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存銀行100萬5年後僅剩1元 討要時被銀行報警拘留!

資訊     2021年07月29日

山東棗莊的孫女士2009年在銀行存入100萬元,5年後去取錢,卻被銀行告知存摺上只有1元。在與銀行交涉的過程中,孫女士還被刑事拘留……2020年12月,法院判決銀行支付孫女士存款及利息,然而,直到今年7月,法院對銀行實施強制執行,孫女士才能拿到自己的錢。

近日,裁判文書網披露了這一案件的詳情。

孫女士向法院訴稱,2009年7月和9月,她先後兩次在棗莊農商行(當時是山東棗莊恆泰農村合作銀行薛城支行永福北分理處)共存入100萬元,每次50萬元。2014年下半年,她拿著存摺去取錢時,銀行員工卻告訴她,存摺上只有1塊錢。

爭吵中,棗莊農商行報了警,派出所讓孫女士通過法院訴訟解決。不料,在法院審理中,棗莊農商行卻說,孫女士偽造了存摺。2018年,經過公安偵查,孫女士並沒有偽造存摺,但棗莊農商行仍拒絕支付孫女士的存款。孫女士要求法院判令銀行支付她的100萬存款及利息。

女子存銀行100萬5年後僅剩1元 討要時被銀行報警拘留!

沒想到,到了2020年,棗莊農商行依然稱,孫女士涉嫌偽造、變造金融票證,2017年薛城公安局對此案立案偵查,2018年3月21日對孫女士刑事拘留,因孫女士患有嚴重疾病,2018年4月17日對其採取取保候審措施。在公安立案偵查過程中,涉案存摺被鑑定為是偽造的。棗莊農商行還向法院具司法鑑定意見,以存摺交易頁碼上的字跡不是同一台印表機列印等說明孫女士的存摺是偽造的。

棗莊農商行還說,孫女士對涉案資金來源解釋前後矛盾,足以說明其在說謊;而且2009年存入銀行,到2014年才支取,長達近6年時間對存款不予管理,不符合常理。

經過證據交換和質證,棗莊市薛城區法院審理查明,2014年9月28日,中國銀監會山東監管局批覆,棗莊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開業的同時山東棗莊恆泰農村合作銀行自行終止,其債權債務由棗莊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承擔。

2020年4月9日,棗莊市公安局薛城分局出具《終止偵查決定書》,載明經查明沒有證據證實孫女士實施了變造金融票證的行為。

女子存銀行100萬5年後僅剩1元 討要時被銀行報警拘留!

2020年12月24日,棗莊市薛城區法院判決,被告棗莊農商行10日內向孫女士支付存款100萬元及利息。其中,50萬以2009年7月存款日起至清償之日止,另50萬自2009年9月存款日起至清償之日止,利率均按照棗莊農商行公布的同期同類人民幣存款利率計算。如果未按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棗莊農商行應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不料,半年過去,棗莊農商行一直沒有履行義務。今年7月1日,法院對棗莊農商行薛城支行立案強制執行。

來源: 中國基金報

嘉賓:楊林峰律師

北京維京律師事務所權益合伙人

北京市朝陽區律師協會權益保障委員會副秘書長

方弘:這個案件孫女士的維權可謂是一波三折,很不容易。剛開始的時候存摺被認定為是真的,但是後來又被鑑定為是假的,最後又被認定為是真的。一個存摺為什麼經過認定一會是真一會是假,這麼不嚴肅呢?

楊林峰律師:嚴格意義上來講,存摺先被認定為真,後又被鑑定為假,最後又被認定為真,這種說法不太準確。

經過山東一家司法鑑定機構鑑定,認為孫女士手中的存摺是假的,這個沒有問題。最終存摺又被認定為真,這裡指的是法院,法院並不是認為孫女士手裡面存摺是真的,存摺被界定是假的沒有問題。法院認為孫女士與棗莊農商行的100萬元存款關係是真實的。

也就是說通過其他兩個帳戶反映出來的存款關係是真實的,總的來看司法機關的認定還是比較公允的。

我認為有三個方面的原因造成這種情況的發生:

第一個是最惡劣的,起關鍵作用的是有一個叫田某的女人偽造了存摺,欺騙了孫女士,把偽造的存摺給了孫女士,然後孫女士又憑著偽造的存摺來起訴,最後銀行說存摺一看就是假的,確實鑑定也是假的。法院就把這個案子移送到公安機關,田某涉嫌編造偽造金融票證罪定罪。田某在這裡面起到了一個關鍵性的作用。

方弘:田某又是一個什麼人?孫女士的存摺怎麼會在田某的手上?

楊林峰律師:公開的資料顯示,田某是銀行的一個職員,可能取得了孫女士的信任,然後幫她代辦了一些銀行的業務。

造成這個問題的第二個因素就是銀行,銀行在風險管理還有內控制度方面不健全,執行也不嚴格,給違法犯罪分子以可乘之機。假如存摺是田某代孫女士辦的,當時孫女士在另外兩個帳戶上存了100萬,後來田某就代孫女士取出了一部分錢,說明銀行對於風險管理還有內控制度不健全,執行也不嚴格。

第三個因素,儲戶防範風險的意識也有待提高,也就是說不要輕信別人,不管是銀行職員,還是國家幹部。沒有特殊情況的話,大家不要授權別人去代為辦理銀行的業務,尤其是大量金錢的業務。

方弘:事實上偽造存摺的人是銀行的工作人員田某,孫女士不僅沒有偽造,也確實跟銀行之間有存款100萬的合同,在這種情況下,銀行去報案了,大家可能會覺得銀行不負責任,甚至已經涉嫌誣告陷害?

楊林峰律師:從現有的證據來看,不能說銀行構成誣告陷害罪。《刑法》第二百四十三條規定,誣告陷害罪是指捏造事實誣告陷害他人,意圖使他人受到刑事追究,這裡面還規定了不是有意誣陷,而是錯告,或者檢舉失實的,不適用前兩款的規定。銀行不是有意的誣陷,如果不是有意誣陷的話,就不構成誣告陷害罪。

在這個案子中,公安機關最後沒有定孫女士的罪。根據現在的這兩個判決,和有限的資料中我看不出來,銀行是明知道孫女士在銀行存款100萬故意想讓她受到刑事追究。

所以,不能輕率地認為銀行構成誣告陷害罪。存摺確實是偽造的,並且孫女士在銀行帳戶裡面的100萬確實也基本上被取完了。

方弘:公安機關作為司法偵查機關,顯然在證據方面有一定把握,才能去限制孫女士的人身自由。因為銀行報了案,後來公安機關就直接對孫女士進行了拘留,公安機關是否要對自己的錯誤羈押來承擔相應的責任?

楊林峰律師:如果公安機關及民警不合法不適當的執法,造成了相關損失的話,是要承擔相應責任的。這個案子中,根據《國家賠償法》的規定,錯誤拘留,公安機關作為賠償義務機關要給予孫女士相應的賠償金。

另外,如果公安機關的民警在執法活動中,因為故意或者說過失造成了執法過錯的,要按照相應的規定追究執法過錯責任,這種過錯責任包括刑事責任、行政責任或者其他的處分行為。

所以,這裡面國家賠償是確定的,至於公安機關民警有沒有其他的責任,就要看在辦案的過程中是不是存在著過錯。

方弘:相信很多人對辦案中銀行的做法特別不理解,甚至是有一些憤慨。前期銀行蒙在鼓裡,並不清楚是否偽造的真實情況,但是後期法院已經認定孫女士確實有100萬存在銀行,而且也判決要求棗莊農商行向孫女士支付100萬和利息,但是棗莊農商行一直都沒有履行義務,到最後是法院對其進行了立案強制執行。

存款人在銀行存錢本以為是非常安全的,但是如果遭遇孫女士的這種情況,怎麼自證清白,或者能夠要回屬於自己的存在銀行里的錢,這個證據要儲戶來舉證嗎?怎麼來證明?是不是有一些強人所難了呢?

楊林峰律師:首先,關於執行生效判決的義務問題。通過我承辦的一些案件,確實體察到國民法制意識在不斷的提高,但是也存在著需要改進的地方。如果覺得這個判決不公平或者是錯誤的,可以通過合法的途徑去反映,但是不能不執行,不管對錯應該先執行。

其次,遇到這種事情的時候,存款人有幾點需要注意:

第一,辦理銀行業務最好是本人辦理,不要委託別人辦理,哪怕這個人是銀行的工作人員。

第二,對於風險管理和內控規章制度不健全、不完善、執行不嚴格的這些銀行機構要慎重選擇,還是要選擇內控規章制度健全、完善,執行制度嚴格的銀行。這樣的話,發生這種意外事件的機率比較小。

第三,我認為發生爭議後,要實事求是的說明問題,諮詢專業的律師,提供相應的證據,便於金融機構、司法機關很快的查明事實,也便於維護咱們自身的合法權益。孫女士這個案子,她要是一開始就把讓田某代辦,每次存取錢是不是自己去的,開戶是不是自己開的等問題說清楚,可能就更加便於銀行或者司法機關把事實查明。

方弘:銀行的監管不到位導致銀行工作人員偽造孫女士的存摺和簽名侵犯了孫女士的權益,為此孫女士還被拘留。儘管工作人員田某已經被定罪,但是銀行卻仍然不願意為自己的錯誤買單,積極支付孫女士100萬。銀行的錯誤讓儲戶買單,這不該是一家商業銀行的待客之道!

女子存銀行100萬5年後僅剩1元 討要時被銀行報警拘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