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位開國大將的最後一次公務活動

歷史     2021年07月04日

1955年 9月,被新中國授予解放軍大將軍銜的粟裕、徐海東、黃克誠、陳賡、譚政、蕭勁光、張雲逸、羅瑞卿、王樹聲、許光達十人,都是在土地革命、抗日戰爭、解放戰爭中作出巨大貢獻的人民軍隊高級將領,他們都為創建人民共和國做出過重大貢獻。

新中國成立後,他們又分別在不同崗位上擔任重要領導職務。

歲月如梭,從1961年3月陳賡大將逝世到1989年3月蕭勁光大將逝世,十位大將都陸續走完了不平凡的人生旅程。

那麼,十位大將生前最後露面的公務活動都發生在哪一年的那一次呢?了解這些也會知曉一段歷史。

看看下面的簡要盤點:

粟裕大將

看看十位開國大將的最後一次公務活動

1980年9月,73歲的粟裕大將在五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上被選舉為常委會副委員長。此前的1975年2月,他已經被重新任命為中央軍委常委。

1982年9月,粟裕出席黨的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被選為中央顧問委員會常委,隨後列席中共十二屆一中全會。

這年11月3日,粟裕會見江蘇省黨史編委會工作人員,就編撰蘇中黨史工作提出中肯建議和意見,還推薦陳丕顯同志擔任這項工作的領導···。

從粟裕將軍生平年表上看,此次活動,應該是他最後一次露面參加公務活動

1983年5月,粟裕致信黨中央,感謝向他傳達中央關於人事安排的若干決定。表示自己年老病重,「退出人大是自己的衷心意願。」

1984年初粟裕大將病情加劇,1月25日在中顧委舉行的春節茶話會上僅作了書面發言,2月5日就不幸在解放軍總醫院逝世。

粟裕大將在戰爭年代先後6次負傷,其中頭部兩次負傷。他逝世後,家人從他火化的頭顱骨灰中,發現了三塊彈片。這應該是他生前總是頭痛的緣故。

徐海東大將

看看十位開國大將的最後一次公務活動

(1958年5月徐海東(前)在軍委擴大會議上)

1969年4月,徐海東帶病出席了黨的第九次代表大會,擔任大會主席團成員並當選為中央委員,這是徐海東的最後一次公務活動露面。

這年10月25日,他被林彪一夥以戰備為名的「一號命令」強迫「疏散」到河南鄭州。因天氣轉涼,住房潮濕,沒有暖氣,徐海東患了重感冒,引起肺炎,又由肺炎引起肺氣腫。家屬要求從北京派醫生來會診,遭到拒絕,連常規藥品也不給保障。

1970年3月25日,徐海東大將含冤離開人世。

黃克誠大將

看看十位開國大將的最後一次公務活動

(右一是黃克誠1979年1月4日出席中央紀委第一次全體會議)

1982年9月,黃克誠出席黨的十二大,被推選為大會主席團成員並被選為中央紀委第二書記,列席了黨的十二屆一中全會。

隨後的一年間,他不顧80多歲高齡,全身心投入工作中,每天不是聽彙報,就是審批文件、處理來信來訪,經常耽誤了休息時間。

這段時間,應是黃克誠最後出現在公務場合的時段

1983年秋,黃克誠因慢性支氣管炎發展成肺心病、咳嗽排痰困難,被迫住進解放軍301醫院接受治療,但仍帶病關心著肩負的工作。

1985年初,他的肺部感染突然加劇,呼吸性酸中毒。醫院立即組織專家進行搶救,切開氣管,上呼吸機輔助呼吸。在醫護人員精心治療護理下,病情有所好轉,一度可以到室外散步。入秋9月,黃克誠考慮到自己的健康情況,決定辭去領導職務。這年年底,他又作了直腸癌切除手術。

當時,醫院根據病情需要,在他的鼻子上插了呼吸機管、鼻飼管,手上扎有輸液管,身上要接腸液引流管等。見此,黃克誠大將坦誠地對醫護人員說:「我不能為黨工作了,請你們不必為我浪費國家錢財,把藥留給能工作的同志用吧。」

他的這樣要求,自然得得不到支持。於是,他就拒絕治療和服藥,醫生進行注射、輸液、輸氧,他都不願配合。萬不得已,醫生只好找幾個年輕的警衛員強按住他的手腳才能操作。但是,他還是常常趁人不備,突然將輸液針頭從身上拔掉,甚至把呼吸機的管子拔掉。

就這樣,黃克誠在病痛折磨中又頑強挺過了一年。

有史料描述:1986年10月1日,是黃克誠大將84歲生日。這天,戴著呼吸機的他,已經不能說話。但臉上仍浮出笑容,和來祝賀生日的親人們緩慢握手,還用手勢告訴夫人唐棣華給大家切蛋糕。

在此後的兩個多月里,黃克誠處於時而清醒、時而昏迷狀態狀。經常在交流說話時,突然說起槍炮和「爆炸」,甚至著急地說:「我得去朱總司令那裡報告情況!」

1986年12月28日,黃克誠大將病逝,終年84歲。

陳賡大將

看看十位開國大將的最後一次公務活動

(陳賡與李克農楊成武在一起)

1959年,56歲的陳賡被任命為國防部副部長、中央軍委委員,卸任副總參謀長,同時仍兼任國防科委副主任和解放軍軍事工程學院院長、黨委書記職務。

此前的1957年12月,他突然患上了心肌梗塞病。

這期間,他曾離京到南京、無錫、鎮江、蘇州、嘉興等地檢查工作,還先後勘察了東南沿海的部分島嶼。

由於身體健康情況欠佳,上級相應減少了他的工作量,1961年初安排他由北京赴上海療養。

1961年1月,陳賡臨去上海前,在國防科委機關幹部會上發表講話。他語重心長地說:「現在國家正處在困難時期,每人每天配售三兩菜,大家不要小看這三兩菜,三兩菜是黨對咱們的關心,三兩菜就是政治。大家都要振奮精神,聽黨的話,努力工作,要堅信困難一定會克服的,國家定會強大起來···。」

與會的同志誰也沒有想到,這次講話竟成了陳賡大將的臨別遺言。

可見,這也是陳賡最後一次公開露面參加公務活動

1961年3月7日起,陳賡大將不情願閒賦休息,要把自己在長期實踐中積累起來的寶貴經驗留給後人。於是就不聽勸阻,帶病開始撰寫《作戰經驗總結》。

他計劃共寫六章:《序言》、《作戰準備》、《進攻》、《防禦》、《追擊》、《轉移》。但在《序言》部分完成後,就突然大面積心肌梗塞第3次發作,經搶救無效,於3月16日在上海病逝,年僅58歲。

譚政大將

看看十位開國大將的最後一次公務活動

(1979年,譚政(右)參觀遼瀋戰役中我軍攻克四平圖片展覽)

1954年10月,譚政調任解放軍總政治部第一副主任,1956年12月升任總政治部主任,並任國防部副部長,中共中央軍委常委。

1961年1月以後,他因受林彪陷害,被陸續撤銷領導職務,調任福建省副省長。「文革」動盪歲月,又遭到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殘酷迫害。

1975年經毛主席過問,於當年8月起出任中共中央軍委顧問。1978年當選為第五屆全國人大常委,1979年2月,在五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六次會議上,被任命為人大法制委員會副主任。

擔任人大法制委員會副主任時,譚政由於多年受迫害和磨難的身體情況已經很差,基本退居二線不能從事具體工作。

1979年3月,中共中央、中央軍委對譚政的冤案予以正式平反。1980年4月,譚政患腦血栓入院治療。

1986年6月13日,譚政大將在家人和工作人員陪伴下,在醫院的病榻上度過了自己八十歲生日。

這一天,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的徐向前元帥,專門給譚政發來了八十壽辰生日賀信。信中評價:「您對人民軍隊政治工作的建樹,您對革命的功績,是永不磨滅的···」。

1988年7月,譚政又在病榻上被授予一級紅星功勳榮譽章。這應是他生前的最後一次涉及公務活動。

1988年11月6日,譚政大將逝世,終年82歲。

張雲逸大將

看看十位開國大將的最後一次公務活動

革命資歷深厚的張雲逸,從1949年9月起任中共中央華南分局第二書記、中共廣西省委書記兼廣西省人民政府主席、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廣西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中共中央中南局委員、中南行政委員會副主席、中共中央監察委員會副書記。

1952年之後,他因體弱多病,相繼辭去擔任的各項領導職務。仍是黨的第七、第八、第九屆中央委員,第一至第三屆全國人大常委,第一至第三屆國防委員會委員。

1973年8月,張雲逸出席黨的十大,再次當選為中央委員。

出席黨的十大,應是他最後一次參加公務活動。

從六十年代後期開始,張雲逸大將的聽力逐漸變差。別人對他說話,如果不用很大的聲音,他基本聽不太清楚。

進入七十年代,張雲逸開始疾病纏身,行走不便,出入都要用輪椅代步。有時坐在輪椅上竟會不知不覺地睡著。

1974年,張雲逸於年初和5月先後兩次住進解放軍301醫院。11月19日,在他病重彌留之際,中央領導同志前來看望。此時張雲逸已說不出話來,只是用力抓著對方的手,堅強地頷首示意。當晚20時58分,張雲逸大將的心臟停止了跳動,終年82歲。

蕭勁光大將

看看十位開國大將的最後一次公務活動

蕭勁光大將是新中國首任海軍司令,人民海軍的主要創建者之一。1979年6月,他當選為第五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半年後的1980年1月,77歲的蕭勁光卸任海軍司令職務。後又被選為中央顧問委員會常委。

1982年11月26日至12月10日召開的第五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蕭勁光是大會主席團執行主席之一。此後便離開了工作崗位。

1988年年末,蕭勁光因腫瘤轉移,住進了解放軍301醫院治療。1989年3月25日,在人民海軍成立40周年前夕,蕭勁光過目並修改了秘書撰寫的「賀詞」,鄭重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四天後,蕭勁光大將病逝,終年86歲。

這篇「賀詞」也成了他對自己曾大半生從事的海軍事業的最後囑託。  ,

羅瑞卿大將

看看十位開國大將的最後一次公務活動

1975年8月,羅瑞卿大將得以恢復工作,被任命為中央軍委顧問。

粉碎「四人幫」後的1977年8月,羅瑞卿復任中央軍委常委和秘書長,協助時任軍委副主席、解放軍總參謀長鄧小平,領導軍隊系統的整頓和撥亂反正,他以頑強的毅力克服病殘折磨,堅持深入部隊調查研究、指導工作。

1978 年5月,羅瑞卿大將在總參部局領導會議上講話,強調要把領導班子搞好,把作風搞正,恢復軍隊的優良傳統和作風。」

羅瑞卿誠懇表示:「大家要團結起來,要不念舊惡,···對犯了錯誤的同志,甚至是犯了嚴重方向路線錯誤的同志,也要釆取一看、二幫,把大多數人團結起來,把班子搞好,作風搞正。」

這應是羅瑞卿大將生前最後一次出席會議講話。

從生平大事記載看,隨後他的公務活動,還有在6月份審閱了《解放軍報》約中央黨校同志撰寫的文章《馬克思主義的一個最基本的原則》,他肯定說:這篇文章很好,一定要使文章更充實,理論水平更高···。

1978年7月15日 經黨中央批准,羅瑞卿赴聯邦德國海德堡骨科大學醫院治療腿疾。

8月3日,手術後因突發心肌梗塞逝世,享年72歲。

王樹聲大將

看看十位開國大將的最後一次公務活動

(授勳儀式上毛主席同王樹聲握手)

1969年4月,王樹聲出席黨的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當選為中央委員。1970年3月,他遵照中央軍委和周總理的指示,帶領軍宣隊進駐七機部等國防工業口,對其所屬院、所、廠實行軍管。1972年11月,出任解放軍軍事科學院第二政治委員,黨委第二書記。1973年8月,出席黨的十大,當選為第十屆中央委員。

1974年1月7日,王樹聲在北京逝世,享年69歲。他的最後公務活動應當是出席黨的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

許光達大將

1955年授銜時,許光達主動讓銜的故事廣為傳播,他被毛主席稱讚為「共產黨員的一面鏡子」。

看看十位開國大將的最後一次公務活動

(許光達大將在坦克某師視察)

1950年4月,許光達受命組建裝甲兵,出任解放軍裝甲兵司令員兼政委,還兼任人民解放軍戰車學校校長。1951年1月他深入抗美援朝前線考察,爾後組織志願軍後續坦克部隊入朝參戰。

1959年9月,被任命為國防部副部長。期間先後率軍事代表團、政府代表團、友協代表團、友好代表團十次出訪歐亞和非洲數國。

1966年9月,他率中國軍事代表團赴歐洲訪問回到北京時,「文革」的序幕已經拉開。

1967年新年過後,形勢進一步動盪,好多地區因造反派奪權造反而處於癱瘓狀態。生病住在醫院的許光達,雖然病情有所好轉,但心情卻沉重起來。

1月16日,他回到裝甲兵司令部主持了一個重要會議。

這應是他的最後一次正常公務活動

也就是在這年1月,林彪一夥為陷害賀龍元帥,捏造了聳人聽聞的所謂「二月兵變」,許光達被莫須有的安上了所謂「兵變參謀長」,從此噩運襲來。

1月16日晚飯過後,許光達正準備回醫院。突然被造反派包圍揪斗並抄了家,勒令他交代所謂「二月兵變」篡權反黨的罪行,許光達據理反駁,毫無作用。 

從此,許光達被非法關押,失去了自由,遭到無休止的批鬥和審訊。 

1969年6月3日晚,許光達不幸逝世,享年61歲。

家屬在清理許光達將軍遺物時,發現在《毛澤東選集》的扉頁上,他以剛勁的手筆寫就的一首詩:百戰沙場驅虎豹,萬苦千辛膽未寒。只為人民謀解放,粉身碎骨若等閒。 

周恩來總理看到許光達去世的報告,心裡十分難過。他把這一消息報告了毛主席。面對如何安置許光達骨灰的爭議,毛主席明確指示:「許光達同志的骨灰盒,應該放在他應該放的地方。」使之得以放進八寶山革命公墓。 

 1977年6月3日,在許光達逝世八周年的日子,中央軍委下發文件,宣布為他平反昭雪。6月9日,由中央軍委主持駐京三軍指戰員代表,隆重舉行了許光達大將骨灰安放儀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