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億資產富豪狂言:社會大部分人都無用!透視精英意識的3重扭曲

資訊     2021年07月11日
數億資產富豪狂言:社會大部分人都無用!透視精英意識的3重扭曲

很難想像,在經歷社會主義革命後的中國,有人公然聲稱:「社會上大多數人都是無用的人!」

更難想像的是,在發出這樣的言論後,發言者非但沒有受到廣泛的批評,反而還被相當數量的人群諒解:「他說了句大實話。」

說這話的是億萬富豪吳曉波。在他發言的《財新時間》節目中,他還揭曉了自己公司一年的營收——兩三億元。

在吳曉波的描述中,這些收益來自於他所服務的群體——全國幾十萬商業精英。這些人是「崇尚商業之美,樂於奉獻共享,反對屌絲文化的精英主義者」。

剝削者的邏輯脅迫了被剝削者,既得利益者在從New Money蛻變為Old Money,貴族式的「精英意識」在復活,思想解放的進程戛然而止,甚至極速倒退?

我仿佛在這群精英的高貴中,讀出了既得利益者的傲慢,更為這扭曲的精英意識迷茫。

他們,真的是精英嗎?真正的精英應該是什麼樣?

數億資產富豪狂言:社會大部分人都無用!透視精英意識的3重扭曲

精英是自我要求,不是階級立場

認定精英的標準,是身份、地位、財富等外在要件嗎?

即便是以西方精英主義的視域來看,以物質條件作為判定精英的標準,也已是落後於時代的貴族式精英主義。

貴族式的精英主義是西方18世紀的「遺毒」。這種思潮將社會劃為精英與大眾的對立結構,通過污名化大眾,來確立貴族式精英的「先進性。」

在「老貴族」勒龐的《烏合之眾》中,大眾直接被污名化為烏合之眾,法國大革命更是被醜化為「暴亂。」

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在社會主義思潮濫觴之後,貴族視角的精英主義已被掃入歷史垃圾堆。社會主義對「精英」的界定,是工人階級的先鋒隊。

現代社會的精英,不是貴族身份的階級立場,而是公平正義感召下的自我要求,如果還在試圖用貴族的內涵,闡釋精英的概念,那無異於開歷史倒車。

換句話說,真正的精英不是站在金錢的工具價值之上,而是站在全人類解放的理性價值之上。

精英不是階級身份,而是精神身份。

數億資產富豪狂言:社會大部分人都無用!透視精英意識的3重扭曲

精英是道德操行,不是生意買賣

錢鍾書先生曾犀利挖苦百年前「留洋的精英」: 說話里嵌的英文字,還比不得嘴裡嵌的金牙,因為金牙不僅妝點,尚可使用,只好比牙縫裡嵌的肉屑,表示飯菜吃得好,此外全無用處。

當時的精英意識,扭曲在自我標榜、盲目媚西,是虛榮者的「精英主義」。

而如今的精英,借用錢理群教授的話:不過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換言之,時下的精英意識,扭曲在一味利己、金錢至上,是生意人的「精英主義」。

以吳曉波而言,本質上,他並不是精英,而是商人,精英只是他售賣的人設,實用才是人格的底色。

中國傳統的精英,即士大夫,向來是以做買賣為恥的,讓一個士大夫做買賣、販賣自己,士大夫是要急眼的:「士可殺不可辱。」

說白了,精英是道德操行,不是生意買賣。中國古代的精英,是要「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可不是要「為自己賺大錢、當首富」的。

馬克思潦倒一生,但不會有人否認他是人類精英中的精英,因為精英不是訴諸「他者財富排名」的身份,而是以精英為觀照「自己道德操行」的修養。

數億資產富豪狂言:社會大部分人都無用!透視精英意識的3重扭曲

精英是防止下沉的底線,不是拚命上爬的手段

吳曉波是一個年入過億的富豪,是與馬化騰談笑風生的商業大佬。他不遺餘力地大談資本之美,根本來說,不是有產者的審美情趣,而是商業策略。

資本哪來的美呢?馬克思《資本論》說得明明白白:資本來到世間,從頭到腳,每一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髒的東西。

包裹在資本之美的畫皮之下的,還是商業利益的謀劃。

一方面,通過「大部分人無用論」渲染知識焦慮,在需求端,製造更大的知識付費消費需求;

另一方面,強化「個人精英人設」,吸引潛在消費者,從供給端,擴大其知識付費產品的供應及消費預期。

供需左右手,攫取的知識付費市場的更大版圖、更大收益。

精英,或者說精英主義,不過是商業變現的手段,是攀援而上的工具。

數億資產富豪狂言:社會大部分人都無用!透視精英意識的3重扭曲

一位清華教授說得真切:精英意識不是拚命上爬的手段,而是防止知識分子下沉的底線。

說得明白些,真正的精英,是社會的托力,是防止社會墮落的托手,是兜住公序良俗的良心。

仔細想想,如果五四先賢的那些精英,都跑去租借賺錢、給洋人打工,那今天的中國,會是怎麼樣呢?

扭曲的精英主義,該休矣。

數億資產富豪狂言:社會大部分人都無用!透視精英意識的3重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