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美國晶片斷供,稻盛和夫如何一招化解?任正非:我們趕不上他

科技     2021年06月28日

有一次,管理學專家王育琨正在華為培訓會上大談日本「經營之聖」稻盛和夫,台下華為創始人任正非突然將其打斷:「王老師,你並不真正了解稻盛和夫!他是華為的榜樣,我們趕不上他。」

當年美國晶片斷供,稻盛和夫如何一招化解?任正非:我們趕不上他

為何任正非有如此自信,敢於當面糾正管理學專家呢?稻盛和夫又有哪些成就,值得任正非如此推崇?

一、任正非為何「維護」稻盛和夫

在管理學專家王育琨的回憶錄中曾提到,有一次王育琨與任正非一同開會,當王育琨提到:「製作漂亮陶瓷的稻盛和夫」時,任正非打斷了王育琨:「王老師,你並不真正了解稻盛和夫。」

王育琨疑惑:自己是稻盛和夫的學生,稻盛和夫還曾為自己的書提過序,怎會不了解稻盛和夫?

任正非解釋說:「王老師你對稻盛和夫和京瓷的理解太片面,京瓷公司生產出的電子瓷不是以「漂亮」聞名,而是以其精密度、功能性而聞名。稻盛和夫是全球半導體材料的先鋒,是華為的榜樣,我們趕不上他,只能努力追隨。」

任正非的華為管理思想受稻盛和夫影響很大,任正非曾直言:在眾多管理文化中,他贊同的就是稻盛和夫。

當年美國晶片斷供,稻盛和夫如何一招化解?任正非:我們趕不上他

2011年,任正非將稻盛和夫請到華為深圳總部,親自帶他參觀各部門、產業園,並安排晚宴。

席間,稻盛和夫向任正非發問:「華為有很多技術和供應商都來自歐美國家,萬一哪天他們不再向華為供貨,你該怎麼辦?」

這一問題讓任正非心頭一緊,稻盛和夫接著講道:「一家公司,唯有擁有了自己的核心技術,才會有源源不斷的發展動力,才能夠應對全球化協作錯綜複雜的變局。」

稻盛和夫一語點醒了任正非,自此以後,任正非投入研發的資金每年都超過1000億,隨之而來的是華為自主研發的5G技術、AI自動駕駛技術、「鴻蒙」生態系統的相繼成功,這都要得益於稻盛和夫的點撥。

國學大師季羨林曾說:「是企業家又是哲學家的人太少了,稻盛和夫就是這樣一位很優秀的人,他有自己獨特的管理信念和人生原則,很多企業家都應向他取經。」

當年美國晶片斷供,稻盛和夫如何一招化解?任正非:我們趕不上他

任正非後來曾多次遠赴日本向稻盛和夫討教,並將稻盛和夫視為自己的老師。

二、打歐美技術封鎖的稻盛和夫

1959年,27歲的稻盛和夫自覺滿腔才華無用武之地,於是離開所在的公司,自主創業,成立了京瓷公司。因對產品質量的極高追求,很快京瓷獲得索尼、松下等大公司的青睞。

1980年,京瓷在紐交所上市。當時全球正值電子行業發展的紅利期,京瓷公司憑藉高精密度異軍突起,成為全球精密陶瓷電子元器件行業的龍頭企業,成功躋身世界500強。

1985年,稻盛和夫再次創業,成立了KDDI通信公司,並再次成功躋身世界500強。

目前世界上白手起家兩個世界500強公司的企業家,唯有稻盛和夫。

1997年,65歲的稻盛和夫檢查出胃癌,選擇出家修行。

當年美國晶片斷供,稻盛和夫如何一招化解?任正非:我們趕不上他

2010年,78歲的稻盛和夫再度出山,僅用40天時間,便將擁有58年歷史的日本「國民企業」——日本東京航空公司(日航)從破產的邊緣挽救回來。甚至幫助日航重登上行業第1名,全年盈利突破2000億日元。

三、當核心技術被「卡脖子」怎麼辦?

曾有人問及稻盛和夫經營秘籍時,稻盛和夫稱:自己最擔心的是企業沒有核心技術,隨時受人掣肘。

1969年,日本精工利用美國英特矽爾的集成電路,研發出世界第一的石英表Astron,在此基礎上,日本科技企業消化並發展了美國集成電路技術,以高性價比的替代產品搶占了全球大部分市場份額。

1979年,在日本半導體發展勢頭最強勁的時候,稻盛和夫卻發表一篇「唱反調」的文章,主題是:「我們現在的成就多依賴於歐美晶片技術,如果有一天他們不繼續向我們供貨,我們該怎麼辦?」

稻盛和夫的擔心並非杞人憂天,很快西方國家開始對如東芝、京瓷等日本公司進行技術封鎖,斷供上游晶片,企圖遏制日本半導體企業的發展。東芝在這場「陰謀」中敗下陣來,出讓給了美國企業大部分股權。

當年美國晶片斷供,稻盛和夫如何一招化解?任正非:我們趕不上他

面對此情景,稻盛和夫更加堅定了京瓷要「自主創新」的戰略規劃,稻盛和夫親自帶隊,攻克多個關鍵技術,研製出具有獨立智慧財產權的晶片,歐美國家對京瓷的技術封鎖也瞬間毫無意義。

憑藉著稻盛和夫在晶片領域的崛起,1980年代,日本打贏了與美國的「內存之戰」,到了1988年日本半導體產值已占全球的67%。

企業競爭中,唯有擁有核心技術才不會被「卡脖子」。這是任正非從京瓷成功中總結的道理。受此啟發,任正非也決定將華為從做交換機的代理商,轉型為自主研發交換機的設備製造商。

2004年,為了解決晶片未來存在的隱患,任正非成立海思半導體有限公司,「華為天才女將」何庭波走馬上任。

2012年,上海交通大學陳海波教授的一篇PPT,揭開了華為「鴻蒙」生態系統研發的序幕。

當年美國晶片斷供,稻盛和夫如何一招化解?任正非:我們趕不上他

2019年,當華為的晶片、手機作業系統,雙重受限時。「海思晶片」、「鴻蒙系統」啟動「備胎計劃」,強力出擊。

華為如今的經歷與當年京瓷的經歷如出一轍,任正非的應對思想更是與稻盛和夫異曲同工。

四、結語

上世紀50年的日本,經濟支柱依然是重工業和勞動密集型產業,出口靠的也是成本優勢。而到了80年代末,高端製造業、具有高附加值的高科技產品成為日本經濟的主要支柱,技術優勢成了日本企業的殺手鐧。

如今很多中國企業家都談產業升級,但如果沒有核心技術,產業升級只是空中樓閣。

當年美國晶片斷供,稻盛和夫如何一招化解?任正非:我們趕不上他

以稻盛和夫為代表的日本優秀企業家們最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在於:不管對手如何打擊,自己始終錨定一個目標:不遺餘力研發核心技術。

任正非帶領的華為能有如今的成就,不單是學會了稻盛和夫在面對行業「寒冬」的解決辦法,更重要的是學會了日本企業家能從戰後快速崛起的生存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