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0年或將消失的恆河,被疫情「拯救」了?莫迪投的千億白扔了?

資訊     2021年06月26日

大多數印度教徒終其一生,有四個固定愛好:信奉濕婆神、在聖城瓦拉納西居住、與聖人交朋友,以及在聖河沐浴並飲水。

長達半個世紀以來,前三個基本上沒有超出世人的理解範疇,但有關第四個愛好的爭議,卻隨著時間變得越來越突出。

印度人口中的聖河,學名為恆河,漢語中又將其譯為強伽河、岡底斯河。它從喜馬拉雅山南麓和德干高原發源,從古老的過去直到如今,樂此不疲地流經印度,被這裡的人尊稱為聖河,在印度語裡,它名字的寓意為「從天堂來」。

2030年或將消失的恆河,被疫情「拯救」了?莫迪投的千億白扔了?

恆河在印度人民心目中的位置,有很多神話傳說與教義可以證明,以至於在書本中接觸到它的介紹時,很多人會首先在腦海中描繪中一條寬闊而和緩的水域,水面平靜且純凈,倒映出兩岸虔誠教徒的身影。

然而!來到印度親眼看到恆河的全世界遊客們,大部分都能體會到什麼叫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原因無他,恆河實在是太髒了……

網上經常能夠看到類似的帖子分享,據一位不知名網友講述,站在恆河邊上,在河水中看到什麼都無需感到稀奇,因為大家可能會看到滿身灰塵的教徒身穿衣服浸泡在恆河裡,或是不穿衣服站在水中洗澡的人,甚至是死去的動物和正在隨波逐流的屍體。

2030年或將消失的恆河,被疫情「拯救」了?莫迪投的千億白扔了?

簡而言之,印度人民將恆河視為自己的聖河、母親河,打心眼兒里認為它的水可以凈化世界上一切不幹凈的污穢,包括死去之人的靈魂,懷抱著這種樸素的信仰,他們毫不懷疑恆河水是世界上最乾淨的水,無論往裡面投入什麼,都完全沒有問題。

不僅僅是屍體與骨灰,很多死去的牛羊三牲也會被丟入河中,每天都會有大量的人來到這裡隨意清洗身體與排泄,大概是對恆河的凈化能力有著足夠的信心,近年來恆河還接納了巨量的工業廢水。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恆河擔負著印度母親河的名號,逐漸變成了印度最髒的水域……

有多髒呢?

據專家檢測,恆河水中的大腸桿菌群和糞大腸菌群的水平非常之高,這兩種菌群在普通水域中的最大允許限量是每毫升500MPN,而在印度恆河,這個數量分別被直線拉高到40000MPH和22000MPH,足足是標準含量的80倍和40倍之多。

2019年5月,印度中央污染控制委員會曾經表示,來自聖河的水絕對不適宜直接飲用,五個月後,北方邦污染管理局「補刀」稱,恆河的水甚至不適合洗澡。

可即便政府已經做出如此詳細的數據報道,依舊無法阻止狂熱的教徒瘋狂飲用恆河水。出於相同的信仰,政府是無法阻止每年出現在這裡的祭祀活動的。

2030年或將消失的恆河,被疫情「拯救」了?莫迪投的千億白扔了?

在工業化如此發達的現代,在恆河沿岸遍布數千家工廠的如今,有關恆河的印象仿佛被印度人民封存在久遠的記憶里:它是如此聖潔,如此具有魔力。

2016年,據環球網報道,印度一家郵局出售恆河瓶裝水,數秒內銷售一空,搶到恆河水的人們興奮地簇擁在一起拍照留念。

2030年或將消失的恆河,被疫情「拯救」了?莫迪投的千億白扔了?

還出現過相隔數米的印度教徒,一個在撒骨灰,一個在捧水喝,彼此互不影響。

據統計,恆河岸邊每天都會焚燒上萬具屍體,它們從印度各地源源不斷地運來,由於能夠火化的數量有限,來不及火化的屍體,就被家人直接投放水中,用來祭祀的牲畜也直接放入水中,即便是經過火化的屍體,大部分也無法完全火化,這就使得河面上經常漂浮著死人的屍體與骨灰。

2030年或將消失的恆河,被疫情「拯救」了?莫迪投的千億白扔了?

造成的影響當然也非常嚴重,從世界各地慕名而來的遊客,滿懷一飲恆河水的熱情,在看到恆河時都不免猶豫再三,有不信邪的膽大喝上一口,回去有九成都會腹瀉。

2030年或將消失的恆河,被疫情「拯救」了?莫迪投的千億白扔了?

恆河中的魚類已經越來越少,大量的魚群屍體漂浮於水面,混合著人類的屍體,真正做到了人與自然融為一體……據紀錄片中顯示,作為恆河支流的亞穆納河,已經有15年沒有出現過任何魚類了。

為什麼這麼髒的水,印度人卻還是堅持去喝呢?

除了印度本身的衛生條件不高之外,其實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教義對聖河的宣傳,在古老的教義中,恆河原本是一條波濤洶湧的大河,沿岸的村莊和人民經常苦於河水泛濫。

當時的國王請求天上的女神下凡幫助世人,於是濕婆神便來到了喜馬拉雅山下,將自己的頭髮散開,讓洶湧的河水從自己頭上流過,河水順著女神的髮絲灌溉進入兩岸的田野,兩岸的居民得以安居樂業。

在印度人民心中,恆河有著神一般的凈化能力,並且有著祛病消災的能力。據說遠洋輪上保存的恆河淡水,經過了數萬里的航行,依舊能夠保持新鮮。恆河的水甚至可以凈化含有痢疾和霍亂弧菌的培養液。

2030年或將消失的恆河,被疫情「拯救」了?莫迪投的千億白扔了?

直到今天,印度都流傳著恆河的水將一場霍亂病殺死在搖籃中,保護了恆河兩岸的人民。

但事實上,這個故事實際上被宣揚恆河聖潔的人們誇大了無數倍,恆河流域的確沒有爆發過大範圍的霍亂病,但它並不是絕對聖潔,相反,這個區域甚至是「人類霍亂病的故鄉」。

十九世紀以前,霍亂病出現在恆河三角洲,但由於當時當地落後的發展和稀少的人群,霍亂病並沒有普遍流傳開來,進入到十九世紀後,人類歷史上第一次霍亂大爆發開始,率先從印度流傳到阿拉伯;1828年,霍亂病開始侵擾阿富汗和俄羅斯,緊接著擴散到整個歐洲。

在長達百年間,霍亂病曾經六次侵擾過人類,而這一切的源頭,其實正是恆河流域。

2030年或將消失的恆河,被疫情「拯救」了?莫迪投的千億白扔了?

至於恆河水可以凈化霍亂弧菌群,是因為科學家在其中發現了恆河水含有大量的放射性礦物質「鈾」,正是它可以殺死水中存在的細菌——然而,一條河終究只是一條河,它並不能阻止霍亂病的大肆流行,也不能因此而凈化工業社會中大量複雜的工業廢水。

在漫長的現代化進程中,恆河接受著每天多達幾十億升的工業廢水和污水,河岸布滿垃圾,人民體質深受其害,難道印度人民就絲毫沒有治理恆河的意識嗎?

畢竟,有專業研究論證,到2030年,恆河很可能因為其固有的污染問題,而面臨消失。

事實上,印度政府在治理恆河方面,並不是毫無舉措,比如印度總理莫迪就表示,拿出2000億盧比專門治理恆河水質污染問題,並計劃在恆河邊上修建數千座公共衛生間,以避免人們將恆河當做天然下水道。

2030年或將消失的恆河,被疫情「拯救」了?莫迪投的千億白扔了?

然而,印度政府的管理能力與印度官員的貪污問題,已經是全世界眾所周知的「老大難」,多年過去,恆河兩岸並沒有什麼改善,每年還會有眾多印度教徒站出來反對清理恆河。

要知道,印度國內有著近11億之多的印度教徒,他們聯合起來反對治理與修繕,的確是會對工程的實施造成困擾。

讓人感到啼笑皆非的是,印度政府近十年的努力都沒有讓恆河重現潔凈,一場肆虐印度的新冠疫情,卻讓恆河回歸清澈。

自2020年3月以來,印度因疫情實施了全國封鎖,人們無法出門,自然也無法到恆河進行什麼祭拜活動,全國各地的屍體直接就地焚燒,絕對不可能出現丟入恆河讓母親河凈化的情況。同時,恆河沿岸的工廠停工,在此前提下,恆河得到了足夠的休養生息的時間,幾個月下來,恆河水質居然得到了極大的改善。

2030年或將消失的恆河,被疫情「拯救」了?莫迪投的千億白扔了?

據《印度時報》引用環境科學家、康爾大學前教授喬希的話稱,流經里希蓋什和赫爾德瓦爾的恆河水,已經變得非常乾淨,達到了可以直接飲用的標準。

更為讓人無話可說的是,這位教授給出恆河水得以改善的原因,是周遭工業廢水、酒店和旅館排放的生活污水減少了近500%。

不知道印度人民聽聞此言作何感想,總理莫迪花2000億盧比(近175億元人民幣)都沒有解決的問題,卻被一場疫情「輕鬆」解決了。

結語

時至今日,恆河的水質依舊牽動著全世界環境學家的心,有調侃稱,寧願喝一口核廢水,都不願意喝恆河水。這句話聽來好笑,卻是對一個國度聖河的無情嘲諷。

2030年或將消失的恆河,被疫情「拯救」了?莫迪投的千億白扔了?

不管出於什麼樣的宗教,其本質都是神聖並應該得到其他人尊重的,但印度教徒對待恆河的方式,實在是很難讓人從中看出教徒們的虔誠。

其中固然有教義的影響,但現代人將其當做天然排污廠,難道也是印度宗教中得到的啟發嗎?

希望印度能夠在疫情之後,真正的考慮如何對待這條古老的、承載了太多歷史記憶的聖河。

作者:黑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