這些都是需要慎重考慮的。

中國斥資4萬億,全力打造「第二條黃河」,印度為何舉雙手反對?

例如,西北地區大多數水資源都是含鹽量超高的鹼水,看似乾涸的塔克拉瑪干大沙漠其實也有豐富的水資源,但是卻無法澆灌農作物、無法飲用。所以,雖然西北地區人口數量相比中國東南部地區較少,但是能供人使用的淡水資源也較少,如此一來,人均用水量必然不多。

要是紅旗河西部調水方案落成,滿足西北地區的用水需求,但也有很大的可能性造成更大規模的土地鹽鹼化,所以在項目建成前,就必須將土地的鹽鹼化問題先行解決。

中國斥資4萬億,全力打造「第二條黃河」,印度為何舉雙手反對?

除了上述列舉的問題之外,紅旗河西部調水方案還有許多難點。因此到現在為止,該項目還在研究階段,但無數學者為了西北地區的人民,沒有放棄對其研究。因為他們明白,任何事情在剛開始的階段,都會遇到許多困難。例如我國被譽為「天路」的青藏鐵路的建造,在剛開始時並沒有國家看好,甚至有質疑聲,卻在06年正式通車,實現世界屋脊開火車的願望。

中國人的骨子裡就有一股不服輸、不認命的精神,恰恰也是這種精神讓我國能屹立在歷史洪流中不倒不敗。相信在不遠的未來,在更高級更先進的技術支持與設備支撐下,紅旗河西部調水方案一定會克服種種苦難,中國將再次震驚世界。

中國斥資4萬億,全力打造「第二條黃河」,印度為何舉雙手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