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清長大捷,打敗的是美國,卻震撼了日本,史達林也紅了眼

歷史     2021年06月27日

「必須迅速在1951年3月前,完成中國同志36個步兵師的全部裝備訂貨,還要立刻送過去3000輛汽車。」

那年,新中國成立才一年,一次巨大的勝利令世界震驚了,史達林在收到捷報後,甚至流下了眼淚。

邊疆告急國家出兵

1950年6月25日,不滿美蘇以「三八北緯」為界限將朝鮮半島一分為二的北韓發動了內戰,欲統一朝鮮半島。

見勢不妙的南韓政府急忙向美國方面求援,時任美國總統的杜魯門當即決定進行武力干涉,並於7月7日於聯合國推動第84號決議,派遣聯合國軍幫助韓國抵抗朝鮮。

當以美軍為首的聯合國軍隊在韓國(南韓)仁川登陸時,朝鮮已經占領了超90%以上的韓國領土,韓軍被朝鮮人民軍驅逐至釜山一帶。

美國方面看到自己罩的小弟被打得哭爹喊娘自然是怒不可遏,當即決定大規模反攻朝鮮,時任總指揮的麥克阿瑟下最後通牒勒令朝鮮軍隊放棄抵抗。

抗美援朝清長大捷,打敗的是美國,卻震撼了日本,史達林也紅了眼

朝鮮人民軍哪裡見過這架勢,面對西方世界的精良裝備,原本勢如破竹的進攻迅速扭轉為節節敗退的潰敗,在求援蘇聯無果後,金日成政府又將目光放在剛成立一年不到的中國身上。

當朝鮮內戰爆發時,高瞻遠矚的毛澤東便預見到了該事情的嚴重性,在鴨綠江邊上組建東北邊防軍。

當時毛主席並不想摻和這趟渾水,或者說還沒有下定決定,在鴨綠江上陳兵也只是防微杜漸,預防朝鮮半島局勢惡化威脅到我國安全。

只是隨著局勢惡化,毛澤東為首的中央集團不得不未雨綢繆,在朝鮮方面未求援時便開始訓練軍隊,並於10月19日百萬志願軍浩浩蕩蕩度過鴨綠江,一場二戰後最大規模的局部衝突就此展開。

這裡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插曲,當麥克阿瑟選擇越過三八分線入朝鮮境內作戰時,杜魯門曾憂心忡忡地詢問麥克阿瑟:「中國方面派兵怎麼辦?」

剛剛大勝的麥克阿瑟輕蔑地說:「中國人是亞洲人的思維,他們是懦弱的。他們敢過江,我就會讓他們遭到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屠殺。」

抗美援朝清長大捷,打敗的是美國,卻震撼了日本,史達林也紅了眼

對當時中國軍隊的鄙視之情溢於言表,只是這幫美國人沒有想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過去採取不抵抗方針放棄東北三省、數十萬軍隊被幾千日軍像鴨子攆著跑的「鴨子」,已經龜縮在台灣一隅,即將給他們痛擊的是被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人民志願軍!

這也印證了《漢書》中的驕兵必敗,在面對不能退步的240萬人民志願軍,等待麥克阿瑟的將是一場英明喪盡的慘敗。

就在麥克阿瑟滿懷信心對士兵做下承諾「回家過聖誕」時,中國人民志願軍打了聯合國軍一個措手不及將逼近鴨綠江的軍隊轟回清川江以南,俘虜了1.5萬人,粉碎了美國指揮官「回家晚餐」的妄言!

只是這場戰役雖然大勝,但真正的考驗還在後面,此時的中國人民志願軍對戰勝二戰後最強國家軍隊沒有絲毫的底氣,所以還需要打出一場扭轉戰爭局面、打的美國人徹底膽寒的戰役,很快這場戰爭它來了!

抗美援朝清長大捷,打敗的是美國,卻震撼了日本,史達林也紅了眼

料的年年斷腸處,不敢憶,長津湖

每一場戰爭都有一個徹底讓局勢發生傾斜的關鍵點,如同二戰時期代號為「霸王行動」的諾曼第登陸,韓戰也有這樣性質的戰役,而且是屬於中國志願軍的勝利——清長大捷。

這是我軍主動發起的第二場戰役,其作戰範圍主要在清川江和長津湖兩個地區,故而得名清長大捷。

1950年11月26日,身處在零下30度的冰天雪地中的美軍陸戰一師的師長史密斯卻始終無法冷靜下來,哪怕是,此時的美軍已經將朝鮮軍隊打的節節敗退,整個戰線正是中朝邊境的鴨綠江!

這是獨屬於軍人的素養,尤其是對他這樣的精英軍官,對危險的敏銳感知是必不可少的!事實證明他是對的,除了在兩天抓到的三名中國士兵口中得到一個不在美軍掌控範圍內的全新番號——第20軍。

抗美援朝清長大捷,打敗的是美國,卻震撼了日本,史達林也紅了眼

更讓史密斯心驚肉跳的是,這三名士兵還帶來了一個驚人的消息:中國至少有兩個軍級建制以上的部隊要進攻他領導的軍隊,以及準備攻下陸戰一師南邊的退路——碣隅里。

當史密斯得到這個消息時,第一反應是不可思議,緊接著便是額頭冒汗,愣是在這寒冬臘月嚇出了一身冷汗。

他深知自己帶領的軍隊是什麼級別,雖然成立時間僅在1941年,但經歷的戰爭少有軍隊能比肩,太平洋戰場瓜島、沖繩島哪個不是牽動二戰太平洋戰場的頂級戰役?

即便此時是客場作戰,與本土隔著一個太平洋,卻也是齊裝滿員,2.5萬士兵皆是配備了頂級裝備,是美國陸軍最強部隊之一,堪稱王牌中的王牌!

如果這三名中國士兵不是虛張聲勢,史密斯估計中國方面至少派出了10萬軍隊,只是偵察機在高空俯視這冰天雪地時,附近又哪裡潮水般軍隊在移動?有哪裡有輜重部隊?

「應該是中國士兵瘋了!」史密斯收回望向外界的視線,手上還握著望遠鏡,自言自語道。

抗美援朝清長大捷,打敗的是美國,卻震撼了日本,史達林也紅了眼

實際上此時確實有數萬志願軍潛伏在天寒地凍的雪原中,在朝鮮這片戰場上,白天是屬於美軍的,而夜晚則是志願軍的天下。

當美國大兵躺在溫軟的睡袋中呼呼大睡時,志願軍們則穿著單薄棉衣扛著比白天更低的溫度行軍。此時的史密斯不知道的是,不久之後將面對的是由宋時輪帶領的中國華東野戰軍中精銳第九兵團。

該兵團可不得了,下轄二十、二十六、二十七三個加強軍共12個師攏共15萬人,這比史密斯預計的人數還多了5萬。

不過雖然我軍人多勢眾,但有一個非常致命的弊端,即缺乏雪原裝備。早前第九兵團於福建境內積極備戰,為的就是收復海峽對岸的台灣省,進而徹底擊潰蔣介石領導的國民黨。

只是計劃趕不上變化,在福建厲兵秣馬的第九兵團受上級指令暫緩攻台,並在11月10日緊急被通知入朝殲滅美軍。

由於是緊急抽調,人數是湊夠了但軍隊物資卻難以一時間補充完畢,尤其是一直在南方地區練兵,第九兵團對北方的雪原天氣一無所知。

當途徑邊境線時,時任東北軍區副司令員的賀晉年大驚失色:「你們這樣到朝鮮作戰,會被凍死的!」

抗美援朝清長大捷,打敗的是美國,卻震撼了日本,史達林也紅了眼

原來九兵團戰士擔心延誤戰機,原定在瀋陽換冬裝的計劃被壓縮,十幾萬戰士僅穿著棉花含量非常少的棉衣就匆匆趕往戰場,也無怪賀晉年有如此反應。

為了國家戰略,賀晉年將庫存的數萬件日軍棉大衣棉鞋分發給第九兵團,而且很多護送的幹部、戰士都直接脫下的棉衣棉褲給九兵團的士兵換上。

只是時間是在太少了,大部分士兵都是穿著單薄衣褲腳踩著膠底鞋入朝,作戰難度可想而知。在常年溫度在零下20度的惡劣環境下,十幾萬中國志願軍晝伏夜出,摸到長津湖邊上準備全殲滅美國陸戰一師!

後來美國的著名軍事評論家約瑟夫·戈登後來感慨:「不論用什麼國家的標準來衡量中國軍隊,他們的素質都是頂尖的。」

11月27日,夜,22點,氣溫-30°。

這一晚將成為美國陸戰一師的絕唱,成為無數生還美國軍人的夢魘。在美軍大部分人都入睡的情況下,一聲嘹亮的軍號劃破夜幕,山谷中霎時傳出密集的槍聲,連槍聲都掩蓋不住的是「沙沙」的聲響——這是中國軍隊單薄膠鞋在雪地中行進的聲響。

設身處地想想,在冰天雪地、昏暗的環境中,四周雪地突然冒出無數身穿單薄軍裝手持長槍的軍人,一邊怒吼一邊開搶會給人造成多大的心理壓力。

這種情況不止發生在陸軍一師身處的柳譚里,在新興里、古土裡和下碣隅等地也有同樣的事情!史密斯驚恐的發現從北向南陸戰一師和陸戰七師被包圍分隔成了5塊!

雖然我軍在戰機上取得了初步優勢,但敵人也屬於世界最頂尖的軍團很快就回過神來,馬上利用坦克組成三個環形陣地,用高火力壓制我軍前進。

雪上加霜的是,志願軍為了避開美軍探查,不僅不能走公路還必須輕裝上陣,這導致很多重火力武器都無法使用,只能攜帶迫擊炮,還嚴格規定了彈藥數量——八二迫擊炮帶彈90發,六零迫擊炮帶彈60發。

在入朝初期,宋時輪就有預感:「這一仗會很難打!」

只是預計是預計,當現實遭遇了,志願軍發現情況更加糟糕,由於天氣過於惡劣,中國軍隊的迫擊炮還出現了「冷縮」,原本口徑的彈藥無法塞入,即便用火烤、熱水澆灌後打出的彈藥都成了啞彈,據戰後估計,至少三分之二的彈藥沒有爆炸。

這讓很多士兵嚎嚎大哭,這可是他們的戰友用命背上來的啊,怎麼能不爆炸呢?那又能怎麼辦呢?

只能一邊哭一邊用貧瘠的火力包圍美軍,大部分士兵拿到的都是「中正式」步槍和早前繳獲日本的「三八大蓋」!

抗美援朝清長大捷,打敗的是美國,卻震撼了日本,史達林也紅了眼

志願軍靠著人命將指揮官史密斯打崩潰,11月30日,堅守兩天後陸軍一師在甩下一句「見鬼!我們不是在撤退!我們是在換個方向進攻!」後灰溜溜地離去。

我們的志願軍當然不會放棄任何打擊敵軍的機會,在美軍南下的路上,原本連通柳潭裡和碣隅里的崎嶇公路變成了中美雙方的煉獄,每天都有上百成千的人在交火中死去。

白天美國軍隊用飛機坦克向南方突圍,夜晚志願軍則反擊搶回白天失去的高地,在天亮後用血肉之軀抵禦美軍進攻。這種周而復始的戰況給美國軍人極大的壓力,甚至讓美軍崩潰的祈求希望還有明天!

只是在這場戰鬥中,我軍的傷亡也是非常巨大的,雙方軍備差距過大,火力對比懸殊是一回事,更多是因為志願軍無法適應天寒地凍的環境。尤其在白天潛伏時,由於衣物單薄加上不能活動溫暖身體,導致很多士兵凍傷甚至凍死!

一位名為海洛德·摩爾豪森的美軍下士生還者在後來的回憶中說到:「出乎意料的,戰鬥並不激烈,山上的志願軍沒組織什麼有力的抵抗!」

是志願軍意志不堅定背叛逃跑了嗎?恰恰相反,正由於中國軍人的意志力過於堅定,有數不勝數的戰士趴在雪地時,由於炮火烘烤積雪融化導致戰士被凍住在地上無法動彈也不曾驚慌失措!哪怕是在被凍僵甚至被凍死都不曾移動!

當這名叫做摩爾豪森的美國軍官登頂時發現的是這樣一幕:山頭上到處都是中國士兵的屍體,他們大多不是被打死,而是被凍死的!

若非如此,那漫山遍野的屍體應該是金髮碧眼!

抗美援朝清長大捷,打敗的是美國,卻震撼了日本,史達林也紅了眼

在付出如此大代價後,九兵團殲滅了美七師三十一團——這是在韓戰中,志願軍唯一成建制殲滅的美軍部隊。

只是由於第九兵團在整場戰鬥中損失巨大,沒能完成對美軍陸戰一師的全殲滅任務。與此同時五十八師172團3連連長楊根思駐守的1072高地正嚴陣以待預防美軍反撲!

在數十數百倍的猛烈進攻下,楊根思帶領的隊伍居然還能堅守在高地上,這在當時的美國眼中看來是非常不可思議的。要知道這是一個沒有任何防空設備和反擊能力的高地,就連飛機、大炮轟炸時都無法進行有效抵禦!

而正是這樣四面漏風的高地,居然打退了一次又一次數倍於志願軍的進攻!即便是只剩下三個志願軍戰士,楊思根也沒有放棄堅守高地。只是他知道這塊高地是守不住了。

「把傷員帶回營地。」楊思根對存活下來的排長如此說道,他還擔心排長不從,特意下了強制命令,讓自己一個人留在陣地上準備給美軍一個迎頭痛擊!

在新一輪的衝鋒中,美軍驚奇地發現,這次居然沒有抵抗,槍聲、炮擊、手榴彈的爆炸統統都沒有,好像之前的頑強抵抗的志願軍完全不存在一般。

正當美軍鬆了一口氣準備搭設簡易機場時,一個中國士兵顫顫巍巍地屍體堆占了起來,懷中抱著一個鼓鼓的包裹——那是炸藥包!

這名突然「復活」的志願軍便是早前喝退排長和傷員的楊思根!他在兩人離開後並沒有逃跑,而是躲在屍體堆中找準時機重創美軍!

在美軍驚恐的眼神中,楊思根引爆了懷中的炸藥包,在一聲驚呼和一巨響中,高地上只剩下一片片隊旗的殘片和破碎的四肢。

而這只是該戰役中的冰山一角,還有更多壯烈可歌可泣的故事在不同的戰場發生。後世是這樣評價這場戰爭的——「中國從他們的勝利中一躍成為一個不能再被人輕視的世界大國!如果中國人沒有於1950年11月在清長戰場穩執牛耳,此後的世界歷史進程就一定不一樣。」

抗美援朝清長大捷,打敗的是美國,卻震撼了日本,史達林也紅了眼

抗美援朝震驚中外

抗美援朝是中國走的一步險棋,別看7月7日之後新中國就開始備戰,當時的領導人毛澤東其實是考慮了很多。

畢竟美國是當時最強大的國家之一,而新中國剛經歷過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國內不論是領導層還是平民百姓反戰情緒空前強烈。

毛澤東下令抗美援朝著實是頂著非常大的壓力,但事實證明這一切都是值得的,這一點可以從抗日戰爭中俘獲戰犯的表現看出一二。

抗日戰爭結束後大量日本軍人被中國俘獲後的身份並非是戰俘而是戰犯,畢竟這幫日軍在中國犯下了數不勝數的暴行,南京大屠殺、細菌部隊等等一些列慘絕人寰的事情都足以讓一個人上絞刑架!

只是這幫戰犯在接受勞動改造時對我國非常輕蔑,不僅每天必定向東方高呼「天皇陛下萬歲」,還會將改造報紙撕毀,堵住耳朵拒絕收聽廣播。

日本戰犯敢如此輕視我國的主要原因歸根到底還是他們固有印象作祟,19世紀末的甲午中日戰爭讓日本政府粉碎了過往「天朝上國」的固有印象,對中國人的稱呼也從「友人」變為極具侮辱性的「支.那」。

加上蔣介石政府無條件放棄東北三省等種種行徑加劇了日本人囂張氣焰,更讓這幫戰犯無比囂張,並認為日本是被美國打敗的,而非中國。

抗美援朝清長大捷,打敗的是美國,卻震撼了日本,史達林也紅了眼

可以說日本人慕強心理已經達到了一個頂峰,哪個國家強大就對哪個國家俯首稱臣,哪怕是在廣島、長崎投下原子彈的美國,他們也無比推崇!

這一點在韓戰爆發後更是得到了空前的表現,日本戰犯每天最感興趣的事情就是拿到報紙查閱和韓戰相關的內容,並且幻想美軍會越過鴨綠江打到東北解救他們,這幫日本戰犯甚至異想天開地暗中密謀,準備來個裡應外合。

只是這種情緒並沒有持續多久,隨著美國軍隊在朝鮮戰場上一次次被我軍擊退,往日無比囂張的戰犯都驚呆了,變得無比沉默,往日張口閉口的「支.那」消失了,開始認真接受我國政府改造。

這證明中國抗美援朝這一仗確實收穫巨大,在提振國家民族脊樑方面起到巨大作用,對外也讓很多國家——尤其是美日,認識到如今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已經不是蔣介石領導的懦弱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