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地鐵遇難者名單公布,催淚照片瘋狂刷屏:​萬物皆永恆,卿不在

資訊     2021年07月29日
鄭州地鐵遇難者名單公布,催淚照片瘋狂刷屏:​萬物皆永恆,卿不在

01

記得有個作家,曾說過這麼一段話:

「一開始的時候,總覺得來日方長,什麼都有機會,什麼都有時間,殊不知人生是減法,見一面少一面。」

我們總以為來日方長,卻習慣忘記世事無常,一句「再見」,可能再也不會相見,一次不以為然地擦肩而過,可能就是後會無期。

經歷過一場暴雨的鄭州,正在重啟,已經逐漸恢復了往日的生機。這中間,有過幾次晴天,陽光那樣刺眼,曬得人那樣舒服,就好像暴雨不曾降臨過似的。

但媒體公布出來的遇難者名單,一次又一次提醒著所有人,這座城所經歷過的傷痛。他們是鄭州地鐵5號線的14名遇難者,年齡最小的,僅有20歲,年齡最大的,也才51歲。

鄭州地鐵遇難者名單公布,催淚照片瘋狂刷屏:​萬物皆永恆,卿不在

我並不認識他們,但我知道,往常反覆穿梭往返這座城時,我一定曾和他們中間的某個人擦肩而過,或許是地鐵上,或許是商場裡,或許是公園裡。

你看著這個簡簡單單的數字,這一個個陌生的名字,可能心裡並不會掀起多少漣漪,但我和他們的距離太近了,以至於單單看著這些名字,便能在艷陽下驚出一身冷汗。

他們的背後,還站著14個飽受摧殘的家庭,每個家庭的故事,拿出來擰一擰,便能擰出一灘苦水。

鄭州地鐵遇難者名單公布,催淚照片瘋狂刷屏:​萬物皆永恆,卿不在

02

這兩天,我的朋友圈開始瘋狂刷屏,他們為一張照片而淚目:

一位應該是遇難者的父親,穿著深藍色的雨衣,一言不發地癱坐在地上,低垂著頭。他的身後,是群眾自發獻給遇難者的鮮花。旁邊擺著一輛自行車,自行車上掛著一張硬紙板,上面歪歪扭扭寫著:

妞妞,爸爸還想接你回家。

鄭州地鐵遇難者名單公布,催淚照片瘋狂刷屏:​萬物皆永恆,卿不在

自行車上還掛著一袋饅頭,一個餐盒,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應該是女兒在出事那天,父親在家為她準備的飯菜,只等著她下班回來就能吃到熱乎的飯菜。

只是,那天暴雨傾盆而墜,斬斷了女兒回家的路。

只是一眼,就能讓人感覺到他身上的那種深入骨髓的悲涼,他明明什麼也沒說,什麼也沒做,只是安安靜靜地坐在那裡,卻讓人頓時感到一股強烈的剜心之痛。

這一刻,我才終於深切體會到《覺醒年代》里,辜鴻銘老先生所說的那句話:

中國人身上有著其他民族都沒有的,難以言喻的東西,那就是溫良。

溫良是一種力量,是一種同情和人類智慧的力量。

看完那張照片,我頓時淚流滿面,在網上訂了一束鮮花,讓人送到地鐵站口,希望能為他的女兒指引回家的路,希望能幫14位遇難同胞找到回家的路。

鄭州地鐵遇難者名單公布,催淚照片瘋狂刷屏:​萬物皆永恆,卿不在

有個35歲的女人,盧某,個子很高,笑起來有倆明顯的酒窩,很好看,也沒能走到回家的盡頭。

得知噩耗的表妹,就舉著她的照片,眼淚瞬間臉頰直流,哽咽著說:

你看我姐長得漂亮不漂亮,這麼漂亮的人怎麼說沒就沒了……

7歲的女兒一直哭著喊著要媽媽,後來哭累了,不哭了,眨巴著眼睛問,我媽在天上,還是在地上?

親戚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是抱著她的女兒,眼神看向遠方的虛空,一言不發。

有個年僅24歲的女孩,下暴雨那天,弟弟不放心她一個人回來,便提前淌著水到地鐵站口等她,可是等了整整7個小時,也沒等到那個熟悉的身影。

即便已經過去這麼多天,仍然沒有人敢在她母親面前提她的名字,提起就哭。可能,女兒的名字,將成為那位母親一生都難以言喻的痛。

還有個27歲的女人,她和自己的丈夫結婚才3年,在7月相識,在7月結婚,也在7月徹底分離。

出事那天,兩人匆匆見了一面,然後又匆匆而別,當丈夫聽到消息想去找她的時候,在安置點已經尋不見妻子的身影,一股不好的預感讓他瞬間心如壯鼓猛槌,拼了命地去找。

然而,再度得到消息時,已是噩耗。

停留是剎那,轉身即天涯,世間最悲哀最沉痛的事,莫過於此了吧。

鄭州地鐵遇難者名單公布,催淚照片瘋狂刷屏:​萬物皆永恆,卿不在

03

《大魚海棠》里說:

從此以後,八千年為椿,八千年為湫,春秋隔夏,死生不見。

我們習慣了在俗世中輾轉騰挪,傷春悲秋,逐漸地湮沒在日復一日的繁忙,總以為日子會這樣一天一天地過去,和往常一樣,不會有什麼不同。

但是,偏偏就會有那麼一次,在你稍微不注意時,在你稍微一放手時,一轉身,一回眸時,有些再見就變成了再也不見。

然後,在深夜不斷逼問著自己,為什麼這世界上沒有「如果」,為什麼沒能提前攔下她出門,為什麼沒阻止她踏上那列地鐵。

有個遇難者的妻子,在尋找失聯的丈夫多天後,寫了這樣一段話:

我找到他了,在殯儀館裡。

他躺在冷凍櫃里,寫著無名氏,外形早已不再是那個英俊的小伙子,離家的距離,只差了一站路,你卻再也回不來了。

從此以後,我沒有老公了,女兒沒有爸爸了,雙方父母沒有兒子了,這個家,也倒下了。

誰都不曾想到,生命竟如此脆弱,不久前還笑著出門的人,轉瞬間就骨肉分離,陰陽相隔,此生再也不復相見。

你以為一切皆來日方長,未來可期,殊不知意外最喜歡搞措手不及的把戲。

鄭州地鐵遇難者名單公布,催淚照片瘋狂刷屏:​萬物皆永恆,卿不在

後來我在網上看到,5號線列車從隧道內拖出的視頻,底下的幾十萬默哀的留言里,有一段這樣的話被推到了最高處:

希望地鐵重新運營時,第一趟空車運行,每一站都停一下,讓沒能回家的人回家,每個站點停下的時候按一下喇叭,提醒他們該上車下車回家了。

願逝者安息。

我頓時淚眼婆娑。

我不知道它能不能化為現實,但我希望它能成為現實,命運斬斷了他們回家的路,剩下沒走完的路,理應由這人間溫情來護送。

記得曾有人問過我,何為死亡?

大概就是,萬物皆永恆,唯獨卿不在,眼前沒有鮮花,心中沒有黃昏,不斷幻想著時光能夠倒流,往事可以更改,選擇可以改變。

可惜,時光從不倒流,往事從不回頭。

所以啊!

趁著花在開,人還在,想做的事情就做去,夢裡夢到的人醒來就去見,別猶豫,別彷徨,也別再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