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資訊     2021年07月25日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星辰大海路上的種花家

1626944181

河南的暴雨給河南人民帶來的災難,中央氣象台的的專家也給出了暴雨的成因,北美熱穹頂造成的副高大幅抬升到高緯度,南方颱風「煙花」的外圍環流給中原輸送了大量的水汽,加上中原山脈的抬升降溫,形成了「火車」模式的降雨。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但它也成功帶起了另一個話題,全球變暖對中國中北部的影響,從現在來看,似乎北方形成洪水的機率真的是不高,這也是很多河南朋友喪失警惕的原因,而在最近出現一個神帖,早已經從植被與地理環境的變化,預測出雨帶已經北移,未來的中國將再次回到盛唐甚至西周時北方溫暖濕潤的時代!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重回盛唐西周,究竟是真的嗎?

神帖中到底說了什麼?為什麼會引起如此轟動?因為帖子中說明了一個非常「可怕」的事實,中國北方正在大面積增加植被,而北方也開始連年出現暴雨,下面引用吧:

今年過臨界點了……氣候臨界點在今年出現了,降水不但過了秦嶺,穿越青藏高原了穿越整個青藏高原,並且在新疆兩大盆地下雨已經保持3年了。

現在新疆的植被,以一年一百五十公里的速度在狂奔,內蒙古的植被,今年的速度是四十公里的速度在狂暴的恢復,黑龍江的林區開始出現大量的肉植闊葉,就在三年內,肉植闊葉又一次出現在了黑龍江。

降水過了秦嶺了,如果能保持10年,黃河就會變清了啊,黃河流域最近三年,河套的植被也開始恢復了,河套植被三年恢復的數量是過去二十年的總量,因為以前是種樹,但是樹下沒草(降水不足)。

非常激動人心的描述,另外還有對全球氣候的預測:全球變暖,雨帶北移,未來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中東也將回歸兩河文明時期的興盛時代,而美國的中北部地區將形成沼澤,富饒的密西西比平原則由於海水倒灌,將逐漸變成鹽鹼地。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而中亞與中東以及中國中北部將迎來前所未有的變化,全球回歸大陸時代,因為海平面上漲,全球沿海最富饒的地區必將陷入一片汪洋,而現在低洼的平原將回歸鹽鹼地,農業中心向內陸遷移,大陸國家的王者時代即將來臨!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別說是讀者,連種花家也看得激動人心,但這些論點與論據是否成立呢,種花家就這些年來對全球變暖的理解做個簡短的分析,供大家參考:

中國北方綠化,究竟是否是氣候變化的「鍋」?

首先第一個問題非常尖銳,因為中國為減緩日益加速的荒漠化和水土流失進程。由國家林業和草原局西北華北東北防護林建設局牽頭實施了史詩般的工程:三北防護林工程。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工程從1978年11月開始一直將延續到2050年,主要分成三個階段,8期工程進行,預計總計造林面積將達到5.35億畝,三北地區的森林覆蓋面積從1978年的5.05%增加到14.95%!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三北防護林工程是世界上最大的生態工程,從西北到華北再到東北,幾乎整個中國北部都被動員起來了,很多朋友可能不太相信中國自己的數據,但在2019年2月11日在《Nature Sustainability》上有一篇論文,說的就是中國綠化的事情。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波士頓大學的科學家發現,從上世紀末到本世紀初,全球綠化面積增加中有25%比例來自中國的的貢獻,有5%的貢獻則來自印度,另外還有一個指標是綠化的質量,中國這25%的貢獻中有42%來自退耕還林和植樹造林,而印度則是82%屬於季節性的農作物,所以中國的綠化面積增加質量是非常高的。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我們知道一個事實,乾旱少雨的西北地區,如果只增加降雨量,沒有地面植被的增加,那麼將會發生一個可怕的事實,水土流失,黃土高坡就是這樣,準確地說黃土高坡缺水,但並沒有到沙漠的程度,它是可以種植的,每年的春季黃土高坡發芽的嫩綠草芽可不是一般的可愛,為什麼無法持續?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暴雨引發的水土流失,它根本就無法保水,而三北綠化就包括黃土高坡。另外黃河變綠變清也不是這幾年的事情,而是持續幾十年,早在十年前就有泥沙減少的報道,而在2017年5月份,《瞭望》周刊就發布過一篇關於黃河變清的正式調查:

控制了91%流域面積和90%徑流量的潼關水文站5月份實測的數據顯示,黃河水中的含沙量已經低於0.8千克/立方米!

與此前相比含沙量確實大大降低,而據黃河周圍的居民稱,黃河變清不是這幾年的事情了,至少也有十多年的時間。黃河變清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小浪底水利樞紐工程,1999年下閘蓄水後,攔沙效果顯著,另一個則是黃土高原上的綠化,原本榆林和延安都是黃河的重要來沙源頭,但鄂爾多斯經過30多年的治理,水土保持良好,黃河的來沙支流中含沙量大大減少!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995年~2015年,延安退耕還林面積超過千萬畝,覆蓋了當地近20%的面積,坡面治理後,暴雨時水土保持良好,黃河支流泥沙量減少58%~78%!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所以黃河變清與氣候臨界點並沒有什麼關係,至少就現在來看,如果不治理黃土高原,如果沒有小浪底工程,上游來水增加只會沖刷來更大的泥沙。

海平面上升,密西西比平原真的會變成鹽鹼地嗎?

富饒的密西西比平原變成鹽鹼地?就事實而言,確實有這種可能,一個是密西西比河來水減少,海水倒灌,另一個是全球海平面上升,海水漫灌,兩個都有可能。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但就文中推測,北美中部將出現大片沼澤,因為雨帶北移帶來大量降水(這個推測是錯誤的,下文再說)形成沼澤,那麼從理論上來看,密西西比河來水會增加,海水倒灌的可能性可以排除,那麼另一個可能就是海平面上升,海水漫灌!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海平面上升1米後的墨西哥灣沿岸地區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海平面上升3米後的墨西哥灣沿岸地區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海平面上升9米後的美國墨西哥灣沿岸地區

準確地說海平面上升預測,在2100年前不太可能超過3米,而在上升3米後密西西比平原地區,損失儘管十分慘重,紐奧良和德克薩斯州部分地區遭殃了,對美國影響非常大,但並沒有到動搖國本的程度。所以整個密西西比平原鹽鹼地化的推測並不準確。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中東究竟是否能回歸兩河文明時代?

中東地區比如沙特地處副熱帶地區,受副熱帶高氣壓帶控制,氣流下沉,降水很少,另外也受到東北信風的影響,這個信風來自內陸,乾燥無比,因此很難帶來降雨,當然沙烏地阿拉伯也會受到印度洋的季風雨影響。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圖源見水印

比如2019年~2020年的東非和西亞南亞蝗災就是印度洋季風雨帶來的雨水孵化了蝗蟲,因發生在無人區無人知道,經過幾次繁殖從而壯大形成了舉世聞名的超級蝗災。所以季風雨仍然在阿拉伯半島形成降雨,但很難深入,因為有東北信風以及副熱帶高壓控制。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公元前9000年以來人類居住地隨時間的變化

雨帶北移很那跨越副熱帶高壓,這個就像是絕緣體,需要出現黑天鵝事件的臨界點也許能突破,但它什麼時候會出現,鬼知道呢!北非和乾旱與沙漠形成也不過5000多年時間,從公元前8500年從以前的極度乾旱轉入潮濕-濕潤,完全是因為非洲季風雨的進退問題!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但究竟是什麼樣的條件才會導致季風雨進退,連氣象學家也搞不清楚,一個全球變暖,並且在幾十年就會出現的假設是無法成立的。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雨帶漂移,究竟是什麼原因引起的?

2021年1月18日,《自然·氣候變化》上發表了一篇論文,標題是:「Zonally contrasting shifts of the tropical rain belt in response to climate change」(氣候變暖或會改變熱帶雨林帶的位置),加州大學歐文分校和其他機構的研究人員通過分析27種最新的氣候模型,未來氣候變化可能會導致熱帶雨帶的不均勻性轉移,論文拋出了一個驚人的觀點: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位於赤道地區的一條狹窄強降水帶,可能會因為氣候改變出現移動,結論是西太北移,太平洋東部則南移,西太就是指的我國周邊以及東南亞地區,而東部則是靠近美洲地區,這類的雨帶南移會導致雨水充沛的中美洲趨向乾旱,密西西比河地區也將更加遠離降雨中心。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那麼結果是北美富饒的密西西比平原趨向於乾旱,但更北的區域則沒有結論,種花家也不是氣象學家,無法就論文中沒有的觀點補充個人意見,因為全球氣候變化是一個非常複雜的混沌系統,一點差異可能得出完全相反的結果。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中國回歸盛唐西周,雨帶跨越長城,猜測是否真的靠譜?

神帖中有一個結論,雨帶北移,中國將回歸盛唐,雨帶跨越長城,中國北方將歸回西周溫暖濕潤時代,這裡有一個前提,中國北方水災確實在增加,比如1998年嫩江流域就發生了水災,內蒙古以及寧夏地區的水災也不鮮見。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比如在1964年7月以及1975年8月,還有1981年8月,黃河都因上游普降暴雨,造成沿河周圍洪災,損失慘重,寧夏黃河支流清水河也曾在1933年和1964年爆發過大水災。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因此就這點來看,北方水災增加的觀點是不太看靠譜的,因為之前就曾發生過令人目瞪口呆的水災,而如今變少有兩個原因,其一則是綠化後的水土保持,從下雨就是泥漿河變成了海綿山,因為綠化後的黃土高坡水土保持良好,隨著綠化面積的增加,局部氣候改善,未來趨向於好的方向發展也是有可能。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雨帶平移還是北移?

從2021年1月份的自然論文的結論是雨帶確實北移了,但並不表示是平移。因為全球變暖導致北極更熱,從大氣循環角度考慮,水汽缺少了向北的動力,歐洲氣象學家就指出,德國的暴雨成因就是因為低氣壓就受到北極高壓影響,在歐洲上空徘徊導致的大暴雨。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而中國河南暴雨則是本文開頭有敘述成因,因為一旦具體到個案就會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全球氣候變化不是拍腦袋決定的,它的成因非常複雜,而大趨勢就是受到北方高壓影響,但中國對於北極來說還是屬於低緯度,它的雨帶偏移更大的受到副熱帶高壓以及西太季風與內陸高壓的影響,這個成因,計算機都很難預測。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但就整體而言,全球變暖是一個趨勢,它並不一定會引起內陸降雨偏多,也有可能會引發更乾旱的氣候,當然作為中華民族,我們絕對希望未來中原地區風調雨順,北方溫暖濕潤,新疆變成江南水鄉,那樣全國除了青藏高原以外都將形成宜居地帶,未來將形成5000年來最大的大陸性國家氣候變化。

回歸盛唐西周?全球變暖:中國最大的機會出現,究竟是真的嗎?

夢回唐朝,遙望西周,也許真的能實現,但卻不是一個拍腦袋的結論!作為一位科學愛好者,種花家的結論是需要更謹慎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