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太祖努爾哈赤建立的後金都城「赫圖阿拉」在今天的啥地方

歷史     2021年07月04日

清太祖努爾哈赤給後世留下許多故事和傳說,既有金戈鐵馬的征殺,也有淒婉動人的浪漫愛情。而他崛起後創建後金建都「赫圖阿拉」,也一直被其後人引為驕傲。

許多人都知道遼寧瀋陽原稱「盛京」,曾是清朝的首都,其實此前還曾有薩爾滸、遼陽等地。

但被努爾哈赤定為後金第一都城的「赫圖阿拉」曾經名氣最大。

當年乾隆皇帝東巡來此,親筆題詩「赫圖阿拉連興京,依山樹柵聊為城,秋風策馬一憑閱,兆基締構欽龍興」。

清太祖努爾哈赤建立的後金都城「赫圖阿拉」在今天的啥地方

正因為有這段輝煌的歷史,每年海內外前來「赫圖阿拉」觀光遊覽的客人接連不斷,而在一年一度的「滿族風情節」,更是遊客雲集。

儘管如今的「赫圖阿拉」只是在一片遺址上復建了當年的模樣,卻也毫不影響後人「懷古」的心情。

「赫圖阿拉」又稱興京、黑圖阿拉、赫圖阿喇或黑禿阿喇。

這個滿語名詞翻譯成漢文,意為「橫崗」。

它如今在哪裡呢?

說來也不遙遠,它的具體遺址在就在遼寧撫順市新賓滿族自治縣永陵鎮老城村。

「赫圖阿拉」所在地的新賓滿族自治縣,30,1萬人口中,百分之八十是滿族人,屬於名副其實的滿族之鄉。

明朝萬曆三十一年(1603年),努爾哈赤始建城堡於自己的出生地赫圖阿拉。兩年後,又增修了外城。

明萬曆四十四年(1616年)正月初一,努爾哈赤在此正式建立「後金」王朝。

因此,「赫圖阿拉」城享有「清代第一城」榮譽。

與其所在地新賓縣一樣,「赫圖阿拉」有著悠久歷史。

史料記載它:戰國屬燕。秦屬遼東郡。西漢屬玄菟郡。東漢至晉,先為公孫度地盤,後為慕容廆所居。南北朝陷於高麗,唐滅高麗,復歸內化,為唐安東都護府所轄。唐中宗時歸渤海國。金屬東京路。元為瀋陽路。明置建州衛。

後金天聰八年(1634年),皇太極尊稱赫圖阿拉為「天眷興京」。

清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在赫圖阿拉內城東建興京城守尉衙門。

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在赫圖阿拉關帝廟西建立興京理事通判衙門。

從光緒三年(1877年)至1998年,輝煌不再的赫圖阿拉歷了戰亂歲月到新中國,皆屬於新賓縣永陵鎮轄區,是老城村百姓的居住地。

輝煌時期的「赫圖阿拉」城分內外兩城,方圓十幾里。

其內城建於1603年,外城建於1605年。內城主要住著努爾哈赤的眷屬、親戚;外城駐紮著他的精銳部隊。全城居住兩萬餘戶人家,共計十萬多人。

當年的赫圖阿拉外城,曾建有點將台、校場、糧倉區和製造弓箭、鎧甲的烘爐,是努爾哈赤演練兵馬、囤積糧草、製造武器、駐紮部隊的要地。

清太祖努爾哈赤建立的後金都城「赫圖阿拉」在今天的啥地方

內城則是後金的政治、軍事、文化的中心。建有尊號台、八旗衙門、駙馬府、關帝廟、城隍廟、地藏寺和顯佑宮。

清王朝揮師入關進駐北京後,仍在這裡興建了守尉衙門、理事通判衙門、啟運書院、文廟、諸閣祠等機構。

有史料記載形容,當年的赫圖阿拉內城,建築輝煌,文化昌盛,十萬兵甲穿行於此,十里商賈鬧市熱鬧非凡,城中還有一口被人稱為「千軍萬馬飲不幹」的汗王井。

這口著名的古井位於城內最低處,井水甘甜,長年不竭,清澈見底,是「赫圖阿拉」內城唯一的一口水井,也是全國罕見的一眼古代木構泉水井,而且當地人至今仍在飲用。

相傳,當年這裡飲水很困難,城裡的軍民吃水都須到城外的蘇子河去挑運。一旦城池被圍困,吃水就會成為大問題。

為此,努爾哈赤曾派人在城內四處打井,卻一口也沒打出水來。

一天,努爾哈赤帶著侍衛來到這裡查看,瞧見一隻野兔從眼前跑過。侍衛彎弓搭箭要射殺兔子,被努爾哈赤揮手攔住。

他對侍衛說,兔子也要喝水的,看它跑到哪裡去找水。

說著,就見這隻兔子鑽進了一片草叢。

於是,努爾哈赤命人在那片草叢裡打井,果然打出了這口「千軍萬馬飲不幹」的水井,後人據此叫它「汗王井」。

汗王井井上既沒有轆轤,井邊也沒有石階、石柵欄和石碑。而井水距地面僅有60厘米,伸手可以舀取飲用。

還有傳說里描述,說努爾哈赤在起家之際,曾在各個地方進行征戰掠奪,獲得千萬計黃金白銀以及珍寶財物,都被努爾哈赤秘密的運到「赫圖阿拉」,藏於這口水井之內。

說是井中的寶藏,關係著後金的運數,可以保佑大清江山永固,國運昌盛。所以,愛新覺羅家族後人誰也不敢輕舉妄動去尋此財寶。

雖然這些傳說真假難辨,或許是後人的牽強附會編撰,但一直被無數人津津樂道。

清太祖努爾哈赤建立的後金都城「赫圖阿拉」在今天的啥地方

努爾哈赤時期,女真民俗約定,壯者皆兵,素無其他徭役,平時多以漁獵為生。

每次作戰或行獵,女真人依家族山寨出師,以十人中的一人為牛錄額真,帶領其餘九人負責各方動向。

努爾哈赤起兵,正是利用了女真人這種傳統的狩獵組織形式,把牛錄額真作為建州治下的官名之一。起初總分為環刀、鐵錘、串赤、能射四軍,成為後來創建旗制的基礎。

在萬曆二十九年(1601年)吞併烏拉以後,努爾哈赤就對屬下人馬進行一次整編。他重新規定以三百人為一牛錄,設置一牛錄額真(後稱佐領)管理,並以黃、白、紅、藍四色為四旗。

萬曆四十三年十一月,努爾哈赤再以五牛錄為一甲喇,設一甲喇額真;五甲喇為一固山(旗),設一固山額真(後稱都統),以梅勒額真(後稱副都統)二人副之。固山額真之上,則由努爾哈赤之子侄分別擔任旗主貝勒,參與國政決策。

此時,旗主的數目又在原有四旗基礎上再增鑲黃、鑲白、鑲紅、鑲藍四旗,成為八旗。又分長甲、短甲、巴雅喇三兵種,分別是清朝時期前鋒、驍騎和護軍營的前身。

清太祖努爾哈赤建立的後金都城「赫圖阿拉」在今天的啥地方

兵強馬壯、意得志滿。努爾哈赤的名號也逐步從「聰睿貝勒」,發展為「女直國建州衛管束夷人之主」、「建州等處地方國王」,還被喀爾喀蒙古族上尊號稱「昆都倫汗」。

而當時腐敗內鬥不斷的明朝廷君臣,對努爾哈赤的野心渾然不查。甚至在1615年,即努爾哈赤籌備建立後金王國前夕,薊遼總督還向朝廷奏稱努爾哈赤「唯命是從」。

萬曆四十四年(1616年),努爾哈赤在赫圖阿拉公開稱「覆育列國英明汗」,國號「大金」(史稱後金),登上後金大汗寶座。此時的努爾哈赤,已經攻占了大部分女真部落。

「赫圖阿拉」作為後金的都城不到四年,就被胸懷壯志的努爾哈赤捨棄了。

當時,他手下眾貝勒大臣都故土難離,極其留戀已居住多年的家園,曾極力反對遷都。

努爾哈赤目光如炬,反覆勸眾人說:近處已無敵可打,打遠處的敵人路途太長,兵馬勞累,糧草難為,不利興師。

為此,努爾哈赤力排眾議,將後金中樞西移一百二十里,暫居薩爾滸城,此後,又定都遼陽、遷都瀋陽城。

天命七年(1622年),努爾哈赤大敗遼東經略熊廷弼和遼東巡撫王化貞,奪取明遼西重鎮廣寧(今北鎮市)。緊接著連陷義州、錦州、大凌河等遼西四十餘城堡。熊廷弼、王化貞率明軍殘部與數十萬流民逃往山海關而去。

無奈「英雄氣短」。天命十一年(1626年)七月中旬,努爾哈赤身患毒疽,七月二十三日前往清河湯泉療養,八月初病勢轉危,遂決定乘船返回瀋陽汗宮。

八月十一日,他乘船順太子河而下,病死於靉福陵隆恩門雞堡(今瀋陽市于洪區翟家鄉大挨金堡村),終年68歲。

努爾哈赤的後代也不負其所望,皇太極屢挫明軍,多爾袞終率鐵騎殺入山海關,乘李自成的大順軍滅明之機,奪得全國統治大權。

晚清,「赫圖阿拉」也如其腐敗的朝廷一樣逐漸走向沒落,尤其因日俄戰爭波及,赫圖阿拉城內的「汗王宮殿」「八旗衙門」「寺廟書院」等建築物悉數被毀壞。

據介紹,沙俄軍隊1905年曾屯駐赫圖阿拉城。這群「羅剎」強盜對這座古城進行了全面洗劫,破壞得面目全非。臨撤走時,他們還在北城牆根下埋炸藥,將城牆炸出一個大豁口,使城中啟運潭池水奔涌泄出,流入蘇子河南岸,從此,啟運潭乾涸。

如今,「赫圖阿拉」僅內、外城城牆有部分殘存,城門遺蹟尚可辨出,其餘老建築已蕩然無存。

1998年之後,赫圖阿拉成為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對一些標誌性建築,歷史性強的建築,進行了針對性的恢復。現在人們到赫圖阿拉看到的荷花池,也是前些年新修建的。

清太祖努爾哈赤建立的後金都城「赫圖阿拉」在今天的啥地方
清太祖努爾哈赤建立的後金都城「赫圖阿拉」在今天的啥地方
清太祖努爾哈赤建立的後金都城「赫圖阿拉」在今天的啥地方

2006年5月,赫圖阿拉故城作為明清古遺址,被國務院批准列入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名單。

「赫圖阿拉」所在的新賓滿族自治縣,總面積4432平方公里,有15個鄉鎮,14個國營林場、181個行政村。

屬於國家級先進林業縣和「一二三工程」示範縣;還是全國唯一的「林蛙之鄉」、全國生態環境建設重點縣、全國食用菌、人參、藥材生產重點縣、全國山區資源綜合開發示範縣、全國秸稈養牛示範縣、全國絨山羊生產基地縣。

2020年,全縣地區生產總值實現51.4億元,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實現15644元,為年計劃的100.6%。

早在1999年,當地政府借「99撫順滿族風情節」之機,投資1600多萬元,對「赫圖阿拉」老城主區域內138戶居民進行了動遷,修建了汗宮大衙門、正白旗衙門、東西荷花池等主題景點。永陵滿族一條街初具規模。猴石森林公園得以完善。

新賓縣城和「赫圖阿拉」吸引遊人的,還有極具滿族特色的十大美食,包含八碟八碗、大夥房水庫魚宴、滿族火鍋、蘇子葉餑餑、薩其瑪、粘豆包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