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最著名的3具遺體:綠靴子、睡美人和休息者,為何20年不安葬

奇趣     2021年07月13日

有個很殘酷的現實就是,如果一個人不幸在珠穆朗瑪峰遇難,那麼他很可能將永遠長眠於此,不是沒有心存善良的人願意幫他們魂歸故里,而是因為,在這裡,誰都可能是那下一具屍體。

那些在登陸珠穆朗瑪峰過程中不幸犧牲的人被稱為「神山的不朽路標」,而他們最終只能長眠於此。

人類與珠穆朗瑪峰相比,就如同天地之於螻蟻,日月之於爝火,自2004年起,到如今有近3000人成功登頂,他們與天斗其樂無窮,與地斗其樂無窮。

而不幸的是,在這項極具冒險的挑戰過程中有將近200人命喪途中,每年幾乎有十多個人與神山之頂徹底失之交臂,將他們的生命交給號稱神山的珠穆朗瑪峰,而那些即使已經登頂的攀登者在下山的途中也有可能慘遭不測。

珠峰最著名的3具遺體:綠靴子、睡美人和休息者,為何20年不安葬

沒錯,這個被譽為世界第一高峰的珠穆朗瑪峰就是這麼神秘詭譎,如果你執意要挑戰自己,挑戰大自然去登頂珠峰,那麼在爬行的過程中肯定多多少少會看到那些自己不該看到也不願意看到的東西,即那些與自己志同道合朋友的遺體。

不要緊張,也不要害怕,既然選擇了這條路那麼就註定要面對風雪兼程,我雖然沒有登陸過珠穆朗瑪峰,但有幸去過雲南號稱納西族神山的玉龍雪山,這座雪山最高可達5596米,而上次我和朋友在爬這座山的過程中險些作古,空氣稀薄,缺氧再加上高原反應,著實讓人難受。

而和珠穆朗瑪峰相比起來,玉龍雪山又顯得有些渺小,在玉龍山頂都能讓人體會到那種絕望和無助的感覺,更何況是號稱世界第一高的珠穆朗瑪峰呢?

珠峰最著名的3具遺體:綠靴子、睡美人和休息者,為何20年不安葬

據世界各界媒體報道,珠穆朗瑪峰散布著千姿百態的屍體,自1953年5月29日紐西蘭人希拉蕊和隨行夏行巴爾丹首次登錄珠穆朗瑪峰頂端以來,每年幾乎都有不少的登山愛好者在挑戰這座神山。

但也有人說,第一位登上珠穆朗瑪峰的並不是希拉蕊,而是喬治·馬拉瑞,他在19 29年就開始嘗試登頂,他們的隨行者親自看見馬拉瑞和夏行巴爾丹在距喜馬拉雅山頂幾百米處開始衝鋒,然而他們卻消失在那片神秘的迷霧中沒有再回來。

到如今,沒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馬拉瑞已成功登頂,而那兩位嘗試登頂的英國人已長眠喜馬拉雅山,他們的屍首在75年後才被一支探險隊所發現,而被發現時馬拉瑞的屍首被緊緊凍結在碎石塊當中,這些探險家們試圖搬動馬拉瑞的屍首但都以失敗而告終,所以人們也將馬拉瑞稱為「神山的大理石人」。

但我們今天要說的並不是馬拉瑞,而是另一具非常著名的屍體,他也在喜馬拉雅上靜靜的躺了20多年,被無數過往的攀登者所目視,可沒有人能夠將其運回,他已經成為了珠穆朗瑪峰的不朽路標。

珠峰最著名的3具遺體:綠靴子、睡美人和休息者,為何20年不安葬

綠靴子

他是誰至今沒人能夠知道,他的國籍和姓名至今不明,因為沒有哪位探險家有勇氣打開這位勇者的紅色登山服,而由他靜靜的躺在那個老地方。

所有過往的探險者皆稱其為勇士,由於探險隊在發現他的時候他腳著一雙綠色靴子,所以人們也將其稱為「綠靴子」。

因此他也有了一個被人們所公認的名字就叫做「綠靴子」。

他之所以出名,是因為它的屍體位於珠穆朗瑪峰8500米處東北山脊必經之路的一個石灰洞中,所有要想嘗試登陸珠穆朗瑪峰的探險者都必須從這裡經過,而他們經過這裡的時候總會看到「綠靴子」靜靜的躺在那兒,這是對探險者身體和心靈的雙重打擊,同時也能起到導向的作用。

因為只要看到這位屍體就證明自己所選擇的登山路線是正確的,而且綠靴子的存在可以讓那些在茫茫珠穆朗瑪峰頂迷失方向的人找到下山或上山的正確路線,雖然昔人已乘黃鶴去,但他的身體仍舊在散發出有價值的光芒,令那些攀登者們敬畏。

不過也有人對這位綠靴子的身份做出了可靠的推測和解釋,目前絕大部分認為這位綠靴子就是因為在1996年命喪珠穆朗瑪峰北線的28歲的印度人澤望·帕爾喬,而那些和帕爾喬共同登頂的三位倖存者也一致認可這種說法。

珠峰最著名的3具遺體:綠靴子、睡美人和休息者,為何20年不安葬

1996年,帕爾喬等6人成功登陸珠穆朗瑪峰頂,這對他們來說,這是他們這輩子最無比的榮耀,可不幸的是,他們在準備下山的過程中突遇強級暴風雪,帕爾喬和其他兩位隨從被暴風雪捲走,消失在珠穆朗瑪峰。

其他三位倖存攀登者在下山的過程中在喜馬拉雅山8500米處一個石灰洞中首次發現了帕爾喬,但此時帕爾喬已經徹底沒有了呼吸。

倖存者看到帕爾喬蜷縮著身體似乎是在抵擋那強級暴風雪的侵襲,但依舊未能逃過死亡的厄運,而那些倖存者們由於身上攜帶的氧氣即將耗盡,他們沒有辦法將自己的隊友帕爾喬搬下山,所以就將帕爾喬留在了這個地方。

珠峰最著名的3具遺體:綠靴子、睡美人和休息者,為何20年不安葬

當然,至於綠袖子是不是帕爾喬,如今沒有誰敢做出100%的保證,只不過是帕爾喬的可能性最大而已。

時間過去二十多年,「綠靴子」依舊以他去世之前的姿勢靜靜的躺在這兒,在2015年和2016年,持續兩年的時間那些攀登者們聲稱並沒有看到「綠靴子」,他們一直以為「綠靴子」已經被人運下山,感覺到非常失落。

可事實並非如此,「綠靴子」依舊還靜靜的躺在老地方,只不過他待的地方是被積雪所掩埋了而已,到2017年的時候,那些攀登者們聲稱又見到了這位「綠靴子」。

雖然他的靈魂見證了很多攀登者從他身邊經過而這些攀登者也看到了這位在珠穆朗瑪峰登頂中犧牲的勇士,但至今沒有任何人能夠將其運下山,這是為何呢?

「綠靴子」身份不明,無人能知將其運往何處

網上流傳綠靴子就是帕爾喬的說法,其實這種說法沒有真憑實據,因為到現在沒有探險家對「綠靴子」的真實身份進行考證和研究,而他們對綠靴子的認知是出自於那些倖存者的口述和根據時間推算出來的結果。

綠靴子可能是帕爾喬,也有可能是和帕爾喬同行的另外兩個犧牲的隨從,同時也有可能是其他的攀登者,但就從綠色的靴子和紅色的登山服來判斷身份很難,因為到如今,後來的攀登者從未有勇氣去目睹那長眠在喜馬拉雅上的綠靴子的真容。

就算他們想去仔細看看這個人到底是誰也存在一定的困難,因為時間和條件不允許。

時間不允許,那是因為時間已經過去了10多20多年,在喜馬拉雅山8000多米處那零下幾十度的惡劣環境中,綠靴子早已和冰雪結為一體,雖然極度嚴寒的環境不會使屍體腐化,可以保持原貌,但是也會使屍體五官扭曲,變得面目全非,要想分辨出來存在一定的困難。

本身喜馬拉雅山的環境就非常多變,那些過往的攀登者都是有任務在身,而且自身難保,他們不可能出於道義上做出善事將綠靴子運送下山,打個比方,就算他們有能力將綠靴子扛下山,那他們又該將其運往何處呢?

而且在喜馬拉雅上搬運遺體需要耗費巨大的資金,這並不是說那些背夫坑人,因為在珠峰搬遺體,那些背負也需要抱著犧牲自己生命的風險,而且需要特別多的專業設備才能將遺體搬運下來。

而大部分攀登者家裡並不是十分富裕,很少有人能夠承擔起此項費用,關鍵是他們大部分人都不知道遺體所在具體位置,所以收回遺體的工作是難上加難。

珠穆朗瑪峰環境極度惡劣,攀登者自身不保,比蜀道之難更難

在珠穆朗瑪峰處理遺體,比在世界任何地方處理遺體要難,收回遺體需要耗費大量的資金,同時,還會面臨極大的被風雪掩埋的風險。

事實上,珠峰的近300具遺體,最終都留在了珠穆朗瑪峰上,這是他們靈魂和身體最終歸宿,也是他們的長眠之地,並不是沒人願意收回他們,而是因為有時理想和現實確實存在很大的距離,對留存在珠峰上的遺體,有時就只能眼巴巴的瞅著他們永不朽的存留在珠峰之上。

據珠峰嚮導和背夫夏爾巴人回憶,有人曾經出巨資請他們去喜馬拉雅山搬運一具攀登者的遺體,開出的條件雖然十分可觀可他們在珠峰找尋遺體的過程中就歷經了千辛萬苦。

珠峰最著名的3具遺體:綠靴子、睡美人和休息者,為何20年不安葬

要知道,去珠峰搬運遺體至少需要八個夏爾巴人,而且這些人必須身強體壯,能夠抵抗高原反應,可是,沒有任何人能夠在極度缺氧的環境下生存,而在珠穆朗瑪峰要想吸收一口純氧是難能可貴的,而且搬運遺體是超強的體力活,他們需要將遺體四周裹上的的冰塊一同搬運下去,這就存在一個問題。

那些平時只有百斤左右的人在珠峰犧牲之後經過冰凍會變成150斤以上,因為他們身上還穿著沉重的登山服,而這些登山服和遺體在極度嚴寒的環境下會變成巨大的冰塊,重量級度增加。

而且這些冰塊很可能和周圍的冰塊緊緊的粘合在一起,有時那些夏爾巴人需要用冰鑿鑿開冰塊才能將這些遺體成功取出,這都是耗氧的體力活,在加上珠穆朗瑪峰的環境特別脆弱,有時說話聲音大點都可能引起雪崩,更別說是用冰鑿去敲擊整個山體了,風險極大。

一旦引發雪崩,遺體不僅可能被積雪深度掩埋,而此前所有工作都付諸東流,更可怕的是,雪崩可能會讓現場所有活人都被深埋在積雪和冰川之下。

他們最終以犧牲一個夏爾巴人的代價將遺體成功找到,而最終又以犧牲兩個夏爾巴人的代價將遺體運送下山。

這個過程是非常的慘烈的,所以後來的夏爾巴人都幾乎表示不願意再去珠峰替人搬運遺體,因為去珠峰搬運遺體不僅需要耗費大量的資金而且還要冒著生命的危險。

就對其他探險者來說更是如此,沒有人願意耗費巨大的資金和精力而且還要冒著極大的生命危險去搬運一個與自己素不相識的人的遺體,他們來珠穆朗瑪峰的目的就是成功登上峰頂,沒有誰願意讓自己長眠於此地,他們會努力克制一切可能讓他們作古的情況,搬屍就是其中一種。

珠峰最著名的3具遺體:綠靴子、睡美人和休息者,為何20年不安葬

可能有人會說,將遺體搬運下山不是挺簡單的嗎,既然屍體已經凍結成冰塊,那麼就將屍體直接滾下山,這不省時省力嗎。

理想很豐滿可現實很骨感,乍一看屍體確實可以直接滾下山,可是喜馬拉雅山也不是像金字塔那樣的結構,可以從山頂直到滾到山腳,喜馬拉雅山也有平坦的地方而這些地方就需要背負親自抬運遺體,再加上喜馬拉雅山地勢凹凸不平,有大量冰川和坑窪地的存在,萬一遺體滾到冰川里這可咋整?

還有一點就是此前所講的,將遺體直接滾下山會造成巨大的震動,同樣也有可能引發雪崩,這是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所以,那些犧牲在珠峰的攀登者的善後和尊嚴,有時在絕命海拔的巨大障礙和珠穆朗瑪峰惡劣的環境下不可兼顧,他們要想征服珠穆朗瑪峰就必須做好被珠穆朗瑪峰征服的準備,同時他們也必須接受長眠於珠穆朗瑪峰的潛在事實。

珠峰最著名的3具遺體:綠靴子、睡美人和休息者,為何20年不安葬

之前看媒體報道,一個成功登頂的攀登者在分享自己喜悅的同時,也談到:

「在8800多米的珠穆朗瑪峰上,這是另外一個與眾不同的世界,可以被稱作是地獄也可以被稱作是天堂,關鍵看運氣,我不敢說我能做什麼,至少,在碩大的喜馬拉雅山面前,每個人都要竭盡全力為自己負責,而且只能為自己負責。」

在那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靈的惡劣環境中如果生存者想要將那些犧牲的攀登者的遺體帶下山去,那麼自己也得面臨極大的風險甚至是付出生命的代價,沒有人能夠愚蠢到這種地步,人最基本的善良和道德在大自然面前被駁斥的絲毫不存,活下去就是天理。

而且在惡劣的環境中,對於人性的抉擇都是一種極大的考驗。

以前看過一個關於弗蘭西斯·阿爾森季耶夫1998年成功登上珠峰頂的紀錄片,看完讓我十分震撼,也讓我五味雜陳。

他是世界上第一位在不帶氧氣瓶的情況下成功登頂珠峰的女攀登者,他打破了此前所有攀登者的記錄,帶著這份榮耀在準備下山的過程中卻因為極度缺氧倒在了離珠峰頂兩百多米的一處窪地上。

珠峰最著名的3具遺體:綠靴子、睡美人和休息者,為何20年不安葬

她是一個幸運而又不幸的攀登者,幸運是因為她在彌留之際碰到了來自南非的登山家伊恩·伍德爾,不幸的是,就說他碰到了伊恩也是回天乏術。

伊恩帶領著攀登小隊經過這裡碰到了弗蘭西斯,弗蘭西斯在不斷的求救,看到此情此景伊恩良心上也過不去,決定放棄登頂先對弗蘭西斯實施救援。

可是他們隨身攜帶的氧氣罐每人也只配備了一個,如果將自己的氧氣罐給弗朗西斯那麼自己也得面臨缺氧致死的風險,在沒辦法的情況下,伊恩只能帶著小組下山尋求救兵,其實伊恩心裡很明白,自己此去之後,弗蘭西斯能夠存活的希望幾乎為零但他仍然要爭取奇蹟的出現。

珠峰最著名的3具遺體:綠靴子、睡美人和休息者,為何20年不安葬

第二天,伊恩帶著探險小組又重新來到了弗蘭西斯所在之地,在他意料之中的是弗蘭西斯真的沒有了呼吸,這件事情讓他在精神上遭受極大的打擊,同時也因為這件事情讓他遭受極大的輿論譴責。

這件事也讓伊恩無比自責,最後,伊恩決定重新發起登峰計劃,但這個計劃的終點不是珠峰頂,而是帶領探險小隊對珠穆朗瑪峰上的所有遺體進行掩埋,雖然這項工程非常艱巨,隨時都可能付出生命,但他為了讓自己心裡上能好過點,他找到了弗蘭西斯的遺體,並用美國國旗將弗蘭西斯蓋上,進行掩埋。

事實上,珠峰上到處都是遺體,有些露在表面之上而有些已經被積雪所覆蓋,看不見不代表他們不存在,他們的遺體以各種姿態呈現在後來攀登者的眼前,但更多的是在瀕臨死亡之前的掙扎

雖然動作不一,姿態百千,但足以看得出他們對活下來有很大的慾望,他們試圖在惡劣的環境中掙扎期待奇蹟的出現,但是在大自然面前,人類何嘗不是一隻螻蟻。

很多人並不理解他們的這種登山行為,認為他們是在付出自己寶貴的生命去做沒有任何意義的事情,但是,什麼又是有意義的事情呢?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也許成功登上峰頂就是他們對生活追求的最大的意義。

珠峰最著名的3具遺體:綠靴子、睡美人和休息者,為何20年不安葬

人生苦短,能夠去做自己認為有意義的事情就是最好的狀態,而長眠於珠峰是那些執著於登頂的探險家們最好的歸宿,也許讓他們的遺體一直保留在珠峰上就是最好的安排,他們可以永遠擁抱珠峰,雖然他們的身體已經沒有了溫度,但他們的靈魂可以矗立在珠峰之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