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有個族群被稱為「中國人」,黃皮膚,約有數百萬人

歷史     2021年06月21日

提示:這也讓人們看到中國人西行的腳步,在歷史上,大宛與中國之間的交流代表西方印歐民族文明首次大規模與中國文明接觸。此後,從公元前1世紀直到公元15世紀,東方與西方世界靠著絲綢之路持續交流接觸。而在這種交流的過程中,難免不會有類似於哈扎拉人的「遺落」。應該說,不管是源頭在月氏人還是蒙古人,哈扎拉人都應該是古代中國族群與中國文明向西傳播和發展的鮮活的歷史見證。

阿富汗有個族群被稱為「中國人」,黃皮膚,約有數百萬人

千戶,金朝始置,為世襲軍職。初專授予漢人降臣,後也用以稱女真軍事組織猛安,統領謀克,隸屬於萬戶。元代相沿。但元代的千戶卻不同於金朝的始置,蒙古人將它豐富成了一種「國家體制」。這種體制自成吉思汗即位以始,被稱作「千戶制」。

成吉思汗將全國的人民和土地劃分為95個千戶,由大汗分別授予與共同建國的貴戚、功臣,任命他們為千戶的首領,使之世襲管領。千戶下分為若干百戶,百戶下為十戶。這種分法史稱「領戶分封制」或「千戶分封制」。

阿富汗有個族群被稱為「中國人」,黃皮膚,約有數百萬人

蒙古人

蒙古人把千戶的首領稱為「那顏」,亦作「諾延」,後來發展為對蒙古汗國貴族的通稱。千戶作為基本軍事和地方行政單位,取代舊時的部落或氏族結構。蒙古人與金人的不同在於,金人的千戶不過是軍事組織,但在蒙古人這裡,千戶還包含了地方——通過分編千戶,全國人民都在指定牧地居住,不許變動;國家按千戶征派 賦役和簽調軍隊,所有民戶都在本千戶內登記戶口,負擔兵役和差發。在千戶的上面還有萬戶,作為千戶首領的那顏對大汗和諸王處於絕對從屬的地位,萬戶的高級那顏還參與選舉大汗、商議國策和掌管國政,被授與種種特權,進而成為一個階級,成了成吉思汗「黃金家族」統治人民的支柱。

今天,千戶在成為一些地名保存著歷史的記憶之外,也成為了一個族群的名字,承載了蒙古軍隊在征戰之後,多少有些傷痛的遺落。

阿富汗有個族群被稱為「中國人」,黃皮膚,約有數百萬人

哈扎拉人

這個族群被稱為哈扎拉人。「哈扎拉」是波斯語,意為「一千」,似乎與「那顏」有著某種關聯,但在帖木爾的六世孫巴布爾(或譯巴卑爾)那裡,他們就已經不受到重視了。

我們在以前的文章里說過,帖木爾實際上是蒙古人的「冒充」,他的身上已經沒有了黃金家族的血統,甚至連黃金家族的親戚也算不上。在起兵反抗察合台蒙古人貴族的統治時,他被打傷成了殘障人士,因此被敵人稱為「帖木兒蘭」(Timour Lenk,意為跛者帖木兒 )。為了鞏固政權,他將西察合台汗國可汗的公主納為妻妾,成了察合台汗國的駙馬。所以又被中國史籍稱為駙馬帖木兒。也許正因為娶西察合台汗國公主為妻,他的後代身上便有了一些黃金家族的母系血統,再次和成吉思汗扯上了關係。比較著名者之一便是巴布爾。

阿富汗有個族群被稱為「中國人」,黃皮膚,約有數百萬人

巴布爾

巴布爾野心勃勃,少年時便立志仿效先輩帖木爾和成吉思汗,做一個大帝國的統治者,後來成了統治南亞次大陸的莫臥兒帝國的開國君主。自16世紀晚期,哈扎拉人在波斯薩法維帝國的史書中和巴布爾的回憶錄中開始出現,被描述為居住在喀布爾以西到古爾省,南到加茲尼省這個地區。但是,巴布爾對這個群體並不待見。

喀布爾是著名的東西方通商要道「絲綢之路」上的重要城鎮,2000多年前就是東西方貿易文化交流的一個中心。在信德語中,意為貿易中樞。歷史上,馬其頓亞歷山大皇帝和公元18世紀波斯阿夫沙爾王朝皇帝納迪爾沙赫均把這裡作為穿越興都庫什山脈南下征服印度的軍事要道。公元16世紀初,來自中亞的莫臥兒王朝創建者巴布爾占領喀布爾。

阿富汗有個族群被稱為「中國人」,黃皮膚,約有數百萬人

喀布爾

巴布爾的母親有著成吉思汗的血統,因此也可以說他是成吉思汗的後裔。帖木兒帝國滅亡後,他從河中被驅逐,帶了一支大約200人的隊伍翻山越嶺進入阿富汗。這大約1504年的事情。巴布爾組織士兵進攻喀布爾,喀布爾的主要居民是塔吉克人,不但沒有太多抵抗,反而在喀布爾被攻陷後,選擇效忠巴布爾,為巴布爾提供了許多戰馬和軍糧。

有了塔吉克人的支持,巴布爾開始籠絡阿富汗境內的突厥人,動員突厥人與塔吉克人一起對付當時比較難纏的普什圖人,很快就在喀布爾立住了足,開始了對喀布爾的經營和建設,並在三年後的1507年攻陷了今阿富汗第二大城市、坎大哈省省會——坎大哈。坎大哈的主要居民是普什圖人,讓巴布爾感到意外的是,在他的行軍路上,不斷有人前來投降,嘴裡還咬著一把草。這是因為,在普什圖人的觀念里,狼吃肉,羊吃草,草的含義表示他們是溫順的羊,而巴布爾是兇狠的狼,他們願意當一隻溫順的羊來為巴布爾服務。

阿富汗有個族群被稱為「中國人」,黃皮膚,約有數百萬人
阿富汗有個族群被稱為「中國人」,黃皮膚,約有數百萬人

就這樣,巴布爾建立起了一個小小的王國——喀布爾王國。阿富汗歷史悠久,喀布爾亦然。印度古經典《吠陀經》提到一個叫庫拔的地方,梵文研究者認為就是喀布爾。《波斯古經》也證實,庫拔就是今喀布爾所在的地方。中國《漢書》記載的叫高附的地方就是喀布爾。喀布爾王國後來成為了莫臥兒帝國的前身,但巴布爾並不喜歡那裡,在自己的回憶錄中這樣寫道:「確實,很多士兵都不喜歡印度,這裡的人長的不漂亮,氣候也很糟糕!」他甚至在寫給友人的信里這樣說:「如果你無法忍受印度的炎熱,我就讓你去寒冷的喀布爾。」

這種「情懷」背後是巴布爾對喀布爾的苦心營造,在喀布爾修建了一座美輪美奐的大花園,這座花園便是著名的巴布爾花園。1530年,巴布爾病逝,他的子孫按照他的遺囑,將他的遺體運回喀布爾安葬。今天,巴布爾陵墓已經成為了阿富汗的著名旅遊景點,而作為成吉思汗後裔的巴布爾,墓碑上刻有這樣的文字:「阿富汗和印度的突厥王朝建立者巴布爾埋葬於此。」

阿富汗有個族群被稱為「中國人」,黃皮膚,約有數百萬人

位於阿富汗的巴布爾陵墓

中亞的蒙古人或者突厥化的蒙古人,在歷史上,人們給了他們一個共同的名稱:蒙兀兒。蒙兀兒人包括哈扎拉人嗎?巴布爾對此有一種態度,那就是:他將其麾下的艾馬克人當作「自己人」,卻從未將哈扎拉人視作蒙兀兒人,從《巴布爾回憶錄》中可以看出,他並不認為哈扎拉人是蒙古人的後裔,而是稱呼哈扎拉人為「突厥蠻」(土庫曼人)。

艾馬克人,又稱查爾艾馬克人,阿富汗的少數民族之一。他們是說波斯語的游牧民族,有蒙古人與伊朗人體質。分布在伊朗東北部的霍拉桑與阿富汗赫拉特高地。有近200萬的人口,分為5個部落:泰梅尼、菲魯茲庫赫、賈姆希德、哈札萊克來瑙、泰穆爾。

艾馬克人與塔吉克人、哈扎拉人關係密切。他們有一部分融入了普什圖人,生活方式與蒙古人一樣,信仰伊斯蘭教,遜尼派和什葉派的都有。據說,巴布爾「親近」他們而疏遠哈扎拉人的原因是,他在攻下喀布爾時就和哈扎拉人接觸,雖然發現哈扎拉人和蒙古人有相似的習俗,但並沒有史書記載哈扎拉人的祖先是蒙古西徵士兵的後裔。因此,他認定哈扎拉人和蒙古人沒有關係,甚至連突厥化的蒙古人都算不上。

阿富汗有個族群被稱為「中國人」,黃皮膚,約有數百萬人

哈扎拉人

更早的歷史也讓巴布爾的這種「態度」有了依據:玄奘《大唐西域記》中說,在阿富汗看到了一種像「中國人」的人,還說阿富汗巴米揚大佛長相也像這種人。這,也許能證明哈扎拉人在成吉思汗侵入阿富汗之前就在阿富汗。因此,有人認為哈拉扎人的最早源頭或許能追溯到大月氏時期。而哈拉扎人也就成了名義上的「千戶」或「那顏」。

阿富汗有個族群被稱為「中國人」,黃皮膚,約有數百萬人

哈扎拉人

自從18世紀中葉現代阿富汗國家形成,哈扎拉人屢屢受到阿富汗最大的民族普什圖人的歧視,很多人從各個地方被迫逃到阿富汗中部山區。這個地區被叫做「哈扎拉賈特」,以巴米揚為中心,橫跨阿富汗的多個省份,占阿富汗領土的三成。2014年,在阿富汗的哈扎拉人約有600-800萬人,長相被描述為「中國人」:黃皮膚,鼻寬度中等,臉平扁,唇厚適中,眼瞼多有內眥褶;頭骨上表現的特徵是鼻尖點指數中等,眼眶較高,面骨平扁,顴骨突出。

哈扎拉人使用哈扎拉吉語,屬於印歐語系伊朗語族,是一種在阿富汗、伊朗、巴基斯坦和塔吉克等國家由蒙古人後裔的哈扎拉族所使用的波斯語的一種方言。和其他波斯語相比,哈扎拉吉語有很多蒙古語和突厥語的詞彙,但因為種種原因,有一些哈扎拉人已經不會使用哈扎拉吉語,而是使用波斯語喀布爾方言、科拉薩尼語、烏爾都語和英語等。

哈扎拉人的婚姻多為一夫一妻制,只有少數富有者為一夫多妻。他們很重視彩禮問題。男女訂婚以後,關於彩禮的數量還要協商幾次,盛行嫡堂婚和交表婚。如果男女雙方是堂兄妹或表兄妹,彩禮可以少要些。他們的飲食以饢和奶製品為主食,與蒙古人的生活方式相同,但在穿著打扮已被中亞穆斯林民族同化,已沒有了蒙古服裝的遺風:男人上衣穿無領肥大襯衫,下衣穿燈褲,冬季外罩長袍,腰間束帶,有的還要加上一件坎肩。在家時頭戴繡花小帽,外出時頭纏深色或白色纏頭;女人服裝與男人的大同小異,基本一致,只是不束腰帶,將頭巾包在頭上,面部裸露。

阿富汗有個族群被稱為「中國人」,黃皮膚,約有數百萬人

哈扎拉人

雖然,2003年根據英國牛津大學遺傳科學家賽克斯通過人類染色體和DNA樣本的調查,結果顯示,三分之一的哈扎拉人具有成吉思汗和蒙古人的遺傳基因,但面對《大唐西域記》以及《巴布爾回憶錄》,我們寧願相信哈扎拉人的族源是一個多元的歷史形成:蒙古軍隊占領波斯和中亞一些地區後,就留歸鎮守官統轄,並留下少量軍隊駐屯。後來,成吉思汗之孫蒙哥又以千戶為單位派遣駐屯軍到這裡,這些軍人的後代就留了下來,與當地的波斯人、塔吉克人、突厥人通婚,融合、繁衍、發展。在這個融合、繁衍、發展的過程中,也被融入了更為久遠的中國人的歷史,而不一定是單純的曾遷徙於中亞建立大月氏王國,並在公元1世紀南下恆河流域建立貴霜王朝的月氏。

在巴布爾出生的今位於烏茲別克、塔吉克和吉爾吉斯三國交界地區的費爾干那盆地,人們應該看到那裡也曾經屬於歷史上的大宛國,一個在張騫之前就聽說漢朝富有,期望同漢朝建立直接的聯繫,並在李廣利率領遠征軍攻打後成為漢朝附屬的小國,《史記·大宛列傳》中有個故事說,大宛城中本無井,引用城外流水,後在戰事中,外城被困,水源切斷,因找到了「秦人」,才學了穿井,解決了當時城內嚴重的斷水問題。清朝歷史學家王國維據此認為,坎兒井起源於「井渠」,是秦人的「發明」,當時,「穿井之法」已由中國內地傳至西域,而且已應用至引地下潛流。

阿富汗有個族群被稱為「中國人」,黃皮膚,約有數百萬人

玄奘

阿富汗有個族群被稱為「中國人」,黃皮膚,約有數百萬人

成吉思汗

我們不能說,王國維《觀堂集林·西域井渠考》是牽強附會,這也讓人們看到中國人西行的腳步,在歷史上,大宛與中國之間的交流代表西方印歐民族文明首次大規模與中國文明接觸。此後,從公元前1世紀直到公元15世紀,東方與西方世界靠著絲綢之路持續交流接觸。而在這種交流的過程中,難免不會有類似於哈扎拉人的「遺落」。應該說,不管是源頭在月氏人還是蒙古人,哈扎拉人都應該是古代中國族群與中國文明向西傳播和發展的鮮活的歷史見證。

本文根據相關資料編寫,圖片亦來源於網絡,感謝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