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默認分類     2021年07月14日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克拉地峽是位於泰國境內,春蓬府與拉廊府之間的一個狹長地帶。北連中南半島西靠印度洋,南接馬來群島東望南太平洋。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因其獨天得厚的地理位置,泰國早就看透了其背後蘊藏著無限的回贈,所以在17世紀的時候就有了關於開鑿運河的議案。

而且時至今日,仍然對這塊香餑餑念念不忘,但他們卻在已經擬建了多個施工方案之後,遲遲沒有開工。

開通克拉地峽運河為何成為了東亞各國的願景?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說起克拉地峽運河,又不得不拿它與另一條世界經濟命脈作比較參考,那就是馬六甲海峽。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馬六甲海峽位於馬來半島與印度尼西亞的蘇門答臘島之間,是一條連接印度洋和太平洋的狹長水道,由新加坡、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三國共同管轄。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克拉地峽有著可與其媲美的地理優勢,可前者如今已成為了一個重要的國際貿易交通港口,後者卻還是一紙藍圖。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馬六甲海峽的通航歷史已達兩千多年之久,至今每年約有十萬多艘的航船通往馬六甲海峽,約占世界年出海航船量的四分一。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馬六甲海峽是國際貿易的貨物彙集分散地,是許多已開發國家進出口石油和戰略物資的重要中轉地,是世界海上運輸的咽喉。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因此許多國家視其為「海上生命線」,其中就包括中國。因為馬六甲海峽連接了世界上的三大人口大國:中國、印度、印尼,其中中國每年就有約85%的運輸船,要經過馬六甲海峽。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可見馬六甲海峽的船隻流量之大,經濟貿易地位之高,國際戰略分量之重。若要說在世界上找出一個能與之匹敵的對手,那麼頭號敵手就只有克拉地峽運河了。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而克拉地峽運河一旦被開通,它將帶走馬六甲海峽的一大波流量,使得東協貿易區與全世界之間的貿易航程大大縮短。

至少可縮短一千兩百公里左右,約為兩天起步的航運時間,這樣就節約了航船的運輸成本和時間成本。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同時,它對東協貿易區在國際地位上的提升也是不容小覷的,幾乎大部分國家都對這片海域虎視眈眈。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馬六甲海峽最大的受惠者新加坡,就是因其被上天眷顧著的地理優勢,成為了亞洲重要的金融服務航運中心,發展成為了如今的「亞洲四小龍」之一。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新加坡與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二國在1971年,簽訂了馬六甲海峽公約,反對海峽「國家化」,宣布三國共管海峽事務。

但這一公約卻為後來的馬六甲海盜崛起埋下了一顆炸彈,從而讓西方的資本主義巨頭美國有機可趁。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美國借馬六甲海峽所面臨著的恐怖主義威脅為由,於2005年的第四屆亞洲安全會議期間,多次提出希望美軍能夠駐紮該地,計劃能監視甚至介入管轄此片區域。因此一直流傳著一種說法,美國的這一舉動是為了扼制東方,尤其是中國的崛起。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但只論結果,這一舉措無疑讓東協的船隻途徑馬六甲海峽時,存在著一定的軍事風險。嚴重的話甚至會遭遇船隻物資封鎖,斬斷其經濟的「生命線」。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可若是轉經克拉地峽運河的話,便能避開美軍的監視,擺脫存在的軍事隱患。因此不論是經濟貿易的自由度,還是整個東亞的世界地位,都將發生重大的改變。

開通克拉地峽運河存在著怎樣的隱患?

開通克拉地峽運河的意義如此之重大,可為何泰國卻遲遲沒有開工呢?我們不妨從施工條件、經濟條件、政治條件這三個方面去多角度地看待這份提案。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首先是施工條件,百年來所提出的克拉海峽運河建設方案已有許多,最主要的還是屬北線方案與南線方案。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北線方案的規劃是,直接開通泰國春蓬府與拉郎府的狹長地帶,全長總計九十公里左右。而南線方案則是規劃在宋卡和沙墩之間,挖開一條全長約一百零二公里的運河。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就施工難度來說,北線必須要穿越山區,路線較為彎曲且地勢起伏大。雖在長度上比南線占優,但南線地勢更為平坦,施工難度較低。

不過考慮到今後航船的實際通行,北線的位置更利於孟加拉灣、泰國灣等地的資源交流,經濟潛力更大。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歸根結底,不論選擇哪種方案,開通運河勢必會對周遭的環境地貌、生物生態造成破壞,多少都會影響到周遭一代的林業、漁業。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同時我們還要意識到一點,開通運河不僅僅只是挖出一條水道就完事了。要想發展經濟,對應的港口、能源站、信號站等配套設施可少不了。克拉運河本身的地勢也是起伏較大的,必須設置分級船閘和各種安全設施。

諸多擺在面前的理由仿佛在提醒著我們,奇蹟並非一朝一夕,開通克拉地峽運終究逃不過與瞬息萬變的時間相對抗。

再來說說經濟條件,從剛剛提到的施工難度以及工程量來看,可以大膽估計這將會是一筆上百億美元的投入。

如今世界上除開馬六甲海峽,還有兩大站穩鰲頭的重要航道:其一為貫通了地中海與紅海的蘇伊士運河,它的開拓令往來船隻縮短了有一萬公里左右的航程,使得亞非歐三者之間的交流成一片繁榮的盛景。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另一位則是幾經波折熬過四百年之久的歲月,最終迎來曙光的巴拿馬運河。它連接了太平洋與大西洋,總計為航船節省了一萬四千五百多公里,被譽為世界七大奇蹟工程之一。

這兩者的投入,都為其帶來了長遠可見且高利潤的回報。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再從地理的便利性來比較,克拉運河所減短的一千二百米航程,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近些年來,泰國的人均GDP僅有七千美元左右,在1998年受到經濟危機的重創,又遭2020年的新冠危機當頭喝棒,泰國實在是沒有打起開通克拉運河這場持久戰的底氣了。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若只見得勝利後誘人的碩果孤注一擲,那必將拖垮泰國其他產業的經濟。再等到克拉運河為自己賺回投入亡羊補牢,那只能說充滿了未知與遙不可及。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其實東亞各國也不是沒有向泰國拋出橄欖枝的打算,他們都瞄準了這條運河所能帶來的經濟利益,所以通過國際合作向泰國募捐。尤其是中日兩國,曾兩度向泰國發起合作,但最終因為未能達成共識而擱置了。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最後一點,個人認為是泰國最為顧慮的,那就是開通克拉運河將會面臨的政治危機

先說潛藏在泰國境內的隱患,克拉運河的位置處於泰國南部與馬來半島相連的區域,兩塊區域的住民有著完全不同的宗教信仰。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泰國以佛教為主,而馬來西亞的官方宗教為伊斯蘭教,這一帶便成了分裂分子的活躍地。在一個灰色地帶鋌而走險,稍有不慎就是引火燒身得不償失,泰國在歷史上向來是個謹慎的國家。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正因為謹慎,泰國對於另一個存在的隱患更是心知肚明。前面提到,開通克拉運河會給整個東亞,尤其是整個中日韓帶來不可小覷的影響,甚至會導致國際形勢的大洗牌。這一場面將會是幾家歡喜幾家愁呢?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首先,新加坡和馬來西亞這兩鄰居肯定是不樂意的,克拉運河不論能夠收益多少,都將會帶走馬六甲海峽的一波流量。對於他們靠著港口所帶來的經濟收益而言,肯定是有所折扣的。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而且這兩家也只是明面上的主,在馬六甲海峽這一領域裡,還有著美國的駐軍。這個來自西方的資本主義大國時刻盯梢著,面對東南亞即將開通河道這麼大一舉措,不可能無動於衷。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一旦動了哪一國的蛋糕,都免不了擦槍走火。泰國的軍火實力在世界還排不上頂尖,被圍剿在子彈中間引火上身,後果將是他們無力回天的。這麼一想,克拉運河仿佛就像是神明留在泰國的一個潘多拉魔盒

如今世界的局勢,克拉運河還有機會問世嗎?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雖說中國在十九世紀的起跑發展落後於別的國家,但憑藉著正確的領導方針,以及我們中華民族所引以為傲的凝聚力,很快就從二十一世紀起迎頭趕上,成為了世界上殺出的一匹東方黑馬。而站得夠高了,自然也就被另一位西方的巨頭——美國盯上了。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美國長久以來都有著霸權的野望,為了霸權,他們自然會想盡辦法去監管,甚至是控制其他地區的經濟命脈。

現在的版圖上已經可以看出,美國的軍隊已經有了全球部署的跡象,當東南亞的貨船途徑馬六甲海峽時,無疑是將生命線暴露在了老虎的視野里。

可惜人類再怎麼有野心,也還是得向自然低頭。從去年爆發疫情起,已經可以看出這個世界「一超多強」的格局被撼動了。

只有中國在面對此次危機時,團結一心眾志成城,率先交出了完美的答卷,贏得了多個國家的高度認可。

克拉運河開通或將打破馬六甲封鎖,泰國卻不敢動工,在害怕什麼?

中國一直為推進盟自貿區戰略合作夥伴關係而努力,我們依然沒有放棄實施開鑿克拉運河這一提案,期望著這個計劃有一天能成為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