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藤美誠哭著離開賽場,日本媒體問孫穎莎:是帶著復仇之心來比的嗎?

資訊     2021年07月29日

今天,東京奧運桌球比賽女單第二場半決賽結束爭奪。孫穎莎面對伊藤美誠,最終以4-0的大比分取勝,和陳夢會師決賽。

最後一個球,伊藤美誠直接發了一個空氣球,心態已經崩了。

伊藤美誠哭著離開賽場,日本媒體問孫穎莎:是帶著復仇之心來比的嗎?

賽後伊藤只接受了日本電視媒體的採訪,紅著眼眶拒絕了混採區文字記者們的採訪要求,包括日本媒體。孫穎莎則接受了所有媒體的採訪。

伊藤美誠哭著離開賽場,日本媒體問孫穎莎:是帶著復仇之心來比的嗎?
伊藤美誠哭著離開賽場,日本媒體問孫穎莎:是帶著復仇之心來比的嗎?

日本媒體問了兩個問題給孫穎莎——

日本記者:您對伊藤選手的印象是?

孫穎莎:她和我是同齡人,每次和她交手都很有樂趣,不管輸贏,都很有樂趣。我也看到了她的改變,有她這麼一個強大的對手,也能促進自己進步。

日本記者:中國沒有拿到混雙項目金牌,是不是帶著復仇的心態打今天的比賽?

孫穎莎:還是放低了自己的心態,全力以赴去拼,賽場上我們都很渴望贏,都是抱著必勝的信念。

賽場上,中國隊捷報頻傳!

張雨霏第二金!

女子4×200米自由式接力,

中國隊破世界紀錄奪冠!

伊藤美誠哭著離開賽場,日本媒體問孫穎莎:是帶著復仇之心來比的嗎?

在剛剛結束的東京奧運會游泳比賽女子4×200米自由式接力中,張雨霏再建功,中國隊以7分40秒03的成績破世界紀錄贏得冠軍!

女子4X200米自由式接力這個項目,中國隊近幾年來一直保持著不錯的競爭力。在2017年布達佩斯世錦賽上,由艾衍含,劉子璇、張雨涵和李冰潔組成的中國隊,拿到了該項目的銀牌,從而創造了歷史最好成績。而在1年後的世界短池游泳錦標賽上,中國隊擊敗了美國隊和澳大利亞,成功奪得了金牌。本屆奧運會,中國組合的目標依然是站上領獎台。

在昨天進行的女子4×200米自由式接力預賽中,由湯慕涵、張一璠、董潔和李冰潔組成的中國隊排在澳大利亞隊和美國隊之後,列第三名。

今天的決賽,各隊都進行了人員調整,派出最強陣容。中國游泳隊做出兩處調整:獲得200米自由式第四名的楊浚瑄頂替董潔,剛剛在200米蝶泳決賽中加冕新「蝶後」桂冠的張雨霏頂替張一璠,與400米自由式銅牌獲得者李冰潔、第5名湯慕涵聯袂出戰。

接力決賽前,張雨霏剛在女子200米蝶泳決賽中拼盡全力,好在體能充沛的她很快恢復狀態。「蝶後」在副項自由式上同樣有不俗成績,此前在國內比賽中,她在自由式中的成績就經常搶戲,也因此被外界冠以「全能戰士」的稱號。今天在奧運賽場上,張雨霏依然游出了高水準。

在過往奧運會歷史上,中國游泳隊曾在2004年雅典奧運會、2008年北京奧運會奪得過女子4×200米自由式接力銀牌,今天奪冠並破世界紀錄,宣告了中國女子4×200米自由式接力重返世界泳壇強隊行列。

只有中國隊能戰勝中國隊!

「雅思」和「黃鴨」組合提前鎖定羽毛球混雙金牌

伊藤美誠哭著離開賽場,日本媒體問孫穎莎:是帶著復仇之心來比的嗎?

7月29日,在剛剛結束的東京奧運會羽毛球混合半決賽中,中國組合黃雅瓊/鄭思維和王懿律/黃東萍,分別戰勝中國香港選手謝影雪/鄧俊文和東道主日本隊的渡邊勇大/東野有紗,會師決賽,為中國隊提前鎖定一枚金牌。

「雅思」組合:站得越高,越要超越自我

現世界排名第一的黃雅瓊/鄭思維被稱為「雅思」組合。對於奧運會金牌,他們表示:「非常渴望,希望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在比賽中展示自己的實力和水平,不要留下遺憾。」

從2017年11月組隊至今,「雅思」組合已經攜手並進了四年。鄭思維出生在浙江溫州,父親是羽毛球愛好者,經常會和一些球友打球。鄭思維受父親影響,喜歡上了羽毛球項目:「一直打下來是因為我喜歡。」

伊藤美誠哭著離開賽場,日本媒體問孫穎莎:是帶著復仇之心來比的嗎?

黃雅瓊出生在浙江杭州。「在7歲的時候,跟母親逛街偶然發現羽毛球球拍,人就像被施了法術一樣看著球拍動不了了,撒嬌硬是要母親買下來。」

2006年,黃雅瓊和鄭思維都進入浙江省體育職業技術學院,成為浙江省羽毛球隊的一員。雖然他們熱愛羽毛球,但專業的訓練,還是讓當時年齡尚小的他們,一度想放棄。當時鄭思維總會找時間打電話回家,聊得最多的是「媽媽,我不想練了!」

同樣的一幕也發生在黃雅瓊的身上,不僅因為累,更是因為黃雅瓊覺得看不到希望。「總輸球,信心就會下降。」有一次黃雅瓊走到訓練基地的河邊,好好哭了一場,那時候她覺得練不下去了。

2017年5月蘇迪曼杯,鄭思維/陳清晨、魯愷/黃雅瓊先後在比賽中輸球,未能幫助中國隊蟬聯蘇迪曼杯。此時教練組做出一個大膽的決定——拆擋重組。2017年年底,黃雅瓊/鄭思維一口氣連續拿到中國公開賽、中國香港公開賽以及中國澳門黃金大獎賽三站冠軍。「雅思」組合開始被球迷們叫響。

伊藤美誠哭著離開賽場,日本媒體問孫穎莎:是帶著復仇之心來比的嗎?

回看和搭檔一起走過的路,黃雅瓊說:「思維是一個非常聰明、靈活,還很機靈的搭檔。」而鄭思維則說:「她是跟我搭檔中成績最好的一個,性格非常好,是很溫柔的人。」

站在世界第一的位置,「雅思」組合更加鬥志昂揚,對於2020東京奧運會,兩人信心滿滿,「越是站得高,越是想要努力地超越自己。身為中國人的使命感也讓我們不斷前進,對榮耀的渴望督促我們要克服困難,不斷超越,做更優秀的自己。」

「黃鴨組合」:劍指冠軍,已無退路

王懿律/黃東萍組合因為王懿律有「鴨哥」的暱稱,而被稱為「黃鴨」組合。

王懿律出生於1994年11月,黃東萍出生於1995年1月,這對組合的年齡差僅僅2個月。

2012年,彼時的王懿律18歲,黃東萍17歲。那一年6月,亞洲青年羽毛球錦標賽在韓國金泉市舉行。而那一場比賽,也是王懿律和黃東萍第一次以組合的身份亮相賽場。國際賽場首秀,王懿律便與黃東萍合作贏得了混合雙打比賽亞軍。

伊藤美誠哭著離開賽場,日本媒體問孫穎莎:是帶著復仇之心來比的嗎?

隨後的幾年裡,王懿律和黃東萍各自以男雙和女雙為主,混雙只是比賽臨時搭檔。而性格上的南轅北轍也讓兩個年輕人經常鬧得不愉快。黃東萍性格大大咧咧,情緒化、說話沖,有時候場上打不順就會丟出幾句話惹得王懿律生氣,而「大男孩」王懿律講話也是又直又硬,也讓黃東萍時常感到難以忍受。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和年齡的增長,二人合作的機會越來越多,兩個人都在不斷地成長,組合間的默契隨之產生。為了備戰東京奧運會,2018年,中國羽毛球隊成立了混雙小組,王懿律和黃東萍成為混雙組的成員。

也是從2018年開始,「黃鴨組合」開始顯示出無窮潛力。羽毛球亞錦賽混雙冠軍、日本羽毛球公開賽混雙冠軍、世界軍人運動會羽毛球項目混雙冠軍、馬來西亞羽毛球大師賽混雙亞軍——冠軍是國羽最強混雙組合「雅思「組合。「黃鴨組合」的稱號雖然可愛,但賽場上的他們讓對手感受到的是壓力。

今天的混雙半決賽,兩人強勢扳回一局後,局間休息期間,直播中王懿律與黃東萍的交流令觀眾印象深刻。只見「鴨哥」對黃東萍說:「他戰術肯定變得很快,你不用管什麼,你就給我往死里打,沒有關係,沒有退路了啊!」

伊藤美誠哭著離開賽場,日本媒體問孫穎莎:是帶著復仇之心來比的嗎?

這種簡單直白的交流方式自然只會出現於相當熟悉的隊友之間。「我們是非常特別的一對組合,其他組合會是好朋友的相處方式,我們更像江湖兄弟的那種相處方式。我們都喜歡直接懟對方,這也跟我們的性格有關吧,性格都挺好的,不會因為對方這樣說而生氣。」黃東萍曾在採訪中這樣描述她和「鴨哥」的關係。

於是,面對日本組合凌厲的攻勢,儘管裁判連續兩次無視爭議球,「黃鴨組合」仍是在彼此的支持中扛住了壓力,最終在半決賽中強勢突圍,成功挺進決賽。而正如王懿律所說的,劍指冠軍,「黃鴨組合」已無退路!

繼續為中國健兒們加油!

來源:解放日報·上觀新聞