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資訊     2021年07月16日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2006年,歷時近50年,花費了300億左右的青藏鐵路正式全線通車。這條天路的修建難度巨大,使得其建成後讓世界都為之感嘆。

荊棘塞途千重險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神秘莫測的青藏高原,貌似充滿著無數秘密。而青藏鐵路的建設過程中荊棘塞途,困難重重。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最初人們想要進藏,需要由嚮導領路,人走馬扛,危機四伏。電影《紅河谷》真真切切地展示了當年進出西藏的困難。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1954年,分別從青海和四川進入西藏的公路順利通車,這也是當時唯二的兩條進藏公路。

這兩條公路使得汽車這一現代化交通工具,得以一窺青藏高原神秘的面容,也讓青藏高原與外界的交流告別了原始的畜力。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1956年,通往青藏高原的第一條航線——北京至拉薩的航線成功通航,讓交通更加便捷了。不過高昂的機票費用,卻讓不少人望而卻步。

公路運輸和空運的缺點都十分明顯,它們成本高、運力有限。為了提高運力並降低運輸成本,鐵路的建設勢在必行。

直到2006年,世界上海拔最高、里程最長的高原鐵路——青藏鐵路正式通車,並創下了不少世界之最。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凍土是橫梗在青藏鐵路建設的第一個關卡。青藏高原上溫度低,山上甚至常年有積雪覆蓋。

而青藏鐵路必須經過一大段凍土區。在凍土上施工,一直以來都是人類工程歷史上的難題。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在凍土區路段施工需要面對的,主要是凍脹和融溶兩種情況。我們都知道,當水凍結成冰的時候,體積將會變大。

因此在冷季時容易出現凍脹現象,凍脹會使得鐵路的枕木、鐵軌等發生形變。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而在暖季,隨著溫度的升高,凍土會發生解凍,致使原來堅硬的路面變軟,導致路面下陷,這就是融溶現象。

當重量較重的列車經過時,發生融溶現象的鐵路會出現下沉,使得鐵軌變形。扭曲變形的鐵軌很難支撐住列車的衝擊,會嚴重危害到鐵路運行的安全。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而凍土區除了凍脹和融溶現象,其土壤中還包含有難以融化的冰和堅固的岩石等。這些堅硬的物質,都對施工器械的硬度和強度有很高的要求。

施工難度的加大,也會嚴重影響工程的進展,使得工期大大增長。再加上青藏高原上冷季時溫度較低,施工只能在溫度較高時進行,導致一年中可以施工的時間大大縮短了。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而且青藏鐵路的建設,還需要像當年紅軍長征那樣「過草地」、穿戈壁。因為青藏高原上獨特的自然環境,使得某些地區沼澤與戈壁密布。

這條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要面對一望無際的沼澤,也要面對荒野千里的戈壁,風吹日曬和雨淋都在考驗著鐵路建設者們的智慧。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除了地理條件上的困難,還需要顧及生態方面的保護。由於常年低溫少雨,使得青藏高原上的植被十分稀少,生長速度也遠遠不如低海拔地區。

因此一旦遭到破壞,很可能就是一場不可逆轉的悲劇。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不僅如此,這個脆弱的生態環境,還是我國一級保護動物——藏羚羊的主要棲息地之一。藏羚羊因為其精美的毛皮,曾經遭受到了大量的盜獵。

隨著國家對野生動物保護的逐漸重視,藏羚羊的種群數量才得以緩慢恢復,但依然需要引起我們的重視。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因為一旦棲息地遭到破壞,對於藏羚羊來說無異於滅頂之災。所以在青藏鐵路的路線規劃以及建設方法上,需要充分考慮如何保護青藏高原上的生態環境。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青藏鐵路的建設需要解決的不僅僅是工程建設上的難題,還需要考慮乘客乘坐時的舒適度。眾所周知,高原上氣壓低、氧氣稀缺,許多人踏上高原後都會有不同程度的高原反應。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同時,氣壓低也會讓人的耳壓等發生變化,造成人體不適。如何讓乘客在青藏鐵路上也能順心地乘坐,減少因高原反應而引起的不適感,也是工程師們亟待解決的問題。

艱苦卓絕大功成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俗話說:要想富,先修路。儘管面臨著種種困難,但青藏鐵路也必須要建成。因為只有交通方便了,青藏高原上的同胞們才能更好地享受生活的便利,並帶動當地經濟的發展。

正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青藏鐵路建設的種種困難,並沒有難倒充滿智慧的中華兒女。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面對青藏鐵路建設需要經過凍土區的問題,工程師們就在凍土區的路段建立了長期監測機制,紅外檢測儀24小時不間斷地對凍土區的土壤進行監測。

不僅如此,還對凍土區路段的鐵路給予了「保姆級」無微不至的照顧,冷了就對該段鐵路加熱,保證在冷季時鐵路的安全。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他們還從藏民們在凍土上建房子,卻不會倒塌的方法上,學到了低成本的保護鐵路的辦法:

通過在鐵路的下方鋪設石頭,冷空氣較重會往下沉,下沉的冷空氣自然就會將石頭下方的土凍住,使得暖季時鐵路的路基不會因為氣溫上升,而導致土壤融化變形。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針對青藏高原上生態環境脆弱,且難以恢復的問題,工程師們採用了「多架橋」的辦法,首先在規划上儘可能地避開了許多野生動物的棲息地,寧願繞遠路也要守護它們的周全。

在實在繞不開的路段,工程師們採用了建設高架橋的方式,儘量不去影響野生動物的自然生活。

採用架橋的方式有如下幾個好處:因為架橋只有幾個橋墩建立在棲息地上,相較於整條鐵路,對棲息地的影響將會大大減小;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其次,如果鐵路貼近地面,野生動物越過鐵路時閃躲不及也會受到生命威脅,而通過架橋後,這一問題就得到了妥善的解決;

最後,除了生態方面的考量,架橋也有利於乘客們以不同的視角,觀賞到青藏高原上獨有的風光。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為了保護青藏高原上脆弱的生態環境,青藏鐵路還不惜成本地做到了污染零排放的「綠色鐵路」:所有的廢棄物都要求實現統一回收,統一處理。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列車上乘客們的排泄物也不是隨意排放的,而是統一收集後再無害化處理。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儘可能的減小人類活動對自然環境的影響,為了與野生動物們更好地分享我們美麗的家園。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除了工程建設,青藏鐵路還有「生態建設」。就是通過人為的改造,在青藏鐵路沿線建立不少人造濕地。

因為有些路段的線路實在無法繞開某些濕地,原本生活在濕地中的動物們被迫失去了家園。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為了讓它們能夠繼續生存下去,工程師們就改造出了人造濕地,讓這些濕地動物得以「安居樂業」。

為了緩解乘客們的高原反應,運行在青藏鐵路上的列車許多零部件都是特製的。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在這些列車上,玻璃是加厚隔熱的,車板是恆溫的,車內還配有恆壓系統,甚至為高原反應劇烈的乘客準備了充足的氧氣,處處體現著人本精神。

高原神路越天山

高原神路越天塹,青稞煮酒話前緣。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說起青藏鐵路,繞不開的地域便是青藏高原。青藏高原上密布著瑰麗的山脈,還有著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更承載著許多令人心馳神往的故事傳說。

令人難以想像的是,青藏高原作為最「年輕」的高原,在幾億年前還是一片汪洋大海。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由於後來大陸板塊的碰撞擠壓,以及地面的抬升,青藏高原才逐漸與海洋漸行漸遠,用滄海桑田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

無數登山愛好者心目中的神峰——珠穆朗瑪峰,也立於青藏高原上,讓人魂牽夢繞又心存敬畏。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為了讓青藏高原不再是人們可望而不可求的天塹,這條充分展現了中華民族智慧的神路——青藏鐵路躍然於高原之上。

從此,天山雪域不再遙不可及。唐代的文成公主進入西藏時,需要幾個月的時間,而如今這段旅程耗時被縮短至幾個小時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青藏鐵路的通車改變了傳統進出西藏的方式,極大地便利了人們的生活與出行。

青藏鐵路這條雪域天路的通車,拉近的不僅是藏族同胞與我們地理上的距離,更是中華兒女心與心之間的距離。

通往拉薩的「鋼鐵天路」,中國曆時50年攻克難關,不愧是基建狂魔

青藏鐵路的通車,不是為了炫技,也不是為了讓世界驚嘆中國的基建實力,而是為了讓藏族同胞切實感受祖國的關懷,讓我們能夠更好地了解神秘的藏傳文化。

這是一條便捷的通路,更是一條文化傳承的康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