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媒體:北京不應該錯過與拜登政府接觸的機會。美國著急了?

資訊     2021年07月06日

前言:

不久之前,英國《金融時報》曾撰文稱:「美國認為,現在是時候與北京接觸了」。那時G20外長峰會還沒召開,西方媒體這麼說,很可能是給美國政府放風,試探中國態度。結果G20峰會召開的時候,中俄外長根本沒有去,美國想要藉此機會跟中國接觸的願望,當然是泡湯了。

於是,日前美國媒體彭博社,又發文說:「北京不應該錯過與拜登政府接觸的機會」。不用看內容,光從這個題目上,就能看出一種濃濃的怨婦心態。

西方媒體:北京不應該錯過與拜登政府接觸的機會。美國著急了?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

那麼,美國政府是真的想要跟中國改善關係了嗎?彭博社又憑什麼說「北京不應該錯過與拜登政府接觸的機會呢?」

一、美國只想跟中國「患難與共」,卻不願跟中國「富貴同享」

7月4日下午,第九屆世界和平論壇舉行最後一場大會討論,主題為「重塑大國關係」。在這次討論會上,英國駐華大使用三個成語,表達了自己對重塑大國關係的看法,分別是「患難與共」,「坦誠相見」,「責無旁貸」。

在疫情席捲全球,中美對立嚴重的當下,患難與共,坦誠相見,責無旁貸當然都是好的。但這背後隱藏的一個問題是,等到疫情過去,西方已開發國家經濟復甦了之後呢?他們還願意與中國「富貴同享」嗎?

答案是顯而易見的。從意識形態的角度來說,西方人腦海中秉持的觀念,是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所說的那樣:「如果讓13億中國人過上和我們一樣的生活,那將是一場災難」;是「中國人吃肉太多,不僅影響健康還導致氣候變暖。」

西方媒體:北京不應該錯過與拜登政府接觸的機會。美國著急了?

G20峰會

從現實利益上來說,到現在為止,美國政府依舊對華為,中興等中國科技企業圍追堵截;是美國正聯合日本印度等國,積極地籌建一條甩開中國的產業鏈,謀求與中國產業鏈「脫鉤」,想要打擊中國製造業升級,徹底斷送中華民族崛起之路。

總之就一句話,西方從來沒有想過,等未來疫情結束,全球經濟復甦了以後,繼續跟中國「富貴同享」,他們只想在疫情肆虐,通膨嚴重的現在,讓中國跟他們「患難與共」。說白了,就是想忽悠中國幫英美等已開發國家,渡過眼前的疫情危機與經濟困局。

中國有沒有這麼幫過美國呢?有,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的時候,西方人也說全球是一個整體,要患難與共,中國那時慷慨地幫了美國,用大量買入美國國債,放水刺激經濟的方式,替美國濫印的鈔票分洪,渡過了那次經濟危機。

結果如何呢?結果是13年之後的現在,美國不遺餘力地打壓中國,自己抗疫不力,卻甩鍋給中國,並揚言要賴掉欠中國持有的1.1萬億美債這1.1萬億美元之中,大概有一半,是當年中國為了幫美國渡過經濟危機而購買的。

這種無恥的言行,簡直可以與《農夫與蛇》《東郭先生與狼》的故事並稱,成為世界三大恩將仇報,忘恩負義的典型。

如今美國經濟復甦乏力,通貨膨脹嚴重了,又想重複當年的套路,想要與中國「患難與共」了,誰信呢?

二、不管是現在還是將來,中美博弈中,中國都已不是弱者

彭博社說「北京不應該錯過與美國政府接觸的機會」,給出的理由很多。但大致上可以概括為以下幾條。

首先,美國當下身處困境,有意改善與中國關係,因此可能會做出讓步,比如放棄特朗普時代,與中國打貿易戰之後,對3000億中國產品加征的關稅。

西方媒體:北京不應該錯過與拜登政府接觸的機會。美國著急了?

中美貿易戰漫畫

其次,不管怎麼說,當下的中美博弈中,中國都是「弱勢」的一方,不應該錯過與強大的美國和解的機會。

第三,隨著中美對立日趨嚴重,美國兩黨對華態度趨於一致強硬。以後不管是共和黨上台,還是民主黨上台,都不會像拜登這麼致力於改善中美關係,雙方只能漸行漸遠。看上去,這三個理由都很充分,然而本質上,不過是其自說自話罷了。

首先放棄加征關稅的事情,不說加征關稅的行為,本身就是損人不利己。尤其是在當下美國國內通貨膨脹,物價飆漲的時刻,加征關稅只會進一步推高美國通脹,對中國的影響遠小於美國。

這就好比一個人拿腦袋去撞別人的膝蓋,自己腦袋都快炸了,還威脅敵人,我要把你膝蓋撞爛!

現在是美國應該主動降低關稅,以減輕國內通脹的時候,拿這個來威脅中國,顯然是偷換概念。更何況,所謂的可能做出讓步,還只是一個沒影子的事情,是畫大餅,中國現在又不餓,你畫大餅能吸引誰呢?

第二,他們認為現在中國「弱」,美國「強」,所以不應該錯過與美國政府接觸的機會。但問題是,中國真的弱嗎?

從經濟上來看,美國GDP確實是世界第一,中國只有美國的70%。但是兩個國家的經濟比拼,不能只看表面的數據,還要看數據的健康程度。

美國固然GDP總量大於中國,但它本身兩極分化嚴重,政府入不敷出,靠舉債過日子。而中國雖然GDP小於美國,但增長快,潛力大,超越美國只是遲早的事情,這一點連美國人自己都是承認的。

更別提正如俄羅斯總統普京所說,按照購買力平價水平,中國經濟總量已經超過美國了,又何談「弱」呢?

從軍事上來看,美國固然軍事力量強大,但「恐怖核平衡」之下,又不敢真的跟中國全面戰爭,局部的,在中國周圍的衝突,它也贏不了,那麼你強歸強,對我有啥用?

西方媒體:北京不應該錯過與拜登政府接觸的機會。美國著急了?

美航母被攻擊想像圖

第三,拜登以後,中美會漸行漸遠,越來越沒有接觸的機會這一點。客觀來講,這一點還真有可能。但問題是,就算現在是美國最想跟中國改善關係的時刻,那又如何呢?

中國跟美國政府接觸,本質上還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現在美國政府只想讓中國「共患難」,不想跟中國「同富貴」,那麼機會再「難得」又有什麼用?

在美國絲毫沒有誠意,只想讓中國幫他的前提之下,按照他們的說法,既然以後美國大機率要為難中國,那中國更不應該幫美國了,反而應該「趁他病,要他命」。

所以說,不論從那個角度看,西方媒體給出的所謂「北京不應該錯過與拜登政府接觸機會」的理由,都是不成立的。

三、種種跡象表明,美國潛力用盡,所以真著急了

從最開始英國《金融時報》的說「美國認為,現在是時候與北京接觸」,到日前彭博社這篇「北京不應該錯過與拜登政府接觸的機會」,只能看出一件事,美國這回,是真的著急了。

那麼,美國為何這麼急著跟中國接觸呢?實際上這個問題,可以從美國疫苗接種的問題上,看出端倪。

拜登政府上台以後,除了四處拉攏盟友,圍攻中國以來。乾得最徹底,最用心的一件事情,就是疫苗接種。事實上他們現在做的,的確比前任總統好多了。然而,到7月4號,也就是美國國慶日這天,拜登還是沒能實現自己之前許下的諾言:在7月4日前,為美國70%的成人,接種至少一劑疫苗。

西方媒體:北京不應該錯過與拜登政府接觸的機會。美國著急了?

美國疫苗接種

截至7月4日,美國累計接種疫苗3.2億多劑,1.8億多人接種了至少一劑疫苗,占美國總人口的54.5%,僅有20多個州實現了拜登承諾的讓70%的成年人接種至少一劑疫苗的目標。

坦白說,這也不能怪美國政府,從拜登上台以來,他們為了實現接種目標,也算是使出「洪荒之力」了,但是美國人就是有30%的人不願意接種,政府組織能力就是達不到中國的程度,這都是客觀因素,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但這也意味著,美國政府的動員潛力就這麼大,他沒辦法再更進一步了。

疫苗接種如此,其它方面也是一樣的。包括種族歧視,兩黨分歧,階層對立等等問題,在經過拜登政府努力彌合之後,也就勉強維持著現在的狀態,很難再有更大的改變了。

而以當下的這種狀態,美國別說是打壓中國,能否真的在疫情結束前,實現經濟復甦,對政府那巨額債務實現「軟著陸」都是兩可之見。萬一再遇上任何一點風吹草動,比如眼下正席捲美國的「熱爆」,以及共和黨氣勢洶洶地反攻,都有可能讓美國這艘「巨輪」再次擱淺。

西方媒體:北京不應該錯過與拜登政府接觸的機會。美國著急了?

日美「2+2」期間

而從打壓中國,迫使中國屈服的角度。從最開始的日美,日韓「2+2」對話,給中國施加壓力。到後來拜登的歐洲之行,「連歐穩俄」策略;從香港新疆的中國內部事務,到聯合國交鋒,美國能用來打壓中國的手段都用盡了,然而中國依舊不動如山,絲毫沒有要屈服的意思。

凡此種種,都使得不管是美國政府,還是西方媒體,有種黔驢技窮般的焦急,所以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揪著中美接觸這個話題,自說自話。

四、結語

中國想不想跟美國接觸呢?外長已經明確說過了,想啊,但是得美國先表示出誠意來。

如果美國政府依然肆意干涉中國內政,指責抹黑中國,阻礙祖國統一大業,以及只想讓中國「共患難」,幫眼下得美國度過危機,而不願跟中國「同富貴」,致力於打擊封鎖中國科技企業,那麼這樣的「機會」,錯過了也就錯過了,沒什麼要緊的。

至於說這麼做了以後,會不會促使中美關係走向更惡劣的境地,大機率是不會,因為現在是美國更需要中國,不是中國更需要美國。國家是一個利益集合體,本身是沒有情緒的,只有永恆的利益。

其次,就算更惡劣了又能怎麼樣呢?中美關係最惡劣的是1950年在朝鮮戰場上,我們不是照樣走過來了嗎,何懼之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