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難逃衰落,有三大根源問題!普京執政20年,為何無法解決?

資訊     2021年06月22日

1991年,葉爾欽等人強行令俄羅斯脫離蘇聯,從此以後,蘇聯不復存在,而俄羅斯則需要獨自面對今後的風風雨雨,所幸,蘇聯為俄羅斯留下了頗為豐厚的遺產。因此,即使當時的俄羅斯一度面臨著經濟困難的窘境,但不少人都相信,俄羅斯重振往日榮光也只是時間問題。

俄羅斯難逃衰落,有三大根源問題!普京執政20年,為何無法解決?

畢竟一戰結束以後,德國僅需二十一年便再次捲土重來,二戰後身處一片廢墟之上的日本成為當時世界第三大經濟體也僅耗費了二十三年的時光,德日兩國尚能如此,更何況是各項條件要遠優於二者的俄羅斯呢?時光飛逝,不知不覺已距蘇聯解體已有三十餘年,三十年的光陰,足夠一個大國成長以及振興那麼如今俄羅斯的狀況又如何呢?

  根據俄羅斯聯邦統計局公布的最新數據,2020年俄羅斯GDP為106.6萬億盧布,同比萎縮3.1%。而按照匯率折算,俄羅斯GDP約合1.4萬億美元,甚至低於我國廣東省(其GDP為1.6萬億美元),而蘇聯解體伊始,其經濟體量占美國的30%-40%。實際上,從經濟角度往往能知一國興衰。照此看來,自俄羅斯獨立以後,其不但能重現蘇聯時期的輝煌,反而正不可避免地陷入衰退之中。那麼,在蘇聯解體之後的三十餘年,俄羅斯到底經歷了什麼?

俄羅斯難逃衰落,有三大根源問題!普京執政20年,為何無法解決?

原來,自從俄羅斯獨立以後,便在葉爾欽的帶領下,倒向西方。為了解決俄羅斯經濟疲敝的現狀,在西方國家的建議下,葉爾欽等人採用了「休克療法」,結果俄羅斯經濟形勢不僅沒有好轉,反而從此一蹶不振。隨著葉爾欽的身體狀況出現問題,葉爾欽決定選定普京作為其接班人,並於1999年末卸任俄羅斯總統一職。

自此以後,一代政治強人普京便活躍於俄羅斯權力的中心。但葉爾欽留給普京的卻是一個千瘡百孔的俄羅斯:國有資產大幅縮水、市場秩序混亂不堪、官僚體系腐敗嚴重、寡頭把控著國家命脈、國內分裂勢力抬頭。毫不誇張地說,當時的普京接下了一個地獄級難度的大國復興重任,即便前路漫漫、坎坷至極,但普京卻信心十足,他向俄羅斯人民表示,給我二十年,還你一個強大的俄羅斯

俄羅斯難逃衰落,有三大根源問題!普京執政20年,為何無法解決?

普京上台之後,便採取了一系列鐵腕措施,一度將衰敗的俄羅斯從泥潭中拉起,但令人感到遺憾的是,目前普京似乎也只是減緩了俄羅斯衰落的速度,俄羅斯正在逐步走向衰落似乎已是一個不爭事實,那麼究竟是什麼因素導致俄羅斯的衰敗的根源呢?

  第一大根源:俄羅斯國內產業結構畸形。列寧逝世以後,史達林領導當時的蘇聯人民進行社會主義建設,但當時的蘇聯,在國際社會上基本處於孤立無援的局面,當時幾大資本主義國家都對蘇聯虎視眈眈,欲將其儘快除之而後快。

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蘇聯必須集中精力優先發展有利於國防的重工業,後來,這一模式被稱為「史達林模式」。「史達林模式」為蘇聯的強盛奠定了基礎,蘇聯一躍從落後的農業國轉變為歐洲工業強國。

俄羅斯難逃衰落,有三大根源問題!普京執政20年,為何無法解決?

但在史達林逝世以後,「史達林模式」的弊端日益顯露,當時的蘇聯高層雖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革,但自始至終均為能跳出「史達林模式」的限制。在「史達林模式」下,蘇聯優先發展重工業,在蘇聯重工業發達的同時,輕工業卻是蘇聯的一大短板。

而在蘇聯解體以後,作為繼任者的俄羅斯同樣也沒能做出較大的轉變,長期以來,俄羅斯經濟嚴重依賴能源以及軍工業作支撐,其它產業難以形成卓有成效的競爭力。因此,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俄羅斯經濟的復甦正是得益於能源出口。

俄羅斯難逃衰落,有三大根源問題!普京執政20年,為何無法解決?

但美國當然不願見到俄羅斯再度崛起,隨著頁岩油氣開採技術的成熟,美國一躍從能源進口大國,轉變為能源出口大國,也想能從能源市場分得一杯羹,但長期以來,國際能源市場被歐佩克以及俄羅斯所把持,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採取了價格戰的形式,放任低價原油湧進國際原油市場,在降低國際原油價格的同時,也削弱了俄羅斯在國際能源市場的話語權。

隨著國際原油價格的暴跌,俄羅斯經濟自然也元氣大傷,政府財政收入大幅減少,而用於科研方面的投入也自然有所削減。能源為俄羅斯帶來財富的同時,也將俄羅斯帶入「能源陷阱」,在這樣的情況下,俄羅斯政府仍指望能源產業能帶領俄羅斯實現經濟復甦,對能源產業的投入也是有增無減,與之相對應的便是俄羅斯在教育行業的投入有所減少,教育是國家未來發展的希望,而在教育方面的離經叛道,使俄羅斯的長期競爭力持續下降。

俄羅斯難逃衰落,有三大根源問題!普京執政20年,為何無法解決?

第二大根源:尾大不掉的寡頭勢力以及腐敗的官僚體系:相較於根深蒂固的韓國財閥,俄羅斯寡頭成型時間明顯較晚,雖是如此,俄羅斯寡頭勢力同樣不容小覷。

蘇聯解體以後,俄羅斯在葉爾欽的領導下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而寡頭便是這一時期的產物,他們通過各種途徑逐漸蠶食蘇聯時期遺留下的國有資產並逐漸掌控了俄羅斯的國家命脈。而權力總是那麼迷人,古今中外均有人在大富大貴之後想觸及權力中央,俄羅斯寡頭也是如此,他們除在某些行業形成壟斷以外,還掌控了不少的權力。

俄羅斯難逃衰落,有三大根源問題!普京執政20年,為何無法解決?

普京上台之後,曾視寡頭為造成俄羅斯衰弱的一大原因,其雷厲風行的手段,清除了不少不聽從其號令的寡頭。但其雖身居高位,貴為一國總統,但始終無法對寡頭痛下狠手,因為普京的執政本身就離不開寡頭集團的支持。因此,即便普京對寡頭痛心疾首,但始終無法根除俄羅斯這一頑疾。

而如此以來,普京為把控俄羅斯權力,就不得不依靠某些寡頭的支持,但自誕生伊始,資本就是逐利的,寡頭亦是如此,而作為交換,普京則需要給予某些寡頭集團一定的利益,對寡頭蠶食國家財富的行為予以默許,而在這樣的情況下,政府機構陷入腐敗便可想而知。

腐敗如同社會的蛀蟲,它們逐步侵蝕著俄羅斯再次復興的希望。2014年,索契冬奧會開幕前夕,便曝出了腐敗醜聞,據悉有高達180億美元的金額被寡頭所侵吞,而俄羅斯反對派則認為遠遠不止於此。如今,寡頭已經成為俄羅斯崛起路上的一顆絆腳石,但遺憾的是,即使強硬如普京也無法將其徹底根除

俄羅斯難逃衰落,有三大根源問題!普京執政20年,為何無法解決?

第三大根源:人口稀少。

和俄羅斯廣袤的領土不相配的,是其稀少的人口,據俄羅斯聯邦統計局的數據,截至2019年10月1日,俄羅斯總人口約為1億4670萬人,但面積遠小於俄羅斯的衣索比亞,同時期國內人口總數就為1.12億人。

實際上,以俄羅斯現有的人口基數,很難撐起一個大國的水準。如今,俄羅斯是世界上,少數幾個實現人口負增長的國家之一。而造成這一緣由的因素是多樣的,當下俄羅斯經濟不景氣,俄羅斯國內生育率連年下降。俄羅斯擁有著世界上最廣袤的領土面積,但同時也使得其必須將大量人口用於國防,但同時也使得俄羅斯青壯年勞力有所稀缺,對俄羅斯的經濟造成了一定的負面影響,但經濟的不景氣,也會影響人們的生育慾望,而如今的俄羅斯便陷在了這樣一個怪圈。

俄羅斯難逃衰落,有三大根源問題!普京執政20年,為何無法解決?

此外,強人政治也是俄羅斯當下面臨的一大問題。

  蘇聯解體之後,葉爾欽便倒向西方,葉爾欽天真地認為,美國等西方國家會向其施以援手,但結果非但沒能等來西方國家的援助,反而慘遭其戲弄。既然同為資本主義制度,那麼為何美國以及西方國家要對俄羅斯趕盡殺絕呢?

  主要有兩大因素:其一,俄羅斯是大國,一旦俄羅斯崛起,美國的霸權將會再次受到俄羅斯的威脅。因此,身為一個大國,俄羅斯沒有任何退路,美國無論無何也不會接納他。其二,便和俄羅斯的歷史文化根源有一定的聯繫,在歷史上,俄羅斯曾被蒙古人所統治國,蒙古人雖統治於此,僅有兩百餘年,但卻給俄羅斯造成的改變是巨大的,受蒙古人影響,俄羅斯驍勇、善戰,對領土有著強烈的訴求,而另一方面,俄羅斯普遍信仰東正教,同大多信仰天主教以及新教的歐洲國家有著信仰差異。而上述兩種因素便最終導致,俄羅斯難以被美國等西方國家所接納。

  意識到這點的葉爾欽,放棄了自己對西方國家的最後一絲幻想,並選定政治強人普京作為接班人,而在當時的情況下,普京無疑是能穩住俄羅斯國內形式的最佳人選。

俄羅斯難逃衰落,有三大根源問題!普京執政20年,為何無法解決?

但強人政治卻為俄羅斯帶來了另一大局限,普京上台以後,雖採取一系列鐵腕手段穩住了俄羅斯國內的形式,但對外,普京的強硬卻影響了俄羅斯同美國以及西方國家的關係。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勢必不會放棄對俄羅斯的警惕之心,必須將其除之而後快,但這也令俄羅斯失去了韜光養晦的時機,而這也成為制約俄羅斯難以崛起的另一因素所在。

既然外部因素難以解決,那麼一代政治強人又為何難以解決國內問題呢?

俄羅斯難逃衰落,有三大根源問題!普京執政20年,為何無法解決?

前文我們曾提到,當下的寡頭是構成普京執政的一大要素,因此,普京自然難以根除寡頭,而寡頭的存在,也必然導致俄羅斯的腐敗。而進行經濟轉型,則需要大量資金,而當下美國對俄羅斯的打壓,也成為制約其轉型的一大阻礙,而美國的打壓,造成俄羅斯經濟不景氣,最終導致俄羅斯人口出生率下降,而本就稀少的人口也難以成為俄羅斯實現再度復興的基石。 

  總而言之,近些年來,儘管普京一直在努力地使俄羅斯走上崛起之路,但尾大不掉的寡頭、產業結構的畸形以及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打壓,都成為制約普京施展拳腳的阻礙,即便強如普京,也只能盡力減緩俄羅斯的衰落,而俄羅斯要想實現大國復興,仍然有很長的道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