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奔馳堵了全車庫 整個地下停車場全軍覆沒 車主涉罪嗎?

資訊     2021年07月29日

據網友爆料,鄭州特大暴雨當天,一小區地下停車場被淹,車輛全都被水泡了,是一輛奔馳車堵住了出口,無論怎麼協商都不挪開。

「光你的車值錢,我的車也值錢啊,喊他出去不出去,停門口,後面車都淹了,淹完了」,一位視頻拍攝者吐槽道。

鄭州奔馳堵了全車庫 整個地下停車場全軍覆沒 車主涉罪嗎?
鄭州奔馳堵了全車庫 整個地下停車場全軍覆沒 車主涉罪嗎?
鄭州奔馳堵了全車庫 整個地下停車場全軍覆沒 車主涉罪嗎?
鄭州奔馳堵了全車庫 整個地下停車場全軍覆沒 車主涉罪嗎?

據了解,這輛奔馳車停的出口是最高的位置,在斜坡上,車頭翹著避免了水淹,而車庫的其它車輛就慘了。

「大災面前,為了一己之私,害得那麼多車都泡水了」,有網友說。

嘉賓:蘇寧

北京倡信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執行主任

《中國法律年鑑》2020年度侵權責任法優秀律師

方弘:這輛奔馳車的車主,是否要為車庫裡所有被淹的車輛負責?

蘇寧律師:從這個情形看,這位車主對車輛被淹肯定是要承擔一定責任的。但是,同時也要再考慮一下當時事故發生的最終原因,有沒有其他因素的介入?

因為車輛本身是在地庫當中,或者說是在出地庫的通道過程當中被水淹沒的,同時還要考慮的是當時地庫的排水狀況是否完好。如果地庫的排水狀況不太完善的話,該地庫的管理者或者是產權人可能也要承擔一定的責任。

方弘:事實上被淹的車輛不僅僅是後邊的兩輛車,整個車庫裡面的車都有被淹。當然這些車有沒有開出來,是不是因為對方沒有挪車,開不出來才導致被水淹,還是因為排水設備不到位等導致的被淹,要綜合分析。但是,您所說的奔馳車肯定是要承擔責任,只是承擔的大小問題,那麼責任大小又怎麼來判斷呢?

蘇寧律師:肯定是要承擔一定責任,但是具體責任大小的話,首先要討論地庫的排水系統是否存在問題。如果按照剛才您的說法來看,地庫內部也被水淹沒,我個人感覺地庫的排水系統恐怕是存在一定問題的。

其實,如果該地庫的排水系統沒有任何問題,所有的水進來都能被順利的排掉,那麼不管奔馳車是否堵住了地庫唯一的出口,都不會對其他車輛造成任何大的損失。

如果是排水系統出現了比較嚴重的問題的話,我個人認為地庫的所有者或管理者應該對整個車主的財產損失承擔更大的責任,而奔馳車的車主不會承擔太大的責任。

方弘:奔馳車主在今天全網發酵,大家都在聲討他(她),其是不是涉嫌犯罪,比如侵犯了他人財產,而且已經達到了特別大的數額,您怎麼看奔馳車主是否涉罪的問題?

蘇寧律師:這也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首先,奔馳車主的行為從道德層面上來講肯定有非常大的問題。但是,就法律問題來講,我個人覺得奔馳車主堵住出口的行為,其實不能夠直接導致其他車輛被淹,其他車輛被淹,更多的是在地庫排水不夠的問題上。

但是,奔馳車主堵住車出口的行為有可能會導致其他車主損失擴大的情形。因為如果沒有車輛堵塞的話,在沒有達到那麼重大的水患的狀態下,把車輛開到地面上來,有可能會減少自身的一些損失。

所以,奔馳車主對於這種損失肯定是要承擔補充責任的,如果損失達到一定的數額,而且又有證據能夠證明其存在故意行為的話,是有可能涉及到刑事犯罪的。一般來講是涉及到故意損壞公私財物的罪名。

方弘:很多人就說如果把車挪走了,後邊的車肯定也就開出來了,自然也不會造成車的損失,為什麼在這種情況下還有可能不會承擔大的責任,甚至是剛才說的罪名?

蘇寧律師:奔馳車主承擔的其實是一個在擴大損失的前提下承擔的補充責任,對擴大的部分是要承擔責任的。但是這個責任具體有多大,可能還需要在案件提交到法庭之後,雙方進一步舉證。

方弘:很多人說保險公司遇到這種情況很有可能是拒賠,被淹車輛的車主可以找保險公司來賠嗎?

蘇寧律師:只要正常繳納了車損險,就可以優先找保險公司進行車損理賠。當然了,如果保險公司認為第三方存在過錯的話,保險公司也可以選擇理賠之後,向其他的責任方進行追償。

方弘:前提就是車主要買了相關的車險,否則如果只買了商業險或者是交強險,保險公司也是沒有辦法賠?

蘇寧律師:對,前提一定是需要買到車損險。也就是說不會存在大家普遍認為的保險公司賠償了之後,實際的侵權人會避免賠償責任,保險公司可以在理賠之後再向侵權人進行追償。

方弘:其實奔馳車車主無論如何也是逃不掉自己應該承擔的那部分責任的。被淹的車輛這次在鄭州也不止這一個小區車庫裡的車,還有很多,有在車庫裡的,有在路上的等等。車輛的損失索賠其實也是這個道理,如果沒有買車損險的話,比如說大家都在質疑鄭州的城市排水系統,是不是又要向相關的道路管理部門去索賠?

蘇寧律師:排水系統應該是向市政的管理部門進行索賠。

方弘:在奔馳車拒不讓開的情況下,如果把這個車抬開,或者直接把它推走,甚至把它給砸了等等,您覺得這些方法可以適用嗎?

蘇寧律師:如果貿然上去把這個奔馳車砸了,肯定是不行的。因為如果涉及到故意損壞他人財產的話,有可能要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

但是,在這種情形之下,我認為如果藉助一些外力的手段,將涉事的奔馳車進行挪移、拖拽離開現場,我覺得是可以的,哪怕是在拖拽挪移的過程當中,對奔馳車輛造成了一定的損壞,也不會據此承擔刑事責任。

因為在民事法律上會涉及到一個關於緊急避險的概念,就是在這種特定的特殊情況之下,可以考慮損失一部分較小的財物,來保護另外相對更大、更多的集體性財物。

方弘:現在車位特別緊張,很多時候駕駛員出去沒有車位,有些人就會擋著別人的車。前段時間在蘇州吳江區發生的案子,當事人的車是停在車位上,但是後來被一輛寶馬車給堵住了,等了一個小時又聯繫不上車主,最後一怒之下一腳油門把寶馬車給撞開了。最後經過鑑定,這輛寶馬車受損失是5萬多塊錢,當事人要承擔全部的損失。不僅問題沒有解決,自己的車也被撞了,還要賠償人家5萬塊,最關鍵的是他最後還被以故意毀壞財物罪給定罪了所以,遇到這種車輛堵路或者是堵門,正確的做法其實就是報警或者請人來拖拽,把車輛給拖離?

蘇寧律師:是的。如果遭遇到車輛堵住了自己的出路或者去路的話,最好的方式是通過報警,由警方來協調。因為車輛都會在車管部門進行備案登記,警方這邊會聯繫相應的登記人,要求車輛的登記人將堵路的車輛進行挪移。如果拒不挪移的話,警方是有權利將車強制性托離現場的。

所以,告誡大家遇到這種情況,一定要尋求正確的法律途徑,正確的解決自己的合理訴求。

方弘:面對令人揪心的河南暴雨災害,無數普通英雄奔赴前線,連續奮戰。我們看到了感人的一幕幕,鄭州地鐵五號線,一個赤裸上身的大哥一邊幫忙抬受傷的女士出來,他的一句話惹得全網淚崩:婦女孩子先走。鄭州大爺冒雨蹲路邊清理井蓋雜物。與守望相助相比,奔馳車主為一己私利危害他人財產的行為將受到法律的嚴懲和道德的譴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