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鄭州民眾圍觀的外媒記者,究竟如何報道河南洪災?

資訊     2021年07月26日

(觀察者網 訊)「你報道要真實,對我們中國有一個好的看法,不要攻擊我們。」

7月24日,微博用戶@vanessa言午發布兩段視頻,一名外媒記者與陪同人員一起,試圖在剛剛遭遇極端特大暴雨後的鄭州採訪,遭到鄭州民眾的抗議和阻攔。

視頻來源:觀察者網 唐莎莎

觀察者網查證後得知,這名外媒記者是「德國之聲」(DW)駐北京記者馬蒂亞斯·比靈格(Mathias Bölinger)。他在德國之聲24日發布的新聞短片中,神色侷促,停頓頗多,但依舊不忘借河南災情抹黑中國。

被鄭州民眾圍觀的外媒記者,究竟如何報道河南洪災?

微博@vanessa言午

@vanessa言午介紹說,兩段視頻分別是在鄭州錢塘衣城和鄭州火車站門口拍攝,德媒記者比靈格的身邊,有位身著灰色衣服的陪同人員,幫助他與民眾交流。

灰衣女子翻譯後,比靈格笑著回覆說:「看到大家我感到很開心。」

隨後,綠衣人員試圖解釋:「他們(圍觀群眾)為什麼很生氣,是因為有位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報道斷章取義,並沒有把真實的災情......」

被鄭州民眾圍觀的外媒記者,究竟如何報道河南洪災?

「這是誣陷、汙衊、造謠、攻擊。」此時,比靈格身後的一名男子插話說。

還有另一名男子,用嫻熟的英語,向比靈格解釋BBC記者「製造假新聞」(fake news)。

此時,鏡頭正前方的一名男子說:「你報道可以,要真實。對我們中國有一個好的看法,不要攻擊我們!

比靈格聽到後,對男子說:「我可以採訪你嗎?」

男子聽到後,一開始說自己「可以接受採訪」,但隨後又說不接受採訪,「我討厭你」。第一段視頻戛然而止。

被鄭州民眾圍觀的外媒記者,究竟如何報道河南洪災?

第二段視頻開始,綠衣人員對灰衣女子說:「他(比靈格)代表國際發聲,我更希望他能夠真正幫到我們。」

畫面推向遠處,一群人圍住比靈格,一名男子還問他:「你拍了什麼?」

此時,綠衣女子高舉雙手:「大家都聽我說,不要著急......大家聽我說!」灰衣女子也一同勸大家不要激動。

被鄭州民眾圍觀的外媒記者,究竟如何報道河南洪災?

綠衣女子仍說:「不要著急,他是來幫我們的。」但另一名男子插話說:「有什麼證據他是來幫我們的?

面對大家的質疑,綠衣女子大喊一聲:「停!」視頻到此也戛然而止。

微博帳號@大漠叔叔稱,綠衣女子可能真是在幫忙,一開始質問比靈格是否有採訪權,後來還想帶比靈格了解真實情況。

被鄭州民眾圍觀的外媒記者,究竟如何報道河南洪災?

觀察者網查證後得知,比靈格是「德國之聲」駐北京記者,7月22日啟程前往河南。縱觀他的推特,多有轉發、撰寫抹黑中國新疆和香港事務的推文。

被鄭州民眾圍觀的外媒記者,究竟如何報道河南洪災?

比靈格22日在河南

7月24日,德國之聲在YouTube平台上發布了比靈格在河南的採訪視頻,他在視頻報道中神色侷促,眼神不時往左下方瞟,報道時也多有停頓。

被鄭州民眾圍觀的外媒記者,究竟如何報道河南洪災?

比靈格報道中神色侷促

比靈格在報道中宣稱:「政府這邊,關於災害具體死亡人數的透明度不夠......那天,中國國家氣象局已經發布紅色預警,但政府沒有把孩子們送學校送回家,也沒有及時讓民眾從辦公室回家。所以,很多民眾從辦公室回家的時候,遭遇災情。」

然後話鋒一轉,又回到中國政府「壓迫人民」的套路上。

他宣稱:「(民眾間)確實有怒火針對政府,但是你知道,民眾抗議中國政府的時候,政府會反過來『壓迫』他們,所以沒有在公共領域表達憤怒,中國的社交媒體也被『緊緊控制』。所以確實有泄露出來的怒火,也有很多為什麼這件事會發生的疑問。」

不過,YouTube平台下方,就有很多評論批評這段採訪「不公正」,比靈格的表現「很緊張」。

「現在說政府還沒有公布死亡人數是不公平的,因為災情還沒有結束,每個人都在盡最大努力營救人民。這就是為什麼重點是救援,要投入儘可能多的資源去幫助別人,而不是站在街上,看著別人掙扎,質問別人。」

被鄭州民眾圍觀的外媒記者,究竟如何報道河南洪災?

「遭受洪水災害的民眾,比記者還要冷靜。你在緊張什麼?」

被鄭州民眾圍觀的外媒記者,究竟如何報道河南洪災?

有人諷刺說:「你們在報道德國和中國洪水的時候,口徑非常不同,這是正常的。(若有)確切的損失,在德國就是『姍姍來遲』,但在中國,就是『政府肯定隱瞞了什麼』。」

被鄭州民眾圍觀的外媒記者,究竟如何報道河南洪災?

實際上,本次河南災情中,報道有失偏頗的並不只有「德國之聲」一家。

21日,BBC中文網在推特上發布關於鄭州暴雨的新聞,卻特意點出「鄭州曾投入逾500億元人民幣建設海綿城市」,並「陰陽怪氣」地說:「一場暴雨似乎打破了這個神話。」

被鄭州民眾圍觀的外媒記者,究竟如何報道河南洪災?

面對類似疑問,華南城市研究會會長、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委員胡剛21日在接受央廣網記者採訪時表示,這一觀點有失偏頗。「如今城市大面積由硬化路和高層建築構成,雨水沒辦法滲透,建設海綿城市的確很有必要,意義重大,但並不能應對這種百年以上的特大暴雨。」他解釋道。

浙江工業大學海綿城市研究中心主任陳前虎也對媒體表示,此次河南遭遇的大雨災害非常罕見,不是海綿城市建設所能解決的。

陳前虎稱,從技術層面分析,海綿城市解決的是中小雨的徑流蓄滯問題,以促進城市地表徑流的就地下滲和雨水可持續循環。此次河南大雨屬於突發特大暴雨,已經超出了海綿城市所能應對的能力。「鄭州這次大雨是非常少見的,造成的災害跟是否建設海綿城市沒有關係。」

根據鄭州氣象局的梳理,鄭州20日16時至17時,一個小時的降雨量達到了201.9mm。

19日20時到20日20時,單日降雨量552.5mm。17日20時到20日20時,三天的過程降雨量617.1mm。其中小時降水,單日降水均已突破自1951年鄭州建站以來60年的歷史記錄。

鄭州常年平均全年降雨量為640.8mm,相當於這三天下了以往一年的量。從氣候學的角度來看,小時降水、日降水的機率,重現期通過分布曲線擬合來看,都是超千年一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