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7日,中美巔峰對決,中方從實力角度出發,告誡美國「四項停止」

資訊     2021年07月28日

25日至26日,中美外交高層的第二次會談在天津舉行。本次中美接觸可以說是3月份阿拉斯加戰略對話的延續,因為美方並未改變先前「從實力地位出發」與中方對話的傲慢態度,仍然試圖在某些問題上扮演「教師爺」的角色,甚至還叫囂要讓中方遵守美國制定的對話「規則」。

7月27日,中美巔峰對決,中方從實力角度出發,告誡美國「四項停止」

在會談前,美方不斷通過各種渠道發出上述信息,並違反外交慣例,沒有與中方同時宣布副國務卿舍曼的訪華行程,而是早於中方几個小時向媒體透露了消息,這在外交領域是雙方不和的象徵。同時,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還在記者會上揚言,舍曼此行將給中美關係設立「護欄和界限」,並向中方展現和示範「負責且良性的競爭」是什麼樣子。

美方的一系列惡意舉動給天津會談平添了許多火藥味,不少人曾預計,此次中美交鋒的激烈程度或將超過上次的阿拉斯加會談。而後來的事實也確實如此,但與阿拉斯加會談不同的是,這次中方並未給美方施展外交伎倆的機會,而是牢牢把握了對決的主動權。

7月27日,中美巔峰對決,中方從實力角度出發,告誡美國「四項停止」

26日,外交部副部長謝鋒和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先後與美國副國務卿舍曼舉行會晤。據外交部網站消息,為期兩天的中美會談大致可以分為兩部分。

首先,是對美方之前大量反華言行進行批駁和揭露。

對於美方強調的中美競爭論,謝鋒指出,美方把對華關係分成「競爭、合作、對抗」三部分,大談競爭與合作並行,這不過是遏制打壓中國的「障眼法」,對抗才是本質、合作只是權宜之計,競爭更是話語陷阱,中方對此看的很清楚。美方既想好處占盡,又要壞事做絕,天底下沒有這樣的道理。

對於美方多次提到的「實力地位」說辭,謝鋒強調,這是徹頭徹尾地「脅迫外交」,純屬仗勢欺人、恃強凌弱。此前王毅也曾表示,中方不承認世界上有高人一等的國家,更不接受任何國家自詡高人一等,如果美國至今還不能學會和其他國家平等相處,那麼中國有責任和國際社會一道,給美國好好補上一課。

在美國干涉中國內政的問題上,謝鋒指出,美方自己的人權問題都沒有解決好,歷史上對土著居民搞種族滅絕,現實中消極抗疫導致62萬美國人死亡,世界範圍內窮兵黷武、挑起戰爭,給世界帶來深重災難,美方根本沒有資格在中方面前指手畫腳談民主人權。

對於美方反覆鼓吹的所謂「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王毅質問,美方所謂的「規則」到底是指聯合國憲章和國際法,還是指美方和少數國家制定的所謂「規則」?如果是前者,中國向來主張遵守;如果是後者,有何道理強加給中國,中國為什麼要遵守一個自己沒有參與制定的規則?

7月27日,中美巔峰對決,中方從實力角度出發,告誡美國「四項停止」

謝鋒則進一步指出,所謂「規則」不過是美方和少數國家自行設立的「家法幫規」,卻妄圖將其包裝成國際規則,用來打壓他國,此舉純屬耍賴,本質上是想施行弱肉強食、以大欺小的「叢林法則」。

會談的第二部分,是對美方提要求和劃底線。

王毅向美方提出,為管控好分歧,防止中美關係下滑和失控,中方將堅守三條底線,同時也是美方應當遵循的三點基本要求。

第一,美國不得挑戰、詆毀甚至試圖顛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和制度;

第二,美國不得試圖阻撓甚至打斷中國的發展進程;

第三,美國不得侵犯中國國家主權,更不能破壞中國領土完整。

王毅表示,希望美方樹立客觀正確的對華認知,放棄傲慢偏見,停止充當教師爺,回到理性務實的對華政策上來。

在當天的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也提出了「四個停止」。他表示,中方在會談中就美方關於新冠溯源、台灣、涉疆、涉港、南海等問題上的錯誤言行,再次表達了強烈不滿,要求美方立即停止干涉中國內政,停止損害中國利益,停止踩紅線和玩火挑釁,停止打著價值觀幌子搞集團對抗。

7月27日,中美巔峰對決,中方從實力角度出發,告誡美國「四項停止」

另外,中方還向美方提出了兩份清單,分別要求美方糾正錯誤的對華政策和言行,以及無條件撤銷對中方人員的簽證限制和對中方官員及政府部門的制裁。

值得注意的是,與阿拉斯加會談相比,美方在天津會談上表現出了罕見的沉默。據環球網報道,在會談開始後約10小時內,西方媒體一直在轉發中方披露的內容,而美方卻毫無動靜,完全沒有了上次與中方會晤時的囂張氣焰。直到會談結束後,美方官員才告訴外媒,舍曼「非常強硬」地提到了所謂「中國網絡黑客」和「香港人權」等問題。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則在更晚些時候宣稱,舍曼「私下」對香港、新疆、台海等問題表示了關切,

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主任吳心伯認為,此次中美會談反映出中國對美外交風格發生了變化,中方越來越主動,也更加進取。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李海東則表示,中方這次在國際輿論上乾得漂亮,尤其令美國輿論感到不適,儘管它們不會停止對中國的詆毀,但美國也會自我反思,考慮以更平等的態度與中國交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